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85、番外四校园

    廖停雁有一个男朋友, 高二一班的司马焦,只是这段恋情不为人知,是一段隐秘的地下恋情。(手机阅读请访问m.k6uk.com)

    她的男朋友司马焦, 是一位凌驾于众多校霸之上的大佬, 在初中部时就传说众多,到了高中部同样威名赫赫。要说校霸,他也不像九班那几个抽烟喝酒惹是生非, 是通报批评名单上的常客,但就是比那几个所谓的校霸更加令人畏惧,退避三尺。

    廖停雁在高二五班, 和一班的教室不在同一个楼, 一个u型的教学楼,一班教室在左边,五班教室在右边, 隔着一个行政部遥遥相望。

    廖停雁在学校并不能经常看见自己的秘密男朋友, 放假在家的时候见的多一点, 反正她经常在司马焦那里一待就是一天, 除了晚上睡觉,一日三餐都在他那——她是打着学习的名号去的, 而且男朋友那边的伙食实在太好了, 令人难以抗拒。

    不知道是因为将近一年的伙食太好了, 还是司马焦的暴躁填鸭教学法真的有用,廖停雁高二后成绩一下子提升了许多。老师和她谈话,想把她调去一班。

    鉴于从前很少有这种操作, 廖停雁感觉这很有可能是司马焦搞出来的事。

    大佬他家有钱有权有势,做这种事很简单,就是还要选一个合适的时机和理由。廖停雁心想,这可真是辛苦他了。

    廖停雁和司马焦不同,她家庭普通,成绩在没和大佬谈恋爱之前也很普通,人缘一般,属于班上的中流学生,就是以后毕业了开同学会,同学们很大概率忘记她叫什么名字的那种同学,很不引人注目。

    她突然要转到一班去,班上除了她的同桌和前后桌有些不舍,其他人多半是好奇,好奇她成绩怎么提高那么快。

    廖停雁:……因为爱情。

    一班是重点班,班上的同学成绩都是顶尖的,大概是因为这个原因,班级里总是显得很沉默,大家说话也非常小声,廖停雁没来过一班几次,每次都是路过瞄几眼,发现这里就算是课间时间也比其他班安静很多。

    可是,真的等她进了一班,她才发现有些不对。一班同学死气沉沉的,和五班的轻松不同,和九班的放飞也不同。

    首先是安排座位,班主任问谁愿意和她做同桌之后,教室里陷入了长久的沉默,没有一个人吭声,同学们看书的看书,写字的写字,压根没人理会。

    廖停雁:“……”哇,学霸班这么高冷的吗。

    廖停雁看到教室采光最好的窗边,自己男朋友好像趴在那睡着了,他旁边是空着的,于是她自己找了个台阶下,“老师,那边有个空位,我坐那边吧。”

    此话一出,几乎全班同学都忍不住抬头看向她,眼神无比复杂怪异,微妙到廖停雁都怀疑他们是不是知道了自己在和大佬谈恋爱。

    “老师,让她坐我这边吧。”一个女生忽然开口说。

    廖停雁再瞄一眼自己好像睡熟了的男朋友,“好叭。”

    她坐到那个叫做肖玉的女生旁边,听到自己的新同桌压低了声音告诫她:“你到我们班要注意一点,不要惹他,也不要吵到他。”

    廖停雁:“他?”不是说我男朋友吧。

    肖玉:“你以前是五班的,不认识他吗?”她唰唰唰提笔在纸上写了三个字。

    廖停雁一瞧,“司马焦”,果然是她男朋友的名字。

    她的前桌女生也凑过来,撇撇嘴:“你还真大胆,想和那位坐同桌啊,等他醒了看到你,估计能把你丢出去,惹了他,你别想在一班待了。”

    肖玉:“想在一班待的久,最重要的就是安静,他睡觉的时候别吵,否则会出事。”

    她们说的严峻,廖停雁一时间都有点发虚,那个,真的说的是她男朋友啊?老实讲,她和大佬谈了半年恋爱,一直觉得他脾气很好,完全不校霸,她没想到一班同学这么怕他吗?

    她配合地低声问:“他怎么了?”

