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72、第七十二章

    赛尔西亚骗了沉雪, 刚才那地面轰隆一声巨响并不是因为魔族切磋造成的。(手机阅读请访问m.k6uk.com)

    男人红色的眸子眯了眯,顺着地面这道深而长的裂痕往前看去。

    周围好些魔族不知道被什么给攻击了, 此刻晕倒在地上一时半会儿是醒不过来的。

    魔界本就常年昏暗无光, 唯有天上的血色的月光将周遭照亮。

    虽说那光芒比起耀眼夺目的太阳来说十分微不足道, 不过对于喜爱黑暗的魔族来说即使没有光他们也能够在黑夜之中视物,因此有没有光都没什么关系。

    此刻月色落在地上, 看上去很是静默, 然而不知从哪儿出现了一个巨大的黑影将赛尔西亚头上的月光遮掩。

    他倒是不慌, 长睫微颤, 抬眸往阴影落下的地方看去。

    天空之上,血月之下,一头巨大的恶龙扇动着翅膀在魔界的地盘停驻着。

    他有着和魔一般的瑰丽红眸, 居高临下的看着赛尔西亚,眼里的暴戾毫不掩饰。

    “老子还以为你要一直当缩头乌龟呢!”

    弗雷几乎是从城门一直打进来的, 只要阻拦了他的魔族, 他一个也没有放过直接就是一爪子过去, 翅膀一扇动那带起的强劲的风便能够不费吹灰之力的,生生将他们给整整齐齐地镶嵌在墙上。

    然而他自以为自己闹出的动静已经够大了, 却迟迟没有见赛尔西亚出现。

    原本以为对方怕了, 躲在暗处鬼鬼祟祟的不愿意出来, 结果刚一想着他倒是直接出现在他面前了。

    这样也好,省得他再去找人。

    “老子不管你是魔王还是什么东西,现在劝你最好把我媳妇儿交出来,这样没准老子就大发慈悲给你留个全尸!”

    龙这种生物虽然大多数时候都不会主动伤人, 不会去招惹他族,可是这并不带代表他们是一个讲道理,和善的种族。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但凡是和他们结了仇怨的,他们从不会善罢甘休,即使你跑到天涯海角也会把你揪出来。

    恶龙咧着嘴恶狠狠地威胁着赛尔西亚,尖锐锋利的爪子动了动,好像对方只要敢说错一句话他便会直接上去将他撕碎一般。

    他的嘴没有张开,可是因为很愤怒没有办法完全控制住自己的情绪,那火焰虽没有喷出,火星子却“滋滋”的响着,给人极大的压迫力。

    “问你话呢!她人呢!”

    一直没有等到赛尔西亚回答的弗雷怒吼着,一张口便是喷薄的火焰。

    男人没有躲开,他眉眼很浅淡,一点儿也没有畏惧之色,而那火焰在碰触到他衣角的瞬间便开始熄灭。

    在火光之中,赛尔西亚衣袖之中的指尖微动,一把玄色的长剑经过火焰的淬炼变得滚烫灼热。

    他随手一挥,那滔天的火焰被硬生生的劈开了,在火光烈烈之中赛尔西亚踏着光亮朝着弗雷走了过来。

    “第一,我没有义务回答你的问题。”

    黑发红眸的男人一直藏在背后的黑色羽翼慢慢展露出来,他飞至半空和恶龙直视着。

    手中的长剑在月光之下散发着凛冽的寒意,映照在他的眼眸里更加骇人。

    “第二,我必须得友好的纠正你一下……”

    赛尔西亚勾起唇角,眉眼之间满是肃杀,哪里有之前面对沉雪时候那般温和。

    “她现在已经是我的妻子了。”

    无论的语气还是此刻男人眉眼里的轻蔑冷冽,都让人觉得火大的厉害。

    ……

    沉雪并不知道弗雷过来了,也不知道赛尔西亚已经将本就脾气暴躁的恶龙给得罪了个彻底,此刻正打了起来,一时半会儿顾及不上她了。

    然而少女不知道则并不代表白发的少年没有觉察到,他的属性为恶,虽然并不是能完全和这魔气混为一谈,可是这样昏暗的环境里他想要掩藏住气息实在要比弗雷容易太多。

    再加上恶龙一开始就没想过隐藏,他光明正大的从城门那儿一直闯过去直到撞上了赛尔西亚。

    因为有了弗雷来时的声势浩大将赛尔西亚引了过去,所以本就擅长隐藏的少年躲开了守城的魔族,也避免了和赛尔西亚的正面交手。

    “外面什么声音?怎么比起之前震的那一下子还要剧烈了?”

    魔界的建筑并不普通,有魔力的加固所以这样的震动是不会倒塌的,可这并不代表沉雪他们在宫殿里对外面的动静没有丝毫感知。

    这个时候宫殿从地下开始又震动了起来,比起之前更甚。

    沉雪皱了皱眉,走近往窗户位置往下看去,结果黑漆漆的一片,即使有月光也看不清楚。

    她不是魔族,没有那么好的夜视能力,所以并不知道前方到底发生了什么。

    “伊利亚,我听劳德说罗亚帝国里你的魔力是数一数二的,你应该能够很轻易的看到吧。”

    黑发的少女明确的感知到了距离这不远处的地方正发生着什么,因为那动静实在太大,想要忽视都难。

    她眯了眯眼睛,扯了扯身旁对此看起来漫不经心,抱着手臂的白发的少年。

    “诺,就那边,你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刚才赛尔西亚也是朝着那边过去了。”

    白发黑眸的少年余光瞥了一眼沉雪手指着的方向,视线很淡,唇角带着似笑非笑的意味。

    “怎么?你很担心那魔王?”

