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109、村霸爸爸(结局)

    这个三叔公是老秦家同宗同族的一位长辈, 是秦老头堂弟, 年幼时有幸做了一家医馆的学徒,后来打仗了医馆倒了, 机缘巧合之下又随来救人的军人一起跑过几个地方,帮着军医处理一些简单的伤病。(m.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直到三四十岁了老大不小才回来, 回来时父母早已离世,兄弟们也都分了家。

    他光棍一条不愿接受上面的安排, 乡亲们给介绍也不要, 就一人划了块宅基地, 起了小木屋住着, 没事就替乡亲们看看病, 也不怎么收钱,全靠乡亲们自觉, 没钱就提把青菜弄几颗鸡蛋白面什么的,有啥弄啥。

    正因为如此,在大槐村还挺有威望的, 乡亲们都尊重他, 生产队里对他也挺照顾, 不用干活, 就占了个小诊所的名头, 给乡亲看病也有粮食拿。

    陈秋花第一时间就是想到这个了不起的隔房小叔子, 黑白面脚程快,没多大会儿就将人请来了。

    秦于礼的屋子不大不小,估摸着有二十平左右, 里头床啊柜子占了一半地方,最里面的床上躺着小小的一只的团子。

    她面色潮红,嘴巴有些干,秦于礼坐在床前不时笨手笨脚轻轻给崽子喂点水。

    秦于礼心想,中午那顿揍得还是不够狠,得再去补下。

    团子眉头紧蹙,嘴巴偶尔张动着好像在说些什么,又没啥声音发出来,三叔公过来瞧了一眼,又给把了脉,说:“这是魇着了。”

    陈秋花着急道:“那咱能叫醒囡囡?”

    三叔公摇头,“不能就这么叫醒,小心惊魂,孩子还小,白天受到惊吓恐吓,心神正不稳的时候,不能贸然去叫醒她。”

    三叔公捋了捋胡须,看向秦于礼说:“三小子,这是你闺女,你跟她亲近些,等我们这些人出去了,你就坐边上,拍着闺女的背脊,慢慢拍轻轻拍,跟她说会儿话,不出半个小时就会醒来。”

    “嫂子,你喊个小子跟我去取药草回来放陶罐里熬,熬半个小时就能喝,等孩子醒来就喂着她喝,以后不能再拿话刺激孩子,娃娃年龄小,还不知事,容易伤着。”

    陈秋花先是应声: “他叔公你说的咱都记住了,放心,囡囡是咱们心头宝谁要是敢吓唬她,老娘让谁吃不了兜着走!”

    放完话,陈秋花咬牙切齿,“这事儿都赖老王家那个死婆娘,好好的没事欺负咱囡囡一个三岁孩子,还拿那缺德的话刺咱们囡囡,太可恨了!回头我见一回打一回,这婆娘……”

    “行了别说了,赶紧去办事儿。”

    音音在梦里,梦见那个坏女人不要她,骂她是拖油瓶,把她丢在小破屋里,后来房租到了,房东阿姨要赶她出去,把她那些东西都丢了出来。

    音音抱着破娃娃坐在路边,有些茫然,不知道去哪里,后来爸爸来了,把她捡了回去,对她很好很好,再后来爸爸不见了,她又变成一个人……

    音音着急跑啊跑,她想去找爸爸,可是怎么跑都跑不出去,她想大声喊人,可是发不出声音。

    秦于礼看着闺女哼哼唧唧哭了,嘴巴张开似乎想说话说不出来,没声儿,那样子跟个即将缺氧的可怜小鱼儿似的。

    秦于礼心里不是滋味儿,大手轻缓地拍着她背,将崽子整个人半抱在身上,又低头说话,“别、别怕,爸爸在这里。”

    伸手将她脸上的眼泪花花擦去,秦于礼眉头越皱越紧,怎么哭得更厉害了。

    他想到三叔公的话,只得不停说话儿,声音动作放轻了又轻,大约有个十来分钟的功夫,怀里的崽子终于平静下来,她迷迷糊糊睁开眼睛,正要找爸爸,看见爸爸抱着她,一脸苦大仇深的样子,团子眼睛一亮,因为发烧缺水而微哑的小奶音惊喜喊道:“爸爸,我听见你喊我了!”

