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二卷 江湖行 第四十七章 神秘图谱

    大雪依旧缓缓的飘落,寒气似乎越发凛冽了起来;但在萧晨风的心中,却是浑身热血犹如开锅一样的沸腾着。wWw.wenxueMi.CoM

    萧晨风知道,自己遇上了一次武林中人梦寐以求的旷世奇遇!

    龙四海与盛三江交到萧晨风手上的,是一些神秘的图谱,共有十七张之多,均是由不知名的兽皮所制成,每一张均是充满了晦涩难懂的文字与图形,均有数不清的黑点组成,经萧晨风仔细考校,上面的文字奇形怪状,众人均是一字不识。皮卷烟火瞭哨的痕迹比比皆是,显然这些珍贵的图谱曾经经历过不少变故。

    这十七张图谱之中,其中三张一眼可知,便是这人体经络图,上面有明显的线路,酷似人体内力运行线路,其他则全是一个个模糊的人形,在做着各种动作,奇就奇在这里,上面标示的内力运行线路经龙四海与盛三江试验过后,却是完全无法催动,不管两个人用尽了所有的办法,依旧不能按图上所示的催动一点半点的内息!

    至于其他的图谱上的人形动作,每一个动作均是几乎超越人体极限的,按人体的肢体分布来说,是完全不能够达到那样的动作要求的!

    二十年来,两个人唯一得到的收获,便是从其中的两张图谱上发现,这竟然是一套神奥之极的剑法!两人按图索骥描绘下来之后,便开始按图上的标示开始习练,但两个人练来练去,却发现这套剑法竟然根本无法习练!

    图谱上的每一招每一式,以两人绝顶武学行家的眼光看来,内里均是蕴含了惊天动地的威力!若是能够将这套剑法练至纯熟,便是横扫武林也不在话下,但两人花费了二十年的时间,竟然根本无法把握剑法的神髓之所在!最糟糕的是,随着两个人对图谱的认识越来越深,逐渐在两个人之间,竟然也产生了严重的分歧!不要说对整**谱,便是对剑法中的每一招之间,两人的理解也是南辕北辙!

    但无论两个人如何努力,也无法发挥图谱中剑招的半点威力!只好将各自的理解化入棋盘之中,以黑白子的胜负作为两个人争论的节点。

    二十年来,两个人均是无比郁闷!明明知道这几张图谱之中蕴含着惊天动地的秘密,却是毫无半点办法!就好像是一个祖祖辈辈没见过半分银子的穷光蛋,突然拥有了一座金山!明明知道这金山是富可敌国的财富,却是偏偏无法从金山之上弄下一点意思黄金来花用,连一点金屑竟然也刮不下来!徒守着一座金山,竟然仍然要去要饭!这种郁闷可想而知!

    现在,萧晨风也是陷入了与龙四海两人同样的困境之中!闭上眼睛,图谱中的人形便在脑海之中自动演绎出一招剑法,神妙无比,威力无匹!但等到真正化于剑上,演练出来时,却是软塌塌的毫无半点威力!这种感觉逼得萧晨风几欲发疯!

    在自己最渴望力量、最渴望神妙武功的时候,这**谱适时出现在自己面前,无疑是旷世难逢的绝世仙缘!但却能看不能吃,空入宝山,遍地皆宝,自己却硬是带不走一星半点!又好比一个色中饿鬼,娶了天下第一美女做老婆,好不容易等到了洞房花烛夜,却发现自己的这个老婆竟然是个石女!这种遭遇,足以使的任何一个男人为之沮丧的跳楼!

    摇摇头,萧晨风又从中翻出两张明显是内力修炼的图谱,上面标明了经络行走路线,标明了人体全身**道,这张图谱,便是放到任何一个武林人士面前,他都均不会认错,确是内力修习之法无疑!

    但是令萧晨风郁闷无比的是,这同样是两张废图!上面标示的是内力运行的线路不假,但寻遍人体所有的经脉,包括奇经八脉、天地玄关,却从未发现过这样一条古怪的内力运行线路!若是完全按照上面的运行线路修习,恐怕内力运行尚不到一个周天便会走火入魔!

    盖因自古至今,从无按照如此线路修炼内力的,按这样修炼内力,恐怕甫一开始便会将自己的全身经脉冲个乱七八糟,届时不要说是武功绝世,便是动一根手指头也难!彻彻底底的变成废人一个!

    萧晨风叹了口气,将图谱收好,整理一下纷乱的心情,眼望着眼前渺渺茫茫的大雪,不由得发起呆来。

    第一次看见这套内力图谱的时候,萧晨风心中激动之极,直觉的感到这是自己的绝佳机会!因为自己全身经脉尽断,以自己残疾之经脉来修炼这套完全悖逆武学常理的内力运行方法,想来并不如何困难才是。

    在那一刻,萧晨风甚至心中隐隐有些庆幸,若非自己经脉尽断,去能修炼这套夺天地之造化的绝世功法?

