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一百七十七章 臭和尚,你手往哪放呢?

    平常仗着太后新人宠爱,嚣张惯了,一时没守住脾气。(m.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她刚想忍着怒意道歉,压下这个事。

    可对方完全不给她一丝机会。

    秦陌芫对着远处摆手,冷声道,“你,过来!”

    远处的禁卫军虽有疑惑,却也走过去,恭敬道,“南戎太子有何吩咐?”

    老嬷嬷心里忽的一跳,有种不祥的预感。

    果然!

    只听她冷厉一声,“去将你们皇上请过来,本宫倒要问问,皇上将本宫邀请到宫里是来受一个奴才欺辱的吗?”

    老嬷嬷这才吓的跪在地上,瞬间没了气焰,“南戎太子饶命,老奴没有那个意思,是太后娘娘让老奴请南戎太子去永安宫一趟。”

    秦陌芫负手而立,居高临下的看着她,“请?方才你怎么不跪下来好好请?”

    老嬷嬷脸色一白,忽然磕头道,“南戎殿下宅心仁厚,定然不会与老奴这等奴才见识,请南戎太子恕罪。”

    她伏地跪着,双眸里隐藏着愤怒。

    而且,隐隐能感觉到周围看过来的视线。

    毕竟她可是太后身边的红人,如今对一个别国的太子下跪求恕罪,这些年的脸面全丢了!

    秦陌芫身子微躬,笑眯眯的低头,“你说反了,本宫向来小肚鸡肠。”

    说着,她直起身,厉喝道,“将你们皇上请过来!”

    “或者——”她一撩前袍,拾步走向大殿方向,“将她带过来,随本宫一起去大殿见皇上,本宫倒想问问,北凉的一个奴才都如此放肆!”

    老嬷嬷脸色彻底变了,身子一软差点坐在地上。

    两个禁卫军上前,将老嬷嬷扶起来,朝着大殿的方向而去。

    老嬷嬷脸色变的惨白,给一旁的禁卫军使眼色,低声道,“老奴可是太后娘娘的人,你们将老奴交给皇上,若是得罪了太后娘娘,你们两人可担待的起?”

    禁卫军脸色不变,目视前方,丝毫没将她的话放在耳里。

    老嬷嬷这才回过味来,大殿周围的禁卫都是皇上的人,怎么会怕太后娘娘?

    她刚走想再说什么,忽然一个耳刮子“啪”的一下再次打了过来。

    这一耳刮子打的她眼前发晕。

    看着明明走远了,却忽然返回来的南戎太子,惊的瞪了眼珠子。

    “当众威胁皇宫的禁卫放了你,好大的胆子,本宫看北凉的规矩也不过如此!”

    秦陌芫眉心微挑,眉眼深处皆是泛着冷佞之色。

    在众人眼里,都知道南戎太子纨绔,那她就装到底。

    反正这些人也不敢拿她怎么样。

    大殿里,太监走进来,躬身道,“皇上,南戎太子求见。”

    皇帝眸色微凝,语气稍有些疑惑,“走了为何又回来了?”

    太监犹豫了继续,这才道,“回皇上,南戎太子说,太后娘娘身边的桂嬷嬷对她不敬,出言辱骂,南戎太子见她是咱们北凉的奴才,不好惩罚,这才带来让皇上处理。”

    皇帝脸色一沉,将手里的奏折狠狠掷在桌上,“这个桂嬷嬷现在真的是越来越不懂规矩了!”

    抬手捏了捏眉心,皇帝不耐道,“让他们进来。”

    太监宣了他们进来。

    秦陌芫刚拾步走进,外面再次传来太监的声音,“启禀皇上,太子殿下和九王爷求见。”

    太子殿下?

    不正是诸葛辰祐吗?

    她记的诸葛辰祐好像被皇帝受罚半年不准出东宫,这好像还不到半年?

    转念一想,必然是皇后在从中做了什么,不然太子怎会提前出来?

