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一百四十四·转机

    世子夫人太过紧张,一时之间竟然觉得有些反胃,好容易才忍住了,茫然不安的看向徐老太太,轻声喊了一声娘。(手机阅读请访问m.k6uk.com)

    徐老太太嗯了一声,抬眼看了她一眼便摇头:“你也不必这么紧张,最怕的就是不知道到底是什么人在背后弄鬼,想要想法子都不知道找谁,既然现在知道是谁出手了,事情反而或许有了转机了。”

    转机?

    世子夫人忍不住在心里苦笑,哪里有这么简单?她怎么会不知道张庆现如今的地位,他可是徐东英的干儿子,更当初姓郑的一样,也是无法无天的。

    只是郑如安坏还坏在表面上,连装也不屑于丝毫的装,但是张庆却不同。

    这是一个自来就从最底下爬上来的,他是因为家里太穷所以被卖进了宫里做太监的,之后差点儿死了,好不容易熬过了净身进了宫伺候,又是从最低等的小火者开始做起,一步步的靠伺候盛贵妃被后来的徐公公看重,养在了身边收了当个干儿子。

    可徐公公的干儿子甚多,对于张庆怎么可能跟之前他们对郑如安那样?张庆是靠着给徐公公端洗脚水站稳了脚跟,而后积攒了多年的资历,才慢慢走到了这一步。

    这是一个心机深沉而且极为谨慎的人。

    当初收银子也是,他收陆家给的银子根本就没有告诉徐公公,将这件事遮掩的极好,若不是兴平王神来一笔竟然还给记了账,那真是半点头绪都找不到的。

    这样的人

    世子夫人一颗心坠入了谷底:“娘,既然这么说,那张公公必定是因为咱们私底下得了账本的事情所以记恨了,可是这账本到了父亲手里,也不可能会把他牵扯进来啊,他怎么就这样狠?”

    朝堂上的哪次争斗不是你死我活的?

    徐老太太讥诮的翘起了嘴角:“这有什么,若换做了我们,账本不明不白到了张庆手里,我们也说不得会做同样的事,这不过就是人之常情罢了。”

    与其现在还说这些没用的,倒不如做些实在的,徐老太太低着头看了徐管家一眼,问他:“你是如何想的?”

    徐管家低垂着头,片刻之后便语气坚定的道:“老太太,这次的事情至关重要,若是我们不能快些摆平这件事,国公若是在前线就被临阵换帅,那往后可就威信全无了,不仅如此,换了国公以后,若是打仗输了,那自然是国公的过错-----谁让他之前便坑杀俘虏引发报复呢?而若是打赢了,那就更是国公无能了,一换了人便干脆利落的打了胜仗。”

    世子夫人心惊不已。

    徐管家又紧跟着道:“当务之急,属下的意思,跟几位先生们的一样,应当在几位阁老身上下功夫,张公公固然厉害,可一来,这件事张公公肯定是不敢惊动徐公公的,徐公公便不会帮他,二来,他的人脉虽强,可做主的总是几位阁老”

    徐老太太靠在垫子上,略一思忖便点头:“那便先这般,你准备准备,就跟沈阁老说,少不得还要再帮咱们一次了。”

    他们手里握着沈家大爷的一些秘密,只换一个口风那怎么可能?

    这个时候,这些能用得上的关系总是要毫不吝啬的。

    顾不得那么多了。

    徐管家也明白徐老太太的深意,略一点头便答应,又建议道:“属下人微言轻,到底站出去身份上便不够,老太太,这件事,恐怕还是得通知二爷一声。”

    毕竟这个时候,二老爷是家中唯一的男人了。

    徐老太太这回半点犹豫也没有,立即便点头答应了,让人去把二老爷请过来,自己又跟徐管家交代:“你已经从世子嘴里知道了沈大爷的事,若是有必要的话,就将证据拿给沈阁老瞧一瞧,别说咱们家不仗义,到了这个地步,若是不能从水里爬起来,说不得我们只好尽力带一批人一同下水了。”

    徐管家郑重应是,等到二老爷来了之后徐老太太再吩咐了一番,才紧锣密鼓的领着二老爷去办事了。

    沈阁老一开始当然是又气又急。

    这件事水深得很,他作为阁老,奏折都要从他这里过一遍,他当然知道里头多么错综复杂,也知道现如今嘉平帝的态度。

    也就因为这样,还被扯进这件事里头,才让他更加震怒。

    徐家竟然拿出他儿子的把柄来要挟他帮忙,这未免也太过分了,可是到底是久经官场的老狐狸了,他气过了之后很快也就冷静下来。

    气有什么用?

    国公府又不是死的,他还真的信国公府能做得出来报复的事儿,要是他不帮忙,国公府肯定要拉他下水。

    他皱起了眉头,阴沉的望了徐二老爷和徐管家一眼,半响才收起了手里的信,冷声道:“你们想怎么样?”

    既然能够说这句话,那就是还有的商量,徐管家心里一松,对着徐二老爷使了个眼色。

    徐二老爷会意,便道:“也不敢图什么,就是希望阁老能在圣上跟前替我父亲说句话,我父亲如今正在前线奋勇杀敌,如何能在这个时候被人攻讦便随意定罪?阁老您耳聪目明,一定知道我父亲是清白的。”

    沈阁老笑了一声。

    清白?

    英国公府累世的功勋,这些年娶公主做驸马的人不在少数,百年来已经兴旺已极,若是能够老老实实的也就罢了,可是从嘉平帝登基之后,英国公府便变得更加飞扬跋扈不知收敛。

    太后当初还执政的时候,没有少训斥过,可是后来英国公府助嘉平帝亲政,便比往日更上一层楼。

    太后怎么能容他们这么下去。

    这次英国公府出事,朝中为何那么多声音在附和,这其中不能说没有太后势力在助阵。

    他笑过之后,才对徐二老爷道:“世侄,你回去告诉老太太,就说是我的话,请她即刻递牌子进宫,写一封请罪的折子,或许此事还能有一线转机。”

    徐二老爷愣住。

    就这么简单?

    徐管家却若有所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