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199章 决绝

    “谁在说话?!”

    白术发出一声低吼。(手机阅读请访问m.k6uk.com)

    随着他这一吼,全场数千人只觉得耳边好似突然响起一声炸雷,大脑都晕眩一下。

    原本逐渐嘈杂起来的场面也随着这一吼顿时陷入寂静。

    眼看场面安静下来,白术目光冰寒,扫视全场,问道:“刚才是谁说话,可敢站出来?”

    众人面面相觑,无人应声。

    白术见此立刻意识到,刚才说话之人并不是真的以为自己对鲜于通下毒而打抱不平,而是故意想要借此搅乱局面,打乱众人视听,趁机获得什么好处。

    “怎么,阁下刚才不是还说是我对鲜于掌门下的毒吗,怎么现在反而做起了缩头乌龟?”

    白术继续冷笑说道。

    依旧无人答应。

    就在白术暗自皱眉之时,只听从峨眉派那边传来一个女声:“那不知道卫教主能否解释一下鲜于掌门到底为何中毒?”

    “嗯?”

    白术转过头,便发现说话的居然是之前被杨不悔击败的丁敏君。

    就在白术猜测这丁敏君如此问是和之前图谋不轨的人有联系,还是受到灭绝师太指使的时候,便听灭绝师太冷喝一声:“住嘴,我让你问话了吗?”

    “可是师父,您老人家不是一直视明教为天下最恶毒的魔教,意欲将魔教所有人全部杀死,以除后患吗,怎么如今看到鲜于掌门在您眼前被下毒却无动于衷了?”

    尽管被灭绝师太呵斥,丁敏君却仿佛根本没听到,眼中闪烁着诡异的光芒大声说道。

    听到丁敏君如此说,明教这边顿时一片哗然,看向峨眉派的眼神也不善起来。

    “你给我住嘴!”

    看到丁敏君竟然敢如此顶撞自己,灭绝师太又惊又怒,抬起手便给了丁敏君狠狠一记耳光。

    啪!

    丁敏君的脸上顿时浮现出五个鲜红的指印。

    不过她却并未因此有半分收敛,继续道:“师父,您可以打死我,但是咱们峨眉派的使命不就是除魔卫道吗?”

    说着,丁敏君忽地跪在地上:“难道您忘了,您曾亲口在郭襄祖师画像前立誓,要将魔教所有人不管男女老幼全都一个不留的用倚天剑杀死吗?”

    “住口,孽徒!我何曾如此说过?”

    听到丁敏君信誓旦旦的语言,灭绝师太惊怒不已,只感觉眼前的这个弟子竟是如此陌生。

    “是啊,师姐,师父何曾说过这等话?”

    周芷若等人也是纷纷开口道。

    “那难道师父说要用倚天剑除魔卫道都是假的吗?”

    丁敏君反问道。

    “师父自然一直以除魔卫道为己任,可什么时候说过要将魔教所有人全都杀死这种狠毒的话了?”

    静虚厉声问道:“丁敏君,师父一向待你不薄,你怎地竟然如此污蔑师父?”

    静虚不如此说还好,听到她说灭绝师太待自己不薄,丁敏君立刻便想起了刚才灭绝师太故意让自己当炮灰测试杨不悔底细的事情来。

    她心中怨毒之意大盛,脸上却是一片悲哀:“师姐,难道说你也和师父一样,看到魔教势大,就想要对他们卑躬屈膝换取和平了吗?”

    “你……你说什么!”

    静虚目瞪口呆,想不到竟然从丁敏君口中听到这种话。

    灭绝师太此时却反应过来,手中倚天剑蓦然出鞘,剑尖直指丁敏君的咽喉,冷冷问道:“孽徒,说,你到底受何人指使?”

    “弟子不曾受任何人指使,弟子只是觉得师父你忘记了当初的承诺……”

    丁敏君话音未落,灭绝师太手中的倚天剑便是猛然一削,将她的左臂砍了下来。

    “师父!”

