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三百六十九章:垂死的贾母婆婆(15)

    禾祥院,大堂内

    乔木笑呵呵的看着闻了奶白色鱼汤正在干呕的张窈夙,吩咐道:

    “茱萸,快把张太医请来。(m.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对了,再让厨房那边端两杯温热的玄饮过来,让他们多放两颗酸梅,弄酸一点,少放糖,还有,把桌上有腥味的鱼虾全都端下去吧。”

    乔木虽然没有上手把脉,可是出于对她那些补药的信心,她在张窈夙开始干呕的时候就觉得她一定是怀孕了,所以自然得这么吩咐。

    “祖母,我失礼了。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一闻到那鱼腥味就感觉有些反胃,我的身体应该没什么事,用不着请太医了。

    喝两杯茶缓缓就是了。”

    张窈夙出嫁前,她母亲虽然教了她一些知识,但是怀孕方面的常识是没教的,因此她对她现在的情况一无所知,只以为胃口不太好。

    “无妨,我应该开心才是。

    就是有点可惜,本来我是想就这两天把管家权交给你的,可现在看来,你只能先跟我学几个月,管家权的事,恐怕得明年再给你了。

    你的身体现在可受不了累。

    哈哈,知道你有点懵,你现在的样子,有很大的概率是怀了。

    对,眼睛别再瞪了。

    的确是怀了孩子的怀了。

    你先好好坐着吧,等待会太医来了让他帮你看一下,接下来一段时间,你要是有什么不合常理的想法,口味发生了变化之类的,不要害怕,这些,都是孕妇正常现象。”

    此时贾赦他们夫妻已经结婚将近三个月了,乔木也正准备剥夺贾史氏的管家权,交给张窈夙来管。

    不过现在看来是不行了。

    只能继续让贾史氏管着。

    毕竟管家的确不是什么简单的事,更不是轻松的事,想要管好这么大一个家,那还是很辛苦的。

    孕妇可受不了这般辛苦。

    因此,只能让她先跟着自己稍微学学,拿他们自己住的小院子练练手,具体的,等生完孩子再说。

    “啊?这……”

    张窈夙刚听到乔木说管家权暂时不能给她时还怀疑自己是不是做了什么不好的事,惹得祖母不喜。

    听到后面才松了口气。

    并且担心起来。

    担心自己要是没怀孕。

    岂不是让祖母白欢喜了一场。

    乔木自然也看出了张窈夙的担心,忙笑着宽慰道:“你莫要担心。

    以我的经验来看,十拿九稳。

    对了,别愣着了,鱼虾你现在吃不下去,可吃其他东西还是没问题的,你刚刚就吃了两口饭,那么点饭够到哪里的,还是先吃饭吧。

    太医得等一会儿。

    那边也不是说到就能到的。

    况且现在还是午膳时间,太医也是要吃饭的,不着急,先吃饭。”

    乔木正说着呢,贾赦才姗姗来迟的赶过来,到门口的时候,只听到了太医还得等一会儿之后的话。

    还以为乔木又病了。

    赶忙走进屋,担心的问道:

    “祖母,怎么又要请太医啊!

    您身体哪边感觉不舒服吗?”

    “哦,你今天的任务完成了?

    完成就快过来吃午饭吧,待会早点休息,下午还得接着练武。

    请太医过来不是来看我的,是看你媳妇的,窈夙刚刚喝鱼汤的时候有干呕想吐的症状,我怀疑她可能有身孕了,所以才让人请太医。”

    乔木看贾赦进来。

    随口解释道。

    “什么?怀孕了?

    那我岂不是要当爹了?”

    贾赦先是一愣,但转瞬就反应了过来,出于对乔木的信任,他根本没有考虑过乔木的判断是错误的这种可能,直接兴奋的叫了起来。

    随后更是小步跑到张窈夙的身边,双手轻轻的将她环住,开心的傻笑了好一会儿,之后又神经兮兮的松开手,头颅微低,将他的耳朵贴到张窈夙的肚子上,细心听着。

    乔木坐在对面翻了个大白眼。

    这傻小子,就算怀孕了。

    两三个月也听不出心跳啊!

    不过,乔木也没阻止,任由他们夫妻两个在那边腻歪着,一直等到厨房的人把乔木先前要的玄饮端上来,乔木才打断他们的腻歪,让张窈夙快点过来喝点玄饮开开胃。

    所谓玄饮,其实就是酸梅汤。

    里面虽然有山楂,不过因为数量不多,所以少量喝点还是没问题的,山楂和红花麝香终究不一样。

    少量食用,并没有问题。

    孕妇需要禁忌,可也不需要绝对禁忌,有些东西还是能适当吃点的,当然,适当,指的是一丢丢。

    不是华农兄弟的亿点点!

    等到张窈夙小口小口的将她那一碗温热的玄饮喝完后,太医正好也赶了过来,立刻帮她把起脉来。

    结果不用说,自然是怀了。

    大约两个多月。

    不论孩子还是孕妇,身体都很健康,不需要吃什么安胎药,只需要一如既往的正常生活,适当的注意点饮食避讳就可以了,也是直到这时候,事情真正确定,由太医确定,张窈夙提着的心才算是放下。

    她跟贾赦乔木不一样。

    乔木是对自己的药膳和自己的眼力有信心,贾赦则是乔木的判断有信心,张窈夙完全不明白贾赦为什么会对他祖母那么的迷之自信。

    因此,她更相信太医。

    直到太医点头,她才算确信。

    大喜之下,一些大户人家惯常的欢庆方式,自然也是如常进行。

    譬如撒币!

    譬如下人当月月薪翻倍!

    譬如派人通知孙媳娘家!

    譬如燃香恭谢送子观音。

    譬如贡香油等系列迷信活动。

    很快,这好消息就被下人迅速的传遍了整个荣宁街,宁国府的亲戚也迅速派人过来恭贺,就连此时还远在衙门的贾代善也在下午得到了准确消息,笑的眼睛都快没了。

    全笑眯成了眼缝。

    这件事真是难得的一件全家都高兴的事,就连贾史氏都很开心。

    至于她是开心于自家长子长媳有了后代,自己能抱上孙子或者孙女了,还是开心与自家长媳有了身孕之后,就不能跟她争抢掌家权。

    这个就不好说了。

    不过,至少大家表面上全部都在欢声笑语的互相恭贺着,家庭气氛一时间到了最温馨和谐的时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