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112、傅瀚海vs成玉

    傅瀚海总觉得他和成玉那不叫谈恋爱, 他和成玉就是知遇之恩。(Www.K6uk.Com)

    成玉在傅瀚海心里就真像块儿玉似得, 他想着法子的哄人家,讨好人家, 撩拨人家,就是不肯承认人家。

    逢人便说自己养了个小情人儿,玩玩而已。

    渣的可以。

    实际上他回到家碰都不敢碰成玉。

    因为成玉太小了,才刚过十八岁, 傅瀚海就觉得谈恋爱哪能差那么多?他就是在养儿子。

    要知道他可是比成玉大了九岁呢。

    终于, 人家成玉说,傅瀚海你滚吧。

    傅瀚海这老家伙才有了失恋的感觉。

    他之前不承认这是恋,人走了才觉得伤心,可是和陈帜礼喝起酒来又成了成玉的不是了。

    陈帜礼问, “那你给我讲讲,他怎么的不是了。 ”

    傅瀚海一把鼻子一把泪的,当然他也没哭,装模作样道的说……说什么成玉指着他的鼻子骂他,骂自己骗了他,骗了他的感情。

    然后成玉为了管着他, 还要搬到傅瀚海的家里去,傅瀚海当时就心说, 祖宗你可饶了我吧。

    他对成玉真的是真心的, 至少是比其他人认真的。

    为了让成玉好好的弄他的乐队,怕自己平时打扰到他,傅瀚海还特意给成玉租了好房子。

    主要是傅瀚海自己的房子吧, 比较乱,没什么私密性,平时喜欢和一些不是什么正儿八经的朋友聚会。

    少不了一些别有用心的小妖精,就会上门来堵他。

    傅瀚海还就喜欢和人耍这种嘴皮子,他也习惯了,觉得没什么。可是成玉就受不了这些,看见那些小妖精就恨不得抓花他们的脸,每次都闹的鸡飞狗跳的。

    傅瀚海觉得已经很有耐心的哄着成玉了。

    可是成玉就总闹,总闹,每天都在那儿胡搅蛮缠。

    如果现在成玉就搬到他家里去,傅瀚海说,那以后自己就铁定是个和尚了。

    他都没好意思告诉别人,他为什么舍得和成玉分手呢,是因为他到现在都没舍得碰成玉。

    根本就碰不成。

    成玉看起来像猫,摸上去像个豹子。

    或者是刺猬,扎手。

    傅瀚海觉得自己根本就吃不下,就干看一张脸,着急又做不了什么,还被成玉挤兑的各种上火。

    出门喝个酒,都要被成玉给数落半天。

    这才导致两个人互帮互助的合作关系,突然分崩离析,

    傅瀚海还是觉得可惜,尤其是一看到成玉的脸,他是贼喜欢,特有感觉。

    可成玉又说要搬进他家里。

    傅瀚海总是在毫无底线的退让,可是搬到他家里,不就是要搬到他心里吗?那外面的人都知道他傅瀚海家里有主了,他还能再年轻吗?

