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二百二十三章 第二部开机

    搞营销推广,核心就两个字:热点。(Www.K6uk.Com)

    要么自己制造热点,要么去蹭热点,能形成广泛的讨论话题,那就是成功的。

    陈小旭从卖包开始,几乎亲历他一桩桩骚操作,深得其味。可这个主意,还是把许非惊着了:养成这么快嘛?还是说天赋好?

    一家服装店想办场时装秀,听起来很滑稽。但现在的时装秀不同于后世,粗糙无比,二十件衣服就够用了。

    关键是跟北海公园协调,还有请模特。

    不过也简单,赞助点活动费用,自己能刷脸,陈小旭更能刷脸还真当黛玉过气了嘛?

    上午,京台门口。

    五个年轻人早早到来,徘徊了好一会,见时间差不多了才进去。正是楼烨、王晓帅、路学常、唐达年、曹宝平五位。

    路学常最大,64年生人;曹宝平最小,68年生人。

    不过最有威信的是楼烨,他以前在魔都美术电影制片厂,参与过《天书奇谭》和《金猴降妖》的制作。

    这就叫资历,虽然是动画片。

    而路学常和王晓帅也是学美术出身,在中央美院附中念的书。

    五个年轻人进了京台大楼,找到会议室,却不太敢往里走,正巧许非从那边过来。

    “许老师!”

    “都来了?随便找个位置,马上开会。”

    五人这才进屋,在后排坐下,不多时人员聚齐,主要演员全部到场。一个个精神抖擞,全尝到了甜头,包括被骂的濮存新。

    “过两天就开机了,今儿简单说一下。”

    郑小龙在座,但主动把位置让给了许非,他也用不着客气,道:“第二部的剧本从开年就在准备,现在写完了三十集,所以预期来看,不用再分两个阶段。

    不过今年大家事情比较多,有排话剧的,有拍电影的,我尽量调配时间,大家可能辛苦一点。

    其实没什么好说的,磨合了整整一部,我对你们的状态毫不担心,关键在心态。

    最好别有‘哎我现在是大明星了’这种情绪,一旦有,戏肯定拍不好。我不希望出现什么破事,影响工作进度。”

    现在跟后世不一样,没有耍大牌的。许非故意强调,是把严肃的样子摆起来,最快确认自己的掌控权。

    “好了,下面介绍几位新同事,都来自京城电影学院,会加入到我们剧组。你们几个,自我介绍一下。”

    楼烨五人站起身,轮流亮相,接着分组。

    导演、摄影、制片等,各分一个助理,楼烨跟着许非。

    一个多小时后,会议散场。

    许非往出走,葛尤从后面追上,“许老师,有个事跟你说说。”

    “怎么了?”

    “前几天张艺谋啊,就《红高粱》那个,找我拍部电影,叫什么《代号美洲豹》,演一劫匪头子,我没定主意呢。”

    “《代号美洲豹》?”

    许非神色微妙,“剧本看了么?”

    “看了,问题就在剧本上,怎么说呢?”

    葛尤摸摸秃脑壳,愁道:“是讲一个台湾商人,坐飞机被劫了,也就是我。然后迫降在大陆,咱们英勇的人民解放军就开始解救,从而演绎出一段可歌可泣的感人故事。

    我看了好几遍,觉着不太行,俗!”

    他挥了下手,突出这个俗字的力度。

    “不行你还愁啥,直接推了呗!”

    “瞧你说的,那是张艺谋啊,他找你拍戏你不动心?”

    “不动心。”

    “……”

    “……”

    “跟你没法聊天,反正你帮我出出主意。”

    “你都能看出来这剧本差,可见有多差。再大的导演,也别接他的烂片,演员寿命很长,也很短,爱惜羽毛最重要。

    何况你已经有两部戏了,再去拍一部,你丫对得起我么?我这边耽误谁负责?”

    “呃……嘿嘿,那我就不接了,不接了。”

    葛尤又摸摸脑壳,不太好意思。

    话说《代号美洲豹》怎么回事呢?

    张国师拿下金熊奖之后,可谓意气风发,觉得在艺术上已经**了,想拍点不一样的都市题材。

    于是四处找剧本,找来找去盯上汪朔,不是别的,也是《顽主》。

    但《顽主》已经卖给米加山,汪朔讲江湖道义,说我再给你弄一个吧,就写了《千万别把我当人》。

    这是个非常荒唐的故事,是他这套嗑里最登峰造极的,把自己都写恶心了。张国师看了不满意,就没买。

    至于《代号美洲豹》呢,挂西安电影制片厂的名,实际全是商业资本,连剧本都是投资方找的。

    张国师筹备到一半就想放弃,找不着感觉。但前期已经花了9万元费用,不拍没法交代,于是硬着头皮拍,27天就搞定了。

    从主题到故事都非常尬,是部失败的商业电影。当然有些技法还不错,镜头很美。

    从此之后,张国师算老实了,闷头饬自己的乡村爱情故事,直到《英雄》。

    ……

    几日后,凌晨。

    小院寂静,大家睡的正熟。

    窗台上的石榴猛地抬起头,看了一眼,又蜷成一团毛球。许非轻手轻脚的推车出门,车头绑着手电筒,仿佛又回到了一年前。

    夏季的暑气还没涌生,早晚比较凉,他一脚一脚蹬在1988年的京城街头,黑暗空寂,倍儿有意境。

    顺着新街口往南走,刚过平安里,前面忽然叮铃铃声响,隐约过来一个黑影。

    “哥哥?”

    嗯?

    他快骑两步,手电筒一照,居然是曹影。

    “你哪来的自行车?”

    “我爸给我买的,我怕你早到,就先出来了……”

    小姑娘比去年窜高一截,梳着利落的马尾,抱怨道:“我去年挣了几百块呢,就给我买辆二手的。”

    “有就不错了,你以后就自己骑车了?”

    “嗯,我学了好长时间呢。”

    “那我不接你了。”

    “啊?”

    小姑娘顿时噘嘴,“那,那我不骑了。”

    “呵,逗你玩的,你一人我能放心么,走吧。”

    许非揉揉狗头,一块奔大菊胡同。

    路上曹影非常开心,叽叽喳喳说个不停。小孩不比成年人,她现在是全菜市口的小明星,心里有点飘。

    没办法,念书是不可能念书的,这辈子都念不好,只能拍戏养养家这样子……

    许非看着好笑,孩子得教育教育。

    不多时到了巷口,远远见那边通明透亮,格外显眼,仿佛是这京城中最亮的一盏灯。

    他莫名也涌起一股情绪,赶紧骑到近前,见大门开着,人进人出,有熟脸,有生脸,却好像一直都在这里。

    里面更如同另外一片天地,光影照进了现实,现实映衬着光影。

    刹时间,近来的疲惫似一扫而空,这,终究是自己热爱的东西。

    (还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