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二百八十三章:拆婚狂魔乔老太(4)

    王贺龙听了简直想吐血,怒道:

    “就是这么个老相好的?

    那么远的地方,一个知青有个屁威胁啊,你这是骗钱我跟你讲!”

    现在谁不知道当了知青后,家里没什么人脉关系就别想回去,想要回去,要么重病,要么经过村长考核,得到大学推荐,要么就得让家里想办法在县城里给找个工作。(M.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可是这三点。

    不论哪点都十分艰难。

    生重病,那必须得是真的生了病,不可能说装病,因为如果知青是以生重病回家的话,那么是有好几年的考察期的,一旦被发现是在装病,到时候全家都要受到连累。

    装病知青本人就更不用说了。

    绝对没什么好下场。

    而想经过村长考核得到大学的名额,同样绝对不容易,因为不是每个村子都能分到大学的名额,很多村子可能好几年才能分到那么一两个名额,村长得到了名额,当然得先想着自家人,得先考虑自己村子里的村民,至于知青,比陌生人也好不到哪去,凭什么分给他们?

    找工作显然也不会简单。

    现在城里根本就不缺工人,哪个工作不是多少人争着抢着要,甭管什么工作,就是个烧锅炉的都有人抢着要,家里没点人脉,哪那么容易得到工作,而且,就算有工作岗位空缺,那工厂里也是优先考虑城市户口和家里没有工人的家庭。

    如果家里已经有两个,甚至于两个以上的工人,那家庭条件就已经算很不错了,这要是再跟别人抢工作,分分钟就被别人举报下台。

    所以知青情敌是毫无威胁的。

    更何况还是离那么远的知青。

    “我又没跟你说那个知青对你有威胁喽,我只是说她有个老相好罢了,前段时间她还写信给那个知青呢,叫什么来着,对了,侯万荣。

    好了,事情我说完了。

    先走了,不用送了,回吧。”

    魏花当然也知道那么远的知青根本没什么威胁,可她不是为了多哄点钱嘛,大家你情我愿,正常交易,她这可是正经的情报买卖。

    “你快滚吧,谁要送你。

    你个骗子,下次老子要是再找你买洪棉消息,老子就是条狗!

    妈的……”

    王贺龙颇有些气恼,但还真不敢把钱抢回来,因为这魏花的攻击力实在太强了,就连他们村最不讲理的张老太都不是她的对手,骂也骂不过,打也打不过,是真没辙。

    他虽是个男人,但还真不一定是这五大三粗的魏花的对手。

    “呵,老娘等着你汪汪叫!”

    魏花呵笑一声,便将钱揣到自己兜里,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开。

    潇洒肆意的很。

    乔木在边上看的都快笑了。

    还真是一物降一物,在家里跟个小霸王似的,结果却被这魏花死死压着,乍一看还有点欢喜冤家的感觉,越看乔木就越想撮合他们。

    王贺龙跟个受委屈的小媳妇似的,只能狠狠跺了两下脚,咬牙切齿的转身回家去了,乔木倒是没着急回去,而是就地做了两遍引气锻体术,将体内临睡前吃下去的养生药丸的药效彻底消化,这才回去。

    当然也是翻墙回去的。

    一夜无梦,神清气爽。

    大早上起床,早饭是大儿媳妇刘卫红做的,红薯粥,用的不是新鲜红薯,是晒干了的,硬的石头似的那种红薯干,煮出来的粥颜色远不如新鲜红薯好看,有种土褐色。

    甜味也偏淡。

    乔木现在这具身体的牙齿已经很脆弱了,随时都有可能掉,所以是真不敢吃这些硬的红薯干,只能舀了点稀粥喝喝,反正她不用下田干活,喝点稀的也够撑到中午了。

    吃完早饭。

    上学的上学,下田的下田。

    徒手好闲的,继续游手好闲。

    随意出去逛去了。

    也不知去哪。

    乔木在所有人都走后,也不想一个人在家独守空屋,所以把屋子门锁起来之后,抓了一把瓜子放到兜里,就去村口榕树下找人唠嗑去了,闲着也是闲着,聊聊八卦呗。

    毕竟这村里也没其他娱乐。

    前后左右连个小山坡都没有。

    乔木就是想装模作样的上山弄点山鸡野兔啥的开开荤都没得弄。

    因此,只能借着各种各样的八卦消息,补充补充精神食粮了。

    村口榕树下人还不少。

    绝大多数都是老人,偶尔有几个年轻点的大婶级,那也不是坐在树下面闲聊,而是一边闲聊,一边做事情,当然,老人其实也没有纯闲着聊天的,大多数都是边聊边做活,要么纳鞋底,要么缝缝补补啥的,总之,都不是闲得住的人。

    嗑着瓜子的乔木反倒显得有些另类,不过大家也不酸她,只是随意调笑两句,毕竟不管怎么说,乔木也是村里面辈分最大的那一批之一,再加上儿孙出息,大家自然不敢不给面子,就算不想专门说好话讨好她,那也没有得罪的必要。

    乔木也放得开,很快就跟大家聊了起来,聊起了张家长李家短。

    这个说着某家婆婆又虐待家里那个生了六个女娃的儿媳妇了,那个说着某家的恶毒媳妇,又在门口指桑骂槐的骂待在他家的婆婆了。

    个别放的开的,甚至还没事说点荤段子啥的,调笑调笑周围一些年纪轻些的小媳妇,偶尔还有大胆的直接问一家二婚,并且带着拖油瓶的儿媳三年都没动静的大娘,问她的儿子是不是不行,不然怎么人家女方以前能跟别人生孩子,现在结婚都三年了,还没怀上什么的。

    总之,乔木是开了眼了。

    大家都好放的开的样子啊。

    同时,乔木也觉得这个时代真的很神奇,未婚的拉个小手都有可能被人训斥,甚至于亲吻就会生孩子的话都有人信,可是结了婚的却能荤段子满天飞,也是蛮神奇的。

    婚前婚后真是两个天地。

    乔木活了那么久了,什么场景没见过,自然也不可能不好意思什么的,很快就跟大家聊开了,并且旁敲侧击的获知了大沟村这边知青所里面知青的所有情况,当然,获知的消息不一定准确,但显然已经能代表村里大多数人对那些知青的看法了,所以,勉强也有些用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