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九百六十三章 自称神

    “罪罚之炎!你是洪燃!”

    这是翟最后的哀嚎,只可惜这一切已经晚了。(wap.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洪燃的实力,他的实力,两者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可比性。

    如果是曾经,实力完好的翟倒是还有祛除的可能。

    但是现在对于翟来说,他只剩下了痛苦,这一辈子犯过的错都在这一刻找了回来。

    无尽的哀嚎和痛苦以一种让人恐惧的方式在棚屋区散布了出去。

    只不过这里的人仿佛早已麻木了一样,轻轻看了一眼之后便是收回了目光。

    就连这座豪宅里面的几人都是面色平静,只有眼中有着一丝小小的恐惧。

    但是这一幕并没有让他们感到丝毫的不舒服,反而还让他们有种极其亢奋的冲动,竟然开始疯癫一样的大笑。

    洪燃看到这一幕便是露出了颇为不舒服的表情。

    望着这些已经不能称之为人的人,他慢慢的摇了摇头,火光炸起,整个豪宅瞬间化成了一片火光。

    算是做了一个帮人超度的好事情吧!

    白色的罪罚之火和红色的熊熊大火,两个火焰瞬间交织而起,在这片区域里面形成了一个极为好看的光景。

    这样的光景终于吸引了一些人的目光,如同麻木的众人慢慢的从屋内走了出来,望着这片少见的火光大笑了起来。

    这里的人都像是着了魔一样,让洪燃的眉头不由自主的皱了起来。

    不过只皱了没一会,他便是松了下来,表情逐渐变得认真了起来。

    因为从远处走来了一个人,这个人一出现整个四周的一切都变得缓慢了起来,就好像连时光都开始变得缓慢了起来。

    四周的那些人自然没有注意到这一点,同样的也没有注意到这个人的出现。

    对方走过的刹那,四周的空间便是跟着扭曲了起来,让人一看便是有种极其惊讶的愕然。

    “墨先生!”

    洪燃轻声开口,对方的表情并没有流露出太多的不悦,而是轻轻点了点头,嗯了一声,算是招呼了一声。

    之后便是看向了一旁的火光,露出了一副颇为感慨的笑声,“终于是死了吗?你杀了他吗?”

    洪燃没有回答这个问题,算是默认了吧。

    墨轻轻叹了一口气,“好不容易养了这么大,好不容易有这么多条命,结果一而再的死,到头来竟然死在了你手上,他估计死前都不知道为什么会死吧?”

    想起翟临死前的遭遇,洪燃微微一笑,默默的点头,“嗯,他到最后才认出我,的确是有点茫然!”

    “唉,都是命数,既然这是既定的事实,那么我好像也干涉不了,死了就死了吧,享福也享够了,现在也该松了一口气!”墨先生轻笑声了一句。

    看似洒脱的回应让洪燃感到有点奇怪,听不懂这话是什么意思,总觉得有点太过平静了。

    随后缅怀过后的墨先生突然将目光看向了洪燃,很是不解的看着洪燃,“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洪燃也是将目光放在了墨的身上,微微一笑,“我是来找你的。”

    “是吗?找我干嘛?又有什么问题想来请教我?不过现在的你好像并不需要再来请教我了吧?”墨轻轻反问了一句,眉头缓缓皱了起来,因为他感受到了一丝小小的威胁。

    这种威胁是从洪燃身上散发出来的,这种感觉让他有点不太舒服。

    洪燃默默点了点头,“承蒙墨先生曾经的关照,虽然算不上什么太大的忙,但是墨先生的确是帮过我几次,所以我一直没来叨扰先生,不过现在不行了,我必须要来打扰了。”

    墨眉头一松,颇为不舒服的反问道:“什么一丝?现在又是什么时候?不得不过来又是什么意思?这些年我都没有露面过一次,更加没有打扰匠城的运转,所以你想干嘛?”

    洪燃歉意一笑,“让先生失望,我是来请先生赴死的!”

    这话一出,全场所有人瞬间安静了下来,所有人的脑袋都转了过来,所有的目光全部都聚焦到了洪燃的身上。

    连墨都是被这话给震惊到了,他感到了一种讽刺的感觉,就好像洪燃在说笑话一样!

