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104、药人

    买到防盗章了?晋江app千字三分, 一章一毛钱, 补买无压力  萧真人也有意显一显手段,他掏出罗盘, 不必袁氏指路,径直走到了后院。(看啦又看小说网)

    绕着差点吊死蒋文柏的那树转了一圈, 又是点符又是闻味, 半天才道:“不知来路,却是个积年老鬼, 阴气很重, 须得开坛作法。”

    蒋文柏被人用竹椅抬着跟在后面,听见萧真人这么说,连连点头:“要的要的,真人需要什么, 只管吩咐。”

    萧真人让两个徒弟预备法坛是要摆的各类法器, 自己换上法衣,在坛前又是念咒又是烧香, 掐算了半日才告诉袁氏, 这是蒋文柏命中该了结的一段承负因果。

    蒋文柏又被血喷又被尿淋,躺在椅子上萎靡成一团,抖着嘴唇问:“是,是什么因果?”

    萧真人捻一捻胡须,故作神秘:“总是一段孽缘。”

    他又没有通天的本事,哪里知道为什么,反正有东西要蒋文柏的晦气就对了。

    这一句话让蒋文柏浑身一个激灵, 他不敢细想那女鬼的模样,可又十分眼熟,仿佛认识她,只是怎么也想不起来究竟是谁。

    袁氏察言观色,一见丈夫脸色大变,知道他必是有事瞒着自己,问萧真人:“可有什么法子,了结这段孽缘。”

    萧真人捻须不答,两个徒弟出来说话:“既是承负因果,那便是天意如此,师父要替你们化解,那可是要花大力气的。”

    劫数自然可破,只是要多花点银子。

    袁氏知道一阳观雁过拔毛的规矩,既然请了他来,就已经有准备:“只要真人能把那东西赶跑,安我家宅,咱们自有酬谢。”

    萧真人依旧吃茶不答,两个徒弟继续说道:“师父要设坛画符,请祖师爷下降,岂是寻常人有的福气。”

    这是不见兔子不撒鹰了。

    蒋文柏赶紧叫人去钱庄换百两银子,萧真人这才眯着眼,掐指道:“正午时分阳气最重,那时画符事半功倍。”

    蒋文柏差几个下人在院中摆出长桌供品,又预备厢房让萧真人沐浴静身。

    谢玄看了这番动静,心中哧笑,画符还不简单,这个白脸道士又要起坛又要作法,弄这许多花哨,不就是想多要点钱。

    他心中暗忖这个法子着实不错,往后再有大户请他作法画符,也照这样起坛,费的功夫越多,拿的钱也就越多。

    萧真人念咒请香拜祖师,折腾了大半日才画了一叠符,累得满头大汗,把这一叠符交给徒弟,把蒋文柏住的那间屋,里里外外都贴上。

    “我已经备下天罗地网,那东西只要来,就逃不出去。”

    清源清正取出一个朱红网兜,把朱砂调和,将这网兜浸透,又在上面挂上小金铃。

    谢玄本来抱臂站在廊下,见这东西新奇,走前两步。

    清正哼笑一声:“怎么,没见过这个罢。”师父竟还对这两个小道多礼,一看就是乡间野道,连这样的法器都没见过。

    谢玄一下冷了脸,受这句讥讽,本待要走,可又怕他们真有什么古怪招数,忍住一时气,耐着性子看他们到底如何施法。

    清正清正把这网兜布置在蒋文柏屋前,又用油布盖住,有心跟谢玄显摆,把萧真人另一样宝贝拿出来。

    是一个写满了符咒的黄布口袋,清源道:“任它是什么东西,只要收入法袋,押在祖师爷前念四十九日经书,必叫它魂飞魄散。”

    小小看了一眼,萧真人符上的灵光还不及谢玄画的一半。可就是这一半灵光,贴遍了屋子也照得满室光华。

    法网符袋,只要女鬼入来,插翅难逃。

    小小拽一拽谢玄的袖子,把他拽回屋里,攥着袖子求他:“师兄,咱们帮帮她罢。”

    谢玄十分看不上一阳观这三个道士,不管是那个白面老道士,还是那两只癞□□小道士,况且又有土地爷担保,不帮也得帮。

    可这事儿不好办,蒋家这些人便不好骗,更别说那个萧真人了。

    他龇龇牙:“麻烦。”

    小小赶忙从袋里摸了颗粽子糖,塞到谢玄嘴里。

    谢玄含了一口糖,笑着伸个懒腰:“行罢,那就替她想想办法。”

    三更时分,蒋家院中无人安眠,全都点着灯火,等那女鬼前来。

    蒋文柏恨不把黄符贴在肚皮上,怀里抱着从萧真人那儿借来的三清铃,一有风吹草动,就死命摇那铃铛。

    清正清源,赶过来看了几回,都是蒋文柏自己害怕得发抖,气得骂了一声:“真见了鬼再摇!”

