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120、夜战

    雨下得很大, 泼天盖地浇下来。(M.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萧暥蒙面的黑布贴着脸颊,呼吸都不畅快。

    大雨中, 火把将熄不熄地暗了下来。

    萧暥趁此机会策马率先抢占了一块高地。

    骑兵冲击以居高临下更为有利, 只要找到一个突破口, 一鼓作气冲出去……

    但是在当他看清了对方的人数后,他有点绝望, 冲出去的成功率不到百分之三十。

    只见十几步之外, 密密麻麻地包围上来近百骑兵,里三层外三层水泄不通。他们不紧不慢地缩小着包围圈,就像逐渐收拢的拳头,森森的刀阵形成逼人的丛林, 要将他们勒死绞杀在里面。

    “大头领,怎么办?”一个山匪有些稳不住了。

    毕竟他们也就是截个道, 哪里见过这种阵仗。

    萧暥拔出猎刀, 抵住那北狄头目的后颈, 意思再明白不过了。

    再不退下, 宰了他!

    那头领被堵住嘴巴发不出声,只能呜呜呜地直叫, 瞪着眼睛看向萧暥,一个山匪上前刀柄一锤,就把他撂倒了。

    外面的北狄人发出一阵骚乱的嘶吼, 趁着他们队形有点松动,萧暥正想率队冲杀出去。

    就在这时,包围着他们的北狄人忽然安静下来, 并让出了一条路。只见火把的微光下,一个身着皮甲,脸上带着狰狞的铜面的人策马进入阵中,那人的马膘肥体壮,就像那人也比周围其他的北狄人要魁梧。

    萧暥心道不妙,正主来了,敢情这人才是这些北狄人的头儿。

    因为带着铜面,那人的声音听起来醇厚发闷,他说,“带上来。”

    随后就有一个北狄士兵总马上前,后面绳子牵着一个两只手被困住的人。那跑得很快,那人似乎腿脚有毛病,一瘸一拐地跟不上,没跑几步就摔倒在地,被马拖拽着在高低不平的地上翻滚挣扎。

    “李三儿!”一个士兵脱口而出。

    萧暥心中猛地一沉。真是他刚刚派到村里打探的李三!

    马已经停了下来,李三满面泥浆挣扎着抬起头来,血和泥水搅合在一起粘住了他的眼皮,萧暥发现他的眼睛都肿了,脸上都是淤伤,满口是血,不知道舌头还在吗

    “大头领!”“宰了他们!”“在了这群孙子!”几个山匪顿时眼睛都通红了。

    “干他娘的!”“杀一个是一个!杀两个老子赚了!”“能砍他五六个,老子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

    萧暥没说话,他盯着那铜面人,眼中浮现两点寒焰,静静地燃烧。

    他们都已经精疲力尽,硬拼那么多人,必死。

    萧暥明白了那铜面人的意思,“想换人?”

    那铜面人似乎听懂了,点头。

    趴在地上的李三拼命摇头,嘴里含糊地叫道,“杀,杀他们……”

    这北狄头领是他们手中唯一的棋子,就这样送出去换一个小卒?其他的几个山匪士兵都不敢说话了,他们焦急地看向萧暥。

    萧暥不假思索道,“行,换人。”

    雨夜里,那声音清冷中透着寒意。

    铜面人闻言竟一错愕,用一个小卒换一个头领,这是明显吃亏的交换。而且这是他们手中唯一的人质。

    就算是个山匪头领,不是也应该断然拒绝吗?

    他竟然用生疏的中原话道,“你愿意用一个头领换一个士兵?真的?”

    “是。”萧暥道。

    “为什么?”铜面人沉下脸,他记得中原人常说一句话,事出异常必有妖。

    萧暥坦然道,“头领的命是命,小卒的命也是命。在我这里没有区别。”

    铜面人瞳仁微微一竖,诧异中渗着几分森然。

    他嘴角微微一抽,冷笑了一下。这世道,谁讲仁义,谁先死。

    这人如此妇人之仁,是怎么当上头领的?

