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三百七十章:垂死的贾母婆婆(16)

    这温馨和谐的时光一直持续到了次年开春,次年开春没多久,贾赦便踏上了漫漫科举路,一去不返。(手机阅读请访问m.k6uk.com)

    当然,不是死了。

    是去金陵。

    而且离开的时间有点久。

    估计得大半年时间。

    这还是他运气好,正好赶上了三年一次的会试年,要是运气不好的话,那还得熬一两年才能赶上。

    其实,本来以他国子监学子的身份是能够直接参加乡试的,也就是是可以直接考举人的,可前段时间也不知道他在什么地方,受到了谁的刺激,竟然觉得这么干会落人把柄,一定要亲自去参加最基础的县试,才能证明自己是真才实学。

    可是,县试是需要考生回到自己家乡考试的,别看贾赦他从出生就一直住在京城这边,实际他的户籍一直都在金陵,这也是他们家为了表示不忘自家根基所在地,祖宗宗祠陵墓所在地的特殊表达方式。

    因此,他要参加县试,就必须得在县试开始前去金陵,然后后面的府试乡试,全部都得在金陵府那边进行,一直等到会试的时候才能够进京参加,可那已经是秋天了。

    乔木其实是希望他改换一下户籍,直接在京城这考,这样也省得来回跑,更重要的是,也能赶得上见他第一个孩子的第一面,毕竟孩子的预产期就在五月底,如果他要是去金陵考的话,那这时候正好是他考院试的时候,哪赶得上回来?

    可惜,贾赦是死了心的要证明自己的清白,要去金陵那边考,乔木也不可能强压着给他改户籍,所以只能派几个人专门督促他,随后把他送上回金陵的船,静候佳音。

    在贾赦走之前。

    乔木还有些担心贾赦在自家夫人怀孕期间出去考试,会不会导致张窈夙的怀孕情绪发生一定变化。

    可是,乔木显然低估了世家女的承受能力,她并没有因为自己丈夫在自己怀孕期间出去科举有所不满,反倒觉得贾赦是因为特别喜欢自己,所以才会这般的发奋努力。

    特别是当她知道贾赦这次去金陵没有带任何丫鬟,只是带了许多书籍和伺候的下人的时候,更是很开心且忐忑的问乔木要不要帮自家夫君纳个妾,以备外出不时之需。

    等到乔木明确表示不用这样。

    现在不用。

    以后也不用的时候。

    张窈夙更是感动的一塌糊涂。

    心情好的不得了。

    一连笑了好几天。

    一直等到贾赦走了。

    都还蛮开心的笑着。

    乔木虽然能理解这个时代世家贵女的教养一贯如此,但还是感觉有些接受不能,所以在贾赦离开之后,乔木闲着无聊,就定了一项孙媳妇三观重塑计划,打算用大半年的时间,改造自家孙媳妇的三观。

    最重要的一点就是。

    要将她默认女人是男人附庸这点观念彻底改变,至少得改变成男女是平等的,两者并无高下之别。

    其他的,那就得看资质了。

    能改造就改造呗,改造好了以后聊起来也能开心些,舒坦些。

    不至于因为三观不和强憋着。

    至于这么做,会不会有点坑孙子,那就无所谓了,反正坑着坑着就习惯了,贾赦这孙子又不是乔木她第一天坑喽,等习惯了就好。

    就是不知道贾赦兴高采烈的考完试回来看到焕然一新,三观发生截然不同改变的亲媳妇会怎么想?

    ……

    贾赦出发前往金陵参加县试这件事,可谓震动了他们整个圈子。

    就是所谓的武将勋贵圈。

    当然,大家并不是觉得他有多厉害,有多怎么样怎么样,大家只是在嘲笑他,觉得他是痴心妄想。

    很多勋贵子弟甚至在私底下开了赌局,就赌贾赦大概会在科举的哪个阶段倒下失败,绝大多数都压了秀才,只有少数与贾赦关系不错的朋友,才勉为其难的投了举人。

    至于童生。

    大家虽然有在嘲笑贾赦,但也不至于认为他连童生试都过不了。

    童生试是基础中的基础。

    主要就是靠背诵,一些寒门子弟可能会因为家里面书籍不多的原因,碰到一些从没见过的书籍当中抽出来的题目而考不上,可他们这些贵族是不一样的,他们就算再怎么缺钱,也不至于连书都买不齐。

    况且,贾赦还在国子监里面读了近十年书呢,就算平常上课没怎么听课,那多少也学了点知识。

    所以,大家多数都赌他会卡在考院试,也就是秀才这关过不了。

    勋贵间彼此都是熟人,就算关系不太好,那也不至于对彼此间的情况都不了解,谁还不知道贾赦那小子在国子监里文化课向来倒数。

    教四书五经的孔祭酒每次都被他气的要死,后来索性就不管了。

    要是贾赦去考明算科,或者考刑律科,他们对他说不定还有些信心,可考进士科,那真是在搞笑。

    没人对他抱有信心。

    除了贾府。

    当然,贾府里也不是所有人都对贾赦有信心,准确来讲,只有乔木和贾赦媳妇张窈夙对他有信心。

    乔木是心里有数。

    张窈夙则是嫁起来这段日子有明确看到贾赦在努力学习,同时也看过好几次贾赦的卷子,对他的知识水准还是有点了解的,而且,她闲暇时刻还把贾赦的卷子带回去给她父亲,给她爷爷看了下,他父亲和他爷爷都表示如果运气不错,很有可能考中个进士,但是具体是同进士还是正统进士,就有点悬了。

    得看考官和运气。

    张窈夙的父亲和爷爷是谁?

    那可都是当代大儒,其中他爷爷是状元出身,父亲也是探花,两人甚至还数次主持过院试,他们都说可以了,张窈夙又怎会没信心。

    因此,每次一些向来与她不对付的亲戚上门,拿贾赦科举的事嗤笑、戳她心的时候,她都是很淡然的平和面对,静待日后的打脸。

    乔木也没在意外面的流言。

    时间自然会证明一切。

    等到五月底的时候,贾赦考上举人第三名的消息正式传回京城。

    张窈夙也顺产生了个女儿。

    一时间,贾府可谓双喜临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