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27、第 27 章

    小天菩虽然不想打击她,但这些都是事实, 所以说人有时候活得不能太聪明:“闷闷儿生成灵智是很不容易的, 天时地利人和是缺一不可。(看啦又看♀手机版m.k6uk.com)你这个主人与它也是共赢共进的关系,”从闷闷儿生成灵智这事上, 就能瞧出它当初没跟错主人:“你极优的资质和心性就是它生成的先决条件, 而它一旦有了灵智之后,不但威力更大,日后的成长空间更广,而且你用着也会更如意的。再说此次要不是它,只怕你跟我现在都有的好受了,毕竟这是一条极品灵脉, 灵脉中心的灵气的浓度根本就不是你能承受的……”

    “极品灵脉?”小天菩这么一说更是火上浇油, 韩穆薇的心一抽一抽的更疼了,眼泪哗啦啦地往外涌:“这就是命运弄人吗?”明明她离一夜暴富是那么近, 可却永远也回不去:“菩菩,切一片灵仙参给我含着,你还有什么没告诉我的就一次给我说完吧,有灵仙参吊着命我顶得住。”她已经心如刀绞, 只有尝尝灵仙参这种宝贝,才能缓解。

    “你现在还食不得灵仙参, 连参须都不能沾,”小天菩无奈拿过韩穆薇手里的玉盒,便把灵仙参连同绑着它的那根红色丝线一起装了进去,后立马合上盖子, 开始结印:“有些东西是好物,但是于你无益的,再好也不过如此罢了。”

    一整条的极品灵脉没了,灵仙参她也不能吃,躺着的韩穆薇突然有点生无可恋:“哇哇……,”除了伤跟痛,什么也没捞着,她需要哭一哭以表心中的不满,顺便为自己哀悼一会。

    小天菩看着四尺来高白白净净的女娃似小儿一般四仰八叉躺在地上咧嘴大哭,它也是长见识了,不过想想也能理解薇薇儿此刻的心情。化作一根藤枝缠绕到韩穆薇头顶的发髻上,小天菩用叶子轻轻地抚慰着她:“你也不要伤心,要知道我醒来的时候,你正躺在万年灵乳池里,整个人都已经被灵气撑得快爆了,好在……”

    “嗝……还有万年灵乳,还是池?”韩穆薇忽地拍地一跳丈许高,站起身招出藏身在她丹田里的闷棍,一手叉着腰一手指着它,极其气愤地斥道:“你给我吐出来。”话说这闷棍怎么变样了,原来平滑的棍身变得有些凹凸不平,上面好像被刻上了什么?颜色也越来越暗了,成了很有质感的古铜色,现在的闷棍完全没了当初的耀眼浮夸,不过看着倒是更厚重了,整个透着一股古朴深沉的味道。盯着棍身上的那些花纹细看了一会,韩穆薇就开始头昏眼花。

    “薇薇儿,闭上眼睛,”小天菩见状立马幻化成人,站在她的肩上扒着她的耳朵大声吼道:“不要看。”那些古咒虽伤不到她,但也能叫她难受几天。

    韩穆薇的脑子里刚闪过她爹娘的身影,耳边就传来了小天菩的吼声:“哎呦,”感觉耳膜都快被震裂了,双手紧捂着耳朵,她用力摇了摇头:“我这是怎么了?”刚刚还好好的。

    “以你现在的修为还看不得这些古咒,”小天菩坐在韩穆薇的肩上,双手托着腮:“我也没想到闷闷儿生成灵智的时候,会连带着古咒一起。”瞥了一眼棍身上的古老花纹,它接着说:“这些古咒都是上神时期的产物,就算是天衍宗的三位化神道君估计也只能观上一观,想要细看修为至少得达到合体境界。你要不是闷闷儿的主人,今日只怕不傻也得痴。”一条极品灵脉外加一池的万年灵乳还有它没敢明说的掩埋在万年灵乳池底的万年玉髓,薇薇儿的这根闷棍有了这些古咒成为神器也只不过是时间问题。

