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79、第 79 章

    封如剑一行人的到来, 也带来了数不清的邪魔。(m.k6uk.com手机阅读)

    这些邪魔的数量, 比早上醒来时围在净地外的还要多,可想而知, 能从中平安逃出来的封如剑一行人是何等狼狈。

    封如剑受伤倒不算重,休息会儿, 便恢复得差不多。

    望着净地外那群不断攻击防御阵的邪魔,封如剑手持着长剑,道:“易师兄, 可要出去剿灭它们?”

    师兄弟俩的想法都是一样, 这些可都是送上门来的魔灵珠, 都不用自己去寻找,不要白不要, 当然不能放过。

    至于其他人, 则是担心邪魔一直攻击阵法,迟早会被它们攻破, 可不能放着不管。

    易炫看他, “你的伤?”

    “不碍事。”封如剑完全没当一回事,“我暂时压制住魔毒, 等回去后再处理。”

    封如剑的做法, 也是很多参与试炼的很多修炼者的选择,魔毒不算什么, 暂时压制住,不让它影响到试炼就行,等离开秘境后, 师门会处理的。往年也是如此,各门派的炼丹师们都有压箱底的本事,听说青云宗的王级丹师已经炼出可以解魔毒的解毒丹,只可惜青云宗的弟子不在这里,无法和他们交换。

    除此之外,还可以另辟蹊径,用其他方法解毒,就是过程繁琐了点。

    当然,若是能在秘境里直接解毒,他们自然愿意在这里解决,如此战斗起来才能发挥最强的实力。

    易炫转头,叫来宁遇洲,说道:“宁师弟,帮忙看看封师弟的伤。”

    宁遇洲答应一声,让封如剑坐下,为他检查身体。

    封如剑满头雾水,那些和他一队的赤霄宗的弟子也一样。

    来到秘境已有九日,一路拼杀过来,他们身上大大小小的伤无数,中毒时都和封如剑那般,直接将毒压制住,只是他们的修为没有封如剑高,皮肤惨白,眼睑和指甲等地方青中透着黑色,是中毒加深的症状。

    不过他们都觉得自己暂时还能压抑,自然不会为这点毒中途放弃,离开秘境。

    宁遇洲检查完后,说道:“问题不大,涂点药就好。”说着,他取出一罐绿色的药膏,让易炫帮封如剑治疗。

    接着,宁遇洲继续给下一个受伤的人治疗。

    其他人看到那罐萧色的药膏,脸色发白,同情地看着这群一脸无知的人,默默地等着。

    一会儿后,熟悉的鬼哭狼嚎声响起,惊住了新加入的紫阳门和符鼎门的人。

    符锐正被聂慎轩的“贤弟吹”弄得想打死他,突然听到一阵惨叫声,心中一惊,以为发生什么事,哪知循声看去,发现是赤霄宗的弟子在疗伤。

    他有些无语,不过是疗个伤,叫成这般像什么样?赤霄宗的弟子看着不像那般娇弱的吧?

    聂慎轩突然道:“看你们的脸色,中毒也有些时日,要不要解毒?”

    符锐一脸莫名其妙,“解什么毒?如果你说魔毒便算了,解不了,等出去后再解。”

    “别人没办法,我宁贤弟可以啊!”聂慎轩自豪地说。

    又是“宁贤弟”!

    符锐正想问问这“宁贤弟”是何许人,就听到一道清淡的女声:“聂道友,你说的可是真的?”

    众人转头看去,却见是紫阳门的钟离忆。

    钟离忆是此次紫阳门带队的弟子,她和赤霄宗的秦红刀的名气不相上下,不过秦红刀是以非凡的战斗力出名,而她是以美貌和才情出名,是一个音修,武器为惊雪琴,是众多男性修炼者的梦中情人,追求者甚众。

    对待貌美的女子,再糙的男人也忍不住客气几分。

    聂慎轩道:“钟离道友想解毒?宁贤弟那儿确实有一种可以解毒的灵药,道友若有意,可以去试试。”

    “多谢!”钟离忆朝他拱了拱手,便去找赤霄宗的人。

    齐嘉客看着钟离忆,毫不掩饰脸上的欣赏之色,说道:“钟离姑娘不愧是紫阳门第一人,虽是女儿身,却从不自怜,反而独立坚强,心性之坚毅不输男人。几年前,在和魔修战斗时,她以一曲惊雪落雁曲,击败数十魔修……是一个实力与美貌并存的女子。”

    聂慎轩:“是吗?我觉得她还没宁贤弟好看呢。”

    齐嘉客简直无语了,差点尖叫起来,别拿一个大男人和他的女神作比较!性别不同,有什么可比的?不过他们都明白聂慎轩的性格,认定一件事后,十头妖兽都拉不回来,最好的办法就是懒得搭理他。