    不能了。

    于是他拒绝了。

    可是傅瀚海到底为什么不敢让成玉住进他的家里,只有他自己知道,当然,可能成玉也知道,不就是因为成玉想上他。

    成玉这家伙跟狗似的,两个月个子就窜的老高,高出傅瀚海多半头。

    当初傅瀚海认识这家伙的时候,成玉还营养不良着呢,谁成想抱回来的小绵羊,变成了王八犊子。

    现在成玉对他虎视眈眈,傅瀚海就不得不担心自己守护了二十七年的贞操了

    成玉也说过,他也不是不能在下面,可他就是想要傅瀚海一个正式的约定,他想和傅瀚海正式的在一起,让傅瀚海把他介绍给……傅瀚海以前所有的暧昧情人。

    成玉要斩断他的森林。

    傅瀚海当然要果断拒绝。

    他觉得自己年纪还小,早早定下来不太好。

    当时的成玉比较迷茫,他十八岁都没觉得自己年纪小,傅瀚海都二十七了,觉得他自己年纪小。

    看来一个人不爱另一个人,真是啥理由都能瞎几把扯。

    成玉终于没能搬进傅瀚海的家,索性直接离开了傅瀚海给他租的房子。

    两个人就这样闹掰了,但成玉似乎没死心,又借着机会约出来傅瀚海几次。

    再见的时候什么关系都没有了,傅瀚海反而显得更心虚了,不是躲就是藏的,成玉本来想和他好好谈谈,却每次都只能弄到兵荒马乱。

    后来成玉懂了,连季旭都和陈帜礼在一起了,他和傅瀚海还没成,那是真成不了了。

    算了,不找傅瀚海了。

    傅瀚海和成玉有段时间没联系,怪想他的,再一问吧,听说成玉的地下乐队都解散了。

    那些乐队成员都去哪里了傅瀚海没兴趣,可他不知道成玉本人去哪里了。

    被成玉多多少少管了将近一年,傅瀚海连出来喝酒都躲躲藏藏的,可如今那人再也不管他了,他空虚寂寞的厉害。

    傅瀚海发出一声感叹,这人,就是贱的啊。

    再后来,傅瀚海听人说,成玉回去上学了,重新参加高考,竟然考得还不错,原因是走了体育特长生。

    和音乐还有艺人八竿子打不着的位置。

    又过了半年,傅瀚海听人说,成玉在学校拿了励志奖学金,还在附近一网球俱乐部做教练。

    傅瀚海偷偷去看过几次,成玉的大学生活挺丰富多彩的,但他最近是不是有些荒废学业了,怎么总在待在那家俱乐部里啊?

    再后来,傅瀚海又听人说,那俱乐部是成玉和一群他的同学朋友开的,几个人都是有股份的。

    有几个有钱的家伙投资,成玉是负责人力技术支持,没想到地址选好了,人流量也大,紧接着就开了分店。

    成玉上大三那年就人模狗样的了。

    其实以前傅瀚海养他那一年的时候,成玉也没怎么花他的钱,除了喜欢黏着他的人,每次饭都吃的特别多,傅瀚海给他买的那些东西,最后他都没带走。

    成玉也从来没说过要。

    甚至傅瀚海每个月给他打的生活费,包括他办乐队用的那些钱,成玉最后走之前都还回来了。

    所以傅瀚海心里可难受了。

    也不知道难受个什么劲儿,但成玉伤到他了。

    成玉走之前要真要了那些东西,拿了钱,傅瀚海心里倒也好受,觉得两清了,可成玉什么都没拿。

    两个人连最后一次好好道别都没有,就那样悄无声息的散了。

    成玉反而成了傅瀚海心里的白月光,朱砂痣。

    傅瀚海比以前更颓废了,想起成玉的次数更多了。

    再后来有一些小妖精找上门的时候,傅瀚海已经可以做到主动拒之门外了。

    他一想到成玉当年因为这些生气而离开他,他就不敢再作了。

    虽然现在成玉也不在他身边了。

    二十七岁的傅瀚海当时觉得自己还小,等他快三十岁的时候,他已经觉得自己老了。

    尤其是季旭那天杀的三十多年的老深柜,一朝竟然还抱上了儿子,这世界简直就是疯魔了。

    傅瀚海觉得自己更寂寞了,莺莺燕燕,环绕周围,人人都夸他一声傅少,有钱。

    可是有什么用呢?他连个知心的人都没有。

    反倒是以前的成玉喜欢听他唠叨,听他吐槽,什么都跟着他说一句“你说的对,”千穿万穿马屁不穿。

    可现在成玉走了。

    傅瀚海心说,成玉,老子错了。

    后悔了。

    真希望你回来啊。

    我现在看谁都是你的影子,但我仔细一看不是,你心里我那个难受啊。

    傅瀚海最近整天去那个大学附近的俱乐部玩。

    主要是他有朋友在追成玉他们学校一个男孩,正好也是俱乐部的成员,朋友看傅瀚海一天天的没事,就拉着他一起去找那个男孩唠嗑,傅瀚海同意了。

    怀着不为人知的心思。

    傅瀚海已经跟着朋友来了一个周了,朋友要追的男生挺可爱,长了一颗小虎牙。

    朋友开心,傅瀚海不开心。

    不是说这是成玉的俱乐部吗,怎么都没碰到过成玉。

    那天,傅瀚海他朋友终于追到了那个小虎牙。

    朋友说要请客,请大家吃饭,没想到成玉也来了。

    两个人大抵是三年多没见。

    虽然私下都有偷偷去看过对方。

    在饭桌上,那长着虎牙的俱乐部小男孩对大家一一介绍,最后指着成玉说,“这位就是带领我们发家致富的玉哥,能打能杀能赚钱,有头脑,最重要的是,单身。”

    一群人就开始起哄了,“单身?那成玉弟弟择偶标准是什么?”

