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四百七十九章 遭遇难堪

    说完这番话,教授还觉得不解气,继续训斥江乘风和他的室友,“你们都已经是大三的学生了,在大学最关键的时期,竟然还把学习当成儿戏,将来你们走到社会上,也是这副吊儿郎当,满嘴谎言的样子吗?”

    他的话对四人来说犹如当头一棒,让他们心里异常难受。(M.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江乘风百口莫辩,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教授走远。

    “算了算了,”室友们反过来安慰他,“我们说什么他都不会相信的。”

    “挂科就挂科,明年再重修就是了,我们都是有真才实学的人,怕啥?”

    “反正我们的课程设计还在u盘里,重修的时候直接拿过去,肯定秒过。”

    ……

    江乘风内心却更加自责,他忽然想起来他们救火的时候,陶之遥好像拿着摄像机在拍他们,他眼睛里有了希望,“桃子姐姐那里有证据,我让她把视频传给我。”

    遭遇难堪的不仅仅是江乘风。

    前文提过,苗小妹现在在剧院做临时化妆师工作,工作时间在晚上,而今晚她同样有工作任务。

    剧院的戏剧、话剧、歌剧等等,通常是在八点钟或者八点半开始表演,化妆师六点钟左右就应该达到现场。

    苗小妹有事,特意提前跟领导说她想晚半个小时过来,领导通情达理的表示没问题。

    结果她这一晚就晚到演出开始后才到。

    来到后台,负责统筹她们这群临时工的总务副科长一看到她就火冒三丈,“你现在还来做什么?是来当观众看演出的吗?你知不知道我们今天有多忙,差一点就完成不了化妆任务!到处找你的人找不到,打你电话你也不接。”

    苗小妹知道迟到是她的问题,她一言不发,任由副科长教训她。

    事实上,副科长打她电话的时候,她正在跟大家一起救火,她上了大巴才看到这些未接电话,再打过去不是没人接,就是直接被掐断,她那时就知道副科长一定生气了。

    副科长继续说,“我们都在担心你是不是出了什么意外情况,结果有人跟我反映,你在外面还有私活,你忙那头顾不上这头!”

    苗小妹听到这里,心里立马有了数。

    有人的地方就有纷争,即使在正规的官方的首都剧院,即使只是一份最底层的临时工工作,依然有人眼红,依然有人在背后嚼舌头。

    “因为李老师(李思彤)对你赞不绝口,我们是在看她的面子才聘用你的!否则以你的履历和学历,怎么可能进得来我们这里。可是看你的实际表现,我认为你一点也不珍惜这个机会,或许你另攀高枝,看不上我们这个小庙,”副科长承认苗小妹的化妆水平十分高超,剧院里一些经验丰富的正式工化妆师都不如她,但是不服从工作命令,不尊重组织纪律,手艺再好,他们也不要!

    “你明天到财务部结清这个月的工资,以后不用再来了,”副科长如是说。

    苗小妹看到他一丝情面都不讲的嘴脸,竟然笑了,她说,“好的。”

    她没有为自己辩解一句话,她迟到是事实,无论是拍视频还是救火,都的的确确是她在干自己的“私活”!

    再者,副科长没有人事决定权,他传达的是领导的意思,领导都已经决定放弃她了,她何必再乞求什么,在这个社会上,她这样的小罗罗没有资格改变领导的决定。

    她唯一感到愧疚的是对李思彤,她对不起她对自己的帮助。

    ……

    同样漏接电话的还有李小茹。

    她今晚没有课,也没有工作,但她有一个小型校内演出。事实上,这段时间,所有钢琴系的学生都在想方设法的找演出机会。

    距离八十周年校庆音乐会只剩下一个月的时间,音乐会邀请的几位钢琴演奏者,全是前几年毕业的优秀校友,校方根本没有考虑过在读的学生,这让钢琴系的领导们不仅着急,也颜面尽失。

    他们很清楚,根本原因在于当初刘的事情造成了极其恶劣的影响,严重损害了音乐学院的名誉。

    如今这件事成了首都音乐学院一个难以抹去的污点,他们至今都不清楚刘背后到底是谁在帮她,他们竟然一直无法把网上的负面信息和谐掉,网上随便一搜索,都能找到这段黑历史。

    学校领导为了降低热度,或者是迁怒,或者是甩锅,他们只能把整个钢琴系都关进小黑屋,这一批钢琴系的学生不得不低调做人,低调学习,低调等毕业。

    而且最悲催的是刘这一届钢琴系的学生,在外面不好混!大三,大家都开始谋划自己的前途,该找乐团实习了,该找演出机会了,他们把自己简历发给别人,总是会遇到一些类似“你和刘是同一届的?”这样的问题,他们只要回答“是”,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他们终于意识到,自己的前途和学校的名誉是紧密不可分的,是典型的的“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关系。

    他们那时袖手旁观,无动于衷,甚至带点看热闹看笑话的想法,没有一个人想过去扶刘一把。他们不是逼走刘的罪魁祸首,却也是半个帮凶,如同鲁迅笔下冷漠麻木的看客。

    他们没想到刘离开,把整个钢琴系的生机也带走了。

    钢琴系新主任(前任被免职)为了挽回局面,向校领导恳求,给钢琴系一个音乐会演出名额,不用独奏,给管弦乐当伴奏就行了。

    几经沟通,校领导终于同意了,但名额只有一个,也真的只是伴奏而已,

    为了这一个名额,大家全都争破脑袋。

    系领导们感到头疼,单纯以成绩排名选拔,不足以服众,他们认为这个被选出来的学生钢琴的水平是其次,更重要的是他的名声,只有选拔出一个名声最好、人缘最佳的学生,给学校以正视听,他们才能压制出之前刘带来的负面影响。

    那怎样看一个人名声如何呢?

    唯有考察他校内演出的上座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