    但内力一经运行,萧晨风却是悲哀的发现,自己体内断裂的经脉比之常人更加不能承受这套内力功法的冲击!若是自己强行修炼下去,恐怕便不是经脉尽断了,而是经脉尽碎才是!

    而那几套剑法、刀法,甚至是拳法掌法轻身功夫,想必是与这套功法息息相关的,只有用这套功法催发内力,才能发挥那些招式中的真正威力!这一点,不仅是萧晨风,便是龙四海与盛三江两个人也是早已想到了。

    但就是这入门的功法,却是将所有的人毫不留情的全部拒之门外!众人均知,前进一步,只需一步,便可立即跻身于那神秘的殿堂之中,但就是这一步之遥,却是谁也迈不过去!只能望洋兴叹。

    不远处,血泊一瘸一拐的走来,满头大包,凄惨无比。地上积雪深深,以血泊的功力,徒步踏过这深厚的雪层本不是难事,甚至不会留下什么过于明显的痕迹!在武林之中,踏雪无痕早已不是传说,一般的内家高手均可以做到。就算是血泊,提聚全身功力,也能够在半盏茶时间之内做到踏雪无痕。

    但是,血泊每次被龙四海与盛三江特训完毕后,不要说是踏雪无痕,便是迈动自己的两条腿几乎也要费尽自己全身所有的力量。这两个老头,每次都要榨干血泊身上所有的潜力,不到血泊连一根手指头也动不了的时候绝不放过他。血泊稍有懈怠,头上一记爆栗,臀后一记飞腿,那是决计少不了的。

    每日早中晚三次验收血泊的训练成果,稍有不尽人意,柔韧的藤条便要招呼下来,三天之中,血泊几乎每时每刻都在叫苦连天。而龙四海与盛三江两个人,似乎对虐待血泊甚为上瘾,偶然有一次,血泊好不容易达到了两个人的训练要求,让两个摩拳擦掌好久的老怪物无处发火,竟然发现这两个老头不满之极!而且第二天接着将血泊的训练任务提高了一倍……

    而血泊从一开始对二人尊称前辈,到后来尊称两人为伯伯,逐渐发展到现在见到两人便破口大骂,老不死、老变态,态度改变迅速之极。两人丝毫不以为意,只不过对血泊的训练更加的紧锣密鼓,训练的强度也是一天比一天更大,当然,血泊头上的爆栗、臀后的飞脚,也是越来越有力度起来…….

    呲牙咧嘴的走到萧晨风面前,噗地一声坐在地上,顿时将雪地砸出一个深深的大坑,几乎将他埋了起来。血泊毫不在意,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呻吟道:“他妈的两个老不死…哎呀…痛死我了….”

    萧晨风看到血泊的狼狈样子,不由得轻笑一声,暂时压下了不能解开图谱的挫败情绪,调笑道:“我好像记得以前某人不管多累多苦,总是站得笔直,如同一柄标枪一般,并且号称那才是男人的风度,怎么今天这么不顾形象的歪坐在雪地里了?”

    血泊嘿嘿一笑:“去他妈的风度形象,老子二十年吃得苦加在一起都没有这三天多,还顾得上形象?”说着一手支地,把半张脸贴在地上冰冷的雪面上,舒服的长出了一口气,道:“怎么样了?参悟出来没有?”

    萧晨风颓然叹了一口气,垂头不语。

    血泊安慰道:“不必着急,那两个老不死的参悟了二十年都没有半点头绪,你才参悟三天,早得很呢,若是你竟然在三天之内便能够参悟出来,那岂不是能臊的两个老不死去上了吊么?”

    萧晨风哈哈一乐,尚未说话,身后一个清越温柔的声音响了起来:“小叶子,你在说什么?你今天的训练任务完成了?”龙四海与盛三江嫌血泊的名字太拗口,自作主张的为血泊改了名字,两个人均称呼血泊为‘小叶子’。

    血泊一听的这声音,顿时惊呼一声,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一骨碌翻身坐起,拔腿便跑,在他如今的疲软身体的支撑下,竟然爆发出了力箭离弦一样的速度,眨眼的功夫已经奔出去十几丈,竟然比他以前的速度要快上了接近两倍之多……

    背后,盛三江冷哼一声,也不见他如何动作,身子一晃,便已消失在原地;下一刻,他的身影却出现在血泊的身后,好整以暇的缓缓抬脚,不管血泊在前面如何亡命的奔跑,相准准的重重一脚踹在他**之上……

    血泊惨叫一声,身子被踹的离地飞起,远远飞出三四丈,大头朝下,一头扎进了雪地之中,上半身尽数没于雪地之中,只余两条腿在外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