    “你不是说它生了灵智吗?”韩穆薇伸手握住顿在半空中的闷棍:“我怎么看不出来,感觉除了换了身皮之外,好像也没什么变化?”她也不敢再盯着棍身上的那些古咒细看了,不过大略观赏下还是没问题的。

    小天菩闻言扫视了一下四周:“现在当然看不出来,这空间界石里没有日月轮回没有因果循环,更没有天道存在。没有天道便没有天罚与雷劫,不经受天罚和雷劫,闷闷儿就是不被天道所承认的,那它就只能永远被困在这金棍之中,而这闷棍也就只能和寻常灵器一样,至多也就是稍有灵性罢了。”

    “物有灵,且美”韩穆薇明白小天菩的话,淡而一笑,脸上的泪还没干:“这大概就是所谓的众生平等。”不经历风雨雷电,谈何脱颖而出?人是,物亦是:“那是不是意味着我们从这一出去,闷棍就要迎来雷劫了?”

    “对,”既然她问了,小天菩刚好趁机把事跟她说了,也好让她有个心里准备:“依着闷闷儿身上的古咒,它的雷劫恐怕轻不了,七七四十九道肯定是少不了的。”

    “你跟我说这个的目的是要告诉我,到时我要同它一起经受这雷劫吗?”提到雷劫,韩穆薇就不由得想到当初契约小天菩的时候,那些被劈成粉末的岩石,她不禁吞了吞口水:“这次该是动真格的了吧?”修士雷劫可不是上次那种小儿科了。

    小天菩点了点小脑袋,面上虽露了点凝重,但却完全没有在怕:“薇薇儿,你不要担心,不是还有我在吗?咱们三个现在是一条贼船上的,要沉肯定也一起。”

    “菩菩,你日后还是不要随便安慰我了,”明明每次它都是一本正经的在安慰、鼓励她,可却总能一不小心戳到她心窝:“我现在只想静静。”韩穆薇默默地蹲到了地上,她的命也太苦了,才这么丁点大就被雷追着劈了一次又一次:“不知道外面是什么情况,要是环境好,在这混到寿终正寝也是可以考虑的。”

    怂!小天菩都没眼看她,撅着小嘴的样子跟韩穆薇是一模一样:“闷闷儿之前就已经受过雷劫,它扛得住,你只要心境跟得上不要拖后腿就行了。”薇薇儿真的是多虑了,她的神府有它的菩神果在,天道想要耍花样可没那么容易。

    “罢,”韩穆薇也不想再自己为难自己了,像雷劫那样的事情压根就不是她能左右的,与其这样战战兢兢,终日难安,还不如放宽心,快活一时是一时。她站起身,看向周边岩石壁上的那些暗淡无光的极品灵石,心里生出了一个主意:”菩菩,这些极品灵石还能用吗?”

    “能的,极品灵石之所以珍贵,除了因为它里面所含的灵气极为纯净之外,还有一点就是它会自己吸收周边的灵气,就像你记忆里的那些可充电的电池一样,都是能循环利用的。”小天菩看着这个岩洞,想想它之前的面貌,只庆幸薇薇儿没见过,毕竟没有对比就体会不出那种切实的冲击力:“只要有这些极品灵石在,过个几十万年这条灵脉还是能恢复。”至于万年玉髓那就慢慢再凝结吧。

    听了小天菩的话,韩穆薇心情好了不止一点,虽然饱满的极品灵石捞不着,但极品灵石壳也是好物:“我要撬一点带着留作纪念。”她修炼至今可是一粒丹药都没用过,日后也准备不到不得已绝不嗑药,可修炼《纯元诀》所需的灵气是非常多的,这些极品灵石她也不拿来花,只作修炼用,想想都觉得这打算很完美很长远。

    “好,我帮你,”韩穆薇什么心思,小天菩是满肚子的数,不过它先前也是打的这个主意:“我这里还有十二块极品灵石,都是守着你的时候,从上面掉下来被我捉……捡捡到的,一会也给你。”

    “那些还是放在你那吧,”小天菩生来就自带储物空间,韩穆薇是知道的:“你那安全,我要用了再向你拿。”反正她跟小天菩此生是不可能分开的。

    小天菩笑眯了一双碧绿的眼睛,脆生生得说:“行,”这样真好。

    敲敲打打了一整天,韩穆薇数了数有近一千块极品灵石壳了,她也知足了:“我们好好休息一下,调整好就出去看看。”其实她心里很没底也很不安,按理说这岩洞之前因为灵气密度的问题没有外物闯进来是可以理解的,但之后呢?她到这也足足有一个月了,怎么还一点动静也没有?

