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865章 改变(三千字)

    “圣主,请赐予我平静去接受我无法改变的,给予我勇气去改变我能改变的,赐我智慧分辨这两者的区别。(m.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阿门。”

    “阿门。”

    随着神甫合上典籍,教堂里响起了整齐划一的阿门声。

    因为曾经殖民者留下的传统,教堂神甫一职由男性担任,精通英语和当地的土著语言。

    在遍布湿毒教的土地上,响起的祷告阿门声有些突兀,东北六邦范围不大,但身处的方位宗教纷杂。

    向西的湿毒腹地全部是湿毒教的天下,而南邻的水泽之国是星月教为主,向东的缅甸则是上座部佛教的佛教国家。

    人种和宗教博物馆的称呼当之无愧,只是这又何尝不是在侧面表露出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民族的孱弱。

    只是聆听着神甫宣词的信众们没有发现,今天的神甫情况有点稍稍的不对劲,有些心不在焉,有些神游物外,宣讲祷告时只是强打起精神。

    礼拜结束,信众三三两两站起结伴而出,教堂外的小雨已经彻底停止,坐着大巴车前来城镇当然不只是为了单纯的祷告,这些掌握着家中财政大权的卡西族女性还有着自己的任务,她们需要为家里采购盐这类的生活物资。

    相比较于湿毒其他地区,梅加拉亚邦的人口密度并不高,全邦人口不过三百万,丰沛的降水让这里形成了原始森林和瀑布纵横的景观,可惜既没有开发成什么吸金的风景旅游胜地,也限制了种植业、人口的发展。

    原始部落一样的情景在这片土地上仍能看到,好在现代社会的些许光辉也照进了茫茫森林中,即使没有做到每个村子都通上了电力,但至少身上穿着的是不知从哪些国家运来的n手废弃衣物。

    “吱呀。”

    目送所有信众离开,神甫轻轻将教堂的大门关闭。

    他继而又看着教堂内部,教堂内已经空无一人,按照过往的安排,现在应该是他打扫卫生的时候。

    但神甫只是走到了侧门旁,愁眉苦结打开小门。

    门外站着一名身材挺拔的三十岁左右男子,脸上蓄满的胡子遮挡了真实年纪。

    “穆克,你又来了。”神甫侧身让穆克走进教堂中。

    “连表列种姓都能来圣主的教堂,我又有什么不能来的呢。”说起表列种姓时,名叫穆克的男子语气中带着嘲讽。

    是嘲讽却不是鄙视,语气中并没有对贱民的鄙夷。

    “圣主面前人人平等,国王和乞丐的灵魂也是一般重量。”神甫说出了能让湿毒教祭司怒发冲冠的污秽言语。

    换做在湿毒腹地乡村,如果贱民进入了湿毒教的寺庙,被恶狠狠的当众鞭打都是轻的,毕竟就像老鼠生活在阴沟,雄鹰飞翔在天空,人和人之间也理应遵循着这种自然法则。

    “是的,这就应该是我们所追寻的目标和方向。”穆克坐在长椅上,他口中操着的是正宗‘中央语言’,听感上与当地的土著语、梅加拉亚味英语有不小的差异。

    虽然在外人耳中听来,湿毒英语都带着咖喱味,但湿毒人也制定出了一套正宗的湿毒英语(hglish),糅杂了当地的各种语法和单词,既不同于英式英语,也不同于美式英语。

    “人生来就是平等的,我们没有必要在两千年后还用着两千年前的一套制度,虽然我也不喜欢圣主教,但没理由我们的国民到了现在还无法理解这个简单的事实。”

    神甫摆了摆手“穆克,我清楚你要做什么,你想要改变现状,但这……和我们有什么关系,你就算想要改变,也请去西边,去种姓制度最严重的地方去,而不是到我们这样偏僻的小地方。”

    东北六邦同样有种姓制度,不过相对来说迫害稍轻。

    “正因为那里太严重,保守势力太过根深蒂固,所以无法成功。”穆克坐着的长椅上还有着余温。

    “如果我们不发声,一切都会照常进行,但如果我们哪怕只提高了几分贝的音量,他们便有了向反抗者下手的理由。”

    “只有先从薄弱的地区下手,整个事业才有成功的可能。”

    “东北六邦的情况你比我更清楚,这里落后、贫穷,有着和中央地区迥异的风俗,反抗组织此起彼伏,中央政府也从没有用心经营过这里。”

    “嗯……”神甫沉吟了一声,“整个理论我似乎在哪里听过。”

    “这只是普遍适用的真理。”穆克对真理有着非同一般的狂热追求,“阿贾神甫,你应该比我更加体会到了这吃人的制度,可耻的制度!”

