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151、专业索命

    《红衣厉鬼》的导演在得知沈冬青带资进组的时候还惊讶了一下,毕竟在所有人眼里, 国产恐怖片约等于烂片了, 上映排片在深夜, 基本盘很小,票房也就这么多。(M.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而沈冬青背靠着周氏集团, 最近闹出得事情刷足了存在感, 除了大牌导演的戏, 其他不是随便他选吗?

    抱着这个疑惑,在沈冬青进组的第一天, 导演就跑去旁敲侧击,问他为什么选择了这个剧本。

    如果是路哥在这里,一定会说是因为符合沈冬青的形象,毕竟他再度火起来是在《科学在线》这个节目, 接个恐怖片的电影可以加深人设形象, 恐怖片也正好适合不会演戏的沈冬青。

    但站在这里的是沈冬青,他回答的直白:“因为比较感兴趣。”

    导演回想了一下自己的剧本,剧情薄弱、演员配置也一般, 几乎没什么出色的地方,试探道:“你对民国背景感兴趣?”

    “不是。”沈冬青说, “我对厉鬼感兴趣。”

    导演:?

    他干笑了两声:“你可真幽默……”

    沈冬青皱了皱眉:“我认真的。我看过剧本了,觉得你对厉鬼的设定不太合理,我觉得应该……”

    导演一脸懵逼。

    “你的厉鬼设定得太弱了,应该这样……”

    导演:“我觉得你说得很有道理,可是我们剧本里面根本没有鬼。”

    沈冬青冒出了问号。

    导演说得是斩钉截铁:“其实你们住进了这个公馆以后, 误食了神经性的药物,产生了幻觉,世界上根本没有什么鬼。”

    他找回了主动权,拍了拍沈冬青的肩膀,欣慰地说:“很好,你的剧本研究得很透彻,你的提议我会斟酌着采纳一些的。”

    说完以后,导演就迫不及待地溜了。

    沈冬青叹了一口气。

    为什么外面的人对厉鬼有这么多的误解呢?

    路哥拎着大包小包走了过来,满头大汗,顺口问了一句:“你在叹什么气呢?”

    “没事。”沈冬青摇了摇头,接过了路哥手中的行李箱。

    路哥见沈冬青细胳膊细腿的,连忙道:“小心点!”

    然后他就看见沈冬青一只手轻轻松松地提起了24寸行李箱,稳稳地走上了楼梯,还有余力回头问:“什么小心点?”

    路哥:“没、没什么。”

    为了拍《红衣厉鬼》这部电影,剧组方面租下一个民国时期遗留下来的公馆,这个公馆已经翻修过,平时是用来招待旅客的,也可以住人。在拍摄前导演想让演员们找点感觉,所以这两天主演们都住在了顶楼,其他工作人员则是住在了附近的宾馆里面。

    看在金钱的面子上,沈冬青住的房间是最好、最敞亮的,里面的摆设也符合了民国背景,件件都十分有韵味。

    现在还没正式拍摄,沈冬青放下了行李就打算先休息一下,结果没想到这一睡就睡到了半夜三更。

    房间的窗帘拉得严严实实的,一下子分辨不出来在几点,沈冬青迷迷糊糊地摸出了手机一看,已经是凌晨一点了。

    咕噜!

    肚子响了一下。

    沈冬青揉了揉空荡荡的肚子,打开手机app刷了一下,发现这个地方有点偏远,能送到的外卖都打烊了,他只能起床出去觅食。

    吱嘎——

    房门打开,一阵冷风吹了过来。

    大概是畏惧公馆里的传说,再加上是来拍恐怖片的,多多少少有点畏惧,所以演员们都安安分分地待在房间里面,外面一个人都没有。

    沈冬青走出了房间,身影在暗淡的灯光下渐渐拉长,在他看不见的阴暗处,一道血渍浮现在了墙上。

    他顺着旋转楼梯走了下去,来到了一楼的厨房,找到了工作人员留下来的两箱泡面。

    沈冬青顿时眼睛一亮,拿出了一盒泡面,又烧了一壶水。

    在等待水烧开的时候,沈冬青靠在料理台上刷着手机,正好周闻彦一条信息发过来。

    周闻彦:在做什么?

