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38、第 38 章

    看到出现的少女, 闻兔兔发出一道惊喜的气音, 就要飞扑上去,被宁遇洲眼疾手快地按住。(M.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那少女惊喜地看着他们, 张口道:“夫君!”

    潜鳞吃惊地看着突然出现的人,一时间反应不过来, 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少女欢喜地朝他们跑过来。

    其他潜鳞卫也认出来者的身份,见主子和潜狩都没出声,他们也没动作, 恪守本份。

    于是闻翘很顺利地跑过来。

    宁遇洲也站起, 一脸欣喜地接住扑过来的人, 紧紧地抱在怀里。

    夫妻俩终于光明正大地重逢。

    闻兔兔高兴地蹦到闻翘脑袋上,趴在那里发出满足的磨牙声, 它的小苗苗又回来啦。

    妖兔满足的磨牙声终于让潜狩回过神。

    作为这里修为最高的人, 同时也是宁遇洲的护卫,潜狩需要注意的事情极多, 看到死而复生的人出现, 他直觉有阴谋。

    然而宁遇洲的反应告诉他,在危机重重的鳞台山深处突然出现的少女, 正是他曾经以为的、已经死在秘境里的闻翘。

    当时宁遇洲说她没死, 甚至要去找她时,潜狩以为他只是不愿意接受闻翘的死亡, 后来离开鳞台猎谷,宁遇洲对外说闻翘被外来修炼者掠走,潜狩也只是听听罢了, 没有放在心上……

    潜狩所有的想法皆在宁遇洲柔和中略带欢喜的神色里敛去。

    不管其中是否疑点重重,且死而复生又有多么不可思议,对于他的主子而言,这些都不算什么。

    因闻翘的归来,休息的时间拉长了一倍。

    宁遇洲将闻翘带到潜鳞卫们临时支起的帐篷,拿出干净的衣物让她洗漱,然后将那头随便扎起的头发解下,拿出玉齿梳轻轻梳理。

    不过离开两天,小妻子又将自己弄得十分狼狈,头发也不好好地绑。

    闻翘乖巧地坐在那儿,怀里抱着只小兔砸。

    她摸着闻兔兔柔软干净的毛毛,有些担心地问:“夫君,潜狩会不会怀疑啊?”

    进入鳞台山时,宁遇洲便计划着让闻翘光明正大地出现,他不愿意闻翘一直躲着不见人,如此不仅委屈她,也让她没办法好好历练提升实力。

    是以在遇到那两只金刚猿时,宁遇洲便趁机让闻翘先离开,寻机再出现。

    这两天,闻翘一直缀在他们身后。

    自从成功转换出妖体后,大自然便成为闻翘最好的保护色,只要身在到处都是灵植的环境中,她可以将自己融入其中,敛去自己的气息,除非修为高到一定境界,否则根本无法发现她的存在。

    这种由血脉天赋带来的隐匿之法,和潜狩所修炼的隐匿术不同,更高明,甚至连气息都完全同周围的灵植融合在一起,连森林里的妖兽也难发现她的存在。

    所以连潜狩也没发现他们身后还缀着个人,不远不近地跟着他们。

    宁遇洲不疾不徐地道:“不会,他是个聪明人。”

    聪明人就算发现其中的疑点,也不会声明,更不会多问。毫无疑问,潜狩是一个聪明人,所以当初他才会同潜狩结下同道契约。

    闻翘下意识地想转头看他,被一只手按住,“别动,就快绑好了。”