    肖玉看她一眼,没说话,找了张小纸条写了给她,廖停雁看到上面写着:据说以前有人在他面前吵架,被他捏着脖子丢下了三楼,腿都摔断了。

    廖停雁:这种校园传说真实度一般都不可信吧?大概。

    等她看完了,肖玉把纸条拿回去撕碎放进垃圾袋。

    廖停雁:太夸张了吧,司马焦是什么沉睡恶龙吗?需要这么小心对待。

    “你以为我们平时为什么那么安静,说话都不怎么说,还不是因为他在这里,万一吵到他,他发脾气好可怕的。”

    廖停雁发现了,她的新同学们不是排外也不是对她有意见,她们就是给屋子里的沉睡恶龙吓成这样的。她也终于明白为什么每次路过一班她们都安静的一批,原来不是学霸的倔强,而是求生的**。

    谁能想到呢,一班的同学们看上去光鲜亮丽,生存环境竟然这么糟糕。作为恶龙家属,她甚至有点羞愧。

    安静地过了两节课,廖停雁和新同桌处的还不错,包括前桌那个说话老爱带点讽刺的女生,后桌一个胖胖的眼镜男生,特别是同桌,她数学超好,廖停雁有一题不会请教她,得到了详细而耐心的解答。

    她想起司马焦教她的时候那个恶龙咆哮的样子,都觉得小姐姐真的是太棒啦!

    第二节课课间,司马大佬从课桌上撑起了脑袋。几乎在他无声无息抬起头的那一瞬间,教室里就异常安静起来,廖停雁刚扭头去看,就被同桌拽了一下,她低而急促地说:“别看!”

    唬的廖停雁下意识和他们一样低头看课本,安静如鸡。

    廖停雁:“……”不是,我干嘛要怕啊?我在男朋友家敢向他扔枕头,敢拽他头发,还敢趴在他背上睡觉呢!

    司马焦仿佛没能睡好的样子,一身的烦躁,面无表情走出了鸦雀无声的教室。在他离开教室一分钟后,整个教室沸反盈天,所有人说话的声音终于恢复了正常音量。

    廖停雁被这前后反差搞得一愣,她同桌却习以为常:“等你习惯了就好了,我们班常态。”

    那还真是辛苦你们了,真的。

    第三节课司马焦没回来,第四节课上课前,他走进了教室,直冲着廖停雁这边来了。廖停雁正在做数学题,发现周围突然安静,抬头一看,就看到男朋友一张面无表情的小白脸。

    司马焦:“你怎么在这里。”

    廖停雁:“我已经在这里上了三节课了。”你还装,不是你搞事情把我转到一班的?

    司马焦眉头一皱,他大概昨晚上没睡好,眼里有血丝,他总是睡不好,所以表情看上去经常是不耐烦的。

    司马焦就揉了揉额头,动手收她桌上的书。

    廖停雁听到自己的同桌和前后桌都在小声吸气,后桌甚至吓得拖动了一下桌子,发出一声响。

    司马焦没理会这些,拿着她的书往自己那边走,把她的书丢在了自己旁边的空桌子上。廖停雁一点都不意外会发生这种事,拿着桌上仅剩的笔袋走跟过去了,临走对着目瞪口呆的同桌尴尬地笑了笑。

    糟糕,好像要暴露了。

    司马焦这一桌空间非常宽敞,他的前后桌都有意识给他留出了最大的位置。

    廖停雁感觉一班的同学视线都似有若无地挂在她身上,她不太自在地搓橡皮,搓了一堆碎屑出来。三分钟过后,司马焦抬头环顾一圈,“在看什么?”

    所有人迅速垂下了头。

    廖停雁丢开橡皮在课桌底下使劲捏他的手!大佬!你这样真的很像欺压人的大坏蛋啊!

    ……

    高二一班的同学们发现了一个秘密,他们班上那位大佬,好像和他的新同桌在谈恋爱。

    为此,他们特地建了个群,除了司马焦和廖停雁,全班剩下的三十八个人都在群里。

    “我看到大佬从课桌里摸出来一瓶奶插了吸管放到廖停雁桌上了!!!廖停雁还顺手就拿着喝了啊啊啊!!”

