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205章 香水和“凑巧”的照片

    罗弋看着她的脸。(m.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刚想把脚踏出去,然而一个声音突然叫住了他,声音带着几分怒气。

    “罗弋!”

    竟然是安楠,她从天桥上快速下来到台阶上。

    “你怎么回事?我白天去你家找你,你不在家,去你公司他们说你离职了,手机又关机!”

    她看起来有几分焦急和生气。

    罗弋被她意外打断有些措手不及,低头再看阶梯口,发现那个女孩已经不见了。

    他心下正在疑惑。

    安楠上推了一下他:“回答我,你怎么回事嘛!”

    罗弋只得说:“最近太累,休息一阵子。”

    “那建国呢?”她问。

    “建国在哪?你们两个又偷偷做什么瞒着我?”

    “建国……出长差了。”

    “我不信!”

    安楠看他表情就知道不是实话。

    没他说的这么简单,“上次建国的胳膊受伤,我都看到了!”

    “他养伤去了,过阵子就回来。”罗弋老实说。

    安楠仍旧怒气不减,“你们两个根本就没有把我当朋友,什么事情都不告诉我!”

    罗弋无奈地看看她,安楠毕竟是个普通女孩,知道多了没好处。

    他又低头看看台阶下空荡荡的位置,心中有几分失落,刚才的那女孩怎么说没就没了?就像是自己出现的幻觉一样。

    安楠吸了吸鼻子,突然皱眉。

    “奇怪……”

    她凑上来在罗弋的身上闻了一下。

    罗弋不解地问她:“怎么了?”

    安楠没有说话,往下走了两步,对着着空气闻了又闻。

    “怎么会有这种香水的味道?”

    罗弋努力闻了闻,感觉空气中只有花的味道,他一向鼻子灵敏,然而并没有闻到什么香水味。

    安楠的脸上露出疑惑,问他:“刚才这站着一个女孩吗?”

    罗弋点头。

    “跟你说什么了?”安楠问。

    罗弋不知道她为什么会突然这么问,“香水味很奇怪吗?”

    安楠说,“你不懂,这是eu2!”

    “啥eu2?”

    罗弋一头雾水。

    安楠走到他旁边,“这香水专门吸引异性用的,很贵!”

    罗弋知道,香水生产出来本身就有一些成分是为了吸引人。

    安楠看他不懂,小声说:“这款有催情的作用!”

    说着她又看看一旁周围来来往往的人,语气带着惊讶。

    “天,这可是大街上,谁喷得这么浓。”

    罗弋听到这话,脑中想到刚才的那个女孩。

    难道是她……

    不过,他除了旁边的花香还是没有闻到别的。

    安楠摇摇头:“你们男的对这些当然不懂,这就是专门对付你们的!”

    罗弋回到家,一路想着安楠的那些话,再想想刚才遇到的那个女孩,心情糟杂。

    猛然间又想起那个紫水晶手串。

    他把前两天穿的衣服全都找过来一遍,翻遍所有的口袋,发现那个水晶手串找不到了。

    他回忆了一遍这几天发生的事,想到在天桥撞到一个陌生女孩的场景,估计当时没留意掉在地上了。

    那女孩眼睛上缠着厚厚绷带,也不知道是什么样的病,拿了那么多药。

    他走到桌子前,拿起放在那的一个小药瓶,正是那天在地上捡的,他看着上面的英文字母。这个药他根本就不认识,看样子治疗的不是普通疾病。

    也不知道少了这样一个药剂,那女孩能不能及时发现。

    第二天,罗弋还没睁眼就被安楠的电话吵醒。

    “快来快来!我现在在你说的那家面馆!”

    昨天晚上,两人在天桥上,罗弋告诉她自己最近经常呆在这个店。

    没想到这才第二天,安楠就过去光顾了。

    他洗漱完看看表,竟然已经快到中午,最近自己醒得越来越晚。

    竹江的店铺此时的顾客并不多,店里的小伙计足可以应付,他一进去看到安楠正和竹江聊天,

    珠江看罗弋过来朝他挑了挑眉毛,

    过去小声说:“前几天还说你异性缘不好,这么快就有个美女。”

    “朋友”,罗弋赶紧解释。

    他走过去坐到安楠对面,看着她面前桌子上点了很多东西。

    “我只是说让你没事来尝尝,你也不用这么积极……”

    “有钱,任性!”她说。

    安楠悄悄看了一眼竹江,小声说,“我怎么觉得这个人,和你长得有点像,是不是你以前的亲戚?”