    “好,”小天菩化作藤枝将韩穆薇有些散乱的头发缠成了一根麻花辫:“你先修炼,我看情况叫你。”

    “嗯”

    有些事情真的不经念叨,韩穆薇将将嫌这里/太/安生了,哪想不到两个时辰就不太平了?

    岩洞之中原虽不是很亮堂,但也非漆黑一片,只因这岩石缝中夹杂着少许荧光石。荧光石这种石头泛着淡淡的白光看着好像挺美也很圣洁,但除了照明之外并无其他作用。在修仙界,此类石头到处可见,也算是居家历练的必备之物。

    可这日韩穆薇刚刚入定没一会,岩石洞里就越来越黑,小天菩一察觉出不对,便立马用心神唤醒韩穆薇:“薇薇儿,有东西飘进来了。”

    “什么东西?”韩穆薇只是一个念头闷棍就出现在她的右手中,左手轻轻地给自己戴上绿草帽:“多还是少?”

    “恶灵,”小天菩伸展出藤枝绕过韩穆薇的下巴,包裹住绿草帽:“来了不少,这种东西是因怨气所生,喜食生魂很难对付的。你记住在对付它们的时候不能生出一丝贪嗔痴,不然就会被它们勾得无限放大,直到你献出你的生魂,成为它们中的一员。最讨厌的是它们被打散后不会死,只几息的工夫便又会凝聚在一起,想必它们会来这里是嗅到了此处有活人?”

    韩穆薇一边听着小天菩的叙述一边飞速地转动着脑子,寻找可突破的点:“除却我的无私奉献,是不是只要不让它们近身,它们就拿我没办法?”食,总有方式吧,是近距离吸食还是远距离吸食?如果是近距离,她还能一搏,要是远距离,那就省点力气吧,躺平等死还舒服。

    “它们要接触到你才行,”小天菩还多提点了一句:“恶灵被打散了之后,在没重新凝结在一起前是吸食不了生魂的,薇薇儿不要随意放弃,它们来了。”它并不准备参战或是保护薇薇儿,就像善德真君说的那样,薇薇儿的资质就已经注定了她非池中物,即便她无欲无求想平庸至死,外人也不会允许的。修仙之路从来都无捷径可走,立地成神佛那都只是传说罢了。

    韩穆薇轻轻一跳就出了岩石盆,寻了一处岩壁依靠着,后面向这岩洞唯一的出口,果然只三息的工夫,一群黑烟球就飘了进来,神识一扫总共一百零八个。它们的目标很明确,就是这岩洞中唯一的活人——韩穆薇。

    要说怕不怕?韩穆薇肯定是有点害怕的,但这会害怕也没用,不过她相信就算是鬼,见多了也会习惯的:“来吧,”这几年在莫日森林里她也不是白混的,想要食她的生魂,那就手底下见真章吧。

    那群恶灵没有跟韩穆薇客气直接扑了过来,速度极快。韩穆薇背靠着岩壁,也毫不手软,左手扔出一叠火云符,岩洞之中立马就火光四起。她原还以为这些恶灵是怕光惧火的,可看情况是她心存侥幸了。

    火球只能减缓那群恶灵的攻击速度,但却不能吓退它们。既然如此那就再来几张二品爆裂符,一通乱炸,那群恶灵中终于有中招的了,被炸得七零八碎,有了缓冲,韩穆薇就轻松很多。她爹是符箓师,她最不缺的就是符箓。

    一团恶灵冲到了离她三尺之地,韩穆薇依旧不动,两尺一尺,就在这时她干脆利落的迎头痛击,一棍打得那团恶灵惊叫不止,瞬间就四散了。接着又是一团从她的左侧飘了过来,韩穆薇挥手反击,那团恶灵就被拍在了岩石壁上,发出“滋滋”的声音。