    闻翘乖乖地坐着不动。

    将头发挽起束好,宁遇洲看了看,发现小姑娘的首饰太少了,改日有时间,得为她打造些小姑娘的饰物,可以将它们炼成防御灵器之类的,既美观又实用。

    夫妻俩从帐篷出来时,潜狩将做好的烤肉和肉汤端过来。

    周围布下简单的隔绝阵,能将气味隔绝在内,以免潜鳞卫们生火烤肉引来其他妖兽的攻击。虽然出门在外,但他们还记得闻翘体弱多病,需要进食带有灵气的食物补身体。

    只是……

    潜狩飞快看了一眼闻翘,发现再次见面,这位夫人的气色好了许多,不再一副随时可能会夭亡的病弱模样。

    闻翘看了一眼潜狩,轻声地道了一声谢。

    潜狩道:“夫人不必谢,这是属下应该的。”

    说罢,将食物摆在一张小桌子上,便退下,站在不远处护卫,一个不远不近的距离,既不会打扰到夫妻俩的相处,又能随时保护。

    闻翘盯着潜狩的背影,发现他果然没有露出什么怀疑之色,甚至很平静地就接受她的死而复生,突然出现。

    闻翘莫名地放下心来。

    其实宁遇洲决定让她光明正大地出现时,闻翘是有些顾虑的,生怕一个不小心暴露彼此的神异血脉。但宁遇洲让她不用担心,一切交给他就好。

    对宁遇洲这位夫君,闻翘一直是信服的。

    烤肉是在鳞台山所猎的妖兽肉,他们进入鳞台山后,沿途遇到不少妖兽,遇到能对付的,便趁机猎杀储存起来,不仅可以当食物,等离开东陵后,也能拿到外面卖元晶;若是遇到高阶的,便绕道离开,不和它们正面起冲突。

    先前遇到金刚猿纯属意外,金刚猿明显是盯上他们,不死不休。

    吃过一顿热呼呼又美味的食物,闻翘的心情十分好,脸上也多了几分笑意。

    “夫君,接下来我们怎么走?”闻翘问道。

    宁遇洲指着不远处被阵法隔绝的地方,说道:“看到那里的山缝吗?从这里走过去,便是通往鳞台山外的捷径。”

    休息得差不多,潜鳞卫们快速收拾好,重新出发。

    潜狩率先走进去,接着是宁遇洲和闻翘,潜鳞卫们殿后。

    狭缝入口很窄,只能容纳一人进去,走了约莫半个时辰后,周围方才豁然开朗,变成一个可容纳三人并行的通道。

    通道一片漆黑,阴冷的风从深处刮过来,让人皮肤瞬间激起一股鸡皮疙瘩。

    闻翘手抚在腰间的石金蟒鞭上,一只手拉着宁遇洲,警惕着周围,以免有什么危险。

    他们在这条漆黑狭窄的山道中走了将近三日,直到第三天的午时,前面出现一道若隐若现的光亮。

    终于走到头了。

    潜狩精神一振,让他们在原地待着,他过去探查外面的情况,确认安全后,方才让他们出去。

    走出狭窄的山道,温暖的阳光从头顶洒落。

    闻翘看了看周围,发现这条捷径的出口在一个不起眼的山谷里,山谷草木丰茂,大多是一些没什么价值的灵植,生活着一些低阶的妖兽,没有什么价值高的东西,也不引人注意。

    离开山谷前,宁遇洲将谷里的阵法重新加固一遍。

    ***

    苍梧镇建在一条横跨圣武大陆东西的交通要道旁,不远处便是广茂无边的苍梧山,因来苍梧山历练的修炼者颇多,苍梧镇也极为热闹繁华。

    苍梧山中妖兽极多,听说深处栖息着八-九阶的高阶妖兽,是很多修炼者历练之地。

    除了妖兽外,山中的灵草也不少,听闻曾有人结队进山历练,幸运地发现还魂草,哪知那还魂草旁守着一头八阶的大地裂熊,他们修为不够,最后惊险逃出来,险险地保住一条命,哪里还敢奢想还魂草。

    这消息传出去后,各方反应不一。

    相信的人有,趋之若鹜,纷纷涌去苍梧山;当然不相信的人更多,对此嗤之以鼻,觉得若真有还魂草,哪还会广而告之,岂知不是个阴谋?

