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199、第 199 章

    花了整整一日,韩穆薇一行才将桃无盐的墓室给拆了个彻底。(M.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桃无盐看着满地的碎石, 不禁摇了摇首:“真是世风日下, 人心不古, ”化作一道流光入了聚魂灯。

    钟珠珠拍了拍手爪子, 现再看这墙壁心就无一丝不该有的波澜了,望向小薇子问道:“你要去看看现在的苍梧吗?”

    摆脱了混沌,有了日月普照,苍梧一夕之间变了个样儿, 不再只有寡淡的枯黄草木,还有新冒头的姹紫嫣红、嫩绿鹅黄;极北之地再现冰川雪原雪银杉林, 南部炎山地火荣荣, 就连这神山外都已遍布绿植。

    珠珠姑祖不提, 她也正要问:“在苍梧渡劫的那些前辈现在怎么样了?”虽然她对此次雷劫心有感悟,但还是要再确定一次。

    “他们很好,”钟珠珠长吁一声:“天道都给予了一定的馈赠,”单看这次渡劫,无一人陨落于雷劫之下便可知,而且苍梧重归万古, 他们也能得到极为丰厚的功德之力, 这对以后的仙路是相当重要。

    沐尧接话道:“八成前辈在渡完雷劫后半月, 便已经等不及赶回宗里闭关感悟大道, 这次的机会太难得了,百万年才逢一次,自是不能浪费, ”况且这里还有直达苍渊的破界传送阵,只是太费了一点。

    那便好,韩穆薇扫过墓室:“我们上去吧,”在归元祭台中心待了一百七十年,她也该去看看现在的苍梧了。

    钟珠珠点首,拿出一块玉牌捏碎:“有人想要见你,”雪家的那位,小薇子也应该见见,不提待日后到了仙灵界,雪家于他们是一大助力,就凭雪家长久以来一直镇守各处的伏魔大阵,小薇子就不能避而不见。

    “好,”韩穆薇招回小九儿和小天菩,沐尧便牵起她的手,二人紧随钟珠珠消失在了墓室之内。

    正在极北之地雪原上赤足伴雪曼舞的雪荀依收到钟珠珠的传信后,便开始修饰妆容,又换了一身衣饰,确定无缺了,右手一招,一头身形庞大的雪妖便跪于其足下。

    韩显带着重塑肉身的钟懿、钟璃母女结束了一天的传道后,汇合了在另一处传道的姬靖元夫妇,后入了无缘山,正巧迎面遇上准备出山的钟珠珠三人。

    韩穆薇和沐尧见着来人,赶紧上前行礼,只是这次他们却没能拜下,钟懿拦住了他们:“大人,现今已不同往日,这礼我们受不得,”无论尘微年岁几何,她既已立身天刑,重现金梧后,那她就不再同于寻常人。

    “这……,”韩穆薇心中明了,但这不是还没成神吗?她看向钟珠珠,眸中意思很分明。

    钟珠珠瞧向韩显一行:“现在尘微已经进阶化神,待她和沐尧成婚之后,你们也该离开苍渊去域外仙魔战场历练了。”

    韩显正有此打算,便拱手应道:“是,”尘微以后的路还长,他们若是想要助她一助,就必须强大,所以域外仙魔战场已是势在必行,而且他的修为也不能再压制了。

    “既然如此,那这礼还先是像过去一般,”钟珠珠心中有计较:“待尘微飞升上界了,你们再改,”现在她还太弱,按钟家的老规矩反而会衬托得她太招眼。

    韩显和姬靖元几人对视一眼,一行人便拱手认同了:“是。”

    韩穆薇见状总算是舒了一口气,再次和沐尧抬手行礼。礼后,他们便上了无缘山的山底平端,韩穆薇拿出了她的农家小院。

    入了院子,沐尧取出了茶几摆放好,韩穆薇开始泡茶:“两位钟老祖宗,你们重塑肉身后感觉怎么样?”她可一直都对滴血重生秘术是好奇不已,现眼前有这两位,自是想要了解一番。

    “肉身没有以前强悍,”钟璃捏了捏自己的臂膀:“还需继续凝炼。”

    不过她和娘亲这次是沾了小薇子的光,生抗了雷劫后,不但没有什么大的损伤,还借助雷力将肉身锤炼了一番,现在肉身于强劲上已经赶上之前的八成了。

    韩穆薇泡好了一壶云雾茶,鼻间充斥着熟悉的茶香,心中是喟叹不已,沉淀之后,再闻这茶香都觉醇厚了几分。

    钟珠珠听到钟璃所言,就拿出了四根龙骨,控着灵力递了过去:“你和你娘一人两根,”她除了这个,也没什么东西可助她们早日恢复肉身强悍了,“我的真龙血已经全部被我炼化了……”