    韩穆薇闻到了一股腥臭味,神识一扫,没想到惊喜来得这么快,那团被拍在岩石壁上的恶灵就像被浓硫酸腐蚀了一样,除了一团黑气,什么也没留下。韩穆薇来了精神,笑言:“来吧,我送你们去净化。”这些岩石壁就是极品灵石壁,没想到竟会是恶灵的克星。不过细想一下也能捋顺,毕竟之前这里灵气密度浓厚的时候,可没见有恶灵敢来。

    闷棍耍得是虎虎生威,棍棍都打在恶灵身上。这些恶灵每每被打散总会发出一些声音,还都是不一样的,有哀婉凄厉的,有鬼哭狼嚎的,还有小儿啼哭等等,真的是应有尽有。韩穆薇把这些恶灵当棒球一样打,而四周的极品灵石壁就是它们的坟场。

    恶灵虽被韩穆薇消灭不少,但后来者接踵而至,数量上是只增不减。她板着张脸,连眼都不眨一下,神情更是没有一丝变化,只要有东西靠近她,便是当头一棒,打完了事再换下一个接着打,有顺手的就直接往极品灵石壁上拍。

    一个时辰的高强度作战韩穆薇有点疲倦,二个时辰过去了,她的手渐渐开始发软,三个时辰撑下来,她的腿已经软了,不过神情依旧处于戒备状态。就在她快要撑不住的时候,她发现岩洞中好似亮堂了一点,而那些恶灵飘动的速度也变慢了,后面也不再有新的恶灵飘进来。

    有了这三点发现,韩穆薇看到希望了,心中默念着:“韩穆薇你能行的。”有了希望,就有了动力,趁着那些恶灵飘动的速度变慢了,她的背也不再抵着极品灵石壁了,而是改防守为进攻。

    半个时辰后,岩洞里的那群恶灵就全都被她给解决了。不过在刚消灭完的时候,韩穆薇还不敢放松警惕。直至小天菩说可以了,她才双眼一翻,瘫软在地大喘着粗气:“活着……呼……就存在无限的可能。”

    小天菩幻化成人在韩穆薇的手中塞了两颗极品灵石,后便开始弄灵果汁。刚刚她在对付恶灵的时候,它一直注视着她。在薇薇儿的身上,它竟看到了那个红衣剑修的影子,一样的专注一样的聪慧,就连招式都是最简单的不带一分多余与花哨:“薇薇儿,你很好。”它现在有点喜欢那根白萝卜了,薇薇儿需要强大的对手,沐尧就很好。

    “我知道,”这一点是天生的,韩穆薇从不怀疑自己的优秀,当然她也看得见比她优秀的人,抹了一把额上的汗,笑言:“像我这样优秀的人就活该千古留名,哈哈……”

    “沐尧也优秀,现在被冰封在生机玉雪棺中,”小天菩绝对不会承认它是看不得薇薇儿得瑟,才忍不住总是泼她冷水:“要想千古留名得先活着才行,今天是过去了,那明天后天呢?”

    韩穆薇仰躺着噗蹬了两下腿,就坐了起来给自己使了个清洁术,便握着灵石盘腿闭眼开始修炼。她很了解自己,也很清楚日后的路该怎么走?无风崖那个地方她迟早会站上去,不过现在她想在这岩洞之中多停留些时日。

    次日晚上还是一样的情况,到了那个点,岩石洞中会慢慢变黑,而那些夹杂在石缝中的荧光石就好像被布蒙住了一样。韩穆薇收功,唤出金棍,走到昨天的那个位置等待着。

    小天菩对韩穆薇的决定没有丝毫意外,她看似软和,但却有一颗十分坚韧细腻的心,遇强不惧逢弱不轻,这是她的优点,也是她的处事原则。

    这晚来的恶灵先头军比昨夜多了十二个,韩穆薇还是一样的打法,撑到了最后解决了岩洞中的恶灵,畅酣淋漓但也舒爽无比。连着一年,她都是白天修炼,晚上作战,渐渐的她的攻击移动速度越来越快,而她背靠着极品灵石壁的时间也越来越短,直至最后不再倚靠。这时她也改变了与恶灵的作战打法,由主防守变成了主进攻。