    看到这一幕,峨眉派众人当即大哗,没有想到灭绝师太竟然说动手就动手。

    而其余门派之人见状也是议论纷纷。

    不过即便左臂被连根削断,丁敏君依旧面不改色,只是满眼的绝望,道:“师父,你就算将徒儿的四肢全都砍断,我还是要说,难道你忘了孤鸿子师伯了吗?他曾经在魔教遭受的侮辱你全都忘了吗?”

    刷!

    她话音未落,灭绝师太便爆喝一声,倚天剑手起剑落,一剑刺穿了丁敏君的胸膛。

    “师……师父!”

    丁敏君一口鲜血喷出,身体摔倒在地上,就在她意识即将陷入黑暗之时,终于从白术脸上看到了她期待已久的迟疑。

    看到白术这个神色,丁敏君嘴角微微翘起,露出了一抹诡异的笑容。

    “没关系,用我的死换来卫璧这个宗师级高手对峨眉派的怀疑,我也不亏了!”

    带着这个念头,她的意识陷入了永恒的黑暗。

    没错,丁敏君之所以不惜性命跳出来污蔑灭绝师太,为的就是在白术心中种下一个怀疑的种子。

    她已经看出来,以白术的无上武力,再加上明教人马的兵强马壮,未来绝对会成为武林中最强大的势力。

    而她之所以拼着性命不要,就是想让白术相信自己的话,或者说,让明教大部分人相信自己说的话,相信灭绝师太确实对明教有着深仇大恨,欲将明教处之而后快。

    只要如此,那么早晚有一天,这个仇恨会爆发出来。

    到时,便是明教对峨眉派下手的时候。

    而以明教的实力,峨眉派除了灭亡一路,再无其他可能。

    从某方面来说,丁敏君的性格其实和成昆有些像,都是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而不惜任何代价的人。

    只不过相比于成昆的隐忍和步步为营,她就要直接与惨烈许多。

    不过也正因为这份不惜性命的决绝,就连白术都忍不住怀疑丁敏君说的到底是真是假了,因为在书中,灭绝师太便是一个对明教恨之入骨,哪怕临死之时,也不愿意接受张无忌帮助的性子。

    “不,不对,这应该是那个丁敏君的阴谋!”

    白术忽然想起,灭绝师太确实是对明教恨之入骨不假,但是同样,她也不是那种虚与委蛇的性格,刚才她既然矢口否认自己曾在郭襄祖师画像面前发誓,那么就多半就是没有发过誓了。

    由此可见,这个丁敏君所说的话,多半是假的。

    “可她这么做是为了什么,竟然连自己的性命都不惜舍弃?”

    白术心中暗自思索:“她之所以陷害灭绝师太除了能让我对灭绝师太增加恶感之外,还能获得什么好处?”

    他自然不会想到,丁敏君不惜豁出自己的性命,所求的还就只是让他对灭绝师太有所怀疑,然后换取一个在未来灭绝峨眉的可能性而已。

    想不明白之后,白术就不再多想。

    眼看峨眉派这边把丁敏君的尸体收好,白术当即便开口把鲜于通如何用折扇暗算自己,又被自己用内气逼回的经过讲述出来。

    听到白术的讲述,矮老者对哀嚎声渐小的鲜于通喝问道:“是不是如此?”

    “是……是,卫教主……神功盖世,我自作孽……卫教主,求……求你大发慈悲,将我杀了吧!”

    听到自家掌门竟然说出如此没骨气的话,矮老者怒喝一声,手起刀落,直接将鲜于通斩于刀下。

    随即丝毫不理会鲜于通的尸体,直接对华山派众人道:“走罢,咱们回华山!”

    眼看华山派开始动身,其余门派也纷纷开始收拾。

    就在这时,谢逊忽然爆喝一声:“且慢!”

    听到谢逊突然出声,全场所有人都是一愣。

    白术也诧异地看向他,不知道他想要说什么:“谢狮王?”

    谢逊往前两步,手指这一个方向冷道:“成昆,不要藏了,出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