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259、第 270 章

    翌日, 闻翘和宁遇洲醒来时, 便看到坐在床边、两条胖腿悬空晃动的胖娃娃。(M.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胖娃娃见他们醒来,咧嘴而笑。

    虽然它身体有些透明, 但那精致可爱的五官,笑时露出几颗小米牙, 搭在脑袋上的软茸茸的头发,皆诠释了关于“孩子”这种天生让人很容易产生好感的生灵的特征。

    闻翘看到它时十分高兴,“你来得真早。”

    胖娃娃说:“天没亮我就过来啦, 你说今天可以过来找你玩哒。”

    “对啊, 咱们一起吃早膳。”

    “好~”

    宁遇洲默默地起床, 看着已经聊起来的一人一器,眸色微深。

    等他将就要和器灵小娃娃一起跑出去玩的闻翘拉到架子前, 给她拧了一条热巾子洗脸时, 先前还很高兴的胖娃娃顿时有些怯,小心翼翼地偷觑着他的脸色, 仿佛担心他会生气似的。

    “阿娖, 要先洗漱。”宁遇洲说。

    闻翘有些不好意思地说:“刚才太高兴了,一时忘记。”

    这些天, 宁遇洲都待在药房里炼丹, 她自然也不会自己躺在床上睡觉,都是打坐到天亮, 随便捏个清洁术就行,哪里需要洗漱之类的?不过她家夫君是个爱干净的,一直觉得清洁术清理得不够干净, 还需要水洗才行。

    闻翘觉得不是什么毛病,她的脾气好,很是包容他这点小毛病。

    洗漱过后,闻翘取出一篮子灵果,和器灵小娃娃你一颗,我一颗地吃,当作是他们早膳。

    这一幕让人看着实在心酸,于是本来要去药房继续炼丹的宁遇洲脚步一转,说道:“我去做早膳,想吃什么?”

    闻翘双眼一亮,开口就报了几个菜名,接着转头询问小娃娃,“宿星喜欢吃什么?”

    小娃娃毫不犹豫地说:“只有要灵气的!”

    它需要各种拥有灵气之物修复它的本体,才能维持长时间的清醒。

    宁遇洲去厨房做早膳,闻翘自然不会坐着等吃,她是个勤快人,就算不会做,也能搭把手,不会将所有的事都推给宁遇洲。

    她一边帮忙处理食材,一边和新认识的小伙伴聊天。

    “宿星,你的本体在哪里啊?”

    “你不是知道吗?”宿星盯着锅里已经冒着香气的灵米粥,显得心不在焉。

    “我不知道啊。”闻翘一脸纳闷,她哪里知道了。

    宿星震惊地看她,“你不知道?那你为何天天到广场那边?”

    “我这不是看看是谁偷了我的灵果和灵丹吗?”

    宿星:“……”

    小娃娃的包子脸顿时皱起来,突然发现刚认识的小伙伴和它竟然毫无默契,它还以为闻翘早已经发现它,才会天天跑过去找它玩的。

    这误会可真是大了。

    宁遇洲看向满脸茫然的闻翘,再看皱着包子脸有些难过的小娃娃,莫名地想笑。

    “我的本体就在谷口附近的广场。”宿星扁着嘴说。

    闻翘顿时想到广场上那十八根石柱,据说这是宿星谷建立时就存在的东西,关系着宿星谷的根基,“难道是那十八根石柱?”

    “也算是吧。”宿星有些纠结地说,包子脸快要皱得像梅菜干,“我也不想这样,只要维持这个形态,就不用担心被那些觊觎我的人族发现我。”

    闻翘:“……自然,估计没人想到二十八宿四象图是十八根石柱。”

    “石柱也很好看哒!”宿星为自己辩解。

    “是啊,挺好的,很结实,都不容易弄坏。”闻翘跟着夸起来,那汪师兄当时用灵剑来砍,都没能砍下多少碎屑。

    然而小娃娃却没有高兴,沮丧道:“其实石柱已经有裂痕了,只要这裂痕不消失,我只能维持这样子,没办法像你一样,拥有实体。”

    闻翘忍不住纠正它,“我是活生生的人,又不是器灵,怎么能一样?”

    小娃娃迷茫地看她,仿佛不明白她是什么意思。

    这时,宁遇洲的早餐已经做好,闻翘勤快地将它端到花厅的桌子上。

    “你是第一次吃人做的早膳吧?”闻翘给它装了一碗粥。

    哪知宿星却说:“不是啊,我吃过宿星谷的弟子做的,只要有灵气的东西,我都吃。”

    不过那时候它是偷吃的,那些宿星谷的弟子没办法发现它,做好的灵食突然没了后,只能自认倒霉,重新再做。

    闻翘顿时理解,看来这小器灵的本体陨伤严重,每次醒来时,都无所不用极其地为自己补充需要的灵力,以维持清醒。

    听着好像挺可怜的。

    心里有些可怜它的闻翘便给它装了满满一大碗粥,又给它剥了两颗某种水鸟的水煮蛋。

    宿星埋头在大碗里喝粥,含糊地说:“好吃,比宿星谷的弟子做的好吃。”

    “那是当然,这是我夫君做的。”闻翘十分骄傲,自然也没忘记她家夫君,同样给他盛了碗粥,并剥两个水煮蛋。

    早膳过后,宁遇洲去药房炼丹,闻翘则和新认识的小伙伴出去玩。

    离开客院后,宿星的身影顿时消失了。

    闻翘感觉不到它的存在,忍不住问:“宿星,你还在吗?”