    “大佬的课桌里什么时候放过奶这种东西?我一直怀疑他的课桌里放的是刀或者枪之类的危险物品?!”

    过了一会儿,有人在群里发“刚才廖停雁是摸了一下大佬的头发吗?”

    “好像是,我也看到了。”

    “糟糕,大佬给她摸醒了。”

    “大佬看了她一眼。”

    “然后无事发生,大佬躺下继续睡了。”

    “无事发生???我还以为新同学要被打!”

    “我就说了他们肯定在谈恋爱,就算是大佬也不会……呃,他真不会打女朋友吗?”

    “是不是女朋友还不一定呢,说不定是他妹妹!”

    三十八个同学暗中观察,一有风吹草动,群里就是一群土拨鼠尖叫,廖停雁自以为不会被察觉的小动作,都被显微镜放大在群里爆炸。

    上晚自习的时候,一班的一群人表面上认真学习,暗地里纸条传送频繁,群里也常有人刷屏。

    一般而言,大佬很少会来上晚自习,而今天,他来了,虽然还是趴在那睡觉。

    “她拿出了耳机听歌,塞了一个耳机在大佬耳朵里。”

    “勇气可嘉……大佬这都能忍?他不是有点声音都很烦吗?”

    “你们告诉我,这是不是一个假的大佬,他是别人假扮的吧?一年了,我就从来没见过他脾气这么好的时候!”

    高二一班群里炸了好几天,才慢慢恢复了平静,只是还有人时不时谈到那两位。自从廖停雁转到他们班上那一天起,就好像进入了新的历史纪元,他们沉寂了一整年的教室,忽然间就出现了生机。

    最开始是廖停雁和旁边的人说话,她并没有特意压低声音,因为她的带头,大家不知不觉,就不再压低声音说话了,偶尔有吵闹不小心声音太大,吵到那位恶龙大佬,她的同桌都会负责安抚。

    第一次发现她在桌子底下拉着大佬的手晃来晃去安抚他,大家简直要疯了。

    “大佬的女朋友,真的可以为所欲为。”

    “我觉得她可以有个尊号,叫勇者,勇者斗恶龙那个勇者。”

    “不,用龙骑士更贴切。”

    “艹,胖子你的思想也太污秽了!”

    “我觉得你们两个的思想都挺污秽的。”

    第一个月月考成绩出来,廖停雁毫不意外是全班倒数第一。她自己是早有预料,拿着成绩单趴在桌上恹恹的,她以前成绩一般,虽然被男朋友教了半年,想一下子在学霸班排上前列,还是有点困难。

    “干什么这幅表情,你考不好,是我没教好,跟你有什么关系。”司马焦捏着她的后脖子,把她拉了起来,非常理所当然地说。

    廖停雁看了看旁边的同学,发现他们都在埋头刷题,好像没听见男朋友的话,心里松了口气,心想不愧是一群学霸,专注学习没有八卦。她凑近司马焦,低声说:“这个星期去你家补数学还是英语?我两门都没考好。”

    坐在他们前面的同学迅速拿出了手机,在课本的遮掩下哒哒打字发群里——“我刚才听到廖停雁说周末去大佬家!”

    “直接去家里?!为所欲为,为所欲为,告辞!”

    “嘶……大佬早恋都是这么明目张胆的吗?他以为学校是他家开……哦抱歉我忘了,真是他家的。”

    下午上课,讲考卷,数学老师上来报了分数,点名批评,廖停雁最低的数学分首当其冲,撞上了数学老师的炮火。

    这位数学老师比较年轻,刚毕业没多久,据说学历挺高,还是学校领导家里的亲戚。她教了一班一年,严厉的形象已经深入人心,尤其喜欢辱骂学生,整个一班除了司马焦,几乎都给她狠狠骂过,分数比之前要低,错了她曾讲过的题,上课说了句话,遇上她心情不好,就是没事,她上课也要先冷嘲热讽一顿。之前一班转走的一个女生,就是受不了她的骂哭着转班的。

    她和司马焦一样,属于一班同学的两大心理阴影之一。

    “你知道你拖了一班的多少平均分吗?你这个成绩是怎么到一班来的?我跟你说,你怎么来的最好怎么回去,你看看你考的是什么东西,你这个脑子学什么数学,不然你回去重读小学?”

