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248 色盲

    虽然知道凌晓薇是装的,但是时铭伟就高兴看凌晓薇演戏,好玩,又可爱,关键喜欢听她喊他哥哥。(手机阅读请访问m.k6uk.com)

    “那你干嘛要喊张云飞哥哥。”时铭伟想起了这个茬,有点吃味的道。

    “比我大的男生,当然都喊哥哥喽,再老一点喊叔叔,再再老点喊爷爷,这不对嘛!等你以后老点了,你让我喊叔叔,我也是愿意的,时叔叔……”凌晓薇哈哈笑道。

    “凌晓薇,你真是要气死我。”时铭伟扶额气呼呼的道。

    但是又觉得她说的也有道理,“那到时候,我是不是应该喊你凌阿姨……”这是一个好称呼,时铭伟找到了怼凌晓薇的方法,兴奋的开心直笑。

    “还有,你竟然好意思说,长的好看的人,成绩也好,你是说你自己好看嘛!哈哈哈,笑死我了,你跟个假小子一样,穿上裙子,也是个假小子。”时铭伟毒舌的道,还笑的很气人。

    真不想理他,真的是太讨嫌了。明明她就是一个小仙女,他竟说她是假小子,这眼力见也真是没谁了,“色盲吧!”凌晓薇没好气的冷哼道。

    凌晓薇搬了凳子坐奶奶身旁,开始剥豆子。

    不理这个讨嫌家伙,跟他聊天,总是能被气道。

    “喂,不理我了,生气了!我不色盲的,你这裙子不是黄色的嘛!”时铭伟笑嘻嘻的蹲在凌晓薇身旁,指着凌晓薇的绿裙子道。

    听到这话,凌晓薇忍不住的噗呲笑了,还真是个色盲呀!

    “这是黄色嘛?明明是绿色好不好,原来你真是个色盲呀!”凌晓薇哈哈笑道,现在她一点也不生气了,反而很开心。

    原来时铭伟是个色盲!

    哈哈哈……

    “这不是有点深的黄色嘛,怎么会是绿色?”时铭伟一脸迷惑,难道自己真色盲!

    然后就是时铭伟跟凌晓薇的认识色彩课程,时铭伟为了证明自己不是色盲,指了好多的颜色问道,明明也加入了进来。

    二对一,好几种颜色,时铭伟都认错了,最后凌晓薇得出,他不但色盲,还色弱,比如黄色跟绿色,在他的眼中是同一种颜色。

    只是一个深一点,一个浅一点。

    得知自己色弱之后,时铭伟就忧心忡忡的回家去了,他觉得自己得了绝症了,心情很不好,怎么办。

    “姐姐,哥哥,他是不是得病要死了!”明明指着时铭伟的背影说道。

    “不会的,这就是眼神不好,不会死的。”

    这以后,看他还敢嘲笑她。

    中午,凌晓薇烧火,奶奶做饭,炒菜。

    奶奶听了张翠芬说过二姑家的条件,做饭的时候感慨道:“什么时候,我们也能用上煤气,这样,就不用烧火了,夏天烧火,热死人。”

    奶奶是心疼晓薇。

    烧的一头的草跟灰。

    “奶奶,等赚了钱,我们家也卖个煤气灶,很快的。”凌晓薇笑道。

    她想起了早上,在大队,听村长说的话,前世,村里好像没有入驻化肥厂,但是村子也是真的穷,后来她也不知道什么情况。

    这一世,不会要进化肥厂吧!

    那东西要是进来了,这村子可就毁了,她记得前世,那个红卫村,农田里种的稻子,当地人都是不吃的,别的田里的稻子是绿油油的,但靠近农药厂的稻子,是黄色的,病态的黄。

    那些有毒的稻子,都卖了,卖给粮站了,太毒了!

    而且那个村子,经常有人得癌症去世。

    以前可从来没有听过这样的病。

    至少目前,光明村没有听过谁得了癌症去世的,光明村还有好几个百岁老人呢。

    这要是化肥厂进来了,那么这地方也不能住了,她们一家就得搬家了。

    搬家要钱呀!所以这次的牛仔裤,爆款行动,很重要,一定要成功呀!

    凌晓薇想着心事,烧火都忘记放草了,奶奶嚷嚷道:“这豆子,怎么炒了这么久还没有熟,晓薇,你是不是歇火了!”

    “哦!奶奶,你等一下。”凌晓薇忙抓了一把麦秆,放进锅膛,用火钳拨了拨锅膛里的火苗,很快大火又升起来了。

    哇!夏天烧火,真的好热呀!

    午饭烧好,饭菜刚摆好,爸爸跟张阿姨就回来了。

    两人是一脸的喜气,爸爸撑着一根拐杖,动作十分的利索的从车后面下来,然后步伐很稳的往小屋走来。

    那一步一步,看起来跟正常人差不多,只是有点缓慢而已。

    爸爸穿着长裤,穿着鞋,这样子,就跟一个正常人一般。

    “爸爸,你能自己走路啦!”凌晓薇开心的道。

    “儿砸,你腿,能走啦!”奶奶激动的道,激动的都要哭了,不是,是真哭了。

    “妈,我能走路了。”凌国强开心的道,同时眼眶也红了。

    奶奶一把抱住爸爸,娘儿两相拥而泣,凌晓薇站在一旁,激动的抹眼泪,真的太好了,爸爸站起来了。

    这一世,爸爸再也不会倒下去了,她的爸爸会长命百岁的。

    中午一家人开开心心的吃过了午饭,午饭过后,张翠芬跟爸爸继续忙手里的活,凌晓薇带上了东西,戴上帽子,往桥头走去。

    跟时铭伟约好了桥头见的,这小子应该不会爽约吧!

    凌晓薇在走近桥头的时候,远远的看到时铭伟,扶着车,站在桥头的洋槐树下,白衣青裤,端的好派头,朗月清风,气宇不凡,仪表堂堂,真是让人见之忘俗,只要他不说话,就是一个小美男。

    但一开口,呵呵,凌晓薇只想挥拳头。

    “喂,你快点呀,跟乌龟爬似的。”时铭伟拧着一对剑眉,催促道。

    “来了,来了!你急什么呀。”又不是我求你去的。

    但这个话不能说,不然时铭伟可能真的一怒,不载她了,凌晓薇忙笑嘻嘻的走到时铭伟身边,喊了一声,“时哥哥,我们走吧!”

    “嗯,走吧!”时铭伟板着个脸。

    上车,出发。

    中午的大路上,没有一个人,只有的自行车声,还有哗哗的风吹树叶的声音,车在林子里穿梭,偶尔会因为碰到坑,而颠簸。

    树荫下,很凉快,骑车带起来的风,吹的很凉快。

    时铭伟骑的很快,上了大马路后,路就好走了,全是柏油马路,一眼看不到头的柏油马路,还有路两边的杉树,给马路上形成了一道天然的林荫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