    后来见那些进入苍梧山的人久去未归,估计早就命丧山中,这还魂草的消息也渐渐地被其他传闻替代,再也无人相信苍梧山中会有还魂草。

    苍梧山中,两个修炼者正被一群四阶冰纹羊追逐,逃得险象环生。

    领头的那只冰纹羊身躯庞大,比周围的冰纹羊壮了一倍,它是这群冰纹羊的领头羊,一只五阶的冰纹羊。

    眼看那群冰纹羊紧追不舍,他们身上的保命东西越来越少,能补充元灵力的灵丹更是耗尽,若不能摆脱这群冰纹羊,他们都要死在这里。

    其中的男修心下一狠,已有决断,急促地说:“鸿月,你快走!我拦住它们!”

    尚鸿月脸色发白,双眸含泪,紧紧地抓着兄长尚鸿朗的手,死也不肯放开,“不,我不走!哥,大不了我们兄妹俩一起死在这里!”

    尚鸿朗哪里肯,他狠下心,趁机一把将妹妹举了起来,远远地朝一旁抛掷出去,厉声大喊:“快走!不准回来!”

    那里恰巧是个斜坡,尚鸿月直接滚下去,嘴里凄厉地叫着兄长。

    尚鸿朗见冰纹羊没有理会滚下斜玻的妹妹,心弦一松,知道自己赌对了,他憋紫了脸膛,再次提起一股气,带着一群冰纹羊朝着另一个地方跑去,为妹妹争取逃跑的时间。

    领头的冰纹羊发出咩咩的声音,似乎在催促什么。

    在那咩咩声中,其他冰纹羊如有神助,速度又快了几分,终于追上尚鸿朗。

    冰纹羊身上的冰冻的气息从身后袭来,尚鸿朗心知自己逃不过这一劫,灵窍里的元灵力已经枯竭,连躲避的力气也使不出来,只能不甘地闭上眼,任由身体被冰纹羊撞飞出去。

    就在尚鸿朗以为自己会撞到地上,被冰纹羊践踏成肉泥时,突然腰间一紧,身体又飞了起来。

    呼呼的风声在耳边刮过,接着身体落地,砸在一丛茂盛的灌木丛中。

    虽然摔得头晕脑胀,但尚鸿朗仍是十分警惕,睁开眼睛,就见到前方甩着一条石金色长鞭、将那群横冲直撞地撞过来的冰纹羊横扫出去的小姑娘。

    那姑娘身量单薄瘦削,看起来弱不禁风,一条石金色的长鞭甩得虎虎生风,那些四阶冰纹羊被长鞭卷飞在空中。

    这一幕十分神奇。

    要知道四阶冰纹羊相当于元明境的修炼者,且它们是冰属性的妖兽,冰霜之气极伤灵器,很多灵器在它们面前失效,无法攻击。而且每次冰纹羊出现都是一大群,不少于一百只,何况还有一只领头的五阶冰纹羊。

    试问,一百个元明境的修炼者再加上一个元武境蜂拥而上,如何不让人头疼?

    元武境之下的修炼者,对上它们可讨不了好。

    尚鸿朗神色凝重,急忙开口道:“姑娘小心,那里还有一只五阶的冰纹羊。”

    对方没应声,守在原处,一条长鞭甩得出神入化,将那些撞过来的冰纹羊横扫出去,没让一只越界。

    这一举动果然激怒了后方的领头羊。

    “咩~~咩咩~~”

    悠远嘹亮的咩叫声响起,群羊再次躁动起来,那些被横扫出去的冰纹羊齐齐发出咩叫声应和,周围冰霜凝结,草木染上一层霜色,气温下降,整个世界变成一片冰霜之地。

    尚鸿朗见状,知道那领头羊出手了,顾不得自己被冰霜冻住,急忙开口:“姑娘,切莫要恋战,赶紧……”

    “咕咕~”

    一道奇怪的声音响起,打断尚鸿朗的话。

    尚鸿朗张了张嘴,还想继续劝时,就听到远处响起一道凄厉的咩叫声,周围的冰霜之气似乎也在减少。

    接下来的一切,尚鸿朗只能目瞪口呆地看着,没了反应。

    前面的小姑娘还在继续挥舞着那条石金色的长鞭大战冰纹羊,远处的那只领头羊已经没了声息,也不知道怎么样。

    “你没事吧?”