    宿星的声音细细地传来,“在的。”

    闻翘听罢,便没再试图寻找它,先前宿星已经向她展示过它隐身状态时的实力,让人根本感觉不到它的存在——可能是她现在的修为太低,无法准确地感知到它。

    宿星谷里没什么人。

    自从上次铁婆婆震怒,出手处理汪师兄后,留守在宿星谷里的弟子不管是忠心还是心怀异心,都不敢随意在宿星谷里乱逛,以免再次触及铁婆婆那颗敏感的神经。

    那些心在不宿星谷的弟子也不是没想过去请出潜修的万长老来压制铁婆婆,可惜他们不敢去打扰,更不知道万长老已经在潜修之地陨落,就算去请也请不出来,只能作罢。

    如此,倒也方便闻翘,每天借口去给铁婆婆摘灵草,可以到处跑,不用担心再被谁暗中窥视。

    来到广场前,远远地便看到那十八根石柱沉默地伫立在阳光下。

    许是知道这十八根石柱其实是二十八宿四象图,而且已经诞生器灵,如今再看,不免觉得它有些孤独。

    闻翘走进十八根石柱中时,隐身的宿星终于出现。

    它轻飘飘地坐在一根石柱上,歪着脑袋看闻翘,叫她坐上来。

    闻翘纵身跃到石柱上,盘腿坐在那里,取出一个丹瓶,和宿星一起你一颗我一颗地吃起来。

    吃灵丹自然不忘记聊天,顺便询问她积在心里的疑问。

    宿星对灵丹是来者不拒,但听到她的问题时,包子脸又变成梅干脸,挠了挠脸,说道:“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弄成这样,好像有记忆起,我就在这里了。”

    “为何宿星大陆的人都说,只有宿家的血脉才能打开二十八宿四象图?二十八宿四象图既然有器灵,宿家人岂不是多余?”闻翘不解地问。

    宿星不在意地说:“宿家当年曾和我契约,答应以血脉守护我的本体,我便守护这片大陆。”

    “为何要守护大陆?”闻翘又问。

    宿星呆了下,然后沉思半晌,不太确定地说:“好像、好像,有人让我在这里镇压什么……”

    “镇压什么?”

    宿星皱着眉,有些苦恼地说:“我不太记得了,自从我的本体受伤后,我就忘记很多事情。”

    闻翘下意识地问:“能治吗?”

    宿星一脸懵懵地看她,“等我积赞到足够的力量,应该就能自己修复好了吧。”

    然而闻姑娘却想到她家万能的夫君,说道:“我回去问问我夫君,看看能不能帮你治疗。”她家夫君应该能治受伤的器灵吧?

    应该吧?

    听她说起宁遇洲,宿星不由缩了下脑袋,有些不太愿意去找他。

    闻翘十分不解,“我夫君很好的,对谁都很温柔,你看他不仅给你灵丹,还煮早膳给你吃,都没有赶你走,也没有揭发你的存在,你怕什么?”

    “我也不知道。”宿星苦着脸,就是莫名地觉得那男人有些可怕,让它不敢接近。

    就算心里畏惧宁遇洲,但因为刚认识的小伙伴实在是个“夫君吹”,仿佛只要她家夫君出马,连受伤的器灵也能治疗,下界没有宁遇洲治不好的存在。

    宿星:“……”

    原来那男人这么厉害!

    三界的生灵,人修素来得天道宠爱,不仅修行速度快,每隔一段时间皆会出现一个天纵奇才,在三界掀-起轩然大波,甚至改变三界格局。宁遇洲在宿星眼里,此时也是一个正在崛起的天纵奇才,说不定以后这修炼界会因他而改变。

    于是宿星也只能克服住本能,和小伙伴一起去找宁遇洲。

    宁遇洲听说一人一器的来意后,顿时沉默。

    看着这一大一小相同的期盼脸,宁遇洲有些压力山大。

    “夫君,能治吧?”闻翘期盼地问。

    “能是能……”

    闻翘顿时欣喜地笑起来,朝惊喜不已的宿星说:“你看,我夫君很厉害吧?”

    宿星拼命点头,忽略对宁遇洲的本能畏惧,开心得差点在药房里转圈圈。

    宁遇洲看着这两个高兴的人和器,终于残忍地打断他们,明确地说道:“宿星的问题不大,只要补充到足够的灵力,便能修复本体,这需要你自己积累,若是有仙器之类的东西,能加快你本体的修复。我能帮你的不多,灵丹可以提供给你,不过我需要知道,你镇压所为何?”