    同时,萧暥身边的几个山匪士兵一听,顿时被他的话点燃了,皆是激荡不已。

    萧暥看向铜面人,“但是我有个条件。给我一个火把,我好看清楚那是不是我的兄弟。”

    铜面人微一思索,准了。

    毕竟李三被他们揍得鼻青脸肿,口不能言,都没人样了。要看看清楚也是情理之中。

    一个火把凌空扔了过来,一个山匪稳稳接住。

    与此同时,那边也点起了好几个火把,一时间亮了很多。

    萧暥看了眼已经昏厥在马背上的北狄头目,道,“我们的人腿脚不便,当先走出三分之一路程,然后我再放你们的人。”

    铜面人想了想,这话也没毛病。

    两方人马之间只有十几步的距离,李三瘸腿,还是走路,北狄首领靠在马背上,由马驼过来,速度当然比瘸腿的李三跑得快,所以萧暥才要求让李三先走出三分之一路程,他们这边再放马。

    马比人跑得快,他这是担心马驮着北狄头目都到了对方阵中,这李三还没走到一半,被对方反悔射杀了之类。

    那铜面人冷笑,这里他倒又是斤斤计较,算得很精明了。

    他也不想想他们五人已经被团团包围,插翅难飞,再算这些芝麻米粒的小事有意思吗?

    反正最后都是要被拿下的。

    铜面人很爽利道,“行。”

    他说着一摆手,一个北狄士兵就上前解开了拴着李三的绳子,在他屁股上踹了一脚,“滚吧!”

    李三跌跌撞撞往萧暥他们的方向跑去。

    萧暥目光沉静似水,就在李三跑到三分之一处时,萧暥下令,“放了那人。”

    一个士兵虽不甘心,照令在马屁股上抽了一鞭子,那战马就驮着那北狄头目向对方阵中小跑而去。

    唯一的一个人质就这样放跑了。余下来的人都神情凝重。这意味着接下来他们手中什么棋子也没有,也没有人质,只有硬拼了,或者说是等着被包围吃掉。

    寂静中,萧暥忽然低声道,“准备冲锋。”

    冲锋?

    几个人都是一愕,确定大头领不会搞错了吧?

    北狄人包围地里三层外三层,现在冲过去,不是送死吗?

    只见萧暥抽出一支羽箭,迅速在箭头包上油布,在火把上点燃了。

    另一头,李三已经爬到只剩下几步的距离了,驮着北狄头目的马也即将抵达对方的阵中。

    就在双方都盯着人质交换的关键时候,一支箭带着火苗离弦而出划过黑夜,像一道飞焰,稳准地钉在了那战马的臀部。

    战马猛地吃痛,顿时发狂般往前冲去,北狄士兵根本没料到这么一出,顿时阵脚就乱了,火焰又将马的尾鬃点燃,暴躁的战马在北狄阵中横冲直撞,北狄人的包围圈顿时七零八落。

    机不可失。

    “冲出去!”萧暥一骑当先冲下了高地。

    其他的几个山匪猛然醒过神来,赶紧跟着他蜂拥冲下。

    那铜面人愕然,竟能如此奸诈!

    他察觉到上当,怒不可遏,弯弓就要一箭射死李三。

    就在这时,空中一道银光飞旋而来,他猝不及防被锵地一声刮过铜面,在那猎刀在弓弦上绞了绞,一张弓就废了。

    那铜面人摸了摸面具上的刮痕,双眼浸透出无尽的杀意。

    萧暥这边刚一把将地上的李三拽上马背。忽然感到身后一阵寒风带着雨气席卷而来。

    冷雨中锋利的弯刀挟风雷之势劈向他,萧暥的猎刀刚才已掷出,千钧一发之际,他在马上翩然一转,堪堪避过刀风,同时手指一弹,腰间柔剑呛然而出,化作银光千丈缠住森寒的弯刀。