    钟懿连忙推拒:“使不得……”

    “哪来那么多废话?”钟珠珠圆脸一冷,杏目一沉斥道:“你们若不是姓钟,是我爹爹的后人,我才懒得管你们,”况且再过不久这两人就要随姬靖元入仙魔战场了,肉身不强悍,去了也只是给旁人添麻烦,真是不知轻重。

    韩穆薇赶紧给钟璃使眼色,钟璃倒是没拒绝,双膝跪地接过龙骨:“璃多谢珠珠姑祖厚赐,”她必须要强大,因为她还要回藏冥界。

    钟懿见状,深吸一口气跪下接过龙骨:“多谢珠珠姑祖,懿不会再让您失望。”

    “都起来吧,”钟珠珠走到茶几旁,韩穆薇立马取出一把摇椅摆上,待钟珠珠躺下后,沐尧奉上一杯云雾茶,韩显瞧着这两小的,不禁笑言:“做得不错。”

    姬靖元望着自家那大徒弟,不由得哀叹道:“以前都是我忘了有一徒弟,现在徒弟有了媳妇,就变成了师父在跟前,就是看不见,”牵起爱妻的手,寻求点点安慰。

    韩凌音瞥了他一眼:“你这话是从父亲那学来的,”她家翁经常把这话挂在嘴边。

    “这是有感而发,”姬靖元此刻是很能体会他爹的那腔哀怨之情,两眼瞥向伺候完祖宗又开始服侍媳妇的孽徒,不禁再次长叹:“我也该伺候我媳妇了,”说着就拿出了一摞蒲团。

    “你们准备什么时候回苍渊?”韩显坐到摆放在茶几旁的蒲团上,端起一杯云雾茶,放在鼻下轻轻嗅了嗅,抬眼看向坐在对面的二人:“回了苍渊之后,化神大典和大婚之礼都要着手开始办。”

    韩穆薇和沐尧相望一眼,便回道:“我和凤鸣都是刚化神不久,修为还需稳固,所以准备回宗后先闭关……”

    “这个不妨碍,”韩显轻抿了一口茶,后放下茶杯:“你们闭你们的关,至于化神大典和大婚之事,沐、韩两家会连同天衍宗一同操办,待你们闭关结束,便可直接走礼。”

    这也行,韩穆薇是没什么意见:“那化神大典和大婚之礼还是一同举行得好,如此也省得宾客来回劳累,”况且她和沐尧对这大礼几乎都秉着一种走过场的心态,是真的无需大费周章。

    沐尧轻轻握住韩穆薇放在膝上的手:“尘微说的就是我想言的。”

    大婚是他们的事,韩显也不想过多插手:“我知道了,等回了宗我会与沐垣师兄还有掌门好好商议。”

    钟珠珠听后,喝了一杯茶便闭上了双目,控着摇椅慢慢摇。

    雪荀依坐在雪妖背上从极北之地一路行来,看着欣欣向荣的苍梧,平静如水的心中起了点点波痕,瞧着苍梧人面上掩不住的欣喜,她也不由得弯了嘴角,来到神山底部平端,看着不远处的农家小院,深吸一口气,挥退雪妖,打出一道灵力,触动院外的禁制。

    “来了,”躺在摇椅上似睡着的钟珠珠突然睁开双目,瞧向院外:“雪荀依来了。”

    一行人闻言纷纷起身相迎,雪荀依入内,一眼就注意到了立于凤沐尧身侧的卷发杏目女子,后上前一步抬起双手摆出一个十分柔美的古老花印:“千雪宫雪氏荀依拜见大人,”说着便屈膝向下。

    韩穆薇连忙上前拦住她:“雪宫主,不必多礼,”虽然这礼她能受,但却不应该是现在,这腰板还不直。

    雪荀依也不执意,顺着韩穆薇的力道站直了身:“雪荀依多谢大人,”早就知道是位女天刑大人,但却没叫她失望。不过也属在情理之中,能在小小年岁就立身天刑,重现金梧,这位又岂会是常人?

    “正好我泡了茶,雪宫主也坐下品品,”韩穆薇还是头次见这位传说中的强悍女子,将人带至茶几旁:“请坐。”

    “多谢大人,”她刚进院就迎上了扑鼻的清香,光闻着茶香,就知这极品云雾不比霄瑱千雪宫的差。

    韩穆薇拿出一只青瓷茶杯,亲自斟满送到雪荀依面前:“请,”这茶还是老头给她的那盒新茶,她还没怎么喝就入了归元祭台。

    雪荀依也不客气,端起轻抿一口,闭目细细品味云雾茶所带的特有的清宁之气,后感叹道:“好茶!”