    “看来你并不是我想的那样着急想要离开这里呢,要不……”

    他凑近沉雪的耳边,灼热的气息喷洒在她的肌肤上,像是恶魔的低喃一般让她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你就留在这里开开心心做他的小娇妻如何?”

    “……”

    黑发的少女沉默了,如若换做以前时候她如果听到这么酸了吧唧的话,肯定会冷漠的吐槽上那么一两句。

    不过现在情况不同了,她还要靠着眼前这位祖宗带她离开这里,所以沉雪极快的调整好了情绪朝着少年露出了一个甜甜发,讨好意味十足的笑容。

    “你怎么能这么想呢伊利亚,哦不,我的小牛奶。虽然赛尔西亚对我不错,可是在我心里你是我的本身,你的重要是任何人都替代不了的。”

    沉雪眼眸黯然,长长的睫毛在眼睑处落下的灰色阴影给她带上了一抹莫名的忧郁和失落感。

    好像真的是因为白发少年刚才的那两句调侃而感到伤心。

    “你放心,我才不会做他的什么小娇妻,我只想做……”

    “夺我命的鬼?”

    她话还没有说完,面前的少年便低头猝不及防的抵住了她的额头,那双黑色的眼眸直勾勾的盯着她。

    带着笑意,这么开了口。

    那声音如裹了蜜糖般甜腻,格外蛊惑。

    正在努力演着[你误会了我我很伤心]的戏码的少女,被对方这么突然打断了话之后给瞬间噎住了。

    她抬眸看到了白发少年那满是戏谑的眸子,便知晓了从她开口表演的那一刻开始对方便一个字都没有信过。

    俗话说要让别人相信,就得先骗过自己。

    沉雪想到这里咬了咬牙,决定把戏做全套,一闭眼,想也没想直接将头靠在了少年的胸膛。

    那姿势小鸟依人极了。

    她抬起手,用食指轻轻地,极为暧昧的在白发的少年胸膛画圈圈,面容娇羞泛红,一副少女怀春的模样。

    “死鬼,讨厌~就知道逗我~”

    “既然你知道我的心意就别再逗我了啦,带你的小雪花走好吗~”

    白发的少年垂眸看着乖巧靠在自己胸膛,眨着眼睛一脸无辜娇羞的沉雪,觉得有趣,也没多想便勾起唇角笑了。

    “小雪花?哈哈哈这昵称可真够可爱的哈哈哈……”

    不知道是戳中了对方什么奇艺的笑点他捂着肚子笑了好一会儿,半晌才收敛住抬起手宠溺的捏了捏黑发少女细腻柔软的脸颊。

    “不过很遗憾,我并不是你的小牛奶。”

    白发的少年黑色的眸子闪着暗沉的眸光,指腹摩挲着沉雪的肌肤。

    明明什么也没有做却透露着一股上位者的威压,光是这么看一眼便让沉雪有点儿喘不过气来。

    她呼吸一窒,像是感知到了什么后瞳孔一缩,整个人瞬间瘫软在了少年的怀里。

    少女的腿也软了,在对方的恶意没了遮掩释放出来的瞬间,她整个人像是没有骨头一样骤然往下倒去。

    不过少年的动作比沉雪滑倒的速度更快,他像是早就预料到了一般极快的伸出手臂。

    而后揽住了她柔软纤细的腰肢,手上微微用力便将少女轻而易举的往自己的怀里带去。

    沉雪意识开始有些涣散,抬眸直直的注视着眼前的少年,手也跟着不自觉的勾住了他的脖子,动作亲昵自然,没有丝毫的犹豫局促。

    “伊,伊利亚,我可不可以……唔?”

    她的意识已经恍恍惚惚了起来,几乎是循着本能,在最后保持的一丝清明之下她并没有象征意义的挣扎一下,而是这么礼貌的开口询问着对方。

    可不可以……

    然而她刚开口说了一半,柔软的红唇便被白发的少年修长的手指轻轻地抵住。

    “当然可以哦,我的宝贝……”

    “我是为了满足你而存在的。”

    他生来便是沉雪的食物,也是伊利亚长久留住对方的诱饵。

    白发的少年眼眸闪了闪,薄唇勾起,一只手掐着沉雪柔软的腰肢,一只手暧昧的抚摸着她的唇瓣。

    在感受着少女越发灼热滚烫的身体之后,他才慢慢将手从她的唇上移开。

    骨节分明的手缓慢的从衣服最上面那颗纽扣开始解起,随着纽扣的解开少年衣料之下那细腻白皙的肌肤慢慢的暴露在了空气之中。

    “不过你的动作可要快点,不然我要带走你的话可能会变得很棘手哦。”

    明明不算是那样的事情,从他的嘴里说出来却显得色气而露.骨。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泽言夫人 5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