    秦陌芫站在大殿中间,负手而立,神情傲然,浑身透着矜贵的气息。

    但,隐隐又有种玩世不恭的痞气。

    在她身侧,是跪着的桂嬷嬷,浑身哆嗦着。

    禁卫军退了出去。

    皇帝冷眉,沉声道,“让他们进来。”

    诸葛辰祐与诸葛千宏进来时便看到眼前的一幕。

    秦陌芫傲然立在大殿中,目视前方,与他们两人进来了,丝毫不予理会。

    皇帝扫了眼他们,微微抬手,示意他们站一侧先等着。

    “是,父皇。”

    两人退身站在一侧,眉眼微眯看着眼前的情况。

    皇帝沉喝道,“抬起头来!”

    桂嬷嬷抬起头,一张老脸此刻红肿,看起来真像个猪头。

    皇帝眉眼一深,看了眼秦陌芫。

    这叫不好惩罚?

    这已经是下了手,这脑袋就差没有被打飞了。

    桂嬷嬷肿着脸,声音吐字不清,“皇上……”

    “皇上,此奴才公然对本宫不敬,态度恶劣逼迫本宫必须去永安宫,甚至出言侮辱本宫不知礼数!”

    秦陌芫先发制人,神情冷傲。

    看着桂嬷嬷想要狡辩,她继续道,“本宫可是南戎太子,在北凉皇宫竟被一个奴才欺负到头上,皇上是不是要给本宫一个交代?”

    桂嬷嬷彻底的身子发软,不停的磕头,“皇上,老奴没有……”

    “没有?”秦陌芫打断她的求饶,侧身站着,居高临下的睇着她,“那本宫就问问你!”

    她冷声道,“你见了本宫可行礼了?”

    桂嬷嬷身子一颤,刚想要否认,头顶便传来冰冷的声音,“你否认也没关系,当时可是有很多禁卫军听到了。”

    她登时噤了声。

    秦陌芫再次问道,“你说本宫身为南戎太子,连礼数都不懂。”

    桂嬷嬷彻底脸色无血,身子颤抖的厉害。

    秦陌芫眉心一挑,再次道,“你用你们北凉太后的名头压本宫,本宫不去,你甚至怒瞪本宫,是不是!”

    桂嬷嬷彻底趴在地上,一时间无言。

    她眼珠子一转,刚要说话,谁知对方再次抢了她的话头,“你不承认没事,外面那么多禁卫听着,本宫也不会随意诬陷一个老奴才。”

    这一来二去的,将她的话堵的死死的。

    诸葛千宏和诸葛辰祐皆是目光深凝这秦陌芫,神色各异。

    尤其是诸葛辰祐,眉眼轻垂,将眸底的杀意隐匿。

    当初若非是这个臭小子,他怎会被父皇囚禁半年。

    若不是母妃求情,他怎么能这么早出来?

    皇帝脸色冰冷,目光怒沉的睇着桂嬷嬷,“南戎太子说的可对?!”

    桂嬷嬷不停的磕头,“皇上恕罪,这一切都是老奴的错,是老奴不知礼数,是老奴冲撞了南戎太子,与太后娘娘无关,太后娘娘让老奴来请南戎太子过去,是老奴仗着太后娘娘信任,失了分寸,请皇上恕罪。”

    沉寂的大殿中都是桂嬷嬷“碰碰”的磕头声。

    皇帝眸光微凝,无视桂嬷嬷已经磕破的磕头,冷声道,“你冲撞的是南戎太子,人家已经找到朕跟前了,即便你是太后的人朕也不会保你。”

    他看向秦陌芫,问道,“不知南戎太子想要怎么处罚这个奴才?”

    秦陌芫负手而立,眉心微挑,目光却是看向皇上。

    老狐狸!

    自己不想得罪太后,将烫手山芋丢给她。

    不过无畏。

    冲桂嬷嬷此事她已经和太后结下梁子了。

    而且她听说阡冶和太后也是对立的,既然如此,何不抓住机会出口恶气?

