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二百六十一章 六月雪

    那个时候,所有参加群英会的修士都没想到,所谓仙妖大战,竟然会以这么无声无息的方式开始。(m.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这么突然,让人没有防备。

    又这么残酷,当他们各自放出自己的神识扫过整个仙城时,心都已经凉了半截。

    红玉从半空中化作人形落了下来,脸色铁青的对着孔昭摇摇头。

    孔昭之前是派他上去查查仙城中的状况。

    而他带回来的消息却是,仙城中已经感受不到活人的气息了。

    蓝羽震惊的甩动着鞭子,疲惫的和漫天的飞雪争斗着:“这不符合常理。就算仙城中的凡人和低等修士被突然出现的妖修杀了,那些守城的仙盟弟子和高阶修士呢。那么多人,怎么可能一夕之间全都没了?”

    孔昭望着天地之间徒留的白色飞絮,心中冰凉。

    《万妖谱》中记载,有女子受尽世间冤屈而死,临死前冤情不得昭雪,怨魄化作白色絮状物,盛夏开放,食人精血。

    一开始孔昭还没反应过来这漫天的飞雪是什么,直到它们越落越厚,成了气候,将剑阁的低等灵兽和坐骑包裹住,没多时,森森白骨从白色的絮状物里露了出来。

    她挥舞着妖骨剑,不停的和这漫天飞雪战斗着,但是她的剑却伤不得这东西。

    这飘忽的雪仿佛有自己的智慧,它们追随着妖骨剑的痕迹和剑气,形状打散再重组,反而越来越多。

    孔昭心下一沉,她控制着水精和灵气包裹着自己,但是灵气总有枯竭的时候,这样不是长久之计。而且她刚刚修为一日千里的进阶,但是她的师兄师姐们就没有她那么雄浑的灵力,他们和这飘雪战斗起来就要吃力的多,尤其是岑广志,四十岁筑基,身体的灵活性明显跟不上少年人,他握剑的手已经越来越苍白。

    眼看着一团白色的血雾就要像一张巨口咬住他的身体,忽然一团水汽狠狠打过来,打散了这一团所谓的雪。

    岑广志松了口气,他已然满身的冷汗,他向孔昭道谢:“多谢师姐。”

    沐风连忙把他拉到身后,巨大的芭蕉扇连番舞动:“师弟,你修为比较弱,站到我和师姐身后,我们保护你。”

    看着大家吃力的战斗着,孔昭心里有些慌乱,这样下去不是办法。

    妖骨剑的气息专门克制各种妖邪之物,但是却对六月雪没用,这说明了什么。

    必须得想一个一劳永逸的办法,《万妖谱》中没有记载六月雪的天敌,开始通过它们的习性不难判断这个东西到底是什么,它们应该是一种妖兽,根本不是什么怨念的结晶。它们夏季繁殖生长,体型微小,喜欢群居,有自己的智慧和判断力,在养分充足时可以疯狂生长繁殖。

    这样的特性,和莫入林里的腐草萤很像。

    可是那个时候,夏炎带着噬魂神针在旁边协助自己,他的三昧真火简直是这些东西的克星。所以,现在她应该怎么获胜?

    孔昭的目光穿过人群,停留在季凌云的身上。

    现如今的他,拼杀时冲在队伍的最前面,指点凌云殿的弟子御敌躲藏,有条不紊,再也不是当年那个任性妄为的小少爷了。在这一批弟子中,季凌云的修为也算拔尖,最关键的是,他是经历了地火焚烧被地火力量承认的修士。

    几句话后,季凌云明白了事情原委,他先安置好凌云殿的弟子,然后便在风轻摇和沐风的双重协助之下,召唤出了足以燎原的白色火焰。

    霎那间,黄金台上一片火光灿烂,大火中是被焚烧的六月雪,伴随着鬼哭狼嚎一般的惨叫。

    而在同一时间,剑阁中的摘星楼。

    这里本来是五大长老布置法阵看守结界的地方。

    此时却一片安静。

    空旷的大厅中,明月星君的脸色已经难看的像是霜打的茄子。

    事情还要从天幕完全关闭的那个瞬间说起,宛丘秘境顺利关闭,他心中也算松了一口,群英会只差最后一场就会顺利结束,他也终于可以安心。

    却偏偏在这个时候,揽月阁的素手仙姬急匆匆的来找到他,事情有些不对头,她感觉到很多强大而陌生的力量来到了仙城。

    仙城作为仙盟重地,不管从管理还是守护结界的制作上,水平都是极高的,起初他不相信素手仙姬的感觉,直到连夜召集所有长老来摘星阁议事,这一来,他们五个人竟然都被困在了这里,再也没出去过。

    自从晋升为元婴长老之后,董明月还真没遇到这么棘手的情况。

    而且现在这样紧急的关头,不光是他自己,连其他四位大派长老竟然也不能出门,大家面面相觑,脸上都开始惊疑不定。

    丹霞宗的清欢真君脾气最急躁,他知道现在山上的情况有多么紧张,那些小弟子过惯了悠闲的日子,哪里有能力一下子面对这么多的妖修呢。他急的重重的拍了一下桌子:“董明月,你怎么回事?情况紧急你却把我们叫来这里,难不成你是这些妖修的内应?”

    月明星君气的连连冷笑:“你说的什么胡话?这里是剑阁,出事的黄金台,我们剑阁弟子在下面死死抵御妖修,你当我不着急?”

    素手仙姬连忙打圆场:“二位不要再吵了,现在当务之急是找出我们被困在这里的原因,赶紧出去摆平局面啊。”

    清欢真君眼睛一瞪:“你说的到轻巧,你当我不想出去?谁不想出去啊?谁知道这摘星阁被人动了什么手脚,你想出去你也得能出去啊。”

    月明星君也想起来,就是这女人告诉自己情况有变,他才会把大家召集到一起的,现在他看着素手仙姬也很可疑:“仙姬,难不成你是那些妖修的内应?”

    素手仙姬本意是劝和他们二人,没想到现如今祸水东引,自己身上还摘不清了,她平素里是个左右逢源的人,今日里不知怎么心中委屈,也回敬了一句:“呵,诸位平日里都是响彻整个天吾的大人物,怎么今日里敌人没来,竟然自己先乱了手脚,甚至有气往我一个女人身上撒,老身也真是无话可说啊。”

    “你什么意思?”“怎么,我还说错了不成?”清欢真人和月明星君异口同声的说道。

    几人刚要开始争执,却听到一声轻轻的咳嗽声。

    一声小小的咳嗽声,倒是把他们拉回了现实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