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一百六十一章 三弟弃姐

    孟绍原很清楚,这次双十二事变,虽然举国震惊,其实南京不会出什么大乱子。(m.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趁着现在大家都在焦头烂额的时候,自己赶紧去趟上海。

    一个是当面问一下,自己要蔷薇夫人帮自己购买的军火进展。

    虽然宋子文给自己送来了一批,但这武器子弹嘛,总是越多越好。

    还有一个,就是去找霍鹏的小老婆。

    要把霍鹏的罪证定死,让他无法翻身。

    还有,他和齐洪海之间的关系,最好能够找到一些蛛丝马迹。

    一组暂时交给了田七他们。

    孟绍原一个人买了张火车票,单独赶赴上海。

    这上海南京,相距很近,交通又极其便利,往来最是方便不过。

    那些国民政府的高官,很多都在上海买了房子,养了小老婆,一到休息,马不停蹄,直奔上海。

    这也因此催生了一门生意:

    被包养。

    有些女人脑子活络,转的快。她们既被上海本地人包养,又被来自南京的人包养。

    平时和上海本地人厮混,到了周六晚上,一直到次日,都和从南京来的生活在一起。

    还有这么一个笑话。

    一个南京某局的副局长,在上海包养了一个杨某,每次周六一下班,就乘最快的火车去上海,一直到周日晚上才回到南京。

    就这么过了一年多。

    有次,他正好去上海公干,要在上海待三天时间,想到可以和杨某朝夕相处三天,心里不妙窃喜。

    当日谈完正事,对方一个局长宴请他,还专门叫上了自己小老婆。

    南京来的副局长兴冲冲被接到宴会一看,傻眼了。

    上海这位局长的小老婆可不正是杨某?

    彼此知道事情真相,两位局长大人未免尴尬恼怒。

    那杨某看到事情败露,也不惊慌。

    她对两位局长说,反正他们谁也不能把她变成正房,每周一到周五,她陪上海局长。周六白天呢,精心准备饭菜,等候南京局长晚上到来,一直到周日,谁也不见,这不真正做到了皆大欢喜?

    两位局长一听,言之有理,于是把酒言欢,称兄道弟。

    这以后就按照这么过的,真正是做到一丝一毫不乱。

    直到后来,南京那位局长犯事被抓,这桩荒唐笑话才算了结。

    那杨某还大是懊丧,这等于让自己每月收入大大减少。

    于是乎,周六周日不免悄悄接待一些客人,以弥补自己损失。

    这些小老婆,十个里倒有九个是妓女出身,重操旧业,在她们看来倒也没有什么。

    孟绍原每每听到这些荒唐事情,总是不免忍不住觉得可笑。

    下了火车,叫了一辆黄包车,直奔公共租界。

    没想到,一进公共租界,迎面看到的,却是一次游行。

    这次游行,倒不是什么反日等等,游行队伍里绝大多数都是女人,夹杂着少量男人,啊一幅幅的标语,嘴里喊出来的口号,都是什么男女平等,妇女至上等等。

    别说,一定是从民国初年开始,到现在依旧丝毫没有减弱的女权运动者了。

    看着游行队伍总有几百人的样子。

    那些巡捕、密探,一个个都缩着袖子,躲在一边,不管不问。

    这些女权运动者游行又没有什么杀伤力,也不会破坏公共租界稳定,所以只要不闹乱子,不像那位汉口大名鼎鼎的名妓金雅玉一样光着身子游行就没人去管。

    那金雅玉一裸成名,从此后吸引无数猎奇男人上门,生意好的都要排队,也算是民国时期一大奇女子了。

    现场,也有一些力行社的特务。

    他们同样不是来管游行,而是来看看有没有什么可疑分子的。

    这些特务和公共租界间有协议,抓人都会通过租界巡捕房,以换取在租界的行动自由。

    当然,不免也有一些绕过捕房的密捕之类,只要动静不大,租界方面一般也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这叫默契。

    “老四!”

    “三哥!”

    忽然,一个人和他迎面而过,两个人打个照面,同时惊喜的脱口而出。

    这可不是杭州警官学校,一个宿舍,“双楼社”成员的陈荣阳!

    双楼社那天成立,按照岁数,侯丹梁最大,何广涛老二,陈荣阳三哥,孟绍原最小,是老四。

    同学见面,分外欣喜,陈荣阳连声说道:“绍原,你来上海怎么也不通知一声,我好安排车子去接你啊。”

    安排车子?

    一句话一说出来,孟绍原立刻明白:“你小子高升了?”

    陈荣阳“嘿嘿”笑了几声:“当中队长了。”

    中队长?

    那么快?