    她淡淡一笑,笑意让人心生寒意。

    转身看着桂嬷嬷,“本宫的要求很简单,让桂嬷嬷围着皇宫跑一圈,边跑边喊一句话。”

    皇帝倒是来了兴致,“什么话?”

    秦陌芫笑眯眯弯眉,“老奴不懂礼数,狗仗人势,坏了北凉皇宫的规矩,请南戎太子宽恕。”

    迎着皇帝兴味的眸子,她恍然道,“还有,派人监视她,必须绕着皇宫每个角落喊完为止,否则本宫会追究到底!”

    桂嬷嬷脸色青紫难看,身子抖的厉害。

    一半是吓的,一半是气的。

    让她一个半截身子入土的老人跑完整个皇宫,还要边跑边喊那些话!

    先不说几天都跑不完。

    就说那些话,说出来太后娘娘绝对会杀了她。

    她是太后娘娘身边的红人,让她绕着皇宫,当着一群宫女太监的面说自己不懂礼数,狗仗人势,坏了北凉皇宫的规矩。

    这不是当众告诉所有人,永安宫是个没有礼数的宫殿!

    太后娘娘身边的人都是狗!

    永安宫的人都是蠢才,只会坏北凉皇宫的规矩吗?

    让她喊这些还不如让她死了算了!

    这股念头刚冒出来,却被居高临下的身侧人的声音再次吓的浑身冒冷汗。

    南戎太子说,“她若是不配合,本宫便请皇上将她九族五马分尸,暴尸荒野,给本宫南戎一个交代!”

    她冷傲扬眉,“本宫是南戎太子,代表的是整个南戎,在北凉被一个老奴才欺负了,怎可轻易了事!”

    皇帝和诸葛千宏与诸葛辰祐都知道,秦陌芫在南戎皇帝心中的份量。

    若是得知她受一丝委屈,南戎皇帝必然不会顾及两朝交好,会主动举兵攻打北凉。

    到时战乱发生,受苦的事黎民百姓,他们北凉也讨不到好。

    桂嬷嬷自然也知道这其中道理,这一刻悔的想死。

    可如今不是她想死就能解决的。

    她死了一了百了,她的家人,她亲弟一家,他们家的香火可就断了。

    皇帝看着桂嬷嬷,“这惩罚你可愿意?”

    桂嬷嬷咬牙,颤惧道,“老奴愿意。”

    于是,桂嬷嬷被禁卫拉了出去,由禁卫在身后跟着。

    她在前面跑着,边跑边喊,“老奴不懂礼数,狗仗人势,坏了北凉皇宫的规矩。”

    来往的太监和宫女皆是看着她,交头接耳。

    桂嬷嬷脸色苍白的难看,太阳炙热,烤的人头发晕。

    脸又肿又疼,还偏声不能停下,必须边跑边喊。

    在皇宫常年树立的威严在今日全部掉在地上了!

    大殿上,秦陌芫恭敬道,“本宫谢皇上的公平判决。”

    皇帝眉眼一深,“南戎太子没有受委屈就好。”

    正好他也算借她的手,让太后收敛一些。

    秦陌芫怎么会不知他心里打的什么算盘。

    不过谁让他是阡冶的爹,对阡冶又宠爱。

    皇帝都忌惮太后,不能随意出手,她是南戎太子,毫不畏惧。

    这个忙,帮的值。

    转身离开,却在抬眸之际,撞上了诸葛辰祐的阴冷的视线。

    她可没忘诸葛辰祐派的人想要杀了她,反被她误打误撞给设计了。

    临走前,她忽然问了一句,“太子殿下,你喜欢烟花吗?”

    不提这个还好,一提这个,诸葛辰祐简直想要立刻宰了她!

    他身边那批武功高强的隐卫原本是最衷心的手下。

    如今却藏着这么大的隐患,随时会因为特质的烟花背叛他!

    而且!

    现在那批隐卫根本不会伤害秦陌芫,只因她曾是手持烟花的人。

    皇帝目光深冷,在诸葛辰祐身上凝了几许。

    秦陌芫眉心微微一挑,得意的转身离开。

    今天真是痛快!

