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六百二十章 演员难做

    仅仅是钱财上的损失,杨华月也不会放在心上。(m.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因为她知道自己高调跳槽华光传媒,还在刘举办的庆功宴上跟何路深“出双入对”,引起很多圈内人眼红。

    大家都在传她傍上何路深,是他的新女友。

    的确,何路深对她真的很好。不单是加戏,他还给她配了华光经纪最王牌的经纪人,两名资深助理,以及一辆更高级的保姆车。

    当初裘静公开向她追讨违约金,她焦虑烦躁,不知所措,何路深亦表示愿意帮她付钱,两百多万的支票都写好了。没想到陶之唯和喻湛忽然收购了星河传媒,这两人都是何路深的朋友,违约金的事自然也就不了了之。

    看何路深这些做派,外界不怀疑他跟杨华月有一腿才怪了!

    《战北风》剧组内部对待杨华月的态度,呈现两个极端,一部分人把她当成何路深新女友,对她和颜悦色,指望借此讨好何路深,这些人里以导演严桐为首;另一部分人截然相反,对她横眉冷对,冷嘲热讽,还使小绊子刁难她,这些人里以编剧佘崇光和傅非倩为首。

    杨华月和傅非倩之间的矛盾自不必说,但杨华月不明白自己怎么就得罪了编剧,佘崇光看她的眼神充满了嫌弃,她拍戏的时候,他也老是给她找茬。

    佘崇光被封为华光传媒第一笔杆子,是华光传媒乃至业内最好的编剧,名气和能力都远大于田亚夫,他还是何华光的老属下,对华光传媒忠心耿耿。

    所以杨华月才更加疑惑,为什么佘崇光那么讨厌她,而且看起来他并没有和傅非倩勾结在一起,她想,或许佘崇光是反感花费时间给她修改剧本这件事吧。

    不过杨华月在剧组还是有开心的时候,比如某一天,她突然拍摄现场遇到了楚芋,她对这位已年近三十,却从未出过名的美女姐姐印象深刻,她最佩服的是楚芋豁达的心态。

    楚芋还记着杨华月请她吃饭、送她回家的“恩情”呢,两人见面,聊了半天,杨华月才知道原来楚芋是来剧组当龙套演员的。

    说来很心酸,楚芋与经纪公司的合约在十二月初就已经到期了,她的公司果然不想再与她这个赔钱货续约。和平解约的楚芋拿到了一小笔补偿金,再加上她工作这些年攒到的钱,回老家也能买房买车做小生意过不错的日子,她果断退掉在首都租住的房子,把行李寄回老家,利索的准备走人。

    她却在这个时候接到严桐导演的电话,严桐想邀请她来剧组跑个龙套。《战北风》剧本中有一出戏是几个男性主角在一起看舞姬表演,剧本描述领头的舞姬拥有倾国之貌。

    严桐在古都拍摄现场就地面试了十几个龙套女演员,没有一个人有“倾国之貌”,严桐非常不满意,有人劝他算了,反正是龙套角色,随便选一个应付一下。严桐不同意,他说整部片子总共就那么几个女演员,五根手指头都数得过来,上映时,挑剔的观众们一定会紧盯着硕果仅存的美女看,女演员长得太抱歉,他们一定会挑刺的,何况这本该是一个绝世美人。

    严桐不知怎么的,一下子就想到了楚芋,当初女主角试镜的时候,楚芋咖位最低,存在感也最低,却是几个女星中最美的一个,连傅非倩也比不上她。

    楚芋收到严桐的演出邀请,别提多惊讶了,她告诉严桐自己已和公司解约,准备退出娱乐圈。

    严桐感到遗憾,这么美的姑娘,却时运不好,错过了最黄金的年纪,想火的可能性确实太低太低了,退出与放弃,赶在青春的尾巴找个人嫁了才是最正确的选择。

    他劝说楚芋,走之前再在荧幕上留下一个形象,也算是为她这十年来在娱乐圈打的辛苦拼画上圆满的句号。且来回古都的机票以及当地住宿,都由他负责,她还能拿到最后一笔演员酬劳。

    条件这么丰厚,楚芋干嘛不答应,她火速飞往古都,便再次遇到了杨华月,还在圣诞节当天,与杨华月一起拍下了那张开心的微博照片。

    然而,变故就出在圣诞节第二天。

    彼时楚芋的龙套戏份已经杀青,将乘坐当晚的飞机离开古都,在走之前,她最后一次去拍摄现场围观,今后她再也不会从事这个行业,进入这个圈子了,她想跟杨华月和严桐正式道个别。

    当天杨华月有一场骑马的戏,她饰演的阏氏是戏中反派单于的妻妾之一,善骑术,经常骑马跟在丈夫身边,深受其宠爱。

    严桐原本考虑到杨华月女性的身份,让她骑假马代替,但编剧佘崇光坚决反对,他的理由很充分,这是杨华月最后一出戏,也是最重要的一出戏,她将骑着马奔向汉军阵营,出卖自己的丈夫。骑马镜头长达一分钟,如果找替身,或者骑假马,都会严重影响到观众们的观影体验。

    严桐只是个三流导演,没有佘崇光有势力,他只能听从佘崇光的吩咐。

    杨华月会一点骑马,并不擅长,她不想骑马,可她不是娇贵的王向勤,这个剧组里也没有人会捧她的臭脚。她甚至连犹豫考虑的时间都没有,就不得不硬着头皮上马。

    其实这场戏难度不大,安全系数也很高,马术指导已经提前在地上画了引导线,经过训练的马会顺着这条轨迹跑,周围还有负责安保的工作人员。

    杨华月先骑马试跑了一段,很顺利,策马奔腾的感觉也很爽,她有了足够的信心,打算一鼓作气拍完。

    导演和摄影师坐在卡车里,一路跟着她跑,眼看就要到终点了,忽然,一只鸟飞过来,惊吓了杨华月的马,马顿时失控狂奔。

    杨华月当时就吓尿了,紧紧的抱住马脖子,双眼睁大,全身僵硬,头脑一片空白,连尖叫都忘记了,反而是周围其他人都在惊呼大叫。

    她在这样的叫声中,从马背上摔下来,那一刻,她晕了过去,不省人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