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八百二十二章 那年少年

    已经过了冬天的洛阳城,有些春寒,但其实不冷。(m.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不冷的其实是人的心。

    这些日子洛阳城发生了好几件大事,其中最大一件,是那位上阳宫的副宫主章太一境界来到了登楼巅峰,好像是距离沧海就只有一步之遥。

    第二件事便是程雨声,以春秋境界,得一增补成为上阳宫的第二位副宫主。

    这种殊荣原本是落不到程雨声这么一个春秋境界的修士头上来的,事实缘由是因为之前洛阳城想要新增一位副宫主,有几位登楼修士都对其有意,一时间不知道选谁好,这件事禀告进入皇宫里之后,那位大余新帝,倒是直接了当便说了,既然是管理修士的上阳宫,说到底还是要以境界战力来看,让他们打上一架,谁赢谁做副宫主。

    于是几位登楼修士便相约一战,原本这一切都还很顺利,只是打到最后,却偏偏碰到李小雪回到了洛阳城。

    这样一位春秋巅峰的剑士回到洛阳城之后,听闻了这件事,不知道怎么的,也加入了其中,这位距离登楼只差一线的剑士,最后应对几位登楼修士,都未落下风,最后胜过之后,那几位登楼修士也无话可说。

    要说什么?

    最多只能说上一句,果然是兄妹都是了不得的人物。

    毕竟李小雪的那位兄长,整个人间最为年轻的剑仙,现如今已经名扬天下,就在这洛阳城里,就不知道有多少待字闺中的姑娘想要嫁给他。

    只是同样的,洛阳城里那些流传出来的所谓李剑仙的风流故事,也是满天飞。

    现如今的李扶摇,在整个俗世里,比朝青秋还要出名许多。

    要是李小雪就这样成为了上阳宫的副宫主了也没啥,本来是技不如人,也没有人敢说什么,偏偏最后,又冒出来一个程雨声,这小两口打了一番,李小雪这明摆着放水让程雨声赢了。

    最后这上阳宫副宫主的位子,便落到了程雨声的头上。

    所谓峰回路转,不过如此。

    不过好在程雨声做人没问题,几顿酒,化开了那几个老修士心中的郁结之气,这也就坐稳了位子。

    只是这个小子的媳妇儿,摘星楼那边剑仙李昌谷的宝贝徒弟,这三天两头都是在外面斩杀那些胆敢加害延陵百姓的山妖,程雨声一年到头也不见得能见几次,因此一到喝酒的时候,几个老修士都要调侃他是娶了个媳妇儿,好似没娶一样。

    往往这个时候,程雨声就要拿他有着那么大一个闺女来说事了。

    这让那几个老修士恨得牙痒痒,但是最后,还是没办法。

    谁叫程雨声这个几十岁的小家伙,还真的有个闺女呢,他们这些几百岁的老家伙,可是一个也没有。

    ……

    ……

    今天洛阳城下了一场雨,雨不太大,程雨声干脆也就懒得打伞出门了。

    提了一坛子好酒,这一次程雨声是要去见王偃青。

    住在那陋巷小院的王偃青,本来是先帝在位之时,整个洛阳城里,最被倚重的修士,当时他是刑部供奉,李扶摇在斩杀了几位洛阳城的修士之后,要不是他之后对李扶摇网开一面,或许也没有现在的剑仙了。

    后来刑部改制,由上阳宫节制延陵修士,王偃青便渐渐淡出众人视线,平日里就在这座小院里喝酒下棋。

    等到之后先帝驾崩之后,王偃青便更是隐于人后,开始放任自流。

    他的境界不高,这些年也没有所谓的刻苦修行,到了如今,更是已经读书喝酒下棋而已了。

    原本就没有几个客人的小院,现在更是除去已经老掉牙的顾师言之外,就只有程雨声了。

    所谓的门前冷落车马稀,便是如此了。

    程雨声推门而入的时候,已经是白发苍苍的顾师言正拿着一颗棋子苦苦冥思,看到程雨声推门而入,很快颤颤巍巍手上便落下了一颗棋子,滚落棋盘之后,一局棋都被彻底打乱。

    顾师言哈哈笑道:“这个家伙,来得不是时候。”

