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装逼定律

    华荣月听见了门内激烈的心跳声, 她看了眼面前的人,这人实力确实不错,最起码耳朵是不错的, 居然就这么摸上来了。(看啦又看小说网)

    她心里隐隐的有种想笑的感觉,却又忍住了。

    这这几个新队友关键时刻看起来也挺怂的吗,这对于她来说完全是一种陌生的味道。

    毕竟说句不是那么好听的, 以前都是江连焕在c位, 她一个人默默的躲在后面,这回头一次碰见她全程站在c位的。

    华荣月不得不说自己非常熟悉疯子们的规则, 即使对于她的身份来说,她这样应该不是很合适, 毕竟她本应该更熟悉六扇门的规则。

    她站在门口,一点缝隙都没有给对方留, 只是安静的看着他。

    疯子们的规则就是谁的拳头大,谁说了算。

    华荣月的拳头就已经很大了。

    她悄然无声的看着对面的那个人, 正因为她没什么声音, 所以此时屋子里面的其他人并不能知晓外面发生了什么, 只能凭借着想象力去猜。

    华荣月脸上没什么表情,不过倒是有淡淡的酒味对面的那个人也凭借着这一丝酒香,认出了华荣月正是刚才一个人拎着一壶酒,在楼下喝的那个人。

    这种人一看就非常不好惹的样子, 而且那个人莫名的有一种十分强烈的预感这个人动起手来会非常的可怕。

    这是种玄之又玄的预感。

    那个人静静的看了华荣月半天,终于屈服在了自己的预感之下, 开始慢慢的往后退。

    华荣月看着他默默的离开了这个地方, 等到他的身影全部消失后,华荣月的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

    如果她有根尾巴的话,现在估计正在后面疯狂的摇晃。

    好厉害她这一次好厉害

    她板起脸来的杀伤力这么大的吗完全没有想象到啊。

    这还是头一次华荣月没有用杀气, 单纯的用眼神就吓跑了一个人,她第一次发现自己居然有这种天赋,或者说易大佬居然有这种天赋。

    也是易大佬的脸天生就是一张大佬的脸,不然也不会震慑住那么多的人。甭管是不是被画的花里胡哨的,反正很有气场就对了。

    是华荣月她自己太菜,硬生生的把一张大佬的脸给弄成了那么没脾气的样子。

    门内的人只看见外面的阴影来回的变换了一下,渐渐的,刚刚那个逐渐逼近的人影离去了,而刚刚站在门口的那个身影还一直站在那里。

    “他们在外面干了什么”

    屋里的几个人内心想着。刚刚那个人明显来者不善,本来他们还想着一会偷听外面到底出了什么事的,结果静悄悄的,那个人就走了。

    整个过程就像一部沉默的哑剧一般,让人完全猜不透究竟发生了什么。

    刚刚抽出了剑的扶江缓缓的又将剑放了回去。

    他长舒一口气,眼睛里终于又有了光。

    门被轻轻的敲了几下,屋子里面的人呼吸停滞了一会,然后才反应过来外面的应该是易月。

    他们把门打开,就看见了易月那张没什么表情的脸。

    “那个人走了。”

    易月平静的说道。

    王夏儿此时此刻才发现自己的手心里全都是汗,她连忙偷偷的把手握住,小心的看了眼易月。

    他依旧像刚刚那样没说什么话,只是走了进来,然后把门带上。

    王夏儿觉得易月跟刚刚那个人之间似乎有一种无形的默契,而刚刚的那种沉默其实正是两个人私底下的交流。

    刚刚他们好像一不小心就看见了江湖之中的一个非常神秘的领域,而易月也正是那个领域里的人,普通人跟那个领域之间存在着巨大的隔阂,那两个人之间是在用自己的独特方式交谈。

    很神秘,又对普通人拒之于千里。

    “刚才那是谁啊”贺今道。

    “你们刚刚出门了”华荣月没有回答,反而是多问了一嘴。

    她觉得那个人应该不会莫名其妙的就一个人上楼来找人,肯定是看见了什么。

    华荣月的话一问出来,屋子里面的几个人瞬间咳嗽的咳嗽,望天的望天,只有王夏儿一个人不好意思的说道,“真对不起,给你添麻烦了。”

    “今晚不要出门。”华荣月道,“他有可能还会来。”