    而且,有个太子的身份简直不要太好。

    到哪里都可以横着走!

    皇帝看了眼离去的秦陌芫,眸色微深,不知其味。

    半晌,收回视线,语气威严,“你们有何事?”

    两人上前,双手拱在身前。

    诸葛辰祐微低着头,“父皇,儿臣此次前来是为了淇城一事,半月前去淇城上任的官员又离奇死亡了。”

    诸葛千宏道,“父皇,这已经是第四个官员了,修水坝一事已经拖了一年,不能再脱了,不然不止淇城,就连周边的几座城池也会受到牵连。”

    皇帝冷眉,大殿内一时间陷入沉寂。

    秦陌芫直接回到了二王府。

    看着守在外面的侍卫,她眉心一扬,直接走了进去。

    这一次,没人再敢拦她。

    绕过回廊,看到明净守在书房外,她径直而去。

    来到明净身前,笑眯眯弯头,“你还拦不拦本宫?”

    明净抿唇,缄默不语。

    他微微侧开身子,不阻挡她的路。

    原以为她会进去,谁知——

    她忽然“哎呦”一声,踉跄几步撞在他身上。

    明净避之不及,被她撞个正着。

    还未回神,只觉肩膀一重,便被一股内力震的飞出撞在后面的柱子上。

    秦陌芫腰身一紧,旋即落在熟悉的怀抱里。

    她双臂揽上诸葛榕斓的脖颈,很是委屈的瘪嘴,“和尚,明净不让我进去找你,还阻拦我。”

    男人低笑,长臂箍着她,目光凉凉的看向明净,“自己去领罚。”

    明净瞪了眼赖在男人怀里不下来的秦陌芫,只能恭敬应声,“是,爷。”

    秦陌芫将头靠在诸葛榕斓胸膛处,幸灾乐祸的看向明净,眨了眨双眸。

    小样的,之前他怎么对她,她就报复回来。

    脖颈忽然一暖,她疑惑抬眸,撞进男人泛着深情的凤眸。

    男人凤眸轻垂,指腹摩挲着她脖颈处浅浅的伤痕。

    这是那晚她来找阡冶,明净的长剑划破的。

    凤眸骤深,男人清冷的声线再次响起,“明净,惩罚加倍!”

    明净脚步一顿,咬了咬牙,认命道,“是,爷。”

    秦陌芫下意识抓住诸葛榕斓的手,“阡冶,算了吧,明净也是……”

    “明净,惩罚加三倍!”男人薄唇轻启,却是让秦陌芫惊了一下。

    什么情况?

    “阡冶,你……”她话还未说完,明净的声音蓦然从远处传来,“秦公子,你不要为属下求情了。”

    是她害的他受罚。

    如今当着爷的面为他求情,是嫌他死得不够惨吗?

    好吧。

    秦陌芫不吭气了,这一刻心里还挺对不起明净的。

    男人的指腹仍旧摩挲在她的伤口处,“你的伤痕我会帮你去掉,恢复如初。”

    秦陌芫伸出自己的双手,笑眯眯弯头,“还有我的手,你赔我。”

    男人敛眸,看着她掌心的细小伤痕,薄唇噙着宠溺的笑意,“好。”

    忽然大黑的叫声传了过来,听的秦陌芫是心尖一颤。

    “没事。”诸葛榕斓将她箍在怀里,凤眸凉薄的看向远处。

    大黑一个急刹猛地顿住,夹着尾巴,一声不敢再叫了。

    秦陌芫小手攥着他的袖袍轻轻一拽,小脸满是委屈,“和尚,它之前差点咬死我。”

    男人轻笑,丰神俊朗的容颜上,笑意像是侵染了万千芳华,俊美如谪仙。

    薄唇轻启,宠溺道,“你想怎么做?”

