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养宠物

    这人别的什么都不说, 偏偏提起了这么一句,华荣月的心情就有些微妙的不舒服。(手机阅读请访问m.k6uk.com)

    不过她表面上还得装出一副有些开心的样子道,“是吗……”

    “大人这几天心情都有些不好的样子, 一直到看了你拿过去的那个东西, 心情才变得稍稍好了一点。”那个年纪稍大的男人说道。

    华荣月一直觉得他的声音有种说不出来的怪异。

    一直到这个时候, 她才隐约意识到, 这可能是个太监……

    “今晚大人在招待一位客人。”那个老太监轻轻的道。

    “什么客人?”华荣月问。

    “一位不请自来的客人。”

    ……

    他们前去了一间宅院,这间宅院并没有江连焕的宅院大, 但推门进去后才能感觉到它的不同之处, 里面的一些细节是江连焕的宅子怎么也比不上的。

    三步一岗,到处都是隐藏着身影的侍卫,华荣月自打踏进来的一瞬间, 浑身上下的肌肉就控制不住的紧绷着, 她就像什么也没有发生一样, 跟着前面的那个老太监慢慢的走着。

    “我觉得你还是有些欠考虑了。”两人还没进屋子的时候, 就听见里面有声音隐约传过来, “有些时候不要那么急……”

    急什么?华荣月心想到, 她还没有继续深想下去, 屋子里面的人叫她进去, 她就走了进去。

    屋子里装修的还算得上是“朴素”,唯一的特别之处就是特别的亮, 周围全都是灯笼人高的烛台一间屋子里面就有六七个,华荣月站在屋子中央眼睛晃的都有点疼。

    她站在屋子中间,莫名的有点恍惚。

    “华荣月。”那边的人在她进来以后就停止了交谈, 华荣月看见了之前跟她见过面的一个男人,另外一个则是坐在屏风里,她看不见样子, 那个男人对待华荣月丝毫没有提起自己心情不好的这件事,而是笑着道,“你白天给我拿来的那个……可真是好东西啊,你知道那是什么嘛?”

    “不知道。”华荣月淡淡的道。

    “哈哈,那就拿给他看看。”那个人不在意的对着旁边的人笑着道。

    话音刚落,旁边走出来一个侍卫端过来一个托盘,盘子里面就放着那几封信件,华荣月接过来看了一眼这白天她早就已经看过一遍的东西,重新仔仔细细的认真看了一遍,看到最后她笑了起来,“这倒真是个好东西。”

    “对,江连焕也是个妙人,居然这个样子了,还察觉到了一些事情。”那个男人笑着道,又抬头看了一眼面前的华荣月,摇了摇头道,“可惜……”

    “有什么可惜的?如果你真的觉得江连焕这个人有意思,那就把他也弄过来就是了。一个人而已,对于你来说有什么难办的吗?”屏风后面的那个人漫不经心的说道。

    “那么做倒也是容易。”那个男人听了之后笑着道。

    华荣月在下面微微的有些紧张了起来。

    “只可惜,蛊我这里暂时只有一个。”那个人摇了摇头道,他又看了眼华荣月,似笑非笑的道,“而且如果我这么做了……恐怕有人会不是很开心啊。”

    “这就是你找到的那个人?”屏风后面的人微微的探头看了一眼华荣月,又道,“看起来也不怎么样吗……而且我也从来没听说过他的名字,江连焕不是你早就已经定好了的人吗?你扔下江连焕这么好的一个苗子不管,跑过去找了这么一个无名小卒,真的有意义吗?”

    那个男人听了这话淡笑不语,他的背后,华荣月慢慢的走了过来,然后忽然间抽了刀出来。

    她的脸上也没有涂脂抹粉,就是平时的样子,甚至还挂上了一丝淡淡的温柔的笑意,就像是白日里她轻声的安慰那个被吓到的姑娘一样。

    从屋子的最中央走到屏风这一侧,她的脚步看起来不急不缓,带着一种独特的节奏,就仿佛是在悠闲自在的散步一样。

    说起来很奇怪,这就是一个看上去很温柔,也很平常的人,但是当他走过来的时候,所有人的目光下意识的都被他吸引了过去,所有人都在等着他下一步想要做什么。

    然而等到她站到屏风前面时,一刀划过,那碧玉质地的屏风从当中断成了两截。

    屏风的上半部分缓缓的滑落,掉到了地上,发出了巨大的声音,屋子里外瞬间发出了一种骚乱的声音。

    不少人都对着华荣月掏出了自己的武器。

    这屋子里面的人不仅仅是他们这一方的人,还有屏风后面那人自己带来的人。

    华荣月看着上半段屏风从自己的要钱缓缓的滑落,落到了地面上,发出了重重的一声,这一声砸进了每个人的心里,华荣月看见屏风后面,露出了一张脸。

    这脸明显不是中原人的脸,眉毛十分的粗,眼睛很大,而且身上的一些服饰纹路让华荣月认了出来,这应该是一个苗疆的人。

    “你,你要干什么?”那个人看着华荣月,表情微微有些惊恐的道,他显然是没想到华荣月会这么做,这会身体不自觉的靠在了后面的墙上,“真,真是大胆!还不快退下?”

