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三百零三章 吻

    今秋的雨特别密,一个礼拜下了三场,一场比一场凉。(看啦又看小说网)

    清晨时分,上班的人已忙碌起来,披着雨衣行走匆匆,宛如一只只彩色蚂蚁。

    半新不旧的卧室里,雨淅淅沥沥的敲打窗子,伴着楼下的杂乱声。屋内光线黯淡,透着潮气阴凉。

    “唔……”

    小旭难受的醒来,只觉脑袋昏昏沉沉,身子软软的陷在褥子里,提不起半分力,不由心中郁闷,又感冒了。

    慢吞吞下地烧水,吃了药,把薄被子甩到一边,拽了床厚被。

    跟着又一pia,想死。

    其实有时候自己也气恼,为什么总生病呢?体质弱,抵抗力低,想了八百次锻炼可就是懒。

    生病太讨厌了,张俪还不在。

    她窝在床上胡思乱想,药劲上来半睡半醒,也不知什么时候。

    ……

    “咚咚咚!”

    “哗啷啷!”

    许非拎着早点,敲了两声没动静,开门进屋就觉得不对劲,到卧室一瞧。

    “啧!”

    他不用问就知道,无奈道:“你这体质绝了,天一冷就感冒,昨晚又着凉了?”

    “被子薄。”

    “吃药了么?”

    “吃了。”

    她费劲翻了个身,睁眼看看又合上,含糊道:“难受。”

    许非本是来看广告的,也没了心情,买的包子估摸不能吃,遂煮了点粥,就着榨菜。

    “来,吃点东西。”

    “不想吃。”

    “吃东西才好得快,来。”

    他过去扶,结果那身子一起,就像拔出一截白萝卜,两条胳膊和仅穿着背心的脖颈前胸,白花花一片。

    “放开我!”

    小旭后知后觉,毫无力气的挣扎。

    “没,没注意……”

    许老师尴尬,找到衬衣扔过去。

    这卧室非常拥挤,一张大床紧贴着窗,这边挨着小沙发,对面是一套柜子,摆着电视机和镜子。

    小旭靠在床上,勉强喝了点粥。许非坐在沙发上,吃自己的包子,道:“幸亏我过来了,不然你可怎么办?”

    “我自己还能死了不成?你吃完上你的班去。”

    “我一会请个假,照顾病号。别跟我说不用,我乐意。”

    许老师见她想说又说不出来的亚子,道:“病人就自觉点,你今天吵不过我。”

    他太清楚对方的节奏了,立即转移话题,摸出一堆卡片,“昨天单位发,也不是发,算摊派吧,特意带来给你刮刮。”

    小旭果然被吸引,拿起一瞧。

    长条形的卡片,最上头是吉祥物盼盼,正面有历届亚运会的举办城市和时间,以及开奖区。能刮两次,写着一次开奖,二次开奖。

    一次直接刮,二次有具体时间。

    背面则是奖品告知:“本期奖券共发行1008万张。

    特奖,10000元及京城三日游。

    头奖,1000元。

    二奖,100元。

    三奖,5元。

    四奖,1元。”

    今年8月9日,首批亚运会基金奖券正式登陆京城。跟着各省也会发行,样式不同。

    通常一块钱一张,计划发行4.3亿,其中30%是筹集款,剩下是发行费用和发奖款。也就是说,给亚运会直接贡献了1.3亿。

    所以说良心啊,比后世的彩票良心多了!

    “你买了多少?”

    “一百块钱的,我想都包圆,人家不让。”

    小旭翻了个白眼,但兴致勃勃,用指甲一蹭,“哎呀,感谢您支持亚运基金,没中么?”

    “没中,我来一个。”

    于是乎,俩人开始劲劲的刮奖。

    没有人不喜欢刮彩票,记住,没有人!那种对未知的结果紧张又期待的心情,足让人欲罢不能。

    许老师上辈子交过的一个女朋友,就送了自己二百块钱刮刮乐当生日礼物,也是神奇。

    “四等奖!”

    “又是四等奖!”

    “呀,中了五块钱。”

    中奖的单独拿出来,泾渭分明的两堆。

    许非手黑的可以,连五块钱都没中,一百张很快见底,转眼还剩一个。

    “你来吧,我今天手气不行。”

    “没有可别怪我。”

    小旭拿着奖券搓了搓,还吹口气,瞬间失望,“一块钱。”

    “没事没事,残血翻盘的毕竟是少数,来算算。”

    俩人一统计,刮出一百二十五块钱,赚了!

    “这个当公款吧,以后下馆子用。”

    “好呀,你压那个底下。”

    许非把钱散开,压在柜子的玻璃下边也不知啥时候流行的,柜子上放块玻璃,有的还垫块地毯。

    郑渊洁《奔腾验钞机》里,就有张被压在玻璃下面,会说话的五块钱。

    而许老师又煞有介事的贴了张纸条,上写:“吃饭专用,挪用打死!”