    宿星呆呆地看他,脸上有些迷茫。

    “夫君……”闻翘忍不住唤了一声,帮宿星回答,“宿星说它受伤后,都不记得了。”

    宁遇洲的眉头微动,看向那懵懵懂懂的器灵,在心里叹了口气,正色说道:“你是宿星图的器灵,有些事情你必须要自己想起来,否则你永远只能被困在宿星谷。”

    宿星神色一怔,双眼猛地瞪大。

    ***

    夕阳西下,山鸟归巢,只余清淡的山风吹过。

    西斜的光将十八根石柱倒映在地面的影子拉得疯长,坐在石柱上的身影却没有丝毫影响,仿佛并不存在。

    闻翘取出一盘灵果,抓了一把撒出去。

    石柱下方的云兽们欢快地飞身而起,在半空中叼住灵果,几下便吞嚼入肚。

    “宿星,你说我和你是一样的,怎么一样法?我可是人呢。”闻翘抓着果子边吃边问。

    坐在石柱上发呆的胖娃娃终于转头看她,理所当然地说:“就是一样啊,咱们的气息都是一样的。”

    “可我是人,我有父母,有家族,还有夫君呢。”闻翘肯定地说,“所以我是人。”

    宿星抿起嘴,十分固执,“但我能感觉到,咱们是一样的。”

    这会儿轮到闻翘皱眉,难道宿星和神音宝树一样,都认错她身上的气息?还是她的妖体其实拥有一种能混淆灵器感知的天赋技能?

    这也太厉害啦!

    然而她也没办法从宿星这里弄明白,只能当作是错认,继续和它聊天。

    “宿星,你真不打算找宿姑娘吗?如今宿星谷只剩下她一个人,如果连她也死了,以后谁再给你当保护者?”

    宿星迟疑地道:“人族很多都是贪婪的,我在宿星谷见得太多,我不知道她能不能信任。”

    “应该可以吧。”闻翘说道,“如果不行,再换一个守护者,不就行了?”

    “那能换你吗?”宿星问。

    “不行,我不是宿星大陆的人,何况我以后还要和夫君回圣武大陆呢。”

    听到这话,宿星顿时有些羡慕,那个叫“圣武大陆”的地方真好啊,闻翘一定和圣武大陆有非常深的因果,才能让圣武大陆迎她回归。

    完全想歪的宿星图器灵开始琢磨自己以后的路。

    宁遇洲的话对它自然有影响的,就算是一个器灵,也是有追求的器灵,虽然器灵不是人修,但器灵诞生伊始,已经是一个完整的生命体,也会追求属于自己的道。

    虽然它打从心里惧怕宁遇洲,但宁遇洲一席话,对它的影响极深,让它莫名地觉得,这人其实并不是在害自己。

    ***

    自从宿星在闻翘二人暴露之后,每天都会来找闻翘玩。

    可以看出来,它这么多年不敢在人前现身,一个灵憋得很难受,也很孤独,认定闻翘是同伴后,觉得有同伴陪着,自然放开心来玩。

    直到铁婆婆的养差不多养好后,宿星听说只要铁婆婆的伤痊愈,他们就会离开宿星谷时,整只灵都不好了。

    “你们要离开?”它懵逼地问,抓在胖手里的灵丹差点滚下去。

    闻翘点头,“这是自然,我们来宿星谷是要找一些能回圣武大陆的办法,救铁婆婆是还宿星谷的人情,自然不能一直待在这里。而且你应该知道宿星大陆外面的情况吧?”

    宿星迟疑地说:“知道一点。”

    其实在闻翘他们来到宿星谷前,它就从沉睡中醒来,从宿星谷的弟子那里知道这一百年来宿星谷发生什么事。

    对此宿星只觉得人修真是太可怕,为了抢它,竟然做出这么多可怕的事情,让它越发不敢出现在人前,还要紧紧地捂紧它的小马甲,不能让人知道它的本体所在。

    按那些修炼者的疯狂,一定会对它的本体出手,甚至毁灭它的本体。

    “这大陆的修炼者不友好,要是被他们发现我们躲在宿星谷,定会联合所有元帝境攻击宿星谷的护谷大阵,届时宿星谷只怕也不保。还有宿姑娘,她作为宿星谷唯一的传人,也会被那些人逼死的……”

    宿星的包子脸再次皱起来。

    闻翘说到这里,莫名地觉得它很可怜。

    本体受伤,失去记忆,守护着连它都不知道的责任,和天之原的神音宝树莫名地有些相似。

    作者有话要说:  第一更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小院子、blumchen、murasaki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冰落玲珑 168瓶;芳仔 120瓶;田鼠 66瓶;岁岁好 27瓶;丸子! 20瓶;思然 15瓶;缘份锝天空、王小爪、瓶子、青空浅柠、某畈、jj、千月轩墨 10瓶;一滴营养液都木有>_ 8瓶;随缘而安、24686092 6瓶;弹棉花糖的、millet?、仙人球啤酒、xiguatailang 5瓶;minerva 3瓶;nicole、戈莱、葆兒、清扎、karen、静若幽兰、murasaki、夏远、六瓣、anastasia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