    疯子的另一条准则是做事随心所欲,想一出是一出,尤其小心眼。

    对,重点是小心眼。

    一般疯子都看不惯比他厉害的,除非那个人能够以碾压的状态干掉他,华荣月刚才只对那个人用眼神恐吓,并没有对他露那么一手。

    楼下还有不少那个人的同伴,他们回去之后一交流,难保不会趁着月黑风高来对他们下手。

    华荣月倒也没怎么着急,这时候打和晚上打都没什么差别,但是另外几个人一听见这个,就略微有些紧张了。

    “那你看我们用不用马上换一个地方”王夏儿马上小心翼翼的问华荣月。

    “不用。”华荣月也没多说什么,她觉得对付几个疯子还不至于换客栈的。

    再说了,都交完钱了,这时候换房间艾宴岂不是会疯了。

    扶江有些不相信的看着华荣月,华荣月则是在这个房间里四处寻摸。

    今晚状况既然有些危险,那么再几个人分散着睡就有些不太好了,不如他们五个人挤在一间屋子里。

    这屋子打地铺恐怕空间都有些不太够,毕竟这本来是一个双人间。

    不过华荣月刚刚发现了一个绝妙的地点,那就是这屋子里还有个柜子,柜子跟她在百草堂里面睡觉的那个柜子出奇的相似。

    “今晚我们最好住在一起。”贺今说道。他悄悄的看了华荣月一眼,似乎是害怕她提出什么反对的建议,“咱们几个人挤一挤就好了,我可以打坐。”

    “不用。”华荣月淡淡的道。

    另外几个人的眼睛看向了她,华荣月默默的喝了一口水道,“我有地方。”

    夜晚,客栈已经上了灯。

    楼下的人渐渐的变得少了一点,刚才还是无数的人在喝酒聊天,现在也不过剩下了几桌的人。

    扶江他们挤在一起,他们挑中了走廊最里面的一间,也就是王夏儿的那一间。

    王夏儿睡在床上,其他的三个男生正在床下面打地铺。

    华荣月仰头看着斑驳的木制纹路,门缝里透进来的一丝丝暖黄色灯光照到了她的侧脸上。

    她身上盖着一个小小的被子,双手枕在身后,一副不知道在想什么的样子。

    华荣月听见外面的人犹豫的问,“呃你睡在那里,真的可以吗”

    “可以。”

    华荣月翻了个身,懒洋洋的打了个哈切,说实话,她现在困的特别厉害,似乎是这小柜子让她又生出了一丝丝回家的感觉,一躺下就困。

    房间外面,扶江指着那个小柜子,对着另外的三个人挤眉弄眼。

    贺今用眼神示意扶江消停下来,艾宴则是一摊手,一副十分无奈的样子,只有王夏儿用清亮的声音说道,“易月前辈,一会如果你感觉到不舒服,你就出来吧。”

    柜子里没有人搭理她。

    王夏儿也并没有灰心,她冲着其他三个人露出了一个有些无奈的笑,笑的露出了两颗小虎牙,他们四个才各自躺了下去,然后熄灭了灯。

    房间里瞬间就变成了漆黑的样子,华荣月看着门外那道暖黄色灯光瞬间消失。

    她偷偷的打了个小小的哈切,然后几乎是在几秒之内就陷入了梦乡。

    华荣月倒是不担心自己半夜会被人杀死在梦中什么的,因为睡梦中听见任何的风吹草动都会醒来,几乎已经成为了杀手的本能。

    其他四个人倒是不太能睡着。

    他们有的人睁着眼睛,黑暗之中还能看见一双亮晶晶的眼睛。

    有的人尽管闭了眼睛,但是大脑依旧在活跃着。

    扶江回想着自己白天经过的事情,他的手心里还攥着那剩下的一个小小的银镜,另外一面留在了楼梯上,暂时还不敢拿回来。

    他回想着白天易月那个人的动作,越想越觉得这个人比他想的还要神秘一点。

    这个人的身手好像确实很厉害的样子如果他没有猜错的话,白天易月应该是把那个人给吓走的,扶江平心而论,这的确是非常厉害的一件事了。

    怪不得老头儿出来的时候一定要让他们把他带上。

    只不过扶江还是不喜欢平时从来都不跟他们说话的人。

    用他的话来形容,就是大家都是人,你没事装什么逼啊。

    其实这个世界上人们比较喜欢干两件事。

    一个是装逼,还有一个是鄙视装逼的人。

    尤其鄙视逼格比自己高的人。

    他在床上小小的翻了个身,他看了一眼自己就藏在手边的剑,心里想着想着,手就离剑越来越近了。

    扶江恍惚间睡到了后半夜,忽然间耳朵里听见了一丝细微的声响,这种声音在睡梦中就像是耗子磨牙一般。

    他迷迷糊糊的想,这是什么声音呢

    哦,对了,他好像还有一件事,睡觉之前搁在心里头的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他猛地想了起来,在睡梦中就想要起身,却被人一把按在了床上。

    扶江睁开了眼睛,看见身上只穿了小衫的易月就站在他的面前,一手按住他,一手示意他不要说话。

    他绕过了旁边还没有察觉的其他人,缓缓的走到了门前,从怀里掏出了一把不算很长的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