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一千零一十七章 心态彻底崩了!

    雷星塔顶层,有四个房间,李阳被关押在东首第一间房,门外黑白无常亲自率领着十位武王坐镇,看押。(看啦又看手机版Wap.k6uK.coM)

    “废我内功,我不甘心,死也不甘心。”

    李阳愤怒的怒吼着,拳头砸在墙壁上砰砰作响。

    “吵什么,在吵就对你不客气了。”

    黑无常冷冷道。

    “算了,让他闹腾吧,内功被废,一等天才沦为废物,难免接受不了。”

    白无常叹了口气劝说道。

    二十二周岁的高阶武帝,在天武大陆也是奇迹,一等天才,绝世天骄,李阳名至实归。

    黑无常听言,便也没在说什么了。

    他是习武之人,深知内功被废意味着什么,对于李阳愤怒,不甘还是表示理解的。

    “把门给我关上,我懒得看见你们这些杂碎!”

    李阳又是怒声说道。

    “你**还没完了是吧?”

    黑无常眼睛一瞪,便欲冲进去,把李阳暴打一顿。

    “大哥,你冷静,少主吩咐了,他没到之前,不能动李阳。”

    白无常一把拽住,“咱们把门关上就是,也落得清静。”

    黑无常指了指李阳,以视警告,把门带上,大锁封门。

    李阳瞬间安静了下来,赶紧盘膝坐下,尝试着运转内息,他的体内还是有一缕内心尚存的。

    长生诀为道祖遗留,道门的无上心法,开篇便有提到生生不息,另外纯阳功也有破而后立之威能,丹田尽碎,内功被废对他来说可能并不是一件坏事,无论是长生诀于纯阳功他都陷入了瓶颈,而此次变故可能就是他再有突破的契机。

    前仁后督,气行滚滚,悬涌泉虚,天地人一体。

    龟尾升气,丹田炼神,气于下海,光聚天心。

    气调而均,劲松而紧,先吸后入,先提后下。

    内有丹田,一升一伏,一出一入,气之归宿。

    李阳心无旁骛,舌顶上鄂而不顶实,口似开似合,呼吸均匀,两肋开张,引气下行,周身自有一起而贯之。

    夜不知不觉间过去,早上的太阳漏过窗户透射而入,他眼睛睁开,喃喃道:“好险,昨晚若是在迟一些,他就真要沦为废人,从此再也无法修炼了。”

    此刻的他破碎的丹田,已经进入修复,重组阶段,少则一月,多则三月,便会功力尽复,甚至有可能再进一步。

    不过就算如此,他也高兴不起来,因为他就算功力恢复,也不可能战的过三阎君贺薪火,只要想起贺薪火的超绝战力,他便会在心底生出太多的无力感。

    深陷险境,沦为阶下囚。

    是生是死,全掌握在别人手里。

    门外,传来密集的脚步声,李阳赶紧躺下,装睡,生怕被发现他在运功疗伤,丹田有复原的迹象。

    “门怎么锁上了?”

    贺薪火皱着眉头质问。

    “回阎君大人,李阳主动要求的,而且那个李阳又是吼又是叫,太闹了。”

    黑无常据实说道。

    “李阳自己要求的?

    快,快把门打开,若是李阳自尽,你我都难逃一死。”

    贺薪火急声道。

    “啊。”

    黑无常立马也是慌了,赶紧取出钥匙开门。

    门打开,当见李阳好端端的睡在那里,他们才是心中一定。

    “呦,睡的还挺香,我说你这心可真够大的啊?”

    贺薪火皮笑肉不笑的道。

    李阳侧过身去,并不搭理。

    黑无常上前就是重重踹了李阳一脚:“阎君大人,跟你说话,你什么态度,找死吗?”

    “要杀就杀!”

    李阳坐了起来,淡淡说道。

    “你!”

    黑无常作势又要踢打。

    “算了。”

    贺薪火摆了摆手给予制止,随着把目光投向李阳:“李阳,你还有半天可以自在,少主下午便到,到时候就有你受的了,哈哈哈。”

    “幽冥宗少主,是哪位?”

    李阳故作随意的道。

    “别乱打听,下午你就知道了,给他饭吃,如果不吃,就给我灌进去。”

    贺薪火撂下话转身既是离开。

    随着,便有两名武王把饭菜送入。

    一碗米饭,一份红烧肉。

    “伙食不错。”

    李阳笑了一声,低头便吃,狼吃虎咽一般,躲避在石窟的一周里,他都没有进过食,早就饿坏了。

    “大哥,我怎么觉得有些不对劲呢,他昨晚闹的这样狠,可现在?”