    韩显等人在雪荀依落座后,才坐下。而钟珠珠则始终躺在摇椅上,静观着雪氏送到下界来的这位千雪宫主,想到苍梧的极北之地心中起了一分欣赏,不卑不亢,举止有度,神思清明,雪氏家风没败。

    雪荀依也知躺在摇椅上的那位在看她,虽不是第一次见,但她却晓得那位是第一次正视她,也许是因在渡劫时,她没让她失望吧。

    “你在苍梧渡完飞升雷劫,可有什么感触?”韩显已经问过好几位渡了雷劫的苍梧人,他们懵懵懂懂的,除了激动就是兴奋和感恩,而现面前这位可是修道有成,将要飞升的大贤,想必她的感触会很明了。

    “十年后,我将迎来接引之光,”雪荀依很平静,隐含着点点期待。

    在座的众人,除了韩穆薇和沐尧、钟珠珠,都显得非常愕然,不约而同地问道:“这么快?”

    一般修士渡完飞升雷劫后,少则三十年,多则百年才能迎来接引之光,像雪荀依这般情况的还真的极为少见。

    “我也没想到会这么快,”刚刚感知到的时候她也被惊着了,但后来想想并不觉得存有什么不妥:“大概是因为我没受重伤,”不但如此,在雷劫的洗炼下,她的灵体更加的纯净,精元也愈加浑厚,就连神魂都凝实了两分。

    韩显领着众人举杯:“那我们先恭喜雪宫主,”再见就是在上界了。

    “我先行一步而已,”雪荀依端杯相迎:“诸位,雪荀依在上界静候。”

    今日见过了这位,她倒是希望自己能早日飞升,回上界细细谋划,待他日天刑飞升,雪家也能在做好本分之余,为家族、后世谋得些许庇佑。

    送走了雪荀依,韩穆薇一行人又叙了一会话便散了,钟璃拿出了桐木小楼放在无缘山山腰处,而姬靖元则带着韩凌音来到山的背面,竖起了雪玲屋。

    躺在院中的摇椅上,沐尧看向夜空,拿出了一对无色珠子高高举起,朦朦月华之光洒下,这对无色珠子渐渐地融合在一起。

    韩穆薇端着一只盘盏从屋中走出,来到茶几边上,看了一眼他手中的东西,不禁笑道:“你什么时候准备的无色同心连珠?”抓了一把腰儿果躺到另一侧的摇椅上。

    “在遇到你之后,”沐尧看着两颗珠子合在了一起,心中微甜:“尘微,我们成亲那天就将它炼化,”一人一滴心头血融于这颗无色同心珠中,然后她一颗他一颗融于神魂。

    “好,”韩穆薇看着他,两眼弯弯:“大师兄,你在遇到我之前,有想过自己以后的道侣会是我这样的吗?”一生得一有情人,足矣;多了,就不美了。

    沐尧将同心珠好好收起:“在没动情之前,我没有想过道侣的事,”他是亲眼看着明颜师姐从爱意绵绵到绝情绝爱,所以于情并不期待,不过在明悟自己已入情时,也并无逃避之意。

    韩穆薇在问这个问题的时候,自己也在想:“当初我把灵仙参带回来时,刚被雷劈得焦黑焦黑的,天一祖父看着我那模样,竟然还舍得把你许配给我,那时我就在想,你出了生机玉雪棺会不会先杀妻证道?”

    “不会,”沐尧闪身来到她的摇椅上,揽着她笑道:“我第一次见你的时候,你比焦黑娃娃也没好多少,”头发短短,还是卷的,脸上的嫩肉也不少。

    “哈哈……,”韩穆薇想到自己曾经走过的那些坑坑洼洼的路,就不禁乐呵了起来:“你不要嫌弃我,我就那模样,当时我师父防你还跟防贼一样,”她家老头操心得连灵石都舍得往外掏。

    想到善德师父那阵子朝着他的脸色,沐尧面上尽是无奈:“秦倾是善德师父在这世上唯一的血脉后人了,”这事他问过秦倾。

    她猜到了:“那娃娃长得不像我师父吧,”若不是脱不了手,老头也不可能替她收徒。

    “没有丝毫相似,”沐尧拿出了一块留影石,输入了一丝灵力,留影石中立时就显出了一桃花眼青年:“他就是你徒弟,我离宗时,他已准备闭关冲击元婴。”

