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二百一十七回:难定

    “前越建平二十一年,太祖诛越厉帝温栩。(M.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砍其头颅,挂诸皇城上,以儆效尤。遂改国号为昭,曰‘日月昭昭,普泽天下’。《开天经》语云‘洪元之时,亦未有天地,虚空未分,清浊未判,玄虚寂寥之里。洪元一治,至于万劫,洪元即判,而有混元。

    ’太祖定大昭,以至定天下,天下洪元之态乃定矣。故取天定洪元之意,改元定元。”

    ——《昭史·太祖本纪》

    大雪未停,燕齐谐灌了一身的寒气,尽数全带进了屋里,他抖了抖身上的大氅,随意挂在一旁的杆子上,开口道“赟和王那一脉投降了。”

    陆冥之眉角挑了挑“这又是谁。”

    燕齐谐一边给自己倒茶一边嘟嘟囔囔“就老王爷唤作温枫,没几天活头,养了个咋咋呼呼的儿子叫温烨涵那个。旁支宗室,连封地也没有,天天呆在京城里领闲差”喝了两口水,又道,“我说你这儿待遇也忒差了些,我好歹也是个要封亲王的人了,还要呼哈哈的自己倒水喝——啧,还是白水,连点儿茶都没有。”

    京城好些事情还没有清理完,登基和册封的大典都还未举行,有些事不过是众人都心知肚明的罢了。

    陆冥之白他一眼“就你事多。”他斥完燕齐谐之后又问道,“所以赟和王是个甚么意思。”

    燕齐谐四仰八叉瘫在椅子上,口中道“咱们进京城时不是说‘不抵抗者,皆留性命’么,那赟和王又已经快断气了,只怕是想给自己儿子留条命罢。”

    燕齐谐哼哼了两声,“那温烨涵还想挑事,可手上一无兵权,二来,那赟和王一脉本就没甚么威望,封王还是因为两辈儿之前出过一个护驾的。本该是实在是翻不起什么风浪来的。”

    陆冥之脸抽了抽,并没有说话。他知道燕齐谐下头肯定还有话。

    燕齐谐接着道“不过那位掌着另一半神策虎符的,可是极力想将这一脉人保下来。”

    陆冥之眉角挑了挑“她这是想给自己留个依仗呢?”今日若保下了赟和王,此后这群人便会对她感恩戴德,虽说不过是个旁支宗室,但到底投降了好些前朝老臣。

    “亲的”总比外来的要亲近些。

    陆冥之皱着眉头“终归是我羽翼未丰,都走到如今这一步了,还是被处处掣肘。”

    昭军才入了京城,许多事儿还在半空中飘着没有着落,。乾坤未定,倘若在这节骨眼上二十万神策军突然反水,那场面便会一发不可收拾。

    能将人推上高位的东西,也自然能将人拉入深渊。

    陆冥之揉了揉眉心,道“那就先留着罢,随便改了封号给个爵位,以前他们在京城怎么活,今后还怎么活就是了。”

    宁军还在江南,顺军还在齐鲁,有些东西明知道留着是个祸患,也还得留着。

    陆冥之闭着眼睛,稍稍歇了一会儿,自己揉了两下太阳穴,再睁开,发现燕齐谐那兔崽子正忙着给自己泡茶,他倒了一杯递在陆冥之跟前“咱们两个可怜,都走到这位置上了,连个泡茶的人都没有,只能自己来了——你就先将就着,反正能喝。”

    陆冥之将杯子拿在手里,感觉了一下,这个温度喝下去大概会从舌头一直烫到肠子,便赶紧放下了。

    他问道“洛阳那边如何了?”

    燕齐谐果真是没把那能烫掉舌头的茶水往嘴里送,也放在一边晾着,道“西京的女眷已经到了,这速度只怕是一路上没停过。”

    陆冥之站起身来,道“我去看看衡儿。”

    燕齐谐仰头问了他句“你认得道儿吗”

    “这有何不认得的。”陆冥之朝外迈着步子,一点儿没好气。

    他找到葛妈妈的时候,只见着她身边有宁翊寰并燕江月,并没有见到陆士衡,便出言问道“衡儿呢?”

    几人先是行了礼,旋即葛妈妈答道“小主子在温夫人处,说是陪着弟弟妹妹玩。”

    陆冥之眼皮一跳在温琪娈那儿作甚。

    陆冥之不再言语,拔脚就走。眼皮跳得越发厉害,他总觉得要出些甚么事。

    果真到了地方就觉得气氛不对。

    里三层外三层围的都是人,全是原先王府里的仆妇,还嚷嚷着要找大夫。

    陆冥之一把扒开了众人。

    陆士衡冬衣裹得很厚,呆愣愣站在原地,似乎有些想哭,却硬生生又憋了回去。

    温琪娈抱着陆士衙,地上站的陆舒筠扯着她的衣摆,这一双小儿女到是哭的惊天动地。温琪娈抱着陆士衙,半天都哄不好。

    不等陆冥之上前问是怎么了,温琪娈先看见了他,立即行礼道“主上。”

    她眼中有些带泪,说道“主上千万不要怪衡哥儿,小孩子打打闹闹是常事,不知轻重也是有的……”

    陆士衡脸上忽然闪过一丝不符合年纪的复杂痛心神色,忙道“我没有……”

    温琪娈立马接话道“是是是,衡哥儿甚么都没做,是我们衙哥儿自己不小心才磕掉牙的。”她怀中的陆士衙扯着嗓子,一声一声哭得更厉害了,小脸涨红,几近喘不上气。

    温琪娈急忙晃着要哄他,这一转,站在地上扯着她裙子,也哭得满脸泪花的陆舒筠险些就摔在地上——才满周岁没多久的娃娃,能站着就不错了,况且还是被这劳师动众的阵仗吓哭的。

    陆冥之道“都是死人吗?还是只会看热闹?筠儿都要摔倒了还不知道抱一下。”

    英善一把捞起陆舒筠,也抱在怀里哄起来。

    温琪娈哭道“主上,衡哥儿开蒙早,人聪慧,又明事理,今后定然是帝王之才,我们衙哥儿定然比不上……”

    下一句是不是要说“无意储君之位”?陆冥之心道,他有些头皮发麻,温琪娈之后的话没听太清,但也大概就是这么个意思。

    陆冥之开口道“如今天下未定江山未稳,你这就要开始妄议储君之位了?”

    温琪娈微微低下头来,含泪道“妾身不敢。”

    陆冥之心道,要是不敢就好了。从龙之功,半块神策虎符,前越旧臣,还有赟和王一脉,她还有甚么不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