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弱肉强食+小剧场

    暮色沉沉的旷野上,寒雾弥漫。(m.k6uk.com手机阅读)远处隐隐有火光跃动。那是在营中巡逻的游骑。

    萧暥心思飞转,不能在这里动手,毕竟他现在是一个不会武艺的琴师的身份,稍不留神就要曝露自己。

    他冷然道:“这里是王庭,你们收敛点。”

    络腮胡子笑道:“美人儿放心,大单于已经将卫署王庭之权交给了我们首领。我们奔狼卫现在就是王庭卫队。”

    萧暥心中暗暗一惊,难道穆硕又拿下一局?

    如果穆硕掌握了王庭的卫署,想要杀他就难了。

    他一念及此,那三条壮汉已经不怀好意地包围了上来。

    他们个个高大健硕,块垒分明的顶得铠甲的系绳都绷紧了,看来这几人都是新当任的奔狼卫。

    那领头的络腮胡子迫不及待地扯下腰间的革带甩在地上,革带上悬挂的刀刃碰撞出清冷激越的声响,即使是这样大的动静,不远处纵马驰过的骁狼卫也只是看了一眼,丝毫没有理会的意思。

    弱肉强食。看来这种事在草原上很常见。

    茫茫旷野上,他孤立无援,就像被三头草原饿狼包围住的一只皮毛漂亮的狐狸。很快就要成为即将降临的寒夜前一顿果腹的美餐。被啃得连骨头渣都不剩。

    萧暥的手暗暗握住了那枚生锈的长钉。这是他的尖牙。

    那络腮胡子欺身贴了过来,抬手就要去摸他的脸,萧暥敏捷地偏开头,这么近的距离他能看到那蛮人下巴上的胡须横生乱长地像森林一样,几乎和衣领口露出黑森森的胸毛连成一片。

    一阵风掠过,他都能闻到对方身上如同野兽般刺鼻浓郁的气味,几乎熏得他窒息。

    平心而论,相比这些野蛮肮脏的士兵,阿迦罗身上的味道真的要淡得多。

    只是萧暥平日里和魏瑄、魏西陵、谢映之他们呆在一起久了,再加上他又长着个狗鼻子。

    魏瑄身上优雅的宫香,魏西陵衣衫上清爽温暖的气息都让人心悦神怡,尤其是谢映之,幽淡玄远,如云山雨霁,如烟霭遥遥,与之交往让人不觉沉醉,不由忘俗。

    除夕夜在尚元城那晚,他穿着谢玄首的衣衫吃饭都要小心翼翼,生怕给他沾染上尘世间的烟火气。

    所以这相比之下,阿迦罗身上充满了原始的蛮人气息让他非常排斥。

    但是现在看来,阿迦罗这个蛮人已经是这些北狄人之中最不像蛮人的了。

    “这里太开阔,会被人看到。”萧暥摸了下鼻子,

    那络腮胡子讪讪笑道:“美人想去哪儿?”

    萧暥道:“我知道有一片小树林,没人去。”

    “去树林里?这逮劲儿!”络腮胡子眼睛发亮,忙不迭要搂住他,“美人你真会……”

    萧暥轻巧闪开,阴森森道:“当然带劲了。”

    林间有沟壑,落叶满地,天色已暗,杀人抛尸,还有哪里比树林更合适。

    不过也有麻烦,他们有刀,所谓一寸长一寸强,他身手再好,要凭一枚生锈的铁钉一次性解决三名奔狼卫,不能留活口,只要逃走了一个,他的身份就有曝露的危险。

    ……

    一轮晓月升起在树梢,寒鸦归林,皮靴踩在枯叶间发出悉索的寂静声响。

    萧暥冷道:“熄灭火把。别把人招来。”

    “全听你的,美人儿。”那络腮胡大汉讪讪笑道,立即让其他两人把火把灭了。

    心想这美人儿除了态度冷淡了点,做派倒是非常孟浪,够有味儿!

    林间一片幽冷的暮色,寒雾漂浮。

    稀薄的天光下,萧暥站在满地斑斓的落叶间,回过头来,一双眼睛含烟流媚,挑起的眼梢如刀刃,清而利。

    那络腮胡子看得呆住了,猛咽下口水,喘着粗气伸手就要把他拽到怀里。

    与此同时,萧暥手腕一翻,长钉露出掌心半寸,幽光掠起。

    就听那汉子嗷地惨叫了一声,身子骤然下沉,跪倒在积满落叶里,惊地林间寒鸦拍翅而。

    萧暥吃惊地看去,只见他的后肩上赫然钉着一支羽箭,箭尾的白翎在黑暗中格外刺目。

    紧接着,林间传来一阵由远及近的马蹄声,落叶纷飞。

    阿迦罗跳下马,扔了弓,阴沉着脸,一把揪起那络腮胡子:“你碰过他了。”

    那络腮胡痛得龇牙咧嘴,挣扎道:“阿迦罗,你搞清楚,我们奔狼卫是王庭的卫署队。”

    阿迦罗只道:“哪只手?”

    那络腮胡脸色铁青:“什……”

    一道雪亮的弧光掠过。伴随着一声惨嚎,一只断掌落到地上。

    萧暥闻到一股扑鼻的血腥气。

    阿迦罗擦刀入鞘:“看在大单于的面上,留你一只手。滚!”