    罗弋道,“我也觉得像个亲人,不过不是。”

    安楠又说:“刚才我和他聊天,他说他已经离婚,老婆带着女儿跑了……”

    罗弋嘘了一声阻止她,“别在人背地里说这个!”

    安楠摆摆手,“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想说……他一点都不像个离婚的人。”

    “离不离婚,你也能看出来?”

    安楠小声说:“首先他的手指没有戒指的痕迹,他的手机屏保也不是老婆和孩子的照片。”

    罗弋听到她这么说竟然有点想笑。

    “你电视剧看多了。”

    罗弋说:“并不是每个人都习惯带戒指,况且他前妻和孩子的照片也不一定非得放到要你看到的位置。”

    安楠摇头:“这个人说他在国外呆了很多年,可是刚才跟他聊天的时候,这些年国内发生了很多事他竟然都知道。”

    “因为现在有网络。”

    安楠挠挠鼻子,“反正我觉得他不像是从国外回来,像一直生活在这里。然而他似乎又对很多东西不习惯……总之怪怪的。”

    女孩子比男人到底是心细,安楠发现的很多东西都是罗弋没有注意到的。

    这时竹江走了过来。

    送给她们两瓶饮料。

    “你们两个,是不是在背后说我坏话?”

    安楠赶紧打马虎眼,“聊聊你这个面馆呗。”

    她问竹江:“你回来多久了?为什么一回来却要开这样一个面馆?”

    竹江坐到一旁。

    “没多少天,开面馆是因为我不会别的。”

    这时伙计探头叫竹江,“老板,来看看这个。”

    竹江起身的一瞬间,口袋的钱包突然掉在地上,安楠机敏地捡了起来。

    但是却没有马上还给竹江。

    “听说男人都喜欢把老婆孩子的照片塞放在钱包里,我可以看看吗?”

    竹江一愣,表情却怪怪的:“没什么好看的。”

    伸手刚要去拿,安楠却没有给他。

    罗弋觉得她的做法不妥,说道:“你快还给人家吧。”

    安楠调皮地说:“我只想看一眼。”

    “里面不是她们的照片。”

    竹江刚说完,安楠已经打开了钱包,发现左侧的确有一张照片。

    但照片上竟然是竹江自己,一个人站在瀑布前的场景。

    安楠心中瞬间觉得失落,这就不像个离异的男人,他根本不像结过婚的样子!

    然而在这个社会说自己离异也并不是十分光彩的事,他也没必要编这种谎话。

    安楠心想:一个离了婚的男人钱包的左侧,竟然不是自己曾经的爱人和女儿,钱包里放的是自己的照片,可见这个人太自我。

    罗弋觉得不妥,把钱包从她手里抽出来,“你这样不好。”

    然而当他拿过钱包的一瞬间,看到上面那张照片,突然愣住。

    照片里的竹江站在一个瀑布前,身上穿的却是一件古典的青蓝色长衫。

    罗弋看着那个长衫,整个人呆住。

    他记得,这是父亲生前最喜欢穿的一件衣服,连领口处的花纹都一模一样。

    当时父亲穿的衣服,都是指定人定做而成,除非照搬,否则不可能会出现相同的第二件!

    竹江想从他手中把钱包拿回来,然而罗弋紧紧攥着盯着那照片。

    许久,他抬头问竹江:“这是怎么回事?”

    “怎么了?只是一张很普通的照片。”竹江笑着说。

    “可这件衣服,是我父亲穿过的!”

    罗弋神情变得严肃。

    竹江看看那个照片:“是吗?这么巧。”

    “巧?”

    罗弋看着面前的竹江,他不相信世间会有这种巧合。

    面前这个人,没理由和父亲长得一模一样,还穿着他曾经最爱穿的那个长衫去拍照。

    竹江说:“这衣服,是当时我去唐人街买的,穿着它去旅游。”

    安楠看罗弋变得严肃,也有几分意外,她并不知道面前的这个人和罗弋的父亲有如此这般的“巧合”。

    “你到底是谁?”罗弋质问竹江。

    竹江笑得非常坦然看着罗弋,似乎面前是一件无关紧要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