    可能是怕刚刚那句话说的不够清晰,洪燃重新描述了一下这句话,“先生没有听错,我是来杀你的!”

    即便是性格再好的墨,听到这话的时候他也是露出了极为不爽的表情,一声便是产生了一股震荡,四周的所有人全部倒在地上。

    墨脸上露出了颇为扭曲的表情,极其不爽的反问道:“杀我?你凭什么杀我?你为什么要杀我!”

    看着一下子变了一个人的墨,洪燃摇了摇头,叹了一口气,“为什么?你现在这幅样子便是我为什么要除掉你的原因,其实匠城自始至终都不需要你这样的守护者,你从来没有真正守护过匠城,如果要守护的话,我们自己就足够了,并不需要你!”

    “我守护了匠城这么久,现在你竟然敢这么对我?”墨的表情再一次开始扭曲了起来,变得异常的愤怒。

    洪燃静静的看着墨,并没有因为其表情变化而变化,轻轻的叹了一口气,“你现在这个样子恰恰才是匠城不稳定的源头,我绝对不允许在这种事情还有这样的威胁出现,所以我必须要将你清除,从匠城清除!”

    “借口!这是你的借口!”墨突然大吼了起来,情绪再一次变得不稳定了起来,四周的空间都是因此鼓荡收缩了起来。

    洪燃眉头一紧,摇了摇头,手一伸便是将四周这片区域完全锁死,轻声说道:“你再乱动,会把别人引过来的,这样的话你就更加不可能活下来了,没办法,如果我不杀你,那么你就会成为匠城最不稳定的那个因素,这样的因素我绝对不会让其存在的!”

    “我怎么了?我做了什么了吗?”墨直接大声质问了起来,整个人都是充满了愤怒和扭曲。

    洪燃也没有解释太多的原因,只是将曾经发生的事情一一重复了一遍。

    “你和翟联合逍遥阁这件事情就已经能让你死上百次了,你们让匠城受到了太多太多的损失,还死了这么多人,这个理由足够了吧?”洪燃轻声解释了一句。

    墨的眼睛直接瞪大了一圈,震怒的看着洪燃,嘶吼的连声音都颤栗了起来,“死了很多人?哈哈!所以你这是在和我算账吗?就凭你!你有资格来做这个事情,如果不是我,匠城已经没了,你知道吗!匠城没有我的话早就已经消失了!”

    这一声大吼并没有引起洪燃太过的共鸣,他就这么平静的看着墨,联想到未来已经注定要发生的事情,那么他绝对不会让这么一个人留在匠城。

    匠城的一切都不能被这个人所威胁。

    一个动不动就能将匠城陷入死亡的人是不应该存活在世上的,尤其是这人还是一个精神不正常的神经病,这种人更加不应该待在他所珍视的匠城。

    “现在有两个选择摆在你面前,一个便是死!你死了,这一切的代价仇恨就算是还了,这也是你该还的东西,第二个便是离开匠城,离开这个地方,我不允许你再出现在这里,你的出现会让未来出现无法预料到的危险!”洪燃慢条斯理的将他的办法说了出来。

    这两个选择对于墨来说简直就是笑话,所以他丝毫没有理解这两个选择,直接选择了第三个。

    一声沉闷的喘息之后,墨的四周便是出现了扭曲的画面。

    这一幕也让洪燃笑了起来,他造就已经猜到会是这样的结果,所以并没有任何的不喜。

    慢慢抬头看向了上方,笑着说道:“我们还是到上面去吧!在这里会毁掉你所珍视的一切的!”

    这话带着一丝小小的调侃,随后洪燃便是轻轻往上飘了起来,目光一直都放在了墨的身上。

    对于墨来说,洪燃说的话便是对他的侮辱。

    他怎么都想不明白他明明守护了他的匠城,让匠城长久的存活了下来,虽然他每一次都带走了极多的生灵,但这就是他出手的代价。

    做任何事情不都需要代价吗?这有什么不对的吗?

    上一次的出面,他和逍遥阁联合了起来,做了一个很大的局,匠城被毁了一部分,死了很多人,但重生之后的匠城难道不比之前更加的美好吗?

    这难道不是他的功劳吗?