    沈冬青弹了一个视频通话过去,下一秒就被接通了。

    周闻彦坐在老板椅上,大概因为在家里显得散漫了一些,衬衫袖口被挽起,领口的扣子解开了两枚,隐约可以看见结实的肌肉。

    “在厨房?”他放低了声音。

    沈冬青闷声说:“肚子饿了,附近没有外卖。”

    周闻彦放下了钢笔,坐直了起来:“等我半个小时。”

    沈冬青歪了歪头:?

    周闻彦:“等我过来。”

    视频电话断了。

    沈冬青琢磨了一下这两句话,嘴角不由自主地勾了起来,不知是在期待周闻彦还是在期待他带过来的吃的。

    不过就算是周闻彦要过来了,泡面还是要泡的。

    水烧开还需要一段时间,沈冬青晃悠去了洗手间。上完厕所洗了手,刚要出去,结果洗手间里的灯突然闪烁了一下,接着直接熄灭了。

    洗手间顿时陷入了一片黑暗中,但这种黑暗又不是纯粹的黑,还能借着窗外的月光隐约看见一些东西,这比看不见更加恐怖。

    水龙头还在“哗哗”得淌水,水的颜色从透明变成了红褐色。

    沈冬青抬起头,看见镜子里面多了一道人影。

    那人影就站在沈冬青的身后,一袭红衣,低垂着头,浓密的黑发遮住了脸庞。

    滴答——

    一滴血水落了下来,缓缓在她的脚边晕开,原来那一身不是红衣,而是吸饱了鲜血的血衣。

    沈冬青一动不动,盯着镜子里面的人影。

    红衣仙姑以为沈冬青吓傻了,不过这是正常人的反应,她也没多想,抬起手臂,苍白锋利的手指一勾就要索人性命。

    只是手指还没碰到沈冬青,就见他动了。

    没有抱头鼠窜,没有尖叫逃跑,而是抬手先关好了水龙头,接着掏出了手机。

    屏幕亮起,幽幽荧光冒了出来。

    沈冬青飞快地点开了相册,找到了他之前拍的剧本,口中自语:“血衣、长发、厕所……找到了!这就开始拍摄了吗?”他扫过红衣仙姑那泛着凶光的指甲,厉声道,“等等!”

    红衣仙姑的动作一滞。

    沈冬青翻起了他的台词,面无表情地念了出来:“‘啊啊——不要过来!’男二害怕地缩在了角落,抱着脑袋不断地摇头。”他比划了一下,开始找角落了,还对红衣仙姑说,“等下,我找下状态。”

    沈冬青对着剧本发愁:“害怕是什么一个感觉?我怎么一点也找不到啊。”

    红衣仙姑有点麻了。

    她专业索命一百年,见过吓得失禁晕倒的、尖叫逃跑的还有直接木在原地的,就是从来没见过这一挂的,这算是什么反应?神经病吗?

    上面的电灯泡闪烁了一下,洗手间里一明一暗,照出了两个人的表情。

    沈冬青眉头紧锁有些犯难口中还在念叨着台词,红衣仙姑脸色苍白面无表情,隐隐可以看出眼角抽搐。

    怎么看也不像是厉鬼索命现场,更像是什么喜剧综艺现场,下一秒灯光亮起两个人就要开始说相声了。

    还好,红衣仙姑并不想讲相声,她迫不及待地想要品尝温热的鲜血,于是下意识地无视了沈冬青的反常表现,抬起双手瞬间转移到了人的背后,手指搭上了他的肩膀,一张死人脸幽幽地探了出来。

    沈冬青见红衣仙姑开始“表演”了,也不甘示弱地背出了他的台词:“啊啊——不要过来!”然后他没有躲到角落里,而是条件反射地抓住了红衣仙姑的手,直接把她一个过肩摔摔到了地上,顺手就是一拳下去。

    砰!

    红衣仙姑倒在地上生死不明,双手不停地抽搐。

    沈冬青:“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