    这日韩穆薇在打完恶灵后,就听到“咔嚓”一声,她立马甩出一个防御阵,掷出灵石后,便坐下开始调息。一年多过去,岩洞中刚刚有了一点灵气这会又全部被用来供韩穆薇突破,恐怕还远远不够。

    这晚还是那个时候,岩洞中开始变黑,没了光亮。恶灵再次准时准点地光临,小天菩守在防御阵外面,好似对此无知无觉,那些冲过来的恶灵也是无畏无惧。在离防御阵三尺远的地方,突然横生无数碧绿色的藤枝,瞬间那些恶灵就刹住了脚步,想要逃离,只是已经没有机会了。

    在岩洞中恢复了平静之后,小天菩闭眼淡笑,喜食生魂?

    半个月过去,韩穆薇终于从修炼中醒来,睁眼便是一片漆黑,对此她已经习惯了。抬脚就是一踹。“咔嚓”一声,一只穿着流云靴的小脚就出现在了泥壳之外,韩穆薇对此是相当满意:“不错,有进步。”不过锻体功法还是要找,而且必须要尽快。

    韩穆薇出了防御阵之后,小天菩告诉她,她不但灵力精粹根基稳固,神魂也比之前更凝实了。这一点在它提醒她对付恶灵时不要有妄念,她就已经有过猜测:“没想到真有这样的效果,”不过经过这一年半的恶战,她身手倒是比以前敏捷了很多,这个她自己都能感觉到:“明天我们就先出去看看。”

    小天菩对此没有意见:“好,也是时候出去瞧瞧了。”它也想知道这处空间界点中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的恶灵?

    突破了练气八层,韩穆薇就不想再在这岩洞里待着了,毕竟这一年多来周而复始地修炼与作战,她知道在这里已经无所得了,那就意味着也是该离开的时候了。

    这天恶灵还是如期而至,韩穆薇这夜放弃了防守,完全是在进攻,一直战到最后也不见有一丝疲态。等到岩洞恢复了光亮,她稍作调息,就起身朝着岩洞通道走去,这也是她第一次跨进这个地方。自从恶灵出现,她就在思虑这些恶灵到底是哪来的?一年多她到底解决了多少恶灵连她自己都数不清,可是恶灵却好似无穷无尽一样,怎么杀都杀不完,可见这里的怨气有多么可怕!

    岩洞里,韩穆薇神识都散开了,每走一步都是小心翼翼,这里既然有恶灵的存在,那就代表着这个空间界点里有人或是说有过人。通道里跟灵脉中心差不多,不黑但也不明亮,不过却是相当平滑,好似经后期人工所为。意识到这一点,韩穆薇就更加谨慎了,紧握着闷棍,一步一步地顺着通道往前走。

    可走了半天,韩穆薇又回到了之前她待了一年多的灵脉中心点:“怎么回来了?”那个通道明明就只有一条,而且一路上也没有分岔口:“难道这是个圆?”不可能,既然是个圆,那那些恶灵呢,它们从哪来的?

    不过已经回到了原点,韩穆薇也没再纠结,直接坐下调息,为晚上与恶灵之战做足准备。果然是准时准点,韩穆薇笑笑,便提着闷棍就掠了过去,她今天出去饶了一圈,心里头有点闷,它们来得正好。

    下劈、上挑、冲刺、横扫,就这么四个动作,韩穆薇来来回回地耍,一点都不嫌腻歪,这一年多来,她就靠着这四个动作活的。

    这日韩穆薇并没有全部把恶灵消灭,而是留了几团。果然到点了,那几团恶灵就飘出了灵脉中心,韩穆薇见状直接跟了上去。她想去看看这群恶灵的窝,不要怪她好奇心强,毕竟被困在这一年多,她也很无聊。