    廖停雁上去拿试卷,被这位老师冷嘲热讽了一通,试卷都直接丢在了她脚下。

    她弯腰去捡,听到身后传来一声巨响,司马焦踹翻了桌子。

    接下来的场景堪称一班最混乱的时刻,这个暴躁大佬突然发飙,先是走上讲台直接把讲台给踹翻了,然后把试卷全砸在了尖叫的数学老师身上,指着教室门让她滚。

    数学老师倍觉没面子,色厉内荏地尖叫:“你就是这么跟老师说话的!”

    司马焦懒得和她多说,上前就想踹人,被廖停雁一把抱住腰往后拖:“冷静冷静,咱们不打人啊!”

    他那个样子太吓人了,别说底下的同学们不敢拦,就是数学老师也给他吓得花容失色,场中唯一一个敢靠近大佬而被没他踹出去的只有廖停雁,但她势单力孤,使出了吃奶的力气才阻止了司马焦动手。

    偏偏司马焦不愿意算了,拖着她这个拖油瓶,又用力踹了脚桌子,“我让你滚就滚,这个老师你也不用当了,回去跟你叔叔说,你叔叔也不用继续在学校待。”

    数学老师面色大变,看看他这个有名的混世魔王,再看看一整个班没有一个人站出来为她说话,气的哭着跑走了。廖停雁在同学们的注视下,头疼地抱着司马焦的腰,连拖带拽把他带离了教室,一路往楼下去。

    一班教室里安静了一会儿,被留下来的同学们面面相觑。

    “呃,大佬和龙骑士退场去哪了?”

    “我觉得,可能不应该叫龙骑士,刚才那个是不是传说中的‘冲冠一怒为红颜’?不然叫纣王和杨贵妃吧?”

    “这两个都不是一对啊快住嘴!”

    “不是,他们去哪了啊?”

    “好像是底下小树林。”趴在窗边探头去看的同学汇报,“我好像看到他们亲了诶!”

    “哪里呢!让我也看下!”

    “哇,这是在顺毛吗?”

    “狗粮,我有点吃撑了。”

    第二天,班主任宣布他们的数学老师换人,换了位二十几年教龄的老教师,讲课细致,虽然同样有些严厉,但是不爱骂人。

    宣布换老师的时候,一班同学全体起立鼓掌,廖停雁发现所有人都看着自己,感激之情溢于言表。

    廖停雁:“……”我什么都没做啊。

    司马焦在喧哗声中皱眉抬头,立刻被廖停雁按了回去,“你睡你睡。”

    ……

    他们每天早上跑步,对于廖停雁来讲,这是比数学课还让人头大的事,她跑的很慢,一圈下来能喘很久,偏偏跑完就要去做操,廖停雁累成死鱼,动都不想动。

    司马焦以前从来不来班级跑步,后来廖停雁来,他也就来了,他也不跑在队列里面,就在廖停雁旁边,廖停雁跑,他仗着腿长直接用走的,一边走一边对慢腾腾的女朋友进行嘲讽,“你比那个懒货龟龟爬着还慢。”

    廖停雁:“我不许你侮辱龟龟,龟龟比我快多了。”

    周围眼观鼻鼻观心的同学们后来才知道,龟龟是大佬养的一条宠物蛇,廖停雁提起它就像提起儿子一样。

    虽然在她跑步的时候司马焦会对她进行惨无人道的打击,但廖停雁根本就不和他生气,跑完了实在太累,她会左右看看,看其他人都走了,就立刻坐在地上,“好累。”

    大概是撒娇,反正每次这样,大佬就会把她抱起来,一点都不浪漫的抱法,和抱小孩似得。一班的女生们暗地里嘀咕,大佬这也太直男了,公主抱啊为什么不公主抱!

    偶尔这两人会逃了早操,原本逃早操的学生会聚集在小树林后面躲着,但是自从大佬也带着廖停雁去那里之后,那边就成了他们专属的躲操圣地。有人经过的时候,看到大佬坐在墙边刷手机,廖停雁抓着他的手躺在他怀里休息,身上盖着大佬的校服外套,两个人安安静静地待在一起。

    “你们知道吗,大佬会给女朋友买早餐。”

    “不可能吧?我感觉大佬都不吃东西的,他都不去小卖铺吧?”