    韩穆薇看着留影石中的青年,试图在其身上找她师父的影子,发现还真难:“这么快就结婴?”若是算得不错,秦倾今年也才一百二十岁左右。

    “他很努力,”沐尧将留影石收回:“自入宗以后,就住在无风崖,锻体、练剑一日不落风雨无阻,他又是变异雷灵根,一百二十岁冲击元婴并不早。”

    “我有点想见见他了,”韩穆薇依在沐尧的怀里,卷着他的乌发闭上双目:“明天陪我去看看苍梧,”然后他们就回苍渊。

    “好”

    次日天刚破晓,沐尧便带着韩穆薇下了无缘山,二人隐去身形,踏空来到附近的部落。

    部落里的人除了还在修炼的,都已出门劳作。在此渡劫的修士和后来的韩显一行给苍梧带来了灵种和灵植手册,他们教苍梧民众开垦灵田,种植灵米、灵蔬,而苍梧的民众也许是经历过困苦,所以都极其勤劳。

    接连一个月,沐尧和韩穆薇走过荒漠,到过极北之地的雪原,越过南边的炎山口,去往西部云山看云海。

    感受着处处散发的勃勃生机,韩穆薇心都跟着颤动:“你知道吗?我和珠珠姑祖刚到缈徕的时候,这里除了黑黝的土地,草木都是枯黄,天灰蒙蒙像洗不干净一般,”现在虽然还有一些枯黄没有退去,但她能看到更多新生。

    “再过不久,苍梧就要热闹了,”沐尧牵着韩穆薇:“我听寒逍老祖的意思,天衍宗可能会派老祖过来开山立宗,”现在还不确定,但感受着周遭浓郁的灵气,他觉得此事大有可为。

    韩穆薇对这并不意外:“苍梧虽是小千世界,但灵气浓郁非一般中千世界可比,”这里断过道统,现在重归万古,确实急需完整的道统传承,“我直觉会是释骢老祖领队过来,”苍梧与释骢老祖的渊源可不浅。

    “我认同,”沐尧揽紧韩穆薇,指着海天尽头:“晚霞红日。”

    “很美!”

    三月之后,韩穆薇一行人在离开之际迎来了将将回宗不久的释骢,看着他摸着自己的圆肚子,穿着一身紫金祥云袍,领着千名弟子出现在无缘山之巅,韩穆薇一行是心领神会。

    释骢拿出了上界下发的宗令,来到韩穆薇跟前:“尘微啊,你现在已是上界天衍宗的精英弟子,”这都是为了什么她可知?

    韩穆薇接过宗令输入灵力,顿时便了悟了:“尘微明白,一切都是为了咱们广大苍梧民众,”只是这神山不是她的呀,“您稍等片刻,容弟子去问问正主。”

    她抬手摸了摸挂在耳上的聚魂灯,传音问道:“无盐前辈,神女之名是您编出来的,现在上宗想要将错就错征用你的神山作为天衍宗在苍梧的根基,您同意吗?”

    躺在聚魂灯中,拿着几根蒲草细观的桃无盐冷嗤一声:“这事你得去问承天,”这无缘山可不是他的,虽然被他用了许久。

    “那行吧,”韩穆薇扭头看向正在沉思的钟珠珠:“我请珠珠姑祖再来问问。”

    桃无盐望向盘坐在生机玉雪棺上的那位,深叹一声:“无缘山确实是个好地方,这地下有一条灵脉虽然沉睡了,但现在苍梧重回万古,醒来也是迟早的事,”坐起身,将神识探出去再瞧一眼无缘山,“算了,就便宜你们天衍宗了。”

    “多谢无盐前辈,”韩穆薇欣喜,朝着释骢点了点首:“弟子先祝释骢老祖诸事顺利。”

    “好……好,”释骢知道这里有主,所以在上宗下发宗令时,他就传了自己的担忧,上宗倒是体谅,只是让他试试,传音予尘微:“你告诉那位,即便天衍宗在此开立宗门,你和那位也是唯二受供奉的主儿。”

    受供奉?韩穆薇愣愣地点了点脑袋:“他已经听到了。”