    铜面人被逼一撤,怒意尤盛,隔着那森冷的面具,萧暥都能感到那冲天的杀气。

    但此人的可怕之处在于他越是愤怒,下手却越是深沉冷静,且招招致命。

    萧暥此时早就力竭,仗着轻盈的身法和超群的马术与那铜面人周旋。

    在摧金断骨的刀锋下,只见他的身躯矫捷柔韧,如穿越在狂风暴雨间的雨燕,轻灵、犀利。

    他一剑挑落一个北狄士兵后,反手一剑,如银链缠住那铜面人劈来的一刀。

    两人相持不下间,距离顿时拉近,森寒的刀光映进一双隽妙的眼中。萧暥微微一眯眼,眼梢飞起,矫若惊燕游龙,眼尾妩媚的花枝更是如妖似魅。

    那铜面人似乎被一道闪电击中了,登时愕住。一只手竟不自觉按住胸膛才能压制住那鼓荡不已的心跳。

    虽然光线昏暗,那人还蒙着面,但是只要看到那双清夭夺人的眼睛,他就觉得所有的战意都被点燃了。

    就在这时,忽然远处的原野上一点孤零零的火光快速靠近。

    “大头领——”一个细小的声音叫道

    那是早先被萧暥他们马速太快甩在后面的士兵。这会儿终于赶上来了。

    义气倒是有义气,但自投罗网就不明智了。虽然北狄人的队伍已经被冲乱了阵型,但是这个铜面人实在是很难对付,如果不撂倒他,根本逃不出去。

    萧暥一剑荡开那铜面人,对那士兵遥遥喊道,“回寨告诉夫人,让他等等,本大头领先把这里收拾了!”

    赶紧给我回去报信!讨救兵啊!

    铜面人眼神顿时阴郁:“你还有夫人?”

    萧暥一挑眉,“压寨夫人,我抢的!”

    铜面人闻言眼中忽然燃起愠怒,二话不说,纵马横刀扫来。

    这一次萧暥发现和一开始的下手无比冷静不同,此刻这铜面人丝毫不控制自己的情绪,招式也变得霸道起来。

    萧暥虽然力竭,但身如雨燕,剑走龙蛇,敏捷地避过攻击,每次反击都看准时机,绝不白费力气,必然要让那铜面人措手不及。

    这样堪堪地过了几招,那铜面人眼中竟似闪烁着火星。好像冰封一冬的热血都沸腾起来,积郁已久的愤懑也全都爆发出来了。实在是痛快!

    雨越下越大,萧暥浑身冰冷,左手抚胸,已觉吐息艰难。

    他正想如何摆脱这缠斗的局面率队突出重围时,忽然瞥见远处的原野上似乎有火光在移动。

    可他还来不及看仔细,忽然,黑暗中胯下的战马就被狠狠撞了一下,紧接着那铜面人身形一展,如同巨鹰掠食般腾空而起,一股大力将他掀翻在地。

    萧暥的后背重重撞上泥地,浑身骨头都痛,他咽下一口血,怎么觉得这人跟他有仇,还是八辈子的仇!

    紧接着那人一只铁钳般的大手就按住了他的手腕。

    萧暥浑身湿透,躺在冰冷湿滑的野外,漫天的大雨往脸上身上直浇,他被雨水呛到肺里呼吸困难,一双隽妙的眼睛也变得迷离妩媚,楚楚盈人,那铜面人骤然一失神,抬手就要去揭他蒙面的黑布。

    就在这时,身下的大地传来马蹄震动的声音。

    那铜面人吃惊,循声望去,只见黑暗的原野上,一队骑兵如一支利箭飞驰而来。

    为首的那人一身猎装劲甲,面如冰霜,正是魏西陵。

    他们推进的速度极快,一入阵,就立即分开几股,如一把把锐利的尖刀从各个方向切入。

    此时魏西陵此时毫不恋战,黑夜里,乱军中,他似乎在焦急寻找着。

    萧暥趁此机会,提膝朝着铜面人的腹部软肋狠狠撞去。

    他当然不能让魏西陵看到他被压着咯!

    周围的变故发生的太快,那铜面人猝不及防一个吃痛,萧暥见机腰身一挺,就地一滚,“西陵!”