    瞧,符锐直接无视他,朝赤霄宗走去。

    齐嘉客决定无视这种愣头青,抬步跟上。

    一行人来到赤霄宗弟子休息的地方,钟离忆目光一扫,视线落在正为赤霄宗弟子治疗的宁遇洲身上。

    姓宁,又是炼丹师,很容易让人联系到宁遇洲身上,继而认出他是盛宗主新收的弟子。

    钟离忆等人心里恍然,原来是个颇有天赋的炼丹师,才会让赤霄宗的宗主破例收徒。

    这想法和当初聂慎轩所想的差不多,但方向略有不同。

    钟离忆找上易炫,说明来意。

    易炫并不惊讶,很淡定地点头,“价格比照七星门罢。”

    “可以。”钟离忆也不啰嗦,交换了一罐绿色的药膏,便带着紫阳门的弟子到一旁治疗。

    符锐见状,也和易炫交换了一罐,顺嘴问道:“易道友,你那位宁师弟可是炼丹师?”

    易炫嗯一声。

    “原来如此,看来易道友的师弟确实颇为厉害,聂道友刚才还和我说,他也是个阵法师。”

    易炫再次嗯一声。

    符锐:“……”你回答得未免太快了,难道不停顿一下?

    聂慎轩生气地道:“怎么,你以为我骗你的?你若是不信,可以问问其他人,这净地里的阵法,其中有一个防御阵和小九转绝杀阵的嵌套阵法,可是我宁贤弟布下的。”

    符锐决定不理他,不想听他继续吹他的“宁贤弟”。

    那罐绿色药膏的解毒效果确实厉害,虽然过程一言难尽了点儿,很快所有人的毒都解了。

    解完毒,再吃几颗灵丹,略略打坐,身体已然恢复,可以再次战斗。

    封如剑持着他的剑,说道:“易师兄,我和师弟们出去剿了这些邪魔。”

    易炫没有拒绝,安排二十个人跟着封如剑出去,闻翘和盛云深也在其中。

    其他门派的人见状,自然也不能落下,纷纷钦点自家门派的人出去猎杀邪魔,能杀多少就多少,虽然和赤霄宗的没办法比,但总归不能在试炼的排名中太低。

    战斗再次打响,这次出去的人更多,也更激烈。

    闻翘混在赤霄宗的弟子中,在一群元空境的修炼者里,她一个元脉境丝毫不起眼。她也不和其他人争,依然挑那些她能应付的邪魔,一拳一只打爆。

    闻翘一边战斗,一边查看四周,观看战场上的形势。

    如此过了一个时辰,闻翘终于窥准时机,将宁遇洲交给她的那颗珠子朝邪魔最多的地方掷过去。

    为了确保能将它掷得更远,闻翘甚至还在上面加了一张飞行符。

    战场上邪魔众多,闻翘的举动少有人发现,就算发现,也以为是什么攻击手段,并未放在心上。

    飞行符挟带着珠子往邪魔密集之地而去,啪嗒一声,落到一个几丈高的邪魔头上。

    那邪魔下意识地抬起巨大的手掌拍过去,瞬间珠子光泽的外壳出现蛛网般的裂痕,一股似黑色又似灰色的气体涌出。

    “轰——轰轰轰——”

    强烈的爆炸声响起,地动山摇,血肉横飞。

    所有人吓了一跳,动作有瞬间的凝滞,差点被邪魔伤到,幸好及时反应过来,一边挡住邪魔的攻击,一边朝爆炸声所在之地张望。

    净地里,一群修炼者御器悬浮在半空中,在爆炸发生时,恰好看到这一幕,同时也看到那爆炸的范围,并不算太大,限定在二十丈左右的距离。但它的威力太大,二十丈内所有的邪魔被炸成一滩血肉。

    “那是什么武器?”

    “这爆炸好生厉害?”

    “难道是雷家的雷霆珠?”

    “不可能,它没有雷霆之气。”

    “…………”

    一群修炼者嗡嗡嗡地猜测着,因为不知道是谁出手,以至于竟然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只有易炫大概知道。

    战场上的人多,但易炫最关注的自然是自己的两个师弟师妹,是以在闻翘出手时,他便看到,只是他同样不知道闻翘抛出的那东西是什么,为何能引起如此大的威力。

    一轮战斗结束后,众人撤回净地休息,换另一批人出去继续猎杀邪魔。

    闻翘往嘴里塞了颗补灵丹,朝迎过来的宁遇洲轻松地笑道:“夫君,我没事。”