    王偃青虽然还是不能视物,但也知道这是顾师言故意为之,他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微笑不语。

    顾师言这样的老友,也不知道能够陪他再下几局棋,这耍小聪明也不知道能耍几年,就罢了就是。

    程雨声一屁股坐在石桌旁,把酒坛子摆上石桌,瞥了一眼顾师言,笑着打趣道:“可不知道你顾大人这个大国手在,没准备你的份。”

    顾师言一本正经的说道:“反正我这把老骨头老到了这个地步,喝不了两口,你程副宫主,这么两口都不给?”

    说这句话的时候,顾师言这个副字咬得很重。

    程雨声却是全然不在意,只是笑着看了一眼春水,这位当年的宫里专门让给王偃青读书的女子,现在也是双鬓斑白。

    她笑着转身去屋里拿碗。

    不多不少,三个酒碗。

    程雨声倒了三碗酒,这才笑道:“顾老大人可喝不了这么多。”

    顾师言哼了一声,端起来一碗酒,这一次却是没有半点颤抖,手稳得很。

    “你小子到底还是疼媳妇。”王偃青喝了口酒,自顾自便说了这么一句话。

    洛阳城里很多人都觉得他程雨声是想着要上阳宫的地位,其实王偃青一眼就看透,这是因为他不想李小雪再担上一个担子。

    “我太了解她了,其实还是有些争强好胜

    ,想要超过她的那位兄长,可她兄长是个什么人,这他娘的根本不是人!”

    程雨声有些惆怅。

    提及李扶摇,以前是同龄人都要觉得无奈,现如今则是几乎整个人间的修士都要觉得无奈。

    王偃青笑道:“说起来,我还有份不轻不重的香火情在。”

    程雨声呸了一声。

    说起来关系,他还得叫那个家伙一声大舅哥。

    王偃青微笑不语,一切都在不言中。

    顾师言则是喝了口酒,便觉得满足,他靠在石桌上,缓缓说道:“或许是最后一次和你们喝酒了。”

    程雨声故作讶然,“难不成你是想着从这里回去就躺在棺材里等死?”

    顾师言不理会这个小子,只是看着王偃青。

    王偃青说道:“你走的时候,我去送你就好,要不要写一对挽联?”

    这本来是不吉利的话,但是说的好像是真的有些认真。

    顾师言笑着点头,他这一辈子,下棋下到了天下第二,第一这位是真的越不过去了,越不过去就算了,没有什么关系,反正都差不多。

    程雨声说道:“我也去送你。”

    顾师言咦了一声,“我那座小院子,可容不下你这位大修士。”

    程雨声哈哈大笑,本来都是胡乱之言,不必当真。

    相比较起来,和那些修士打交道,其实他程雨声,更愿意和这两位打交道。

    只是当这阵笑声传出去之后,忽然天际便出现了一道剑光,那个青衫剑仙从天而降,就落到这座小院里,他身无长物,就是一袭青衫而已。

    只是剑气已经弥漫开来。

    王偃青笑道:“李剑仙大驾光临,在下不能视其真容,真是可惜。”

    李扶摇一屁股坐下,笑着说道:“我也是来蹭酒喝的。”

    身旁程雨声脸色难看。

    顾师言倒是颤颤巍巍说道:“这可是李剑仙?”

    李扶摇转过头,看着这位延陵国手,真心实意说道:“顾老大人,棋艺天下第二,佩服佩服!”

    顾师言满面红光,这样的说法,虽然听着不咋地,但实际上是真好。

    “李剑仙更是人间仅有,更是让我这把老骨头佩服。”

    听着这么一句话,程雨声捂住额头,这他娘的,怎么平日里没有见过这顾师言这幅德行?