    他此时当然不能喊将军,会暴露身份。

    魏西陵心中一震,立即将拨转马头,风驰电掣一般,一把抓住萧暥的手,将他拽上了马背。

    *** *** ***

    突出重围后,萧暥已经是筋疲力尽,好在带出去的那六个士兵,包括李三都还活着,李三应该是皮外伤,还能勉强骑马。倒是他自己,只觉得胸中血气翻涌,吐息艰难,坐在马背上摇摇欲坠,他的马也早就不知去向,魏西陵一只手控马,一只手揽住他的腰,防止他摔下去。

    萧暥此时脑海里已经浑浑噩噩,有一搭没一搭想着:刚才那个铜面人不知为何让他有种似曾相识的威胁感。

    此刻四周已是静悄悄一片,除了那连天的雨声,和马蹄踏在泥地上的声音。

    不知道身在何处,不知道什么时辰,眼前只有一片茫茫雨幕,罩着漆黑的原野。

    他本来想问问魏西陵这会儿去哪里。

    忽然就懒得问了。魏西陵一定早就有所计划了,随便跟他去什么地方吧。

    他太累了,浑身一丝力气都没有,只能绵软无力地靠在那人身上,连思绪也飘忽起来。

    魏西陵低头间,就见某人歪着头靠在他肩膀上,居然可耻地睡着了。

    约莫一个多时辰后,他们到了一个集镇。

    镇上只有一家客栈。

    雨越下越大,他们二十多个人都已经浑身湿透,像跟水里捞起来一样。

    萧暥紧闭着眼睛,一声不响,脸色苍白如纸。

    魏西陵没有叫醒他,将他抱下了马。

    掌柜的原本已经打烊,没料到来了那么多人,还带着兵器,尤其是那几个山匪一看就一脸凶相,他惹不起。赶紧把他们让进了屋子,生火取暖。

    “客官,我们这店小,只剩下三间空屋了,余下的各位客官,怕是要委屈住大堂了。”

    魏西陵道,“腾出两间空屋,给负伤的人。还有一间,把火盆生旺了。”

    他看向怀中那个老弱病残,“给他。”

    “那将军你呢?”一个士兵道。

    魏西陵道,“我和大家一起住堂屋。”

    他话音刚落,就觉得衣襟被扯了扯,就听萧暥迷迷糊糊道,“唔,西陵,我们挤挤?”

    魏西陵:……

    “我睡觉很老实。”

    魏西陵:……

    “从来不卷被子。”

    *** *** ***

    雨幕下,那铜面人看着那支队伍离去的方向,眼中充满了忌惮。

    他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队伍,速度极快,犀利异常,仅仅十个人就能入阵犹如无人之境。

    这中原居然还有这样的队伍!

    更蹊跷的是,那些人像军又像匪,说是军队,士兵的匪气又很重,说是山匪,纪律性又很强。让人看不懂。

    还有那个人,那双眼睛太像了。他一想到火光在那墨玉般的眼眸宛转流淌里,他几乎无法遏制住自己的激动。

    可是那个人在中原手握大权,怎么可能落草为寇?

    但是无论如何,刚才的一场夜战,却让他这两个月来被阴谋、背叛、父子猜忌、兄弟相残所锻造的,变得冰冻坚冷如铁石的心,顿时被热切的渴望所代替了。

    一个北狄头领道,“接下来我们怎么办?”

    那铜面人道,“他们抓走了铁末,我们恐怕会暴露,撤出这里。”

    “是。”

    “等等。”铜面人又道,“挑几个人,跟我趁夜去摸一摸他们的底。明早再和你们汇合。”

    如果不搞清楚那人是谁,他的心简直如同在火上炙烤。

    “世子,他们不过就十来人,不用管他们,大局为重,我们的任务是……”

    “不用你提醒我!”那铜面人断然道。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魂言hy 3个;无殊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魂言hy 3个;一枚铜钱、清光殊窈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莫名。 40瓶;lv 37瓶;仙方活命饮 32瓶;汤圆六号.、阿飞 29瓶;赈早见琥珀主、一个白菜 20瓶;困困的小呆 16瓶;千乘星、夏天 10瓶;。、少君倾酒、莳裔、旷神 5瓶;术 2瓶;时卿、kray_、cloudberry、薇薇酱、燕子居、朱记小笼包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