    秦陌芫笑眯眯挑眉,“我今晚想吃狗肉。”

    男人未做犹豫,宠溺笑道,“好。”

    大黑彻底不淡定了,摇晃着尾巴,走到他们跟前。

    然后——

    前蹄一跪,对着秦陌芫磕头了!

    磕——头——了!

    一条狗对着她,磕头?

    秦陌芫觉得自己的认知要被颠覆了。

    这狗貌似能听懂他们的对话?

    大黑狗不停的对秦陌芫磕头,不时的讨好叫着。

    不然转身离开,没过半晌,嘴里叼着一个竹篮过来放在地上。

    再次跪在地上,讨好的叫着。

    秦陌芫低头,看着筐子里竟然放着烤鸭。

    她眸色微眯,抬头看着诸葛榕斓。

    男人眉目星辰,含着宠溺的笑意,附在身后的手却是轻轻一扬。

    大黑像是示意似的,撒丫子就跑没影了。

    秦陌芫双手揪住他的衣襟,危险出声,“你教它的?”

    男人薄唇轻启,“它本就会。”

    她又问,“你舍不得它?”

    男人摇头,“没有。”

    她冷哼,“那我宰了它你有意见吗?”

    男人轻笑,“没有。”

    她抽出腰间匕首递给他,“我要亲眼看着你宰了它。”

    诸葛榕斓接过匕首,“好。”

    他眉眼轻抬看向远处,声线低沉道,“大黑,过来。”

    刚跑远的大黑夹着尾巴,胆怯的看着男人手里的匕首。

    一点一点的磨过来。

    “过来。”男人再度出声,语气多了几许凉意。

    大黑登时跑过去。

    秦陌芫眉眼轻垂,看着男人手里的匕首忽然一扬。

    稳准狠!

    然后朝着大黑的背部刺去,这刀下去,刺穿心脏,必死无疑。

    “停!”秦陌芫快速阻拦,诸葛榕斓薄唇噙着笑意。

    匕首的剑刃刚好附在大黑的背部,稳稳停下。

    大黑吓的身子颤抖着,嗷呜的叫着。

    一双绿油油的双眼可怜兮兮的看着秦陌芫。

    那眸底的求生欲和讨好让她很是不忍。

    秦陌芫夺过诸葛榕斓手里的匕首,“看在它以前在城外救过我一次,暂且留它一条狗命。”

    “不过——”她低头警告的瞪着大黑,“日后再对我乱咬,我一定宰了你!”

    大黑听话的叫着。

    男人将她揽进怀里,薄唇噙着宠溺的笑意,“还生气吗?”

    秦陌芫一顿,忽然凑上前,笑眯眯的挑眉,“若我还气着,你要怎么做?”

    男人忽然将她打横抱起走进书房,低沉醇厚的声线透着兴味,“你猜。”

    靠!

    秦陌芫总觉得不对劲!

    果然!

    书房外,十罗刹只听到秦陌芫的叫声,“臭和尚,你手往哪放呢?”

    男人低沉的笑意传了出来,“放在该放的地方。”

    秦陌芫羞恼,“你不是说等大婚之日在那啥吗?”

    男人低沉磁性的声线透出窗外,泛着柔情的宠溺。

    “本王先熟悉一下。”

    熟悉一下?

    “臭和尚——”

    永安宫,徐香缭绕。

    垂帘后,太后双眸轻阖,慵懒的躺在贵妃榻上。

    指尖轻轻捻着佛珠,眉心一会舒展一会紧拧。

    似是不安,却又在强自抑着。

    两名宫女分别跪在两侧,双手轻轻的为她敲打着双腿。

    低眉敛目,安分做着手里的事。

    太后微微抬手,一旁的蔡嬷嬷上前,双手扶住她的手臂,恭敬道,“太后娘娘有何吩咐?”