    白无常颇为诧异的道。

    “识相罢了,他一个废人除了吃饭当米虫,还能干什么,行了,咱们出去吧。”

    黑无常不以为意,上前又踢了李阳一脚,这才拉着白无常离开。

    李阳望着在度关上的房门,冷哼一声:“早晚收拾你们。”

    下午五点,柳剑赶到了雷星塔,贺薪火亲自率众,在塔外迎接。

    “参见少主。”

    众人单膝跪地,嘶声喊道。

    柳剑大手一挥,径直往塔里走,贺薪火,黑白无常紧紧跟上,形影不离。

    “李阳何在?”

    柳剑问。

    “回少主,李阳被关押在塔顶。”

    贺薪火道。

    柳剑点了点头,急不可奈:“带我过去,李阳这小子抢我女人,我今天便要打的他跪下来,叫我爷爷。”

    对于李阳,柳剑与其说是憎恨,还不如说是嫉妒,反正他要享受把情敌踩在脚下的畅快感觉。

    “是,少主。”

    黑白无常前面带路,贺薪火于柳剑在后。

    时间不长,他们几人便是来到了李阳被关押的房间里,李阳扫了一眼柳剑,微微怔住。

    “这是我幽冥宗的少主,你还不跪下参拜?”

    黑无常拧声道。

    “真没想到,竟然是你。”

    李阳冷冷道。

    柳剑背着双手,目光高高在上:“你一个垃圾如何能想象出本少的尊贵,不想跪拜没关系,等下我会让你服服帖帖的。”

    “周家惨案是你做的吧,你为什么这样做?

    亏雪雪还把你当好朋友?”

    李阳沉声质问。

    啪!柳剑蓦的上步,一巴掌甩在了李阳脸上,“雪雪也是你能叫的吗?”

    他不等回应,继续说道:“周家昔日将周雪逐出家族,以至于周雪流落在南怀,吃苦受罪,我血洗周家那是帮她快意恩仇!”

    啥?

    杀别人亲属,是快意恩仇?

    李阳目瞪口呆,膛目结舌,瞬间也是意识到面前的柳剑是一个极度偏执而又可怕的疯子。

    “那我总该没招惹你吧,你抓我做什么?”

    李阳颇为不解的道。

    “抢我女人,还不叫招惹?”

    柳剑又是一巴掌扇了过去,这一巴掌力道极大,声音全场清晰。

    李阳被扇的口鼻都出血了,双目赤红,双拳紧握,指甲都掐在了肉里,“我杀了你。”

    “放肆。”

    贺薪火爆喝。

    柳剑确是一脸的无所谓,哈哈笑道:“有脾气才好玩,打你两巴掌就受不了了,这仅仅只是刚刚开始,黑白无常,把他给我绑到柱子上,贺薪火你去取鞭子来。”

    “是。”

    黑白无常麻利的把李阳绑了起来,五花大绑,结结实实,贺薪火快速取来鞭子,双手奉上。

    柳剑脸色狰狞无比,手上的鞭子重重的朝李阳身上落了去。

    皮开肉绽!一鞭接着一鞭,鞭痕遍布。

    “求饶,给老子求饶。”

    柳剑嘶声吼道。

    “呸。”

    李阳张口吐了他一口痰。

    柳剑擦拭脸上的痰液,继续鞭打,用力比刚才更猛:“有骨气是吧,我倒是要看看你骨头有多硬。”

    一直鞭打,从五点多,打到七点,力尽这才停止,可李阳非但没求饶,反而哼都没哼一声。

    “少主,您休息,接下来,交给属下了。”

    贺薪火道。

    “今天不能再打了,把他打死,就不太好了。”

    柳剑先是摇头拒绝,然后笑了一声,“李阳,我放些聊天记录给你听听。”

    “我才不要叫老公,你能不能别这样坏。”

    “老公,我想你了。”

    “老公,好老公。”

    周雪的声音蓦的从手机里传出,李阳听到后,彻底暴怒了:“柳剑,你个卑鄙的小人,竟是拿我手机撩雪雪!”

    “有动静了,生气了?”

    柳剑哈哈笑道:“这还不算什么,雪雪已经答应在过几天就拍视频给我看了,哈哈哈……”“无耻!”

    李阳火往上涌,直接气的吐血。

    尼玛,这次真是太惨了,被打不说,还有了要被绿的节奏,心态彻底崩了,内心满是愤怒与痛苦,呼吸愈发的急促,手也是气的发抖。

    怎么办,这可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