    不少人对成玉有兴趣,毕竟怎么看……都是圈子里极品一号。

    小虎牙男孩又讲话了,“这个我知道,他喜欢年轻的,单一的,纯真的,讲话直白的,形式光明磊落的。”

    男孩每说一个条件,傅瀚海就觉得自己挨了一巴掌。

    桌上的人都互相调侃,说这样的人可不多见了,以后有合适的就给成玉介绍一下。

    傅瀚海吃到半路觉得胃疼,默不作声的去卫生间上厕所。

    出来就被人堵到了。

    是成玉。

    成玉这两年搞体育搞的,身材倍儿棒,傅瀚海一下撞在那人的胸肌上,甚至被往后弹的退了两步。

    成玉长大了,连声音都有些变了,不知是讽刺还是关心的说了一句,“没撞到您吧?”

    这一声“您”,可把傅瀚海的心喊碎了,他本来就觉得自己老了,难道现在还差辈儿了吗?

    傅瀚海:“你看我都让你怼墙上了,你说撞没撞到我。”

    傅瀚海转身去洗手。

    成玉又从后面贴过来说,“那真是对不起了,傅先生,好久不见。”

    傅瀚海嘴巴张了张,刚想说你也好久不见,没想到成玉问,“你现在还小吗?比前两年长大了三岁呢。”

    傅瀚海:“……”

    总觉得他和成玉的年龄应该换一换是怎么回事呢?

    终于,成玉去卫生间放水,傅瀚海跌跌撞撞回到包间,大家吃饭的吃饭,喝酒的喝酒,最后都醉的差不多了,纷纷找代驾。

    傅瀚海打了个哈欠,对他那个朋友说,“你喊代驾了是吧?我跟你一块走。”

    结果他朋友一把搂住小虎牙男生,“我俩今晚有事儿,你自己打车吧。”

    傅瀚海:“草……”

    成玉回来了,也不知道听到了多少,很不在意的说,“我没喝酒,有顺路的吗?我带大家一程。”

    结果在场的只有傅瀚海需要被带。

    傅瀚海喝的也有点多,主要是今天心情不太好,被成玉的择偶标准给刺激到了。

    他坐在副驾驶上,还是成玉给他系的安全带。

    迷迷糊糊的,傅瀚海总觉得成玉抱了他一下,可睁眼看吧,那人已经在开车了。

    成玉问他地址,傅瀚海便把自己最近住的地方说了。

    可没想到成玉沉默了很长时间,傅瀚海下意识问,“你不知道在哪里吗?开导航啊。”

    成玉说,“我知道。”

    他怎么会不知道呢。

    傅瀚海竟然住在以前他们俩租的房子里。

    傅瀚海睡着了,成玉对那个地方太过熟悉了,上大学这几年来,他经常来看。

    偶尔也会看到里面有亮光,成玉还以为房子租给别人了,他还没想到傅瀚海现在住在这里。

    他找到钥匙,把醉醺醺的傅瀚海抬回屋里去了,发现这里依旧整洁温馨,像他们俩以前住的时候一样。

    成玉问他,“你为什么还在续租?”

    傅瀚海已经分不清眼前的人是谁了,“续租,老子用得着续租吗?这是老子的房子。”

    成玉又沉默了一会儿,问他,“那你什么时候买的?”

    “咋的啦?想和我抢房子呀,对不起,不卖,这房子……我买了两三年了。”

    成玉沉默了好久好久。

    第二天,傅瀚海醒来头痛欲裂,忘了是谁把自己送回来的,洗漱完往客厅一站,吓了一跳,沙发上竟然有人在睡觉。

    仔细一看,wo靠,老熟人。

    可能还是老情人。

    成玉醒了,一点儿都不惊讶傅瀚海起床了,他看了一眼时间说,“糟了,第一节课迟到了。”

    傅瀚海蒙圈了,他都多少年没上过学了,吓了一跳,连忙说,“那我去送你。”

    成玉默不作声的勾起嘴角说,“好啊。”

    快到成玉学校门口的时候,两个人谁都没说话。

    最后还是傅瀚海憋不住了,他说,“送人上学感觉真新鲜,就像在送儿子……”

    成玉咳嗽了两声,傅瀚海闭嘴了。

    打从那天起,傅瀚海就经常被他朋友拽着去俱乐部玩,他也是纳闷儿,“你不是都追到人了吗?怎么现在还去啊?”

