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二百二十四章 幂啊

    “爸爸,妈妈!”

    曹影一进屋子,小嘴特甜,先抱了下濮存新,又直奔姜黎黎扑过去。(m.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哎哟,妮子!”

    姜黎黎一把搂住,揉揉搓搓好不喜欢,“妮子长个了,比去年高多了。”

    “嗯,老师说我能长到一米七呢。”

    “是嘛?来比一比。”

    姜黎黎站起身,用手一量,“呀,都快赶上我了,现在的孩子发育真好。”

    “姑娘太高了有压力。你看那边那个,卷尺一拉直接到底儿,现在还没对象呢。”牛振华道。

    “嘿,我是不爱找!”

    刘贝不干了,“再说找对象跟尺寸有啥关系?靠的是感觉。”

    “婚前可能没关系,婚后就有了。”葛尤过来人。

    “那不见得,现在人野,先开放的能堵死后开放的。”梁贯华道。

    “去去,孩子在呢!”姜黎黎训斥。

    “没事,我听不懂!”

    曹影一本正经的摇头。

    大菊胡同相声队重新开张,乐乐呵呵,心里头暖。

    这年头演员进组拍戏,一当艺术,二当缘分。交通、讯息不发达,可能天南海北聚到一块的,多不容易。

    之间都很珍惜。

    像林汝为拍《四世同堂》,李维康演韵梅,郑邦玉演瑞宣,还有个女儿叫妞子演员本身是男孩。

    有一天吃饭,妞子拿着饭不吃,在炉子旁边蹭来蹭去。

    李维康一看就明白,撂下饭碗把孩子带出去。郑邦玉也跟着。

    林汝为好奇,随过去瞧,原来是小孩拉裤子了。一个打水洗屁股,一个给刷裤子,这裤子下午拍戏还得用。

    郑邦玉,那是解放军话剧院的领导;李维康,更是响当当的名角儿。

    这叫品性。

    ……

    《胡同人家2》第一集,讲丢小孩的故事。

    白奋斗无意中捡到个小女孩,两三岁大,后来找到孩子父母。是因为穷,想生儿子,养不起女儿就扔了。

    经过一番教育,父母知错,孩子被带回去了。

    非常理想化。三十年后,重男轻女的思想都没解决,别提这会儿。这会儿还特么有童养媳呢!

    但喜剧风格么,太真实就苦大仇深了,基调必须向上。

    跟第一部相同,第二部也找了很多人客串,每个都经许非过眼。之前挑中一个两岁的女娃娃,非常机灵。

    父母则是由谢园、方青卓客串,不过明天才有戏。

    葛尤等人已经化好妆了,一帮人等了半天,女娃娃还没到。许非喊过冯裤子,问“怎么回事,你告诉时间了么?”

    “说了说了,五点钟到场,考虑孩子小,多睡会,六点来也行。”

    “这都七点了,人呢?”

    “我,我去家问问。”

    冯裤子一脑袋汗,他现在担当许非在《便衣警察》里的角色,副导演兼美术。

    结果还没等走,忽见一个男人匆匆赶来,“不好意思,太对不住了!我家孩子发高烧,连夜送医院了,我刚从那边过来,想着来说一声。”

    啧!

    许非郁闷,拍戏最怕这种情况,犯错误可以骂,这种连气都不能生,还得安慰。

    “没事没事,孩子最要紧,我们再找。”

    “诶诶,对不住对不住!”

    男人走了。

    冯裤子头回揽下这么繁重的活计,有点把不过来,惴惴道:“许老师,现在怎么着?”

    “想招呗!”

    许非回身喊道:“老陈,先让葛尤他们上,我去想想办法。”

    “好嘞!”

    陈彦民不急不躁,心态摆的特正。

    而许非这边出去,给李沐打了个电话,让他跟台里说,在今天的节目里插一句,或者下面打字幕,《胡同人家2》急招小演员云云。

    第一部大火之后,第二部就是圣旨啊,京台百分百配合。

    等他抹身回来,已经开拍了。

    上一部结尾,陶蓓和白奋斗互生好感,而他们俩的感情线,便是第二部的主要脉络之一。得发展,磨合,在一起揉啊,揉啊!

    此刻,刘贝正坐在院子里,跟几个人聊天扯皮。

    “仙女儿姐姐,你说结婚到底什么感觉?”

    “就那么回事呗,自己觉得好就好。”

    李健群缠着一团毛线,抿着嘴角一瞥,舔狗梁贯华在旁边傻乐。

    “秋梅姐,你说说啥感觉?”

    “没啥,就过日呗,过腻了也得过,自己心里有谱就行。”姜黎黎云淡风轻。

    “您可太有谱了,赵老师今年踏实多了,真叫一为人师表。”

    牛振华感叹,“我觉得吧,好的婚姻就像冬天穿件大棉袄,行动不方便,但暖和。坏的婚姻就像夏天穿件大棉袄,不仅不方便,还……哇呀!”

    他吓得一蹦,这时候应该葛尤领着孩子进来,现在没孩子,就直接过。

    刘贝瞧着葛尤,“哟,哪来的孩子啊?外面小情人儿的?”

    镜头给到他上半身,“话不能乱说,我倒想有,怎奈赤胆忠心,经得起考验。”

    “哼,那谁知道了?”

    哟!

    西葫芦等人互相瞅瞅,蹭的升起八卦之火,哎哎,这俩人有点不对劲啊!

    “停!好!”

    陈彦民喊了一声,“准备下一场!”

    就这么跳跃着拍,整体计划被搅,缓慢又零碎。但效果一如既往,这帮人太熟了,就算没台词都能唠半宿。

    而楼烨五人呢,初来乍到,还处于适应期。

    很快到了中午,休息吃饭。

    期间来了两个面试的,家都在附近,看到电视过来。一个结巴,一个是男孩,那家长死活往里塞,男女不都一样嘛!

    一样个粑粑!许非可没有老艺术家对人民群众的耐心,碰着这种的直接轰走。

    到了下午,还不理想。

    他正想着给于佳佳打电话,再在报纸上登个广告,忽有工作人员报告:“非哥,又来了个应征的。”

    “请进来。”

    不多时,对方领着一个女人进来,怀里抱着孩子。

    她非常新奇的左看右瞧,见着许非更是眼睛大亮,“哎哟,真是小刘同志,你好你好!”

    “呃,你好!”

    许非跟她握握手,道:“我们想找个小演员,这是您女儿?”

    “嗯,今年两岁,聪明着呢。我在电视上看到消息,赶紧过来了。我家在南城胡同,牛街那片。”

    “哦哦……”

    他嘴上应和着,仔细打量:小女孩扎着两个揪揪,十分可爱。五官也好,尤其那对眼睛,又大又水灵,还莫名有点熟悉感。

    “你叫什么名字?”他试着问。

    “……”

    小女孩玩着手指,好奇又害怕,嗖地扑到妈妈肩膀上。

    “她怕生,一会就好了。”

    女人拍拍孩子,笑道:“我们一家三口都姓杨,您叫她幂幂就行。”

    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