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一百四十三·是谁

    只能说这些了,徐老太太的眉头皱了起来,面色有些难以言喻的凝重。(m.k6uk.com手机阅读)

    听沈阁老的意思,背后出手的人竟不是楚庭川了!?

    她手指点在小茶几上,看着茶几上正袅袅冒着烟的紫金瑞兽四角香炉,一时微微出神。

    世子夫人也不敢插嘴,焦灼不安的等着,直等到徐老太太扬起了眉毛,才轻声催促道:“母亲,您说句话吧,现在咱们全家可都是在水深火热之中啊,若是这样发展下去的话,还不知道事情会闹成什么样。”

    总不能真的就这么坐着等死吧?

    前些天前线上了弹劾的折子,说是英国公处置不力,以至于叛党反击,并且以被俘虏的无辜百姓们泄愤,在城外当着城门楼上的将士们斩杀这些无辜百姓,闹的民怨沸腾。

    现在叛军声威大震,反倒是成了前朝攻讦英国公带兵不力的理由了,都说这一场祸患乃是英国公太过于急功近利才惹出来的,令朝廷损失惨重。

    前线战事吃紧,朝廷一直在给前线筹措军粮。

    可是问题是不仅云南有战事,北边的瓦剌和沿海的倭寇,那都要打,也都要练兵,这些天一睁开眼睛嘉平帝就被内阁追着要钱。

    户部早就已经压力很大了,而沿海那边,至少打倭寇还小有成就,也算是银子花在了刀刃上,能看得见效果,瓦剌那边也自从他们采取了抬举小王子的策略之后,而大有见效,安静了好一阵子。

    这个时候,原本云南之前传来大捷的消息那还好,原本一直都对英国公府不利的那些传言总算是给减轻了许多。

    毕竟大胜仗总是让人欢喜的,而且既然说是大捷,也就证明这仗是快要打完了,用的银子自然也就少了。

    可偏偏眼下这节骨眼前线有变,而且是形势往不利的方向发展去了。

    这么一闹,云南那边的战线便拖的更加又长又臭,好像成了一个无底洞,多少银子填进去都是有可能的。

    这个结果当然不能让朝廷这些人满意。

    所以就连英国公府的故交和旧部,这个时候虽然也站出来替英国公说话了,却并没有太大效果、

    毕竟嘉平帝和内阁如今都是最不希望云南出事的。

    打一个小小的起义军,竟然就拖延了这么长时间,这也跟英国公向来骁勇善战的名声不符啊。

    世子夫人这些天一直都在听府里的那些门客们跟老太太和二老爷分析情况,也知道再这么下去,朝堂之中对于英国公的形势只会越来越不利。

    她心里忍不住的慌张。

    她担心的事情徐老太太都知道,可是眼下这个时候,他们能做的事情太少了。

    说到底,关键还是在英国公自己身上,如果老爷子这回能打赢那还好,一切都可以等回来再说,可是若是老爷在前头还是输,那英国公府,或许真的堪忧了。

    嘉平帝固然是对英国公观感极好,也一直都很信任,可是这件事非同凡响,也不是他有意包庇就能过去的。

    再说,事情闹成这样,只怕到时候楚庭川也会在其中出一份力的。

    这可真是前有狼后有虎,徐老太太就算是再精明强干,到了这个时候也不免有些慌张叹气,可是她到底也算是活了这么多年,虽然一直都没有太过关注外头的事,可是却还是有些底子在的,很快就抓到了事情的关键。

    那就是去督战的唐公公。

    英国公有多年的带兵的经验,绝对不是那种不懂得处理关系而让自己腹背受敌的人,在之前英国公一直都闭门不出的战略上也没人说过什么,这就可见一斑。

    既然最难的时候都不见有人出来弹劾,现在已经打了胜仗了,唐公公才忽然跑出来弹劾呢?

    这肯定是有人在背后指使。

    谁能指使的动红人徐公公的徒子徒孙?

    徐老太太眉头一皱,看向了徐管家。

    徐管家也立即就明白了徐老太太的意思,他摇了摇头:“老太太,属下倒也已经去想办法打听过了,徐公公在这件事上,并未发表过意见。”

    那也就不是徐东英了。

    可既然不是他,谁还能让唐公公这么做?

    徐老太太很快就想到了一个人选,不由得紧皱眉头。

    世子夫人忧心不已,见徐老太太许久都不开口,忍不住更加害怕了,却又不敢问的太多,只是小声啜泣。

    徐管家叹了口气,家里只有女人实在是不行,世子夫人平时管家的时候倒是能拿的出威严来,可是要是去外面跑,她一个女人家怎么能抛头露面?

    偏偏徐老太太年纪也太大了些,且她出门也目标太大了。

    徐老太太听见徐管家叹气才回过神来,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便道:“那依你的意思,这件事既然徐公公不知道,可是唐公公却去办了,是谁在背后捣鬼?”

    其实她心里已经隐约有猜测了。

    徐管家便也不藏着掖着,径直便道:“老太太恕我说句实话,咱们当初送陆广平出城之际,还有谁知道?咱们又是以什么理由逼得他出手帮忙的?”

    世子夫人停了哭泣,若有所思的看着徐管家,一时思绪有些混乱了。

    陆广平的事情她当然知道,算起来的话,还是她当初想尽了办法跟世子一同最后送了陆广平走的,为了陆广平走的顺当,二房的三丫头还死了。

    而当时世子去找了谁,这件事她当然也知道。

    张庆?

    张公公

    世子夫人有些不敢置信。

    张庆跟英国公府的关系向来不错啊!当初他还是个小内侍,在盛贵妃宫里服侍的时候,若不是英国公府时时照拂,他怎么可能走得这么快这么远?

    而且就这么些年来说,英国公府对于张庆来说也没什么对不住他的地方,怎么他竟然要反过头来对付国公府了?!

    她震惊的看向徐老太太,却见徐老太太根本没有意外,似乎早就已经料到,半点惊讶也没有的笑了一声。

    世子夫人心里的担忧更上一层,若是真的是张庆,那真是比楚庭川出手还要可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