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九十三章 三昧真火

    可惜了,夏炎的感同身受并不被鸢鸢领情。(看啦又看手机版m.k6uk.com)

    她歪着头,困惑的看着夏炎:“可是我不疼,也不明白什么是难过。也许我该难过的,可是被困在这里太久了,我已经忘记身为人时候的情感了。”

    她这么一说,夏炎觉得更心疼了。

    鸢鸢没有过去。

    少女却忽然眼睛一亮:“主人,我忘记了我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你帮我找到我的过去,我把未来送给你。”

    夏炎没太理解:“未来?”

    鸢鸢穿着红裙转了个圈:“就是我的力量,对,噬魂神针的力量。主人,你太笨了,你不知道我有多厉害。现在的你,连我万分之一的威力都发挥不出来,你真是笨的可以。”

    大约是被人挤兑的多了,夏炎一点都不恼怒,他很赞叹般的说:“哇,那你真的很厉害啊。”

    少女被夸奖就很高兴,她继续笑:“你是不是不信,让我给你证明。”

    孔昭一开始没意识到夏炎那里有什么不对劲,直到那人渐渐不再动作,倒在了原地,孔昭也开始惊慌。

    夏炎不是这么弱的人,战斗意志更比别人都强,他这是怎么了?

    她赶过去时,发现夏炎已经失去了意识,但他表情安详,并不是被梦魇控制的模样。但他身体的情况又很不好,很多只噩梦萤已经附着在了他衣服袖子上和裸露出来的皮肤上。

    之前吃的防瘴气的丹药对腐草流萤不起作用,那些符纸也跌落在地,眼看他的皮肤逐渐变暗灰白,很快整个人都要被虫子腐蚀,孔昭急不可耐的出手,她顾不得自己,只想快点设置安全结界,救出夏炎。

    似乎发现了新鲜的血肉,大量的噩梦萤靠近这里,它们的数量没有边际,疯狂涌过来时,连孔昭都开始感觉到了吃力,她的灵力再一次透竭了。

    她咬着牙,不肯放弃夏炎,一点点将那些小虫子从他身上驱除。

    忽然之间,灼热的巨浪翻滚而过,若不是孔昭反应及时躲闪的快,只怕连她都会被牵连。

    那竟然是三昧真火!

    孔昭不自觉的揉了揉眼睛,一瞬间以为自己看错了。

    一般的凡火为黄色,天火是橘黄色,三昧真火则是淡红色,等级更高的火焰,颜色更加不同,她知道的就有南明离火,朱雀厌火,幽冥业火,九味真火等。

    有些大能修士,在火系一道上资质出众,钻研半生,终于钻研出了三昧真火,甚至还有顶级的炼丹炼器大师,靠此火炼制世上少有的宝物,就是这火的出现,虽然惊异,但也是合理的。

    但是它出现在夏炎的掌中就不合理了,无论从身体的承载力和修为的高低来看,他都不该操纵这样危险的东西。

    此时的夏炎缓缓站起来,他似乎还保留了自己的一丝意识,他艰难的对着孔昭吐出几个字来:“阿昭,快躲开。”

    不是快跑,而是快躲开。

    这就说明三昧真火的确是夏炎操纵的,但是他心有余力不足,控制不得当,担心伤到孔昭。

    孔昭百思不得其解,他怎么会拥有这东西,这么早这么快这么强大?不是因为夏炎自己,难道是因为他的那根铁棒?

    忽然之间,烈火燎原,孔昭用尽全身最后的灵力控制着水之精华保护住自己,这才在大火中没受到什么伤害。

    终于在此刻,破晓来临,太阳升起。

    孔昭拍拍身上的灰烬,看着四周,即使太阳不升起他们也不会再有危险了,因为所有的噩梦萤都被三昧真火烧了个干净,这火的厉害之处就是烧干净所有目标之物,而且永远不会停止燃烧。

    再看地上躺着的人,夏炎已经昏了过去,手里紧紧握着那枚发红的铁棒。

    因为自己也实在体力不支,孔昭没办法,只能将馄饨和红玉先从方寸间放了出来,若是此时莫入林中再出变故,她可真的是应付不了了。

    她摸着馄饨圆圆的脑袋嘱咐道:“馄饨,你把这人驮出这林子,我们需得找个地方休整一下再继续上路。”

    馄饨听话,背起昏迷的夏炎就开始颠簸,而同时,红玉的长嘴已经叼起了孔昭,它还不住的抱怨:“啾啾啾,太难闻了,主人你怎么都不知道洗澡的,浑身都是焦糊味儿,一点都不爱干净。”

    孔昭闻言勾勾嘴角,紧张的心情逐渐放松了起来。

    她的决定是正确,尽管九死一生,但是行程却缩短了大半,来到花河附近的安溪镇时,才刚刚午后。

    等到沿着花河下去,她就可以到达宛丘山,到了那里,她已经想到了另外一条路线。

    那是一条隐秘而危险的通道,不为他人所知,可是当她是何如玉的时候,是知道这条路的。

    在客栈开了两间房,送夏炎去休息,她检查了一下他的经脉,发现对方不过是因为承受不了三昧真火过于强大的力量而短暂力竭,相信过不了就会苏醒恢复。

    今日若不是夏炎,只怕莫入林里会更加危险。

    三昧真火烧死了成片的萤,也震慑了那些黑暗中凶恶的眼睛。

    她叹口气,回到自己的房间中,心念一转,直接进入了方寸间。

    第一件事,就是赶到寒潭中,她看到王潜渊没有化作原形,还是丰神俊朗的闲余真人模样,寒潭中的灵力正在帮助他逐渐恢复身体,但是没有内丹,他实在太孱弱了,也没有根基,伤重难返。

    可是看到他这个样子,孔昭还是松了口气,他变成了冰雕也好,只要不是像噩梦里那样,浑身是血,缩成小小一团的趴在自己怀里哭就好。

    去温泉里简单清洗了一下,温泉里的泉水将她四肢百骸里的疲惫洗去,她身上的灵力也在逐渐的恢复。

    毛毛不知什么时候,鬼鬼祟祟的来到了岸边:“我说,猪和鸡你都放出去了,什么时候放本大王也出去放放风啊?”

    孔昭差点被它逗笑了,板起脸来说道:“想都别想。现在你是我的灵宠,就算你不叫我主人,也不能老当自己还是秋山的山大王吧。你要是就想出去也可以,那就再别回来,这里的灵力炼丹炉和植物,和你再无关系。”

    毛毛不是馄饨和红玉,它是成精了之后才被孔昭收服的,它狡猾的很,孔昭可不敢给它机会乱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