    “咳咳……咳咳……”

    小旭笑的直咳嗽,脸蛋愈显血色。

    跟这个人在一块,总会带给她很多生活中的小乐趣。这些乐趣温馨浪漫,狗屁倒灶,里面全是对她的懂得和宠。

    没第二个人再有。

    …………

    雨下到傍晚,慢慢停了。

    小旭过午吃了药,又犯困,迷迷糊糊的睡了一觉,醒来发现没有动静,猛地撑起身。结果见沙发上躺着一人,也眯着。

    沙发特小,刚够俩人坐。他身高腿长,光上身都不够装,腰很拧巴的撅着,两条腿耷拉到那边。

    别扭又滑稽。

    “……”

    小旭抿抿嘴,侧身躺下。非常非常近,呼吸声就在耳边一起一伏。

    她看着看着,忽然又很难过。

    搬出来之后,俩人各忙事业,冲淡了不少烦恼。他平时总顺路过来,看两眼,问候几句,带点小礼物,却是比以前新奇。

    仨人在一块,还能平稳些,最怕独处,一独处,心里就像开了闸,什么都冒出来。

    这个人的好,自己比谁都清楚,可是,兜兜转转还是那个老问题:不知道怎么办!一人若走,另一个也不会留,而这个家伙越来越大胆……

    她见对方动了动,赶紧闭上眼。

    “哎我去……”

    许非腰都快折了,佩服自己这也能睡。

    那丫头还没醒,病恹恹的脸,一条膀子搭在外面。

    有些人病,气质直线跳水;有些人病,反倒更添几分吸引,黛玉的魂儿可是在她身子里。

    “这么着还挺漂亮,但还是健健康康的好。”

    许老师自言自语,攥住那手想放进被子,可一握住,又舍不得松开。

    她和张俪都不是拉长条的骨架,手脚有点肉,却不粗短,滑滑嫩嫩的像块果冻。这货把玩了一会,才给人家塞进去。

    晚饭依然是白粥榨菜,比早晨多吃了些。

    一整天就没晴过,上班的人陆续回来,又一阵乱响。亏得是顶楼,相对清静。

    小旭也躺了一天,见天色越来越黑,忽然有点害怕和紧张,“你怎么还不走?”

    “待会的,这点挤公交人多。哎看看电视吧,这我一回没看过呢。”

    许非打开电视机,里面正放动画片《花仙子》,跟着是京城新闻。

    年初开大会,他讲的黄金时段概念深入人心,六台山都开始试水。先是少儿时段,接本地新闻,接《新闻联播》、《天气预报》,接电视剧。

    这一大串,牢牢把观众钉死。

    “自1985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居民身份证条例》公布至今,鉴于全国大多数地区颁发身份证工作已基本完成,经国务院批准,身份证的使用和查验制度在全国范围内开始实施。

    身份证适用于下面多种权益事项:

    选民登记;户口登记;兵役登记;办理个体营业执照;投宿旅店办理登记手续;提取汇款、邮件等……”

    “以后出门不用带介绍信了?”小旭奇道。

    “公务出差得带吧,私人应该不用了……”

    他翻出半袋瓜子,用手一只只剥,“话说我第一次用介绍信,还是跟你来京城见王导。哎哟,你那臭脸从头摆到尾,结果怎么样,还不是靠我上下打点。”

    “呸!你就比我多带三斤粮票也叫打点?你还想跟我借钱买太师椅呢!”

    她忆起往事,不禁好笑,“再说你以前跟个盲流似的,谁能放下心?”

    “我怎么就盲流了?”

    “哟,我给您提醒提醒……”

    小旭掰着手指头吐槽,“不务正业,偷奸耍滑,成天打架,把你弄进曲艺团也不好好学,搞的都没人收你。你妈来我家串门,十句有八句都是家门不幸。”

    “呃……”

    许非挠挠头,怪不得自己没拜师呢,原来没人收啊!!!

    “哼!我们小时候一块玩,长大我就不理你了。”

    她忽然觉着很神奇,“不过,不过后来你就像换了个人,完全不一样。”

    “那你什么时候发现的?”

    “就是见王导的时候。”

    “嗯,从那以后就开始心心相印了。”

    “好不要脸,谁跟你……”

    小旭蓦地顿住,好像是这么回事,以前只当他童年玩伴,长大渐渐疏远。而正是从那时起,接触越来越多,互相了解的也最深。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你知道我知道你在想什么……

    许非把一撮瓜子仁放到她手里,叹道:“这世上的事说不清楚,可能浑浑噩噩了十几年,忽然就开窍了。可能以前嫌弃,慢慢却相知了。就像我也说不清楚,我什么时候喜欢上你的。”

    “你,你又说这样的话!”

    “以前呢,其实也没啥感觉,就跟个小屁孩似的,欠收拾。”

    许非没理她嗔怨,继续道:“可后来发生很多事情,当我意识到的时候,发现你已经非常非常重要了。”

    “……”

    病中的人本就脆弱,这几句话直扎进心脏,不晓得什么滋味。小旭怔怔的,然后捂住脸,哭了出来。

    “呜呜呜……你来惹我做什么,你惹我做什么……呜呜……”

    “别哭别哭。”

    她感觉自己又被拥进一个怀里,挣了挣,没半分力气。头上的烧,身上的热,心里的千回百转杂糅在一处。

    那身子骨瘦削的似落叶,娇柔的若珍宝。

    窗外仿佛又下了雨,淅淅沥沥,淅淅沥沥。好半天,她止住哭,又挣了挣,“放开我。”

    “别哭了啊,越哭越伤身。”

    许非给她抹眼泪,拿药倒水,“来,以后记着饭后吃。”

    小旭不言语,只低着头吃药喝水,眼睛通红。

    “早点睡,无聊就看看电视,我明天再过来。”

    许非握着她的手,顿了顿,终忍不住往前一凑。

    “给我一个吻,可以不可以,吻在我的心上,让我想念你……”

    电视里,一个歌手唱着数十年前的老情歌,满纸的云裳霓虹,当时明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