    “那你问问他,既然下界天衍宗供奉我,是不是意味着到了上界,我也受天衍宗庇佑,”桃无盐一手托着腮,天衍宗可是有一位准仙帝的凤沐氏族人坐镇,实力不比承天弱多少。

    韩穆薇一惊,这话的意思她很明了,看向自家的寒逍老祖宗,将桃无盐的话传予他,立时韩显面上就多了几分严肃。

    沉思许久的钟珠珠右手一招,瞬间聚魂灯便到了她手中:“没事了,我们该回苍渊了,”至于这无缘山天衍宗占着挺好,正统道家的浩然之气还能洗净承天遗留下的污秽。

    说完她便消失在了原地,去了无缘山之心,韩穆薇一行人紧随而至,看着散发着昏黄荧光的地脉之心,一众人眼中没有丝毫贪婪之色。

    这地脉之心以后就是苍梧天衍宗的镇基石,抬首上望,一个巨大的破界传送符文阵高高地悬于顶上,韩显等人对那位桃妆男子更是充满敬畏。

    姬靖元看向韩穆薇,韩穆薇回视他,丧着脸道:“姑老祖,这传送阵要用仙灵玉,我现在穷得就只剩瘪着肚子的小九儿了。”

    信这丫头的嘴,他就不是她姑老祖了。姬靖元偷偷瞄了一眼自己的岳父岳母,后拿出了五块仙灵玉掷于符文阵阵眼的凹槽中,嗡的一声,巨大的符文阵立时就开始慢慢运转。

    不过两息,一行八人就消失在了无缘山中心,离开了苍梧。

    再次见到断山壁,韩穆薇眼睛都有些泛红,当初她和珠珠姑祖就是通过这个传送阵去往衡元界的,没想到这传送阵只是一个定点,传音予聚魂灯中的魂问道:“无盐前辈,这定点怎么变了?”

    桃无盐轻笑自夸:“我能耐啊,”当初建这传送符文阵可是费了他近百年的工夫,“衡元界的那条道被毁,它就会自动转换了,只是来往就不再是用灵晶,而是需仙灵玉。”

    他摆弄着蒲草,“小薇子啊,前辈给你和凤沐尧算了一卦,两年后的九月初九辰时末巳时初是你们拜天地的吉时。”

    “您心魔未放出,算得还会精准吗?”韩穆薇走在钟珠珠身侧,跟在韩显一行后出了霞边森林。

    “自然,”桃无盐将一根蒲草叼在嘴中:“只有算久远大事,事关生死天机才需完人,这种测个吉时就是芝麻小事,不会出错。”

    韩穆薇明白了:“那就多谢无盐前辈了。”

    “但是两年后的十月初十就是你们要出行的日子,”桃无盐大概知道他们要去哪,正好他也想去瞧瞧祱蓝界有没有乌族女,“这日不动,你会有遗憾。”

    “遗憾?”韩穆薇抬眉稍稍思虑,眸中微动心里便有底了,这遗憾是指燕霞艺。

    桃无盐后仰躺倒在聚魂灯中,闭上双目,天地间真是无奇不有,这聚魂灯竟然也含有一丝天地规则之力,还可积聚神魂生平所得功德,不愧是钟晓从神魔战场中带出来的。

    韩穆薇一行收敛了气息,将将行至姜国国都外就遇上了一位熟人。现已经是元婴中期修士的音裳离正与一貌美女子坐于姜国国都外的十里亭内依依道别,十里亭外正停着一辆马车。

    “薇薇儿,乌族女,”小天菩盯着与音裳离双手紧握的那位貌美女子,在见到她的第一眼,它就觉这女子很违和,直至扫过她的神魂,才明白哪里违和?这女子明明是凡人,但其内息却似有若无,这可不是凡人武者可做到的。

    “啥,”韩穆薇拉着沐尧和钟珠珠停了下来:“菩菩,你确定那位是个乌族女?”

    小天菩没有丝毫迟疑:“确定,按着她的神魂来辨,修为还不低,化神后期巅峰,”只是她缠上音裳离是怎么回事?

    韩显等人在察觉到后面的人没跟上,便停了下来:“怎么了?”神识扫过四周,“有什么异样吗?”

    “遇到一点有趣的事,”韩穆薇望向身侧二人:“前一段时日才刚刚提到乌族女,今天就见着一个,你们有不有趣?”关键是还和音裳离有关,而现在的音裳离可不比以前。

    沐尧望向十里亭,敛下眼睫:“音裳离和穆箫关系匪浅,”话不比多说,点到为止。

    “你和音裳离是好友,多年未见,”钟珠珠看向韩穆薇:“你不现身去打个招呼吗?”既然人都已经送上门了,他们又岂会失了礼数?什么时候不好出行,非要选在今天,乌族人果然是擅长测算。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大家的支持!!!!

    基友参果宝的文《八零年代好妈妈》,小天使们喜欢的可以收藏一下,谢谢大家,一句话简介:单亲妈妈携手儿女闯八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