    “我今天看到了,他买了早餐,还买了一堆的零食,这些他自己肯定不吃,当然是给女朋友的。”

    廖停雁撕了一条口香糖嚼着,发现前桌隐晦地在盯着她手里的口香糖。她递了一个过去,“你要吃吗?”

    前桌颤抖着接过一片口香糖,在群里狂发消息:“啊啊啊啊啊!我吃到了大佬给女朋友买的零食了!”

    “哇啊啊啊太羡慕了我也想要!大佬去买的,能收藏起来了!”

    “恨哪!怎么我没坐在女朋友旁边呢!”

    经过勇者、龙骑士、杨贵妃等一系列称呼,不知不觉,大家都默默地开始叫廖停雁为女朋友。

    廖停雁察觉到四面八方的目光,心想,果然还是不该在教室吃零食,众位学霸同学的目光都好灼热,她默默把零食放回了课桌里,算了,克制一下自己。

    她看着自己手里的练习册,鼓着脸算了半天没算出来,默默连纸带笔塞到旁边。司马焦被她戳醒,接过纸笔,三下五除二写完丢回给她。

    廖停雁:“我照着抄了?”

    司马焦:“抄,考试也照着我的抄。”

    廖停雁听不太出来他是不是在反讽:“那我自己写。”

    司马焦:“我让你考试的时候抄我的。”

    廖停雁压低声音,“那多不好意思……话说你别说这么大声啊!被听到了!”

    司马焦:“嗤。”

    英语练习卷晚上要交,廖停雁还有两张没写完。

    廖停雁:“救命!救我!”

    司马焦:“交什么,不交算了。”

    廖停雁:“我写不完了!焦!求求惹!”

    司马焦给她闹得啧了声,扯过她剩下的两张英语卷,拿了只笔勾选项,他的速度很快,看两眼就唰唰勾完了,态度随便,又用力,试卷都快给他划破了。

    廖停雁:“不能随便乱选!”

    司马焦:“你以为我是你。”

    后来试卷发下来,果然一个没错。

    全班唯一全对的就是廖停雁——司马焦自己压根没写。

    知晓内情的同学们:“妈的好羡慕!”

    慢慢的,一班的同学们就习惯了大佬在女朋友面前又好说话又百依百顺的样子,和以前比起来,虽然都像老虎,但以前是真的会吃人的老虎,现在是纸老虎,想想还有点诡异的反差萌。

    “刚才大佬跟我说话了。”

    “啊?他主动跟你说话?说什么了?!”

    “他把我的热水袋拿走了。”

    “哦,懂了,肯定是给女朋友的。”

    廖停雁来了姨妈肚子疼,抱着个热水袋恹嗒嗒的。她瞧了眼旁边的男朋友,蹭过去,“我好想吃红豆冰。”

    司马焦睥睨她,“你想死?”

    廖停雁:“你听我说,虽然是冰的,但是红豆补血……”

    司马焦看着她。

    廖停雁:“好叭,那我不吃了。”

    那样子看着怪可怜的,上课十几分钟,司马焦瞧着廖停雁下垂的眼睛,听着她有气无力的声音,起身出去了,弱小无助又可怜还经常被占课的音乐老师不敢问,也不敢说,就当没看见。结果人出去没一会儿,拿着个红豆冰又回来了。

    在众目睽睽之下,让他的同桌吃了一口。

    音乐老师:“……好的,同学们,我们今天来欣赏一首《婚礼进行曲》。”

    一班同学默默地为音乐老师鼓起了掌。

    后来,司马焦和廖停雁婚礼的时候,一班所有的同学都被邀请到场,他们听着那婚礼进行曲,都不由得想起高中时那个有蝉鸣和蓝天白云的午后。

    “大佬看着女朋友的眼神好温柔啊!”前排的女生悄悄和自己同桌嘀咕。

    (校园小故事完)

    作者有话要说:  好了,网络版最后一个番外啦~全文至此完结~

    咸鱼这本签了出版,还要另写一个实体书番外,所以大家还想看什么番外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