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二百二十二章 慧极不伤(月票加更)

    凌晨三点,许非睡下,七点半又起床。(m.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老妈正跟小旭、沈霖在厨房吃早饭,见他一脸疲态的过来,心疼道:“你说你一天睡三四个小时,再年轻也熬不住,啥时候是个头?”

    “忙完这半年就行了。”

    “还得半年?你白头发都长出来了!”

    “哎呀,我才多大,正是搞事业的时……”

    许非坐下,看看空碗,起身去盛粥,往起站的一瞬间,脑袋忽悠一下子,连忙扶住饭桌。

    “咋了这是?”

    老妈立时急了,“咋说着说着真犯病了?”

    “……”

    许非缓了几秒钟,感觉无碍,“没事没事,可能有点低血糖。”

    “低血,糖?”

    仨人不懂。

    “呃,反正小毛病,吃点甜的就好了。”

    他不光晕了一下,胃里也挺难受,盛了碗粥,就着咸菜吃了几口才舒服了些。

    哎!

    是不太行,好像从去年筹备第一部开始,自己就没正经休息过。妈蛋的好容易重生一回,就是来当社畜的嘛?

    “拍完这部,我肯定给自己放个长假,不然得猝死。”

    “别瞎说,累了就歇歇,要是不准我跟你们领导说去,我先走了啊!”

    张桂琴拿起外套,推着自行车去店里,十足的女强人派头。

    “我也走了,今天有活动。”

    沈霖也推着车子闪人。

    “嗯,晚上见。”

    许非摆摆手,又瞅旁边,小旭慢悠悠喝着粥,“我一会也走。”

    “你干嘛去?”

    “西单劝业场今天开张,我去瞧瞧。”

    “那你跟我妈一块啊?”

    “我没吃完呢。”

    啧!

    无言以对。

    她喝完一碗,又盛了一碗,正经道:“劝业场就在对面,抢生意怎么办?我觉得要有点举措。”

    “什么想法?”

    “我想弄个大广告牌,架在房子上面,人从北大街过来,一眼就能看到。成本也不高,找美术学院的学生画,最多一千块。

    广告词我想了两句,流行色彩,时尚生活;伊莲服饰,彰显自我。”

    “……”

    许非被她一连串弄的有点懵,道:“呃,两句颠倒一下更好,读起来上口。”

    “可以。”

    小旭想了想,表示认同,跟着又盛了碗粥,咸菜条一口夹俩。

    “哎我就一直纳闷,你怎么这么能吃啊?完了还不胖。”

    “我小时候穷不行么?”

    她翻了个白眼,“在杂技团的时候,天天让我蹬缸,又吃不饱,饿怕了。”

    因为她以前想进芭蕾舞团,由于父亲被批的原因,政审没过,遂进了杂技团。团长让她练蹬缸,陈小旭能干?那是最爱美的人啊。

    蹬缸的会腿粗,屁股大,所以就故意把缸踢飞,最后也没练成。

    诶,屁股的原因找到了。

    “就跟谁不穷似的,我也没你像这么能吃。”

    许非也翻了个白眼,伸筷子夹最后半块腐乳,噼里啪啦抢了半天,还是一人一半。

    一个吃三碗,一个吃四碗,他摸了摸肚子,问:“你中午吃什么啊?”

    “不知道。”

    “晚上呢?”

    “不知道……”

    陈小旭垂头丧气,“两个月好长呀,我想她了。自从她上班以后,在一块就越来越短,现在还出差了。”

    “一晃就过去了,你要真闲就多去店里转转,好歹也是合伙人。”

    “合伙人?”

    小旭斜了他一眼,抿抿嘴懒的说话。

    这一眼似嘲似笑,灵动剔透:你无非是想给我们找点事做,你当我不知道合伙人是谁?

    “呃……”

    许非汗颜,太聪明也不好,跟杨修似的。

    不过自己又不是曹操。

    …………

    五月初的天气,温暖和煦。

    上午的阳光照进院子,亮堂堂洒下一片,陈小旭搬了张椅子坐着,腿上睡着猫,猫上堆着几本书。

    《广告摄影》,中国电影出版社的新书。

    《广告美学》,巴蜀美术出版社的新书。

    《广告写作》,工商出版社的新书。

    全是她最近买的。

    改革开放以来,国内广告行业飞速发展,但十分不规范,不成理论体系。国家管控的也严,施行批准制,一座大城市就一两个国企广告公司。

    过几年才会改成申请制,个人也可以申请成立。

    现在的广告形式非常单一,一个画面,几句产品介绍,联系电话和地址。有些还会把厂长、老板的姓名堂而皇之的写上。

    陈小旭看着就特糙,跟许老师呆久了,审美眼光蹭蹭上涨。

    她琢磨广告业,就跟张俪试水幕后一样,不晓得适不适合,但目前对这个挺感兴趣,遂学习学习。

    因为她发现,自己很喜欢创意性的赚钱方式,有成就感。

    “喵……”

    小旭看了一会书,石榴终于想起了作为王者的尊严,不满的叫了一声。她揉揉猫头,把书放下,又拽过一个笔记本,在肉垫上写了几段,然后才站起身。

    石榴蹭的跳下地,向看热闹的狗呼了一巴掌,顿时打了起来。

    白色卫衣,牛仔裤,运动鞋。

    经过熏陶,俩姑娘着实爱上了这种裤子和鞋,耐穿又方便。

    她拿着许老师的照相机,本想骑车,一瞧没了,遂溜溜达达的奔公交车站。

    ……

    “欢迎下次光临!”

    “您慢走!”

    伊莲服饰店内,王柏琳刚送走两位顾客,立时又堆满笑容,“小旭姐姐!”

    “嗯,婶子呢?”

    “里面呢。”

    陈小旭径自找张桂琴,张桂琴见她背着包,拿着大相机,奇道:“你咋来了?”

    “瞧瞧那个劝业场。”

    她挨过去十分亲近,笑道:“也不怎么样,跟赶大集似的,全是棚子,衣服也少。倒是门口的香妃烤鸡生意最火。”

    “人家才刚开业,总得缓冲缓冲。不过这脸对脸的,确实不太好……”张桂琴也担心生意被抢。

    “所以要宣传呀!我跟许非说了,做个大广告牌放顶上,人一来都能看见。”

    “行啊,你们定了就行。”

    “嘻,还有一个我没说,您先帮我参谋参谋。”

    小旭翻出一张报纸,指着一则新闻:

    “前不久,一辆火车专列22节车厢,运载着共47组大型灯组抵达京城,成为大街小巷的谈论焦点。

    这些灯具来自巴蜀的自贡。

    今年是京城的国际旅游年,其中一个活动便是全国彩灯大联展。但相关负责人在参观完自贡灯会后,决定将其办成自贡专场……

    据悉,这些灯具要经过一个月左右的安装,预计于六月份,在北海公园与大家见面。”

    嗯?

    张桂琴琢磨琢磨也来劲了,“你是说在灯会里打广告?这主意不错啊,人流那么多,效果肯定好。”

    “不是那种画板广告……”

    小旭搂着婶子的胳膊,笑道:“北海龙灯会,伊莲时装展,您觉得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