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三百七十一章:垂死的贾母婆婆(17)

    闱华翠乡楼

    “没天理了啊!

    贾赦那小子怎么可能能考中举人,还是金陵府的第三名,那小子该不会让他家里人帮忙运作了吧。(m.k6uk.com手机阅读)

    他小子那水平要是都能靠自己考中举人,那我去考,岂不是随随便便就能考个解元榜眼探花啥的!”

    牛继宗猛的把酒杯往木桌上用力一摔,往后一仰,放羁讽刺道。

    要说贾赦是靠真本事考上的。

    那是真真打死他,他也不信。

    因为他在国子监的成绩一直都比贾赦好,而前两年他也曾经偷偷摸摸的报名参加过科举考试,结果连秀才都没考上,现在贾赦却稳稳当当的成了举人,这说出去谁信?

    “继宗兄,你这话就偏颇了。

    他们贾家跟我们在座几家不都一样,人脉都在军队中,最多跟兵部一些军队出生的官员有些联系。

    哪有什么文官人脉?

    如今科举几乎都把握在文官群体中,就算舞弊,那些人模狗样的文官也不可能照顾到我们的头上。

    况且,贾代善又不傻。

    那贾赦要参加科举的消息都传的这么广了,说不定圣上都有所耳闻了,无论是贾代善,还是负责考试的那些官员,哪个敢搞小动作。

    为了这点事,不值当!

    说不定他以前在藏拙。

    故意扮猪吃老虎呢!”

    柳芳笑着挥了挥扇子,并且顺带着说起自己的想法和一些理由。

    的确,他说的很有道理。

    三个月前,贾赦回金陵参加科举的事闹的极大,甚至就连赌坊都开了不少赌局,无论东宫还是皇宫内,很多人都有所耳闻,虽然大家都只是当笑话听,可的确都知情。

    在这么多人都知情的情况下。

    别说贾代善没有文官方面的人脉了,就算他有,他也没这胆子。

    同理,其他官员也不敢拿自己的身家性命去讨好荣国府,科举舞弊可不是其他事,这事一旦被查实了,那可是抄家灭门的不赦之罪。

    最关键的是,还有可能连累全族几代不能科举,要真出了点什么事,怕是祖坟都得被族人给刨了。

    要么除族,要么鞭尸。

    因此,综合种种理由,反倒是贾赦的确有这样的实力最为可靠。

    “柳芳,你这话可就不对了。

    贾赦他自己家是没有文官方面的人脉,可是他岳父家的文官人脉可不小,张太傅又称张半朝,这朝中近半文官都是他的门生旧吏。

    或者与他有千丝万缕的联系。

    光会试他就主持过五届,那五届进士,可都算他名义上的门生。

    要是张家出手。

    别说举人。

    就是进士估计都不难。”

    齐国公之孙陈瑞文因为依附的并不是太子一脉,所以向来不喜欢张家,此时,言语中不免就带出了一些恶意揣测和故意的夸大言辞。

    譬如张半朝。

    这就是他自己编的。

    俗话说的好,谎言重复千遍就成了真理,所以他平日与别人聊天提到张家的时候,时常会把张半朝三个字放在嘴边,希望借此引起别人的兴趣,加深别人的印象,最好能将张半朝这个绰号传遍全京城。

    这样一来,上面圣上必然会忌惮张太傅,并且打压张家的势力。

    “呵,我看你才是在搞笑。

    张家怎么可能会如此不爱惜自家羽毛,他家那个老四不也考了好几次举人都没考上嘛,他们家要是真想运作,那也是先帮自家人。

    哪有不帮自己的儿子。

    帮女婿的。

    况且,他们就算帮他们家那个老四舞弊,估计也没人会觉得有问题,毕竟他们家可是一门五进士。

    考上是应该的。

    考不上才奇怪。

    贾赦他,呵呵……”

    在座的作为家族嫡子,即便是武将家的,那也不代表他们傻。

    很多事他们心里都有数。

    只是不愿意相信罢了。

    不愿相信一直都比不过他们的人,有朝一日竟压到了他们头上。

    “你们还别不服气。

    我昨日又收到了新的消息。

    贾赦同时还报了武举,只是武举的县试跟文举碰撞到了一起,所以,他是以国子监学子的身份报的武举,你们没人关注武举数据吧。

    贾赦他排在第一。

    金陵府的第一。

    文举有舞弊的可能,可是武举这就不用说了吧,贾赦这个万年垫底王怕是真的要翻身了,最近几天我家老子天天拿贾赦说事夸赞。

    让我跟他学学。

    他要是再考下去,要是再考个进士,就算只是个同进士,那我们大家日后恐怕都没什么好日子过。”

    治国公之孙马尚苦涩的笑了。

    为自己日后的日子而苦笑。

    在过去,大家都是学渣,都是文不成武不就的学渣,所以大家谁也不说谁,家里长辈也不可能拿文官家的子弟跟他们做对比,最多也就恨铁不成钢的骂两句,打两棍。

    可现在不一样了,现在他们当中有了个出息的,以荣国公那爱炫耀的性子而言,绝对会跑到他们父亲和祖父面前,炫耀自己的儿子。

    自家父亲和祖父丢了面子后。

    不拿他们撒气才怪。

    到时不定得有什么苦日子。

    听完马尚这么一说,在场所有人都不由打了个哆嗦,心生畏惧。

    当年宁国府贾敬考中举人的时候,他们就体验过那种煎熬日子。

    没想到,今日往事又要重演。

    他们光是想想就觉得可怕。

    都没什么心情喝酒吃菜了。

    纷纷告辞离开。

    并且开始准备起小动作来。

    其实也没做什么,就是派些下人到人员稠密的地方嘀咕一番,嘀咕一番贾赦在国子监内的成绩,说一两声怎么会这样,没道理啥的。

    之后,就全凭别人脑补了。

    就连去户籍所在地考试,都被说成贾家在金陵府那边有人脉,所以才会舍弃国子监身份去金陵考。

    紧接着,次日,贾赦舞弊的消息就被某些人宣传的沸沸扬扬,甚至国子监内部还有一些学生发起了抗议,要求彻查贾赦舞弊之事。

    科举舞弊从不是小事。

    为了保证国朝稳定,即便只是出现流言,那上面也必然会重视。

    因此,很快就有御史闻风上奏的将相关情况在朝堂上提了出来。

    要求礼部进行彻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