    那朋友支支吾吾的,“这不是年轻人多热闹吗?去玩玩怎么了?你又没对象,没人管你。”

    傅瀚海勉为其难的去了,到那一看,原来是成玉过生日。

    当下他就慌了,连忙要走。

    朋友拦住他说,“你走什么呀?人家过生日呢,多不给面子。”

    “对啊,过生日呢,我这不是没带礼物吗?我去给他买礼物。”傅瀚海有些慌。

    他想送成玉特别多东西。

    朋友若有所思的说,“今天这个生日还有个玩法,大家都没给他买生日礼物,成玉列了一张愿望清单,每个人都可以去认领想送他的礼物,然后把钱打给他就成了。”

    傅瀚海心想,这还真是财迷。

    成玉的生日愿望是被印刷在传单上的,然后发给在场每一个人。

    然后傅瀚海就看到成玉的愿望十分的复杂,什么床上双人四件套,情侣牙刷牙杯,情侣拖鞋,情侣睡衣……

    成玉一个单身狗,也不知道为什么要买那么多情侣的,难道是有对象了?

    傅瀚海心情复杂,算了一下价格表,直接把成玉所有的愿望清单的总额给他转过去了。

    成玉收到转账消息就朝他走过来,“傅先生,你怎么给这么多钱。”

    傅瀚海:“也不贵,全当给你过生日了。”

    “哦,不过可能用不上。”成玉意有所指。

    “什么意思?”傅瀚海没听懂。

    “我虽然买了一堆情侣用品,但我还没对象呢,在场的人……谁合计着,能给我先找个对象?”成玉挑眉,帅的无可挑剔。

    傅瀚海心里贼酸。

    成玉这小子长大了,更好看了,运筹帷幄了,魅力无穷。

    但傅瀚海有些摸不着头脑,他没想到在场的人全都指向他,“傅先生钱都花了,你给这小子买那么多,你不自己用一半,实在是太亏了。”

    一个人这样说就算了,所有的人都在这样说,傅瀚海简直都要被洗脑了。

    成玉凑在傅瀚海耳边说,“这些愿望对你来说都太简单了,只要动动手指就能拿出来,但对我来说,我缺的是它们的主人。”

    所有人都在起哄,让他们两个在一起。

    傅瀚海现在算是知道了,今天这个局就是冲他来的。

    原来大家都知道成玉想对他出手

    傅瀚海没有像以前那样感觉十分被束缚,他反而松了一口气。

    怎么说呢,冷静了三年,后悔了三年,日日夜夜的想,那人什么时候能回来。

    终于,机会来了。

    傅瀚海闭着眼睛小声说,“今年三十岁了,不得不承认,我长大了。”

    就这么一句话,成玉就知道他什么意思了,当场把人公主抱在怀里。

    傅瀚海觉得自己的老脸都丢尽了,他妈的……羞耻心特别强烈,这是真长大了。

    当天晚上,成玉像以前一样厚着脸皮进了他们以前的家。

    成玉对这里的每一个角落都十分熟悉。

    他曾经想过,一定是他哪里不够好,所以傅瀚海才不会同意和他在一起。

    离开傅瀚海之后,成玉什么都依靠自己,努力上进,乐观向上,他甚至想等大学毕业那天,厚着脸皮邀请傅瀚海来参加自己的毕业典礼。

    可他没想到,他在上大三的时候,就又重新遇到了傅瀚海,并且频繁的遇见。

    成玉才知道,原来不只是他为了两个人以后在一起做出了努力,他的别扭傅先生,也在慢慢向他靠近。

    只不过傅先生还像以前一样别扭,当天晚上两个人折腾的嗓子都哑了,第二天碰到朋友们,还非得让成玉装作受伤的样子。

    成玉要给傅瀚海上药,傅瀚海坚决不要,怕人闻出来药膏味儿。

    年纪一把了,就容易害羞。

    成玉就喜欢陪他演戏,去酒吧玩的时候,他把下巴搁在傅瀚海的肩膀上,像条猫似的慵懒。

    成玉看着周围的人,懒洋洋的对傅瀚海说,“那你以后可要对我负责,我是学体育的,以后再有哪些小妖精敢缠上来,我一脚就能把他们踢到内伤,这也是没办法控制的。”

    傅瀚海笑了。

    成玉的占有欲还是像以前那样强。

    可他如今却觉得,这是满满的安全感。

    作者有话要说:  嗨呀,写完啦,嘿嘿(*^▽^*)写的真久呀……

    大家关注一下热水作者专栏吧,有四个预收文,古耽现耽都有,都会开的~下个开【强行分手之后】大概月底附近开~

    最近先在weibo上把哨兵那个段子写完~id:一壶热水,欢迎来找我玩呀~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车尾气好香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26427970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车尾气好香、2米8抬头看 20瓶;梁亮亮爱咳嗽、桃夭 10瓶;一朵娇花 6瓶;清湯掛麪、九月、shadow、老是登录失败ˊ_>ˋ 5瓶;viviwu、淮南河北 3瓶;苏叶、一朵海棠花~ 2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