    蔡嬷嬷眼神一扫,两名宫女授意,行了一礼,起身恭敬退了出去。

    太后坐起身,指尖始终心神不宁的捻着佛珠。

    她蹙眉,冷声道,“你去看看桂嬷嬷怎么还没回来。”

    蔡嬷嬷收回手,恭敬应声,“是。”

    当她走到永安外时,刚好看到桂嬷嬷跑到了永安宫的外面。

    双脸红肿,身子一摇一晃的,像是随时要倒下去。

    一边跑一边嘴里喊着,“老奴不懂礼数,狗仗人势,坏了北凉皇宫的规矩……”

    不停的重复念着,时不时走过的宫女太监都眼神各异的看着。

    身后有两个禁卫军跟着,一旦她停下来便会被禁卫军呵斥。

    她这条老命迟早得交代在这里。

    皇宫这么大,不吃不喝,一直跑着喊着,不到两天,就会没命。

    桂嬷嬷转头看向站在永安宫外的蔡嬷嬷。

    刚想要她开口向太后求情,忽然想到此事因她而起,害的太后娘娘丢了脸面,怎么还会帮她?

    于是紧咬着牙,继续边跑边喊。

    蔡嬷嬷脸色一变,扫了眼远处时不时看向桂嬷嬷的宫女太监,转身快步朝着永安宫内而去。

    当蔡嬷嬷跑进寝殿,将看到的事情尽数说完后,太后脸色变了。

    她脸色沉怒,将手里的佛珠狠狠掷在桌上,“反了天了,这皇帝是当众让哀家丢人吗?”

    太后气的站起身,蔡嬷嬷急忙上前扶着。

    她气的胸腔起伏不定,“那个废物,让她办点小事都能捅出这么大的篓子!”

    蔡嬷嬷附耳道,“太后娘娘,此事老奴觉得不简单,以皇上的手段,他不会当众让太后娘娘难堪,这其中必有其他原因。”

    太后脸色阴沉,却也沉得住气。

    她也知道此事非同小可,这次若是找皇帝理论,她讨不得好。

    太后看向外面,语气裹着冷肃的寒意,“你去外面打听下,究竟怎么回事。”

    蔡嬷嬷恭敬应声,“是。”

    过了半个时辰的功夫,蔡嬷嬷急匆匆的回来了。

    脸色看起来不太好,走到太后跟前,躬身道,“太后娘娘,老奴打探到了。”

    太后凝眉,手握茶盏,轻轻抚着茶盖,“说。”

    蔡嬷嬷低声道,“那人说,是桂嬷嬷对南戎太子不敬,南戎太子直接去见了皇上讨个公道,皇上便交给南戎太子让她看着处罚。”

    太后凛眸,将茶盏重重掷在桌上,声音从牙缝里迸出,“所以对哀家的警告,对永安宫的讽刺和笑话都是南戎太子所为?”

    蔡嬷嬷低声道,“是。”

    是?

    呵!

    太后手臂微阳,放在桌上的茶水骤然落在地上。

    茶盏破裂四散,茶水溅了出来。

    蔡嬷嬷跪在地上,“太后娘娘息怒,保重身子要紧。”

    太后冷冷望着宫外,眉心紧拧,泛着阴毒。

    一个别国的太子怎么有能耐敢堂而皇之的惩罚她的奴才,还这般打她的脸面。

    没有皇帝的授意,南戎太子胆子再大也翻不了天去!

    皇帝这是借了南戎太子的手来警醒她,她岂会看不出来?

    先是诸葛榕斓以阡冶的身份骗了她这么多年,让她对楚妃的儿子恭敬对待了多年,这口气她怎么也咽不下去。

    皇帝明知道阡冶就是诸葛榕斓,还暗中庇护,若非她查出蛛丝马迹,直到阡冶恢复身份她才能得知。

    再是一个凤城土匪,三番四次的和诸葛榕斓混在一起。

    没想到一个土匪还是南戎的太子,更是南戎皇帝最宠爱的儿子。

    如今到了北凉,在她头上动土,和诸葛榕斓联起手来对付她。

    一个北凉受宠的二王爷,一个南戎受宠的太子,两人若是联合在一起,北凉储君之位诸葛辰风哪里还有机会?