    李扶摇和两位问过好,但始终没有理会程雨声。

    王偃青笑着问道:“你来洛阳城,又是探亲?”

    之前几次,李扶摇回到洛阳城,可都没有来见过他这个瞎子。

    李扶摇摇头道:“秋风镇破境一战,我手里好些剑全部都碎了,现在我带着一包碎片,就想着找个地方把剑重新铸出来,只不过我虽然是学过几年铸剑,可这又不是一般铁剑。”

    三言两语之间,王偃青便已经能够想象出来,当时的那场大战到底是有多凶险。

    倒也是,这么多沧海修士都去了,说简单,真的也说不过去。

    更何况最后连朝青秋都出来了。

    “那位剑仙,说到底,还是真真的举世无敌,怪不得之前能够撑起来一个剑士一脉。”王偃青虽然是个读书人,但也是极为佩服朝青秋。

    这便是朝青秋的人格魅力了。

    让人不局限于自己身份,也要对他举起一个大拇指。

    李扶摇笑着说道:“我现在看着朝剑仙的背影,就好想是看着一座山,想要翻过去难,只求能够并肩。”

    王偃青接过春水拿过来的酒碗,给李扶摇倒上一碗,这才说道:“有机会的。”

    李扶摇一饮而尽,笑道:“借王先生吉言。”

    喝酒喝酒,本来酒也不会太多,所以在喝完这么一坛酒之后,王偃青这才发现其实身上都湿透了。

    这小院里五个人,三位修士,其中还有一位剑仙,竟然都没有隔绝雨水。

    顾师言起身告辞,他本来已经十分年迈,精力实在是有限了。

    李扶摇起身相送,让他又觉得多了几分荣幸。

    顾师言离开之后,李扶摇这才瞥了一眼程雨声。

    后者还是不言不语。

    “王先生,你说几个都是有着傲气的读书人,让他们非要在融洽的坐在一起,共写一篇文章,有什么办法?”

    李扶摇说到底,还是抛出了个问题。

    王偃青哈哈大笑,“这种事情,说起来太难了,首先还得先有办法让他们坐到一起,其次一篇文章,谁来做开头,谁来结尾?这些都十分考验人,做开头的人当然可以尽情舒展才华,但是是不是要给后面的留些余地?至于接上开头的那一位呢,考究功力,是要跟着开头的意境来,还是自己独辟蹊径?接上之后,会不会要给之后留一个余地?每个人都是如此,所以这么一篇文章不好作,但真要作出来了,只怕会是举世无双的佳作!”

    李扶摇苦笑着喝了口酒。

    然后摇头不语。

    “算了算了,走走看看,总归有办法的,这本来以前都用着别人的剑,感觉顺手,现如今要成自己的剑了,又觉得烫手。”

    王偃青笑而不语。

    李扶摇这才转头对程雨声说道:“出来走一段,说两句话。”

    程雨声没理会他,但是李扶摇已经站起身,走到了院门口。

    还弯下腰去

    移了移那盆兰花。

    “不后悔?”

    站在院门口,李扶摇最后就抛下了这么一句话。

    然后便走出了小院。

    程雨声还是没起身,王偃青自顾自笑道:“有些事情啊,要是不把握住,说不得就真的要觉得后悔了。”

    程雨声这才咬牙起身。

    ……

    ……

    天街小雨润如酥。

    “说什么?”

    程雨声来到李扶摇身后,直白问道:“要谈什么?”

    李扶摇没看他,只是说道:“程暮不修行,这种事情,你到底怎么想的?”

    程暮不修行这件事,最开始李扶摇看得还是不重,但是这些日子,真要想着这个姑娘离开人间,他好像是有些受不了。

    “我闺女,你以为我愿意看着她死?”

    程雨声有些生气,但还是只能生气而已。

    自己闺女的性子,他比任何人都清楚。

    李扶摇说道:“算了。”

    说到底,不过还只是算了而已。

    程雨声咬着牙问道:“你就这么一句话?”