    紧接着她一骨碌从床上爬了起来,整个人扑进秦于礼怀里,哇的一声哭得痛快。

    “呜呜呜,坏婶婶说你不要我了……”

    “音音不是拖油瓶,音音、乖……”

    “哇呜呜呜……”团子哭得很大声,她断断续续地控诉,发泄情绪,秦于礼不打断她,任由她将眼泪鼻涕抹在自己身上。

    因为哭得狠了崽子说话颠三倒四的,秦于礼拼拼凑凑也能听个明白,越听越难受,长这么大秦于礼头一次发现自己挺娘们的?反正看着闺女哭,他心里比跟人干架输了还难受,巨难受,想拔树打人那种冲动。

    “粑粑你不要走,音音找不到你呜呜呜……”

    秦于礼皱着眉,安慰,“不走不走,哪里也不去。”

    秦于礼心想,他没说过他要去哪里啊,难道是过年前出车那一次,回来得太晚,对崽子食言了叫她念念不忘到现在?

    秦于礼在心里记下了这事儿,琢磨着崽子年纪小,把他这个爸爸当成全世界,说啥都记得牢牢的,跟大人不一样,大人一句话通常说过了就忘,崽子总会记在心里。

    后来不管过多少年,秦于礼始终记得这件事,他从来不对闺女食言,哪怕是一件小事都会记得牢牢的。

    陈秋花站在房门口,听见里头传来的稚嫩的哭声和她三儿子手忙脚乱的哄声,欣慰地笑了笑,她的三儿啊,长大了,会疼闺女了!

    她站了会儿,又回了厨房,从柜子里掏出两颗鸡蛋和几个大枣儿,她要做碗大枣红糖鸡蛋水给囡囡喝,小堂叔说了这个养神还补人。

    后来听说王老大上山砍柴的时候一不小心摔了下来,把腿给摔折了,得躺着养伤好一段时间。

    屋漏偏风,没多久后,老王家的大媳妇终于生了。

    生了个闺女,瘦不拉几皱巴巴的,王老婆子当场就要把人给溺死在尿桶里,让接生的蒋婆子拦住了,直说她造孽。

    王老大媳妇的大女儿偷偷跑出去,跑到老秦家报信,找到秦国树说她奶要杀人了,要把她刚出生的妹妹溺死。

    不管前头两家有啥恩怨,新生儿总是无辜的,又是一条新鲜的生命,秦国树立马带着人跑了过去,把老王家的几个训斥了一顿。

    可怜那个刚生的女娃娃,爷奶爸爸都不愿意要,她爸爸还扬言说婆娘欺骗了他,那里头根本不是儿子,是个赔钱货!

    说要跟她离婚,让她带着孩子滚出老王家,老王家老两口跟着点头,一脸理所当然。

    直叫前来凑热闹和帮忙的社员们大开眼界,这年头这么不要脸的真的少见了。

    坦白说老王家媳妇不见得人多好,同样是个人嫌狗厌的存在,在队里干活的时候专门爱欺负老实人,还特双面人,喜欢挑事,是个搅屎棍。

    远的不说,就说欺负老秦家闺女这事就很不地道,让社员们暗地里唾弃了好久,人家孩子都让吓着了,生病发烧还叫了秦大夫去瞧病,幸亏救了回来,否则这婆娘真是造孽。

    社员们也暗自嘀咕,就这缺德的样儿她不生闺女谁生闺女?

    唾弃归唾弃,这会儿大家都觉得老王家这仨也太不讲究了,人孩子给你生了三个,你转身因为都生闺女就要把人赶走?

    就算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吧?那婆娘嫁到老王家都十来年了,下地干活回来还得家务一把抓,又生了三个闺女,这会儿人还躺床上呢,就想把人撵走?

    “我说王老头,你们这样可不地道啊,咱做事得凭良心,刚生了娃就想把人赶走,这说出去都丢了咱们大槐村的脸儿!”

    “就是就是,队长你也说句话啊,太缺德了这是。”

    秦国树一张国字脸黑成炭块了,“这事要不是她自愿的免谈,起码一年内不许,不然以后大家有样学样,谁还敢嫁到咱们大槐村来?以后大槐村不得成了光棍村?”

    社员们一听,这后果可是严重多了,在乡下地方除了吃外,就是名声,名声大于一切,一个村子要是名声不好,人家嫁娶轻易都不会考虑到你。

    本来看热闹不打算开口的社员也说话了,“咱都支持队长的,队长说啥就是啥,老王家你们这缺德事不能干,就听队长的吧,刚生了娃就让人走这事不行,等一年以后再说。”

    老王家三人目瞪口呆,这不是自家的事吗,咋的还管上了?