    如今丞相那个老东西想着法的让颜攸淸攀上诸葛榕斓这个高枝。

    若是诸葛榕斓再有丞相那老东西的相助,诸葛辰风毫无胜算。

    她绝不能让这样的事发生!

    更不会再让楚家的人骑到她头上!

    太后冷眉,“你还查探到什么消息了?”

    蔡嬷嬷恭敬道,“回太后,老奴听说了一件事。”

    见到太后的手势,她走了过去,将打探的消息说了出来。

    翌日,檀寒寺的人派人来接走了诸葛榕斓。

    因为无绝大师回来,思念二王爷,便将其街道檀寒寺叙旧。

    思念?

    叙旧?

    秦陌芫走在街头,满满的讽刺。

    只怕无痕老东西又想出什么阴招了。

    行走间,手腕蓦然一紧,还未回神便被人拉到一旁的小巷内。

    秦陌芫一怔,抬眸看着对面的人。

    正是诸葛千廷。

    那一双圆碌碌的双眸瞪着她,质问道,“你有没有将我的伪装告诉二哥?”

    双眸危险眯起,那架势,若是她敢说告诉了,诸葛千廷绝对要和她干仗。

    眉眼一弯,她扫了眼诸葛千廷身前,对方却是惊的往后一跳。

    双手护住身前,怒斥一句,“臭流氓,往哪看呢?”

    秦陌芫弯头,“啧啧”摇头,“诸葛千廷,你藏的够深的呀。”

    诸葛千廷扬眉,“本王如何关你何事?你就说,你有没有告诉二哥本王的伪装?”

    秦陌芫一副不知该如何开口的模样,愣是让诸葛千廷慌了。

    她骤然伸手揪住她的衣襟,咬牙切齿,“你是不是说了?!”

    “没有。”秦陌芫笑出声,挥开她的禁锢,“若是说了,本宫又何必在小溪边褪去僧衣盖在你身上。”

    “不过——”她倾身上前,神秘兮兮的问了一句,“你现在是男装,即便和蓝蜀冉走到一起又该怎么办?难不成瞒蓝蜀冉一辈子?”

    诸葛千廷蹙眉,移开视线,眸底隐匿着一层复杂,“日后的事再说,还没走到那一步。”

    秦陌芫也不好过问太多,毕竟这些都是诸葛千廷的秘密。

    “哟,这不是那个凤城的土匪吗?怎么还有胆子来临城?”

    一道轻蔑的声音骤然响彻小巷外,带着很让人欠扁的语调。

    秦陌芫转身看去,眉心微扬,唇角挑起痞气的弧度。

    看着站在小巷外,长的倒是看得入眼的男人,不过就是有点太娘气了。

    这样子,总有种弱柳扶风的感觉。

    诸葛千廷在看到对面的人时,却是下意识身子一绷,几不可微的躲在秦陌芫的身后。

    这细微的动作入了两个人的眼。

    外面的人得意讽笑,扬着手里的扇子,那姿态,明显一副风流欠揍的模样。

    见诸葛千廷想要说话,秦陌芫先一步堵住她的口,悄声问道,“他是谁?”

    来临城这么多次了,从未见过他。

    诸葛千廷低声道,“他是何提督的儿子何永明,是太后的亲姑孙,仗着这层关系,一直横行霸道,你别招惹他,我们找机会溜。”

    让她溜?

    怎么可能!

    太后的亲姑孙吗?

    秦陌芫径直上前,双手慵懒叉腰,玩世不恭的挑唇,“正是你土匪爷爷,孙子,想爷爷了?”

    围观的人皆是闷笑出声。

    诸葛千廷亦是闷笑,却躲在秦陌芫身后不敢出来。

    何永明脸色一暗,“一个土匪如此狂妄,别以为有诸葛榕斓罩着你我就不敢你拿你怎么样!”

    他伸手一直,直直指向诸葛千廷,冷喝道,“老王八,你站在土匪头子身后干什么?还不赶紧过来?信不信我告诉姑奶你向着外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