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一百零七章

    女师在贵妃耳边小声呢喃:“贵妃娘娘,燕子阁所能提供的东西有很多,这引导侍女便是其中一种,你想想这种贴身的侍女要是的长得妖艳好看,哪个夫人敢往家里领,再者说了伺候在二公主身边要什么好看不好看,只能能听能做能说,那就是最好的!”

    陈贵妃细想也是这么回事,若是长得太好看再把玉衡的魂勾了过去,就是得不偿失:“日后就有你贴身照顾了二公主了,本宫自不会亏待你。(看啦又看小说网)”

    “奴婢多谢贵妃娘娘!”

    凝雪一脸不高兴的样子,觉得这个奴婢也没有过人之处。八成是这女师随便拉来个伶俐的哄骗母妃。送走贵妃和女师后,凝雪向王力使了个眼色,意思是好好‘照顾’这位新来的奴婢,看看有几分本事,我可不像母妃那么好哄。

    王力也是巴不得,这不是来了跟自己分宠的人嘛!原来以为这是贵妃娘娘找来的不知什么底细,也不敢做什么过分的事,既然有了公主吩咐,那一切就不成问题了:我王力也是在这宫中混了几十年的人,若是连你个黄毛丫头都摆不平,那我这王就倒着写!

    手下的小狗腿道:“王公公,这锦衣回房间之后再也没出来,不知道在屋里干嘛”。

    “她一个人住?”

    “对,是贵妃娘娘特意吩咐的,还说了这宫女就是引教公主的,让咱们规矩些。”

    那又如何!现在她住的可是群芳殿,这是我的地盘,王力用力的敲着门喊着:“锦衣姑娘!锦衣姑娘!”

    门打开之后是锦衣面色疑惑,也知道对方来着不善:“公公何时?”

    “锦衣姑娘,这挑水的人手不够,劳烦你大驾去帮帮忙!”

    “公公,我是二公主的贴身侍女,这些粗活应该轮不着我吧!”

    王力也收起了笑容:“贴身侍女也好,打扫侍女也好,都是二公主的宫人,这里的人手不够自然要添,挑水也是为公主沐浴,说起来也算是贴身侍女的活。”

    看着对方样子锦衣只觉得恶心,不过恶心人见多了也就见怪不怪了:“那我来之前这活是谁干的?”

    王力挑着眉道:“那位宫人病了,自然是该你去!”

    “那我若是不去呢!”

    “我就叫你去!”

    然后‘啪’的一声锦衣将门关上了,就听见王力在外面气的直跺脚:“好啊!你居然视公主与无物,眼里还有没有主子,等着看老奴回了二公主之后怎么收拾你!”

    王力装做一副受了天大委屈的样子跪在二公主面前道:“公主啊!你可要为老奴做主啊!”

    还是很少看到王力如此哭天抹泪的样子,凝雪不免好奇道:“是哪位不开眼的把公公得罪成这个样子。”

    “是,是新来的锦衣,老奴让她去为公主沐浴挑水,她不仅不去还辱骂老奴!整个院子里的人都听见了,公主要为老奴做主啊!”

    听王力这么一说,凝雪的火瞬间就上来了,本以为女师替我找个出主意的,没想到是找个来做主的:“才来一会儿就反了天了!真不知道母妃为何如此信任她!走,看看我还能不能指使得动这尊菩萨!”

    原本凝雪就对那女师带有敌意,对于女师带来的人更是有敌意,觉得母妃过于相信她便经常告状为了请赏,有一阵还老是苛责自己。

    带着王力其实汹汹的来到锦衣的门口,看着紧闭的房门凝雪一脚踹开:“人呢!”

    锦衣也慢慢悠悠的从里面出来,知道也是让公主也是让那个太监怂恿的,行完礼道不慌不忙道:“公主里面请,奴婢有事想跟你细说。”

    凝雪只能暂时按下怒火,没说话便往里面走。

    王力关上门后得意着,你当二公主脾气是那么好哄的?让你惹到老奴,这回可有罪受喽!

    锦衣将凝雪领到桌子前:“二公主请看!”

    放眼望去桌子上竟是陈玉衡的画像,画功栩栩如生极为精湛,青丝一缕缕的披在肩上,儒雅中还带着一丝邪气,凝雪不可思议道:“这是你画的?”

    “是!”

    其貌不扬的没想到画功还不错:“虽然这画我倒是满意,但是不代表你其它的地方也能让我满意!”

    锦衣倒也是不生气:“二公主,我们应该是同仇敌忾共同对付敌人才是,怎么现在搞的好像你看见奴婢,像是看见长公主一样。”

    “你也知道这宫里的事?”想来应该是女师告诉她的。

    “知己知彼,方百战百胜。燕子阁既然想要帮助二公主,自然也要知道二公主的敌人是谁。”

    听到这儿凝雪高看一眼锦衣,没想到这燕子阁知道的还挺多的:“那你说说下一步该怎么做?”暗刺穆凝心吗?这个方法倒是一劳永逸,但是以现在穆凝心的身份,若是东窗事发闹个不好很容易引起陈国与穆国的误会。

    锦衣摇着头:“这只是万不得已的下下策,贵妃娘娘为二公主争取到一个很好的机会,那就是跟随少王爷回到陈国,若是穆凝心在陈国地界上发生了什么事,那陈国真是有百十张嘴也说不清了,国主大怒怕会以此借口来割地赔金,那就是大事了。”

    凝雪有些失望,斗不过还不能杀只能感受着:“陈国也算是我的母国,这种情况我自然也不愿意不看到!”

    “二公主也不用如此泄气,无论是您还是长公主或者是其她女人,对于少王爷来说都只会选对自己日后最有助力的,这也是每个身为王室子孙的不得已,即使是少王爷也不例外。”

    听着好像有那么几分道理,可是连母妃都不知道玉衡哥哥想选什么样,眼前这个女子怎么会知道,难不成是唬我的?

    看到穆凝雪不信任的眼神,锦衣不慌不忙的解释道:“少王爷年轻有为,国中的贵女闺秀走不了王爷和王妃的门路,自有不少选择到了燕子阁来寻求帮助。”

    凝雪激动的跳起来,一帮庸脂俗粉就让想染指玉衡哥哥:“什么?这帮不要的女人真是卑鄙,你们做什么了,不会对玉衡哥哥有什么不利吧!”

    “二公主,燕子阁是个地方,不是给钱就可以无所不用其极的,就算我们再蠢也没有蠢到跟未来的国主作对。”

    听到这儿凝雪才缓和下来:“量你们也没那个胆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