    这次的战斗还算轻松,闻翘只是负责将那颗珠子朝邪魔最多的地方砸,并没有和那些厉害的邪魔硬刚。

    宁遇洲嗯一声,眸中含笑,伸手摸摸她的脑袋。

    易炫走过来,看了看他们,问道:“小师妹,你刚才扔的那珠子是……”

    闻翘看向宁遇洲,这是她夫君让她扔的,她也不知道。

    “这段日子无聊时炼出来的小东西,爆炸效果还不错,这次只是让阿娖帮忙试验的。”宁遇洲简单地道,没告诉他们,制造那颗珠子的载体是魔灵珠。

    魔灵珠的效果出乎他的意料之外,同时也有些明白各宗门收集魔灵珠的作用。

    “咦,宁贤弟还会炼器?”聂慎轩惊讶地道,“难道刚才爆炸的东西是宁贤弟炼的?”

    齐嘉客心中一惊,作为一个炼器师,对“炼器”非常敏感,忍不住看过来,然后就听见赤霄宗的宗主新收的小徒弟谦虚地道:“略通一二,不过是炼手之物。”

    “什么叫炼手之物?刚才那爆炸的威力威猛厉害,不愧是宁贤弟!”聂慎轩再次接受了宁遇洲还有炼器的天赋。

    在他心里,宁遇洲虽然修为低,但他的领悟力实在太可怕,会再多的东西好像也不奇怪。

    齐嘉客再次一惊,然后痛苦地想,这人又会炼丹,又会阵法,还会炼器,未免太万能了吧?这样的人怎么可能存在?除非是万年难得一见的惊才绝艳的天才!

    事实证明,宁遇洲确实是世间罕见的天才。

    七星门是一个擅长炼器的门派,齐嘉客也是一个地级炼器师,先前目睹那爆炸的威力后,早就心痒痒的,想要弄清楚那是什么东西。

    最后,齐嘉客只能厚着脸皮过来找宁遇洲讨教。

    “这位宁、宁道友,不知刚才那爆炸的东西是何物?”齐嘉客还是要点脸的,没办法像聂慎轩那不要脸的一口一个宁贤弟地叫着。

    宁遇洲歉然道:“那是我偶尔炼的小玩意儿,是一种无限压缩力量的爆烈珠,并不成熟,刚才只是试验它的效果。若是齐前辈想知道,我也可以和前辈探讨一下。”

    “真的?”齐嘉客大喜,马上拉着他到一旁探讨起来。

    宁遇洲肚子里有干货,说起炼器也是头头是道,隐下那所谓的爆烈珠使用的载体是魔灵珠,用了另一种相似的东西替换。

    纵使是如此,也让齐嘉客耳目一新,“这和雷家的雷霆珠的锻造原理十分相似。”

    “是的,只是雷霆珠的锻造,须得雷系元灵根的修炼者。雷系元灵根是变异元灵根,数十万个修炼者中不一定能出现一个,十分难得,也唯有雷家有雷系元灵根的传承。”

    “是啊,雷家的雷霆珠是他们的秘密武器,每次售卖雷霆珠,就算未限定数量,仍是供不应求,有灵石也买不到。”

    “……”

    两人又转到爆烈珠的制造,在宁遇洲的引导下,齐嘉客很快就想到另一种烈焰珠的锻造。

    他一脸激动地道:“宁贤弟,我明白了,等试炼结束后,我马上着手试验,若真能炼制出来,你便是我的大恩人……”

    “齐前辈客气。”

    齐嘉客终于明白为何聂慎轩一口一个“宁贤弟”,他好像也中了“宁贤弟”的毒,恨不得他就是他的“贤弟”,同他探讨神奇的炼器之术。

    这世间还有比炼器更快乐的事吗?如果有,那一定不是炼器师!

    总之,对于炼器师来说,没有比遇到一个不仅志同道合,还能提出很多新颖的观点,给予对方更多炼器灵感的人更吸引他。

    符锐目瞪口呆地看着他们,神色诡异。

    这个叫宁遇洲的家伙未免太厉害,竟然连七星门的那群炼器疯子也能哄住。

    盛云深凑到易炫和闻翘身边,用一种过来人的语气说:“二师兄,小师妹,你们瞧,咱们宁师弟又多了位贤兄。”

    易炫:“……”

    闻翘:“…………”

    作者有话要说:  第三更

    今天三更啦,都表潜水,出来冒个泡^~^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紫苏、辛夷花开柳稍黄、sunny89、晨熙麻麻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付词 30瓶;娃娃 20瓶;ahardsun、怀揣少女心的鱼、仕仕 10瓶;岁岁好 8瓶;浅忆、 6瓶;土豆、4397388、27096721 5瓶;雪 3瓶;淡淡兰亭、磨磨叽叽、佳妹mhmio、乖丫头、晓巧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