    要说最可怜的还是那刚生出来的孩子,王老大媳妇刚生完孩子一听说是个女娃就昏死了过去,醒来后不管不顾就是不要这个孩子,她婆婆说要溺死孩子,她一句话都没说。

    这会儿听公婆和丈夫说要跟她离婚赶她走,村里人还替她说话,王老大媳妇心里高兴,跟着说了几句场面话。

    可是等到队长说到要好好照顾刚生出来的闺女时,她又不乐意了,在她看来,这孩子是老秦家那个赔钱货给她招来的,不是她的孩子,还害她差点让大壮给离婚了,咋看都不顺眼。

    面对老王家这种情况,队里也不敢把孩子给这一家人养着,怕把人故意养死了。

    后来找了个村里要女娃的人家收养了才算了事。

    对王老大媳妇来说,多要来的这一年并不是幸运,反而是一种折磨。

    她满心欢喜想着再怀上一胎,一定能生男娃,趁着这一年再怀一个,不怕婆家人赶她走了。

    谁知道她男人看她不顺眼,不知道哪里学来了家暴的毛病,三天两头就打她,公婆在一旁看着不说话。

    有时候婆婆还会故意撺掇儿子打她,她连带着两个女儿日子都不好过,饭不让她吃饱,还被打。

    告到队里去,妇联来了几次,队长来了几次,公公婆婆和她男人当面认错态度良好,转身又打人,连她好不容易怀上的一个娃娃也没了,还是个成型的男娃。

    王老大媳妇和老王头一家因为这个流掉的男娃终于闹崩了。

    后来王老大媳妇离婚了,离开这个病态一样的家庭。

    走的时候,她想到老秦家那个女娃娃,长得精致可爱粉雕玉琢,一看就是被宠得很好。

    可能说出来不会有人相信,她一个三十好几的人嫉妒一个三岁的女娃娃,同样是赔钱货,咋她过得那么好?

    现在再想起的时候,她觉得各人有各人的命,当时真是犯不着啊犯不着!

    秦于礼又一次大包小包回来的时候,老秦家的门口坐着一只漂亮的小团子,坐在台阶上,小胖手撑着肥下巴,百无聊赖看着前方。

    等见到他来的时候,眼睛亮得像含了星光,一骨碌爬起来,像个小炮仗一样,远远地冲他跑了过来,嘴里奶声奶气喊着:“爸爸回来啦!”

    秦于礼唇角勾起笑得肆意,放下东西,弯腰接住这一团来自生活的重压。

    作者有话要说:  么么哒,还有个番外,晚上更。

    下个世界会写个比较鬼畜一心想要灭世的科研大佬爸爸,可能还会多写几个世界,因为舍不得大纲里还有的几个粑粑角色,这些后面的角色会是前面五个爸爸的□□,还记得第一个世界番外爸爸说要去找团子吗?哈哈哈……

    这本书应该会写到下个月完结,接档文是这本书的后传,团子和爸爸们都穿回来,等爸爸们回来了团子的生活会变好,我知道你们心疼咱们崽崽。

    书在专栏,可以先收藏下。《一个崽崽五个大佬爹》

    文案:

    快穿回来后,崽子的反派粑粑们也跟着穿回来了。

    三岁的音音小朋友人在小破屋住,粑粑们从天上来。

    一号爸爸上辈子是个暴君皇帝,爱吹冷空气爱砍人脑袋

    二号爸爸上辈子是个豪门公子哥,傲娇爱吃醋是个二哈加金毛

    三号爸爸上辈子是个影帝,温文尔雅笑眯眯

    四号爸爸上辈子是个刺头儿,举起拳头不服就来干

    五号爸爸上辈子是科研大佬,一言不合要灭世……

    团子有俩外号,幼儿园江湖人称“垃圾大王”,被嘲又穷又破。

    后来团子忍不住怒怼回去,“我爸爸很厉害的,我穿过爸爸买的漂亮小裙子,住过大城堡,还坐过爸爸的龙椅……”

    小朋友们不屑:“许音音,换身衣服再来吹牛吧!”

    团子揪紧了身上洗得发白的破裙子,动了动露在鞋子外面的脚指头,垂下小脑袋。

    这一回团子收获了另一个外号“吹牛音”。

    直到……

    “吹牛音”团子口中的粑粑们找上门来。

    各个英俊高大来头极大,还在电视新闻上出现过牛逼轰轰的大佬!

    幼儿园的小朋友瑟瑟发抖:“……音音姐!”

    “音大佬,弟弟错了!”

    小音崽:我今年三岁了,职业反派调和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