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一百四十二·前程

    朱元点点头,见苏付氏皱着眉头并不是很开心,心里知道她还是在为今天范莹所做的那些事情生气,她自己倒是并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可是姨母连别人算计她都无法释怀,若是现在告诉她外祖父或许是被人算计进了别人的圈套,姨母能受得住吗?

    她心里担忧。(m.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苏付氏也看见了她的为难,心里没想到别的地方去,还只当是为了今天的事,握住了她的手轻声道:“我知道你受了委屈,今天这事儿真是无妄之灾,偏又不能对旁人那样,算计回去......”

    “不是为了这个。”朱元晃了晃她的手,认真道:“姨母你别担心,这事儿对我来说不过只是不值一提的小事罢了,还影响不了我。”

    苏付氏放了一半的心,感叹道:“也的确别跟她一般见识,小女孩家家的,当初订婚了哪里想得到婚约竟然也有作罢的一天呢,普通人遇上这种事儿,真是或许一辈子都过不了这个坎儿的。范大人和范夫人决定下的这么及时,其实也是用心良苦,一是为了要给你跟殿下交代,二是为了范莹不至于真的毁了一辈子。回去祖宅倒也没什么不好的,听范大儒说,他老家那边民风淳朴,且范家的长辈们都是穷苦出身,很是朴素,或许跟着她们,范莹会有不同的体悟。”

    也但愿范莹吃一堑长一智,以后别做这等损人不利己的事了。

    朱元吃完晚饭便去了书房,等到季晨跟林大厨都来了,便阖上了账本:“账本以后不必再送过来特意给我看了,我或许要离开京城一段时间,这段时间里,丰乐楼就要靠你们了。”

    季晨跟林大厨没想到朱元一回来竟然就下了这样的决定,不由得面面相觑。

    丰乐楼的确现在是由他们两个在管着,一人管厨房的事一人管外头的事,可是说到底新菜都是朱元给的法子,而且大家其实都是冲着朱元做的那几道已经失传的菜品来的,要是没有朱元时刻出主意还有调整经营的法子,丰乐楼怎么支撑的住?

    季晨有些为难,觉得肩膀上的担子有些沉重。

    林大厨就更是了,他吓了一跳,问朱元:“姑娘,是不是有什么事啊?”

    “没什么事。”朱元笑嘞笑,让他们放心:“我之前便说过的,过段时间会回浙江一趟,现在只不过是提前要走罢了,你们不必惊慌,自丰乐楼开张以来,其实我也并没在店里呆过多久,走到现在全凭你们的努力,我信得过你们,你们也不必顾忌我,有什么决定尽可自行去做。”

    季晨有些惊住了。

    朱元这话,基本就是真的把丰乐楼交给了他跟林大厨两个。

    跟过顾传玠之后,他已经觉得朱元已经是难得的好主人了,可是没想到她竟然还能更加大方,有几个人能这样信任自己的随从。

    他抿了抿唇,并不再扭捏,跟林大厨对视了一眼,便重重的点头答应下来让朱元放心:“我们一定将丰乐楼给守好,等您回来。”

    朱元点了点头。

    到了这个时候,季晨才问起朱元:“那您是要带夫人跟少爷一同去吗?”

    提起这个,朱元揉了揉眉心,终于下定了决心。

    不管怎么样,苏付氏迟早都是会知道付泰跟付庄的事的,既然如此,她怎么瞒也瞒不住,还不如就干干脆脆的把话给说清楚,长痛不如短痛。

    她嗯了一声:“夫人跟少爷都会一同去,所以家里便要依仗你们了,别叫我失望。”

    朱家有条不紊的安排着出行用的东西,忙的不亦乐乎,与此同时,徐家却彻底的闲了下来。

    到底徐家的小妹出嫁了,就是华家的人,她的身后事总不好在娘家办,而且也不能进徐家的祖坟,因此徐家小妹的丧事也并没有再另外通知亲友,只是将她的灵位暂时安排在了家庙之中。

    眼下这些也根本不重要,人死都已经死了,丧事办的再风光,女儿也不可能重新活过来,徐老太太听见世子夫人说了家庙里的安排还有请了人做法事,便淡淡的点了点头,闭起眼睛咳嗽了一声,道:“就这样罢,两个孩子既然坚持要在家庙里头替母亲守孝,那便也随了他们,只是一切衣食住行,都要打理妥当,别让他们受委屈。”

    华妍跟锦盛两个人都不肯在外祖家守孝,坚持要去家庙里替母亲守孝三年,徐老太太伤感之余,也为这两个孩子的孝心感动,心里愈发的看重他们。

    世子夫人自然知道徐老太太的意思,她怎么敢怠慢老太太外孙外孙女,便急忙道:“您放心吧,媳妇儿都已经安排好了,绝不会让外甥跟外甥女受委屈的。”

    她顿了顿,抿着唇有些不安,见徐老太太似乎已经睡着了,犹豫再三终究还是轻声喊了一声老太太:“您说,您说这次公公他......还有世子爷,世子可怎么办呢?”

    提起儿子,徐老太太睁开了眼睛,见世子夫人面容憔悴眼神也已经快要失去了神采,便轻声叹了口气:“你放心吧,徐管家已经去办事了,若是顺利的话,很快就会有消息送回来了。”

    世子夫人正要答话,外头在廊上等着伺候的丫头便敲门提醒,说是徐管家在外头求见。

    眼下这种关键时候,也顾不得什么规矩不规矩了,徐老太太不再跟之前那样只在花厅见徐管家,听见外头禀报,便扬声让人进来。

    徐管家行色匆匆,进来便先跪地请安,而后就抬眼看着徐老太太,拱手道:“老太太,沈阁老让我给您老人家带句话。”

    徐老太太顿时振作了精神,知道事情总算是有了转机,心里的闷痛好了一些,点头催促道:“快说,他让你带什么话给我、”

    “沈阁老说,朝中叫嚣的最狠的,无非是去了前线督战的随军太监唐公公,而唐公公......是徐公公的亲信之一。”徐管家见徐老太太面色陡变,便轻声道:“沈阁老说,他只能说这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