    恶灵飘散的速度非常快,韩穆薇穿着流云靴才勉强能跟上,可就算这样到了一处拐弯口,恶灵还是没了踪影。韩穆薇停下来仔细观察这拐弯口有什么特别的地方,事出反常必有蹊跷,她可不认为那些恶灵会凭空消散于天地之间,到晚上再凝聚在一起,摸去灵脉中心找她玩耍。

    仔仔细细地寻寻摸摸了很久,韩穆薇都没能找出这里有什么不对,终于放弃了。她找了一处角落盘腿坐下等,等通道里变黑。

    过了不到五个时辰,通道里开始慢慢暗了下来,韩穆薇睁开一双带笑的美目,神识完全四散开来。很快恶灵之前消失的那个弯道口就发生了变化,那里的岩石壁一层一层地被晕染,不到十息的工夫,那里便形成了一扇漆黑的拱门,接着她的老朋友恶灵就从那扇门里飘了出来。

    韩穆薇不带迟疑的,直接拎着闷棍往回跑,后面的恶灵数不胜数,像恶狗一样地紧追着她不放:“菩菩,我感觉我好像捣了马蜂窝?”

    “呵呵,恭喜你,你的感觉完全没错,”小天菩有点幸灾乐祸,薇薇儿怂起来怂得要死,胆大起来也能大出天际:“今晚的恶灵总数比之前的十倍还多,薇薇儿,你之前不应该放走那几团恶灵的。现在好了,它们带队来找你报仇了。”

    “你是不是忘了我生你生,我死你死了?”韩穆薇一边飞奔着还一边跟小天菩打嘴仗:“咱们……是一条贼船上的。”

    “知道了,”小天菩说完,就幻化成了一根粗壮的藤枝挡在了韩穆薇的身后,碰到藤枝的恶灵立时就化成了黑烟消散了,韩穆薇一直跑,几乎是拼尽了全力在跑,可是跑着跑着她好像发现了不对,后面没声音了,神识一扫,瞬间刹住脚停了下来:“菩……菩,你你……怎么不叫我?”

    她很久之前就隐约感觉到小天菩不怕这些恶灵,只是不能确定,不过她也不想问,毕竟这是属于她的历练。直到突破到练气八层,她才从小天菩的传承记忆里找到答案,天菩可以补养神魂,但也可以抽魂夺魄,这些恶灵虽因怨气而生,但其本质上还是归属于魂。

    “嘿嘿,我没来得及,”小天菩还留了几只恶灵给韩穆薇:“早上的那几只,你来解决,刚好报之前的受惊之仇。”

    韩穆薇一瘸一拐地回来了,轻轻松松地解决了那几团恶灵:“我休息一会,咱们再去那个黑门那看看。”既然小天菩都出手了,那她也就不怕了。

    “嗯,”它刚刚之所会出手,是因为在这里它觉出了一股阴谋的味道,恐怕这个空间界点早就已经被人当作坟场了,就是不知道那人要拿那些恶灵干什么用?不过不管怎样,他们都必须早点离开这,极品灵脉已经被闷闷儿毁了,那人应该很快就会觉察到这里有变了。

    韩穆薇来到那扇黑门那看着还在不断往外涌的恶灵,不禁紧皱起眉头:“菩菩,你说我要是在这扔上几颗剑气球,后果会怎么样?”这些恶灵很怕小天菩,它们现在都绕着他们走。

    “有点不堪设想,”小天菩幻化出人形,坐到韩穆薇的肩上:“不过我支持你这样做,这岩洞太蹊跷了,咱们总不能在这里面转悠一辈子吧,再说这应该不是天然形成的。”不是天然形成的,那就属人为。能做到这点的,那修为境界就必须达到化神,因为只有到了化神境才能撕裂虚空。

    “行,那咱们就来点刺激的,”天一老祖给她满满一盒的剑气球,她一点都没有舍不得的样子,小天菩说的话,她听在了耳里,心里也是十分清楚。韩穆薇是说干就干,埋了几颗剑气球在黑门边上。

    转身来到一处凹槽,取出她之前突破练气八层时收集起来的泥壳,躲了进去,还特意在泥壳外面又筑了两道土墙。自进入练气中期,她只要运转着《纯元诀》便可穿梭土层,原理其实很简单,在修炼的时候,她就是类似于土之本源。左手又朝着那个黑门掷出一颗剑气球,韩穆薇便立马缩了回来。

    虽然躲在层层泥壳之中,身上还贴了几张隔绝符,但韩穆薇还是能听到外面轰轰的声音,难道这山洞塌了?不会不会,好歹这之前也是一处灵脉,不可能这么不顶用的。

    过了大概一炷香的时间,韩穆薇竖耳细听,外面好似什么声音也没有了,她忍不住问小天菩:“什么情况?”