    蒋文柏缩在床上,蒙头藏在被里,屋中处处都点着烛火,夜深更静,他渐渐撑不住要睡。

    眼皮一松,一阵阴风吹来,窗棱“格格”作响。

    蒋文柏一下醒了,缩到床里,从被子露出两只眼睛,就见窗外一道窈窕身影越来越近,立在门边,想要推门入内。

    被门上的符咒一震,进不了门,又绕到窗边。

    蒋文柏大气都不敢喘,他刚刚还敢摇铃,这下却连一点声音都不敢发,屏息不动,可那道黑影不愿离开。

    “大郎,是我呀,你不是说最爱我么?你不是说要娶我进门么?”声音好似裹了蜜,娇滴滴的。

    说罢就要撞门进来,被五雷灵符打中,痛叫一声。

    蒋文柏紧咬牙关,那声音又变了语调,阴恻恻笑上两声:“蒋玉郎啊蒋玉郎,你躲得过一时,躲不过一世。”

    符咒被阵阵阴风吹得猎猎作响,有几张还被吹落在地,女鬼长发飘起,两只鬼爪在门框上一抓留下几道爪痕,拼却鬼力也要蒋文柏的性命。

    蒋文柏这才反应过来,猛然摇动三清铃,两边廊下倏地拉起法网,金铃随风振动,“铃铃”作响,如道道法咒打在女鬼的身上。

    打得女鬼身形一滞,萧真人一柄拂尘击在女鬼头顶心,清正清源趁机抖开黄符布袋,一下将女鬼套进布袋中。

    女鬼在黄布法袋中越缩越小,先还挣扎,两道符一拍上去,她就一动不动了。

    蒋文柏缩在被子里,抖着嘴唇喃喃出声:“红药……”

    两声“玉郎”,他全想起来了,二十年前,他在花舫遇上戚红药,他初入风月场,害羞腼腆,红药拨动两下琵琶勾动他心弦。

    他们也曾恩爱过,比后来那些,比起袁氏,他倾心爱过的,也只有红药一人。

    可他蒋家虽然败落,也门风清白,岂能娶个烟花女子为妻,实在愧对列祖列宗,越是近家门,他就越是害怕面对父母。

    这才狠狠心要将红药卖掉,谁知红药听见,半夜跑了出去,原来她早就已经死了。

    萧真人可不管蒋文柏跟这女鬼有什么前情后因,反正一百两银子妥妥到手了:“你放心,她绝不会再来找你了。”

    蒋文柏想问问萧真人要把红药如何,最后还是没问出来。

    萧真人为了抓这女鬼两顿未食荤腥,既然女鬼被抓住了,袁氏就让厨房预备一桌席面,好酒好菜的招待萧真人。

    谢玄看准时机溜进厨房。

    半夜三更起灶火,下人们当然不乐意,谢玄掏出几十个钱,摸着肚皮,假意道:“夜里饿了,不拘什么有吃的都行。”

    厨子看谢玄话说客气,还舍得给钱,从给萧真人的菜里分了些出来,整鱼整鸡不好给,炖肉炒菜全分了一半,还有七八个刚蒸好的馒头。

    谢玄端着托盘,笑嘻嘻出去,就手把香油瓶子顺走了。

    拿回房中给小小:“吃罢。”

    小小掰了个馒头就着炒肉片吃,嚼了两口才问:“咱们怎么救她?”

    谢玄也是真的饿了,两三口吃了一个馒头,他点点香油瓶子:“靠这个救她。”

    夜已经深了,城门都关了,萧真人酒足饭饱,到预备好的厢房睡下了,他那两个徒弟年轻好酒,在花厅里喝个不住。

    谢玄推窗放出纸鹤,让纸鹤望风,等纸鹤飞回来,轻啄他的手,他才从竹篓里扒拉出一个布口袋,布袋里的东西不住蠕动挣扎。

    萧真人一间屋,他那两个徒弟一间屋,套女鬼的法咒布袋跟开坛用的法器都收在两个徒弟那儿。

    谢玄撬开厢房的窗,双手一托,小小就钻了进去。

    她在黑暗中也不必点灯,双目一扫,屋中何处有“气”,看得一清二楚,藏得再深也瞒不过她的眼睛。

    小小打开木箱,找到黄符布袋,伸出指头戳一下里头被套住的女鬼:“你别再害白雪香,我就放你出来。”

    女鬼在法袋中拱了两下,她本来就没打算害她。

    小小想了想又出言威吓:“你若是敢伤无辜,土地公公就收回法旨,进了阴司你也没话好说。”

    女鬼依旧答应得爽快。

    小小听她答应了,拧开香油瓶子,把芝麻香油倒在黄符布袋的符胆处,又扔了半个馒头进去。

    抖开谢玄给的布袋,从里面钻出一窝老鼠,小小抿唇一笑,师兄这是把老鼠一家都掏出来了。

    作者有话要说:  200红包继续中

    经期综合症,加上结尾,不想写得马虎,最近更新会比较慢,谢谢大家体谅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一只胖鹿鹿 2个;xxx、勿试物语、蒙大大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30483811、花开不诉殇、李晓莫 20瓶;月鱼 12瓶;月沉影、人间客、男猪帅到炸裂、巍巍、baitian 10瓶;洛千千 9瓶;dakoubangzhu、zyn的召唤器、啊花、米虫、锦瑟、吃面的鱼 5瓶;五彩缤纷、孤鸪鼓固、钝刀、zzz、悠忧优伶、王二狗、甄由美、haha、安久、哦、阿拉丁神灯、微暖如洁、白萝卜、kira★、喵小喵的喵星球、筱梦、谷蕊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