    李扶摇转头看着他,两个人其实都是几十岁的人了,但是看着还是如同两个年轻人。

    “她未必觉得不开心,你也改不了她的性子。”

    李扶摇朝着前面走去,说了这么一句话之后,程雨声几乎就要恼怒出手。

    以他这么一位春秋修士,要面对李扶摇这位货真价实的剑仙,真的很不容易。

    甚至没有出手的机会。

    但刀光闪过,他还是挥出一刀。

    李扶摇躲都没躲,刀光便就此散去。

    “让你跟我走一段路,不是想要气你的。”

    李扶摇自顾自说道:“知道你有些遗憾,趁着小雪不在,让你了去遗憾。”

    程雨声有些茫然。

    李扶摇说道:“跟着走就是了。”

    程雨声犹豫片刻,但还是跟上。

    转过几条长街,这就是来到了那座李府前。

    那座府邸之前被李父扩建了好几次,但最后等到这两个老人离开人间之后,李府依然是空无一人。

    身前积累再多,终究还是带不到身后去。

    李扶摇站定之后,向程雨声比了一个手势,然后才朝着远处喊道:“叶笙歌,等我去过学宫,就和你一战,我就不挑日子上沉斜山了。”

    叶笙歌?!

    程雨声一怔,随即双腿忍不住的颤抖起来。

    不是因为叶笙歌那个道门圣人的身份,而是想到了几十年前在洛阳城见到的那个叶姑娘。

    当初谁知道她是道种呢?

    那就是他当初喜欢的姑娘。

    李扶摇拍了拍了程雨声的肩膀,笑道:“真的,不用这么没出息。”

    程雨声没说话,只是眼眶有些红。

    那个女子的声音遥遥传来,“知道了。”

    李扶摇说了一声好嘞,然后一闪而逝,不知去处。

    程雨声在拐角处站了很久,然后狠狠拍了拍大腿,这才缓缓的顺着李府墙根走过去。

    那是叶笙歌的小院。

    里面有棵桃花树,长势很好。

    程雨声来到门外,站在门前停下,不愿往前走一步,也不愿意就此离去。

    他知道,那个喜欢的女子就在院子里,但是他就是不敢去敲门,也不敢出声。

    院子里的女子,也没有半点想要开门让他进去的意思。

    一如当年。

    就是当年。

    程雨声忽然笑了笑,原来都不年少了。

    ……

    ……

    离开洛阳城之前,李扶摇去了一趟程府,见到了回廊下坐着的程暮。

    李扶摇走到她身边坐下,看着她已经不太年轻的面容,轻声说道:“你这个傻孩子,人间走一趟,非要这么早离去做什么?”

    程暮笑而不语。

    李扶摇说道:“带你看个好看的,看不看?”

    程暮这一次点头。

    李扶摇在她面前弯下腰,等了很久,程暮却又说道:“就在这里看着舅舅,都很好了。”

    李扶摇没转头,就说了个好字。

    他身形消散,却不知道,程暮已经画了一幅画。

    正是他。

    ……

    ……

    本来王富贵破境入云这种事情,已经让许多的学宫弟子觉得无比自豪,不管这位王先生之前是和学宫有什么不痛快的事情发生,但只要现如今王富贵还属于学宫,那么这就是他们学宫走出去的圣人。

    只是在入云之时,竟然来了一位不速之客,便让他们惊讶不已了。

    苏夜在凉亭下苦笑,这之前才刚刚念叨一句,现在就来了,这张嘴啊。

    苏夜觉得自己或许有乌鸦嘴的属性。

    来到学宫门前的,除去是那位现如今除去朝青秋之外,风头最盛的李扶摇,还能是谁?

    一身青衫的李扶摇立于学宫门外,看着天幕,待到金光消散之后,这才看着学宫,朗声道:“洛阳人氏李扶摇,登山问剑!”

    ps:写到后期了,很多东西梳理梳理,降低更新频率,这些天暂时日更一章五千字,读者群号:1241906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