    再比如曾经,吴解都还只是一个小娃娃的时候,匠城也是由他在守护,那时候的城主府如同虚设,所以他伸出手选择帮着重建了起来。

    那一次匠城里面的人死了一大半,匠城所有的威胁也是消除了,之后便是重建,之后也是迎来了吴解,匠城的威名再一次达到了顶峰,成为北境不可忽视的名词。

    这一切都是因为他的存在,如果不是他,根本就不会出现什么吴解,更加不会有后面发生的一切。

    这一切不都是因为他吗?

    墨越想越扭曲,怎么都不觉得自己有什么地方做错了!

    刚想露出震怒的表情,他突然冷静了下来,用很是漠然的表情看了一眼洪燃。

    “你是不是很羡慕我?因为我活的比你久,所以你忌惮了,对不对?”墨突然说了这么一句话。

    这句话的观点很奇怪,奇怪的让洪燃不知道该怎么回话。

    “没错!一定是因为你忌惮我,否则你不可能一来便直接杀了翟!你跟他又没有什么矛盾,这绝对是你的嫉妒!”

    墨又说了这么一句话,委实让洪燃不知道怎么回答。

    “我们这样的人对于你们来说,其实便是神,我们不死,我们永生于此,掌控着这里的规则,现在你竟然如此胆大的想要弑神!”

    墨一下子疯癫了起来,言语中透露出了极多的疯狂,就差大声呼喊称自己为神了!

    半空中的洪燃明显被这番话惊愕了一下,因为他还真不知道这两人活了多久,明显是被墨的话给惊了一下。

    “永生?你也能永生?”洪燃颇为惊愕的问了一句。

    墨突然露出了极为炫耀的目光,并不认为这是一个秘密一样,直接大笑了起来,“哈哈!这就是我最大的秘密,现在被你知道了,那你就没有活下去的可能了,你准备好去死吧!”

    对于墨的威胁,洪燃丝毫没有在意,他在意的是墨口中说的话,这简直就是一个巨大的惊吓,世上除了他们已知的那个人骸之外,竟然还有人能永生吗?

    洪燃脸上的表情明显透露着惊愕,又重新问了一句,“你真的能永生?我已经活了很多年了吗?”

    墨哈哈大笑了起来,“自然,我是不死的!你活的年岁比你想的还要久,活了多少年我自己都已经想不清楚了,你觉得你能和我相比吗?在你们眼中,我这样的人是神,是你们永远都触摸不到的神!你知道吗!我是你们的神!”

    墨的状态很显然是到了一种极其疯狂的状态,疯癫而又狂妄的表情让洪燃感到极其的不舒服,这不是他想看到的一幕。

    同样的,他也不觉得墨说的话便是真的,因为除了那个人之外,他并没有听说过别人也能永生的消息,这可不是随口乱说的事情。

    “我不相信!”

    洪燃的摇头质问,让墨突然的呐喊停了下来。

    “为什么你不信,我又不是世上独一份,别人能活那么久,我就不能活那么久吗?凭什么我不能?”墨的质问带着一丝小小的质问。

    然而这个质问就像是一个小孩子的驳斥一样,丝毫没有任何的说服力,只是洪燃稍微有点好奇这其中的原因。

    “告诉我,你永生的手段,那我就相信你的说法,否则你就是在说谎,你就是一个充满妄想的疯子,就像那个死去的翟一样,你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疯子!”

    洪燃极其不屑的讽刺,让墨露出了极为不自然的表情。

    “原因?手段?我为什么能活那么久?自然是因为我用了极其少见的手段!”

    “什么原因?我要好好想想?”

    “哈哈?是因为什么来着!对了,是因为我能不停的转世复活,这样我不就能一直活下来了吗?多么简单的理由呀!”

    “你知道吗?我有很多条命,你杀了我这条命,我还有另外一条命,这都是我能活过来的原因,所以你是杀不死我的!”

    “因为我是永生的!我是真正意义上的神!”

    墨在略显疯癫的状态下说出了这么一番话,极其狂妄的瞪着洪燃。

    洪燃怎么都没有想到自己就想清除一些威胁而已,竟然会惹到一个所谓的“神”!

    这种愕然而又惊诧的表情慢慢浮现在了他的脸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