    话音刚落,周围忽然就围上了一群人,将华荣月团团围住。

    华荣月看了眼周围出来的那些人,又看了眼那个男人,那个男人还有他这边的人没有丝毫的动作,因为一般来说,没有男人的下令,周围的人本来就是不会多做一步的。

    周围的气氛压抑的可怕,那个苗疆男子周围的人都已经紧张了起来,而男人这边则是按兵不动,所有人都在盯着华荣月一个人。

    “我本以为我们今天来,是想要好好的聊一聊我们之间的事情的,但是如果大人是用这种姿态来对待我们的话,那恐怕我们就没有聊下去的必要了。”那个苗疆男子冷冷的说道。

    “我一直都是真诚待人的,只不过你……想要的东西太多了。”男人轻轻的笑到。

    “真是不知天高地厚。”那个苗疆的男子看见自己手下的人过来了,似乎终于是回过了神来,他反过来嘲讽了一下华荣月还有那个男人,“区区一个无名小卒,居然还敢对我下手……既然今天的见面并不是很愉快,那我看我就只能回去了。至于这个无名小卒……自然要因为他的无知而付出代价。”

    华荣月又看了一眼男人,男人甚至饶有兴致的对着她笑了笑,然后忽然一伸手,对着她做了一个“请”的动作。

    他的动作看起来倒颇有点像是在欢迎华荣月品尝什么似的,而华荣月却知道,如果她今天抵挡不了这么多人的攻击,哪怕是死在这里了,这个男人也不会有一丝一毫的心里波动。

    华荣月的脸上依旧还是那种温柔且无害的样子。

    她今天来应该就是被人用来给当刀的。

    或许是华荣月这副人畜无害的样子给了屏风后面的人不小的信心,所以他的眼神一狠,对着周围的人下令道,“给我上!杀了他。”

    周围的人一窝蜂的朝着华荣月涌了过来。

    华荣月抽,出了自己手中的无伤,然后看了看围上来的那些人,漫不经心的一挥……

    ……

    月光似水,华荣月站在一地倒下的人当中,依旧漫不经心的用布擦了擦自己的无伤。

    那个苗疆的男子恐惧的缩成一团挤在墙角,他还在瑟瑟发抖着,看着望向他的华荣月,慢慢的挤出了一丝笑,然后声音颤抖的说:“大,大人,我同意你的决定了,你只要让他收手就可以。”

    他说完了这句话后又看向了那个男人,男人则是连个眼神也没有给他,只是笑着看华荣月。

    华荣月把无伤上面最后的一丝血擦干净,然后有些嫌弃的微皱了一下眉,看着男人道,“不要总是让我来做这种事情,也不要总来试探我。如果还有下一次,我就把你也一起杀了。”

    她说完这句话之后,苗疆男子愣住了。

    那个男人听了这句大逆不道的话后,居然连一点生气的意思也没有。

    他看着华荣月,开心的笑了出来,然后用一种甚至可以说得上是宠溺的语气说道,“好,好,如果还有下一次,那你就连我也一起杀了吧。”

    那个苗疆的男子已经彻底愣在了那里。

    华荣月淡淡的看了男人一眼,然后转身来到了旁边放着的一张椅子旁边,大大咧咧的坐了下来,旁边的人立刻给她上了一杯茶。

    她就这么淡定的样子,跟男人做着同样的事情。

    周围的人都司空见惯的模样,甚至连那些丫鬟看见华荣月坐下后都开始给她端上来了糕点,男人只是轻笑的看着华荣月。

    苗疆男子已经彻底的不出声了。

    不过在华荣月刚喝了一口茶之后,就听见那个男人用一种不满的语气道,“可是荣月啊,你为什么不杀了这些人呢?我今天可是特意把他们留下来扔给你玩的啊。”

    华荣月喝茶的动作顿也没顿,甚至连头也没有抬。

    “花面从来不会在女人面前杀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