    小天菩推开了土层,站在韩穆薇的肩上,面色凝重:“你可以自己看。”

    “咝,”看到眼前的景象,韩穆薇不禁倒吸了冷气,脚底生寒,她终于知道那些恶灵是哪来的了?

    小天菩深叹了口气,心中的猜测算是被证实了:“修仙界就是这样,为了机缘、宝物,分分钟便能血流成河,积骨成山。”外面的那些枯骨还算是少的,它的传承记忆里有对仙神大战的记载,那才是真正的噩梦:“这个空间界点应该就是一个大阵,而之前被闷闷儿抽掉的极品灵脉就是这大阵的阵眼。”

    “现在极品灵脉已经不存在了,这阵就被破了,而这些恶灵就没了限制,”韩穆薇看着离她不到十步远的地方,那里是一望无际的白骨,成山成堆,双手不禁紧握成拳:“你知道这是什么阵吗?”

    “传说‘放下屠刀能立地成佛’,”小天菩挑眉不屑地轻嗤一声:“都是做梦,”它带着韩穆薇走了过去,开始寻找,果然在一处白骨坑边找到了一根巨大的阵基,阵基上刻着一些跟蚯蚓爬似的咒语,看着好似很乱,但细瞧还是能找出规律的:“如果我没有猜错地话,这应该是某个老不死的积善之地,仗着这处空间界点没有因果轮回可以避过天道,他就以活人生祭,养出这些恶灵,只待日后他飞升之际扫除,骗得功德金光,助他渡飞升雷劫。”

    “好一处积善之地,”韩穆薇看着那些白骨跟四处飘散的恶灵,心如针刺一般:“那人会是苍渊界的吗?”

    “不是会是,而是一定是,”小天菩抬首看向暗沉沉的上空,那里没有日月,没有白云,只有一团团冒着黑烟的恶灵:“薇薇儿,这就是弱肉强食。”

    “我知道了,”可是难道因为强大就能这般肆无忌惮吗?她讽刺道:“这方空间虽没有因果,但我却相信因果无处不在。”

    小天菩仰头看她:“你能这样想很好,不过我们现在必须要找到离开这里的传送阵才行。”

    “对,这么多人能来到这里,肯定是通过传送阵传送过来的,”韩穆薇收起闷棍,双手合拢:“阿弥陀佛,我没有学过《往生咒》能说的就只有这么一句了,”后想想她又从储物袋中拿出了一只玉盒:“菩菩,我可以把你让我挖回来的净魂九息树种在这里吗?”这净魂九息树能净化神魂,但就不知道对这些恶灵有没有用?不过小天菩应该比较清楚这点。

    “你把净魂九息树随身带着?”小天菩真的有点弄不懂薇薇儿了,她脑子里一天到晚都在想些什么?

    说到这个,韩穆薇也很无奈:“你当初让我把它移回来,可我不是一直没空吗,再说那山崖是那时候的我能随便爬的吗?”她第一次历经千辛万苦找过去,一看那悬崖,她想都没想,试都没试直接打道回府:“我一突破练气三层就跑去把它挖出来了,只不过还没来得及种,老头不就突然出关了吗?”接下来的事,她不想回忆,实在是太丢人了。想她一七岁小女娃竟被一老头提着一条腿就那么出了天衍宗,她一路上都是捂着脸,可惜那会脸太肥,手太小,也不知道遮没遮住?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大家的支持。今天修文修得有点晚,不过终于和大家见面了,要是有错字,请大家记得帮我圈出来,作者君眼已经有点发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