    阿贾没有言语,穆克是几个月前忽然在城镇中出现的,他显然是做足了功课,一进入教堂就知道自己曾经是低贱的达利特种姓,也即是贱民。

    一辈子只适合做清洁工这样的工作,虽然也曾有达利特成为总理这样的先例,但对绝大多数达利特来说这只是幻梦。

    阿贾并不是梅加拉亚邦本地人,他是湿毒腹地罕见的圣主教村庄村民,本就是表列种姓的村民在信仰了圣主教后,更是成为了周边村落的不可接触者,他虽一步又一步通过考学爬到了大学,但不管是学校中还是毕业后都受到了来自实质性的种姓歧视。

    明明有着比那些高种姓更高的教育水平,更好的工作能力,更兢兢业业,可最终遇到棘手的事情还是把他直接推出去挡刀,一切都是理所应当的事情,心灰意冷下阿贾干脆到了圣主教盛行的梅加拉亚邦当一名神甫。

    一当就是三十年,在这里植根安家,娶妻生子,慢慢的在平民中也有了一丁点的名气。

    能够在焦瓦依城周边这么多小有名气的人中找到自己,穆克显然是下了功夫的。

    “如果说之前我们只能在小范围上给这不公平的制度制造一点点微不足道的麻烦,而现在我们终于有了力量,来自神灵的支持。”穆克坐着的身体挺拔,看起来就像是油画中神奇的殖民者。

    这个穆克身上的确带着神秘,阿贾唯一可确定的是穆克不是本地人,而且身上的气质也不是东北六邦的反叛组织所带有的匪气,虽说根据肤色看种姓高低并不准确,但穆克偏白皙的皮肤,大概率不是什么低种姓的可怜人。

    至少阿贾所见过的那些想要推翻种姓制的反叛者,肤色大都偏黑。

    “神灵?”

    “是的,神灵。”

    神甫笑了声“穆克,我还是无法相信你所说的,我们这片土地脚下居住着神灵?这又不是什么欺骗普通信众的把戏……阿门,阿门。”

    神甫发现自己言语中出现了错误,怎么能说是欺骗信众呢,当今时代毫无疑问已经有神灵出现。

    况且就算是在以前,神甫本人也是相信圣主的存在,只是这圣主于他的概念中更接近‘梵’。

    梵与其说是神灵,不如说是巴门尼德口中的‘存在’,华国道教中的道。

    梵是不死不灭的,既无法被产生,也无法被消灭。

    世上没有真切的神灵,如果有,也一定是维系着世界运行的法则。

    “为什么不相信,祂已然进入了我的梦中予以启示,复苏之日就在最近。”穆克口中说着疯狂的宗教徒话语,但眼中却见不到狂信徒的虔信。

    更像是一个接受过现代文明洗礼的学者,神灵于他眼中也似乎只是可以借助的力量。

    “神灵……这也太……”阿贾苦笑一声。

    和封闭的山民们不同,阿贾知道全世界神迹层出不穷,也有不少幸运儿被选中一举成名。

    可这只是小概率事件,他是怎么也不相信在梅加拉亚这种小地方,或者说是自己身边人有谁能碰到这种小概率。

    这更像是穆克为了诓骗众人聚拢支持力量的手段,反正群体总是盲从的,一群人远比单独的一个人好忽悠。

    “相信我,我会让你们见到神迹。”穆克站起身来,“明天晚上八点,来萨尔曼的家中,我还要去通知其他人。”

    “明天?”

    “是的,就明天。”

    把将信将疑的阿贾留在教堂内,穆克跨步走到外面的街道上。

    他本准备了一把黑伞,不过看着放晴的天空应该是用不上了,梅加拉亚匆匆而来匆匆而去的雨天让他想起了不列吞本岛。

    只是独立百年过去了,这个国家依然像是在棺材里沉睡一般,腐朽的气息压得人无法喘息,想要达到甚至超越原本的宗主国遥遥无望。

    不用重拳,不下猛药,这个国家永远不会有改变!

    用一百年,二百年,几百年去改变一个早已落后千年的制度,这样的情况下如何才能追赶其他强国。

    穆克甩了甩雨伞,昂首阔步在路上行走。

    街道的另一边有披着破烂衣物的身影匆匆走过,一身衣服全都湿透的模样让穆克不禁多看了几眼。

    恐怕是根本没有雨伞,被忽如其来大雨淋了满身的可怜人。

    就是有这样的凄惨人存在,这个国家才需要改变!

    三葬形色匆匆间眼睛还不忘观察着周围,这一路走来又何尝不是一种修行。

    路边有人面色麻木,有人昂扬……当真是众生百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