    “至于你们”他回过头。

    余下两名奔狼卫吓得拔腿就跑。

    阿迦罗不紧不慢捡起地上的弓。

    这时天色已经很暗了,林间一片霜华。

    阿迦罗迎着晓月寒光,眯起眼睛。

    嗖嗖——两道破风声后,那两人纷纷扑倒,每人腿上各中了一箭,在地上蠕动爬行。

    萧暥暗暗心惊,他知道阿迦罗当年秋狩敢挑战他,箭术必然非同寻常。

    这么暗的天色,这人的眼睛跟野兽一样吗?竟然箭无虚发,一左一右全中膝盖。

    萧暥静静道:“他们是穆硕的人,你麻烦大了。”

    阿迦罗默不作声,翻开他的爪子。

    眉头随即紧皱。

    这狐狸真会找东西,才半天功夫,就藏了个利器。

    不过,也不算锋利。

    那是一枚钉马掌的铁钉,锈迹斑斑,萧暥的手心里也都是赤红的铁锈。

    阿迦罗缴了铁钉。手臂一抡,那铁钉在夜空中掠起一道长弧。

    萧暥惆怅地看着他还来不及焐热的长牙,就这样消失在视野中了,心情有点沮丧:特么的你至于用那么大劲吗?都给要给扔到南半球去了。

    “上马,跟我回去”阿迦罗道,

    萧暥心道,两个男人同坐一匹马?

    他立即道:“我走回去。”

    阿迦罗道:“你上马。我走。”

    什么?萧暥愣了下,这什么操作?

    阿迦罗一字一句道:“你是要我抱你上去?”

    萧暥:我自己!

    片刻后,萧暥坐在马上,月色洒满草原。

    他一言难尽地看着阿迦罗牵着马走在前面。

    脑子里又开始乱七八糟地想,怎么觉得有点像唐僧啊……

    *********

    王庭大营里火光闪烁,风中有熏烤羊肉的香味。

    “你这猫吃什么?”维丹兴致勃勃地问。

    苏苏爱答不理地白了他一眼。

    魏瑄道:“只要是我做的,它什么都吃。”

    “那……它吃草吗?”

    苏苏用看白痴的眼神看向维丹。

    魏瑄微微笑了下,出帐随手用短刃割了一些车茶草和一些其他的野草。

    他把草叶拿到帐内,找了个小陶罐,倒上清水,然后又把各色野草洗了洗就放进陶罐里,在火盆上煮。

    才煮了片刻,就有香醇的气息丝丝缕缕飘散出来。

    “好香啊!”维丹说着抬手就要去揭那陶罐。

    “王子,这是猫吃的。”魏瑄阻止他道,然后唤了声:“苏苏。”

    “没事儿,我们草原上不讲究这些,”

    片刻后,维丹喝完一锅野菜汤,意犹未尽,“你太厉害了,我从来没吃到过这种美味。你是用了什么香料?”

    魏瑄谦雅地笑了下:“王子过奖。”

    其实魏瑄没有什么香料,就是清汤寡水煮了野菜汤,稍微给加了点幻术罢了。

    “以后你就跟着我罢。”维丹爽利道。

    ……

    送走维丹后,已经是夜幕降临。

    营地间散落着星星点点的篝火,北狄人正围着篝火喝酒大笑。

    火光映在他清俊的面庞上。

    一个月前他还在大梁的深宫里,他追逐着那个人的脚步辗转沙场,从雁门到凉州,从高原雪山到草原大漠。如今又到了这北狄王庭。

    那个人就仿佛是一阵不安定的风,完全不知道他将会去向何方,而自己就像是那个追风的少年。

    拼尽一切,所有的努力只是想离他近一点。哪怕道路险阻,哪怕摔得粉身碎骨。

    火光寂寂照进他眼底,乌黑的瞳仁里幽深如渊。

    作者有话要说:  (小剧场)小狐狸饲养指南

    小狐狸:蹭蹭

    魏西陵面无表情,不搭理,也没驱赶。

    小狐狸趁机靠近,躺倒,翻肚皮,打滚要揉揉。

    阿迦罗:摁住,使劲揉。

    小狐狸(扭来扭曲),伸爪子挠。

    等等?你摸哪里!?登徒子!唔……咬!

    容绪端起小金碗,里面装满香喷喷的粮:萧萧,吃粮……

    小狐狸嗅了嗅,瞥了一眼就发现他藏在手里的粉裙子。变态!

    魏瑄看了眼容绪:你那是狗粮,他不吃的……

    片刻后。

    魏瑄抬手轻柔地抚摸着狐狸毛。

    小狐狸:唔……好吃!

    感谢在2019-11-2801:34:40~2019-11-2922:45:39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宄言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相逢总在彷徨时、东又又又又、霖霖、时时刻刻、云滇小辣椒、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鲸落40瓶;沫白~黯然空灵景煞39瓶;天宝宝宝宝宝_30瓶;香丹清牌龟凝膏20瓶;清嘉17瓶;妮丝莱、云滇小辣椒、木槿、manqingchu、水思凉、纳兹de可可、要瘦成闪电、苏苏、阿轻轻、fiona10瓶;二二二……二狗!、素玉尘5瓶;leo熙4瓶;小麟3瓶;好运来了!、survival、水月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