    一道温煦柔和的声音突然响起,尚鸿朗转过头,就见不远处站着一个身着青色锦袍,斯文俊美,气度矜贵的男子。

    那男子看着十分年轻,虽修为不高,身上却有一种从容不迫的气度,一身温润柔和的气息让人极有好感。

    尚鸿朗怔了怔,正想说什么,就见那气质华贵温润的男子走过来,查看他身上的伤,递了一颗灵丹给他。

    这是玄级极品回春丹,圆润饱满,色泽如玉,光华内敛,没有丝毫杂志。

    尚鸿朗瞳孔微缩,玄级丹自然不算得高级灵丹,但若是极品就不一样,只要是极品丹,就算只是最低级的黄级丹,也十分珍贵。

    也唯有极品丹,修炼者服食后,不会在体内积下丹毒,是所有炼丹师和修炼者所追求的灵丹。

    尚鸿朗心情复杂地接过,轻声道:“多谢这位公子,在下尚鸿朗。”

    温润亲切的公子也回道:“在下宁遇洲。”

    尚鸿朗将回春丹服下,很快身上的伤在灵丹的作用下恢复,体内枯竭的灵窍也蓄了大半的元灵力,沉重的身体变得十分轻松。

    尚鸿朗睁开眼睛,心里一阵惊叹。

    不愧是玄级极品回春丹,不仅能治疗内外伤,同时也具有回灵的效果。

    出手就是一颗极品回灵丹,就算是朋友也没这么大方的,莫不是这位宁公子是一位炼丹师?

    想到这里,尚鸿朗看向宁遇洲的目光一片炽热。

    尚鸿朗的伤势恢复时,那边的战斗也接近尾声。

    当听到一阵此起彼伏的咩咩叫声,尚鸿沟朗转头看去,顿时惊呆了。

    将近一百只冰纹羊被石金色的藤蔓捆着,高高地吊在半空中,冰纹羊身上的冰霜之气不断溢出,但对那石金色的藤蔓毫无作用,依然将它们吊得高高的,偶尔还会甩几下,让它们叫得更惨烈。

    至于那头五阶的领头羊……

    尚鸿朗查看了下,发现它也被吊起来,而且比起普通的冰纹羊,这只看起来非常惨,银白色的羊毛稀稀落落的,似是被什么削掉了一半的毛,露出那皮开肉绽的伤口,正沁着殷红的血丝,十分狼狈。

    这时,拎着一条石金色长鞭的少女抱着一只毛茸茸的小兔子回来。

    尚鸿朗这次看清楚这少女的模样,十四五岁的年纪,虽然稚气未脱,却已初具少女的风情,容光绝代,竟然是难得一见的美人儿。只是体态单薄,眉间蕴着微微的孱弱之意,看着弱不禁风,娇怯无比。

    当然,这种印象,在那少女拽着那一串被藤蔓绑起来的冰纹羊过来,嘭的一声砸到地上时幻灭。

    呃,原来是一朵娇弱的霸王花。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第二更~=-=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棠棠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murasaki 2个;lovemin1982、喵大人、22367368、自命清高的疯子啊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祈九 66瓶;木子楘、椋鸟 32瓶;27164643 20瓶;carolavaya 15瓶;debby、755391、秋绯漫野、坏坏、静的天空、miss h、25912358 10瓶;233333 6瓶;4397388、moon、北山薇、紫竹蝶君 5瓶;小院子 4瓶;nicole、树上的海豚 2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