    也是陈荣阳的运气好,毕业回到上海,得到了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

    上海力行社,分成租界派和虹口派,

    虹口派主要是用来监视日本虹口军事基地的,任务重而且危险,但地位却不如租界派,这也让他们大为不满。

    上级发现了这个情况,为了调和矛盾,决定成立两个新的特别中队,分属两派,分别交换任务,互相承担责任。

    学成归来的陈荣阳,被任命为虹口特别中队中队长,被派往公共租界协助执行任务。

    为了表示解决矛盾的诚意,租界派还专门给他这个中队提供了一辆轿车。

    陈荣阳也算是出人头地的了。

    都说从培训班里出来的特务,气质都会不一样,这话一点不假。

    以前的陈荣阳,有些自卑,不爱说话。

    可是现在呢?

    怎么看都是意气风发。

    “恭喜恭喜。”孟绍原连连拱手:“你小子得请客。”

    “请客,你孟绍原到上海,我这个东道主是一定要做东的。晚上,海川楼,我摆酒。”陈荣阳笑嘻嘻的:“绍原,我这个中队长不算什么,听说你都升到组长了。前两天,老大来上海,我们还说起你,都想着什么时候到你南京去打个秋风呢。”

    双楼社里,孟绍原年纪虽然最小,但脑子反应最快,点子最多,哥三哥最服的,还是这个老四。

    兄弟俩个在那说了一会话,孟绍原指着已经围成一圈,在听一个年轻女人慷慨激昂演讲的游行队伍:

    “这怎么个意思?”

    “别提了。”陈荣阳哭笑不得:“有一家人,姐弟四个,母亲死的早,姐姐为了照顾三个弟弟,三十多了一直未嫁。结果三个弟弟成婚后,觉得姐姐碍事,就要把她轰出家门。

    有天姐姐回去,发现大门紧锁,自己的行李被扔在门口。她怎么敲门门都不开,坐在外面嚎啕大哭。

    这事后来被一个记者知道了,于是在报纸上写了一篇文章,叫什么来着?对了,‘三弟弃姐案’。报纸上一渲染,顿时在上海女权运动中引起轩然大波,这不,就开始游行了。”

    “啊?”

    孟绍原听的瞠目结舌。

    就为了这个也要游行?

    “绍原,你那是不知道。”陈荣阳放低声音,还特别朝着周围看了看:“现在中日摩擦不断,大凡游行,必然和这有关。而且西安那边又出事了,最近几日游行,都是反张,呼吁放了委座。

    这些做女权运动的,有些时候没有动静了,领头的几个未免有些落寞,凑巧出了这么一档子事,那几个人,是断然不会放过的。于是说什么国家大事固然重要,妇女自由平等也关乎国家命运,一鼓动,几百号人就出来游行抗议了。”

    孟绍原当真是啼笑皆非:“有这时间金钱,大家凑笔钱,帮那个姐姐请个大律师,直接打官司不就行了?”

    “那怎么能够体现上海女权运动的重要性?”陈荣阳声音更加低了:“非得把声势造的大一些才行。前几天,因为西安那的事,上海各界召开紧急会议,商讨大家对外统一意见,组织会议的人也是,偏偏就忘了请女权运动的领袖。

    听说女权运动的领导潘黛娇是带着几个人大闹会场啊,局面差点失控。哎……”

    孟绍原无语了。

    男女平等,解放妇女,原是天经地义。

    可是现在未免有些矫枉过正了。

    尤其在上海更是如此。

    上海是中国很早就和世界接轨的城市,各方面都发展得很快。

    女权二字,也从上海、武汉、广州等地开始兴盛。

    只是发展到后来,逐渐开始变味了。

    好像那位有名的张竞生张大教授鼓动的那样,应该光着身子睡觉、游泳……甚至,光着身子出行。

    这就未免是耍流氓了。

    甚至还有些学者,著名女权运动领袖,鼓励什么一女多男,这才是男女平等,这不是进步,而是社会的倒退了。

    “那个姐姐现在怎么样了?”孟绍原顺口问了一声。

    “别提了。”一说到这,陈荣阳就有些来脾气:“潘黛娇她们也不管她,甚至不允许别人管,说什么就让姐姐睡在弟弟家的大门口,好好的羞辱这一家人。还说谁要是管,那就是破坏女权,不尊重妇女。我就想不通了,这世上哪有这么尊重妇女的?”

    “这不是在那胡说八道嘛。”孟绍原摇着头说道:“她们游行完了,回家吃饭睡觉,让一个可怜的女人餐风露宿?老三,你也是,不伸手帮一把?”

    “我帮?这些女人我可得罪起来。”陈荣阳苦笑着:“算了,算了,不说了。”

    “成,那你先帮我找个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