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五十三章 冀滨山话

    依旧是秀日当空,卷仙台花座般的云朵朵轻浮在湖边天间。(m.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坐在草地上,细心的欧阳凌儿帮着一个师姐在编席子。

    不过这席子不是常年说的草做的,而是这里著名的筱竹,但每一个只有手指头那么粗,既然粗暴的就是被长相姣好的师姐,叫人砍了然后分给自己编这席子。

    这会儿,二师父人却也在,不过他自己化成了全身透明的样子,即便别人从这里经过也是察觉不到。

    而修仙不过就是分为引气,练气,基成,大丹,和天仙几个,倒是没有别的更复杂的存在。

    二师父也不知道是干什么的,自从自己那一次从村长家救完大家回来,他就能出来,并显象让自己看见。而之前明显的在那个不知名的山洞里他被人虐的极惨,可是问他他又说,自己不记得了。

    而自己也是在引气成功后,突然的就是记起来。

    自己的老家,就不要想了太远也太华丽。

    自己船工的爹,自己让人卜了一卦,貌似还活着。而现在来这里都大半个月了。

    她除了每天憋着一口气提水,别的貌似就是打桩也没有轮到一回。

    至于这里著名的门派心法,呵呵,好好的自己一上来就是被忽悠。上一次她去问了,对方说,你磕头的时候难道没有认真听,就是没长脑子记住么。

    然后噼里啪啦一阵说,睁着赤条白目,林秀峰看自己的目光都冷了下来。

    而还好有一个师兄。不过他却说要帮助文师姐,所以让将这个筱竹劈开,给编成一个夏天垫上都浑身冰凉的席子。所以自己承了这活儿。

    倒是想表现表现,等对方闲暇的时候再教自己不迟。而这会儿吃了十几天这里的灵米,她都觉得自己的力量大了十几倍有余。而二师父又教了自己一个奇怪的吐纳方法,练了几天自己体内的脉络她都能模糊的看的见。

    虽然天地灵气还不能灌入,可是二师父说,只要学了他的心法,再配合冀滨山的无上口诀,保管三年成神。

    他说。

    他自信的说。

    故不急,欧阳凌自己很不着急。

    不过这一日日的,前天的时候那个林秀峰拉了头骡子回来,就是骂。

    前几天好不容易结交了一个叫做丙乙的孩子,却是一早就被自己的师父叫去化斋了。

    而几个师兄,不,是其中一个师兄被自己打了后,再也没有出过门。今天一大早她又去看了,不过引得其他和他一起工作的人万分的怨念。

    而说起工作,不过是里间哺育室帮助妖兽出生的。不过倒也稀奇,这个地方的管妖兽叫做仙兽,可是在底下的时候,却是管妖兽叫做妖孽的。

    所以罢罢,进一行且听一行的话吧。

    而这里四时种了碧泉浇灌的瓜果蔬菜等。而几十亩寻米,这是是叫瘦米,既然被人养的那么高,又那么的壮,而一株上面结了十几颗拇指大小的米。几个师伯看着却是比宝贝还宝贝。

    而这里有吃货,有修炼狂,有话痨,还有冰冷如移动的雪山一样。

    所以也算是自己倒了霉了,平白碰上这么多人。

    但要是搁在从前,自己在家里也算是个聪明说话独一无二的,可这里第四流的门人都比自己强些。

    所以那个可恶的林秀峰既然那样说,那么不求他,去求门里其他的同门也是一样。

    至于那个二师伯真的冰山一样,不过看着林秀峰却是全然的不一样,所以一定有故事,等改天的时候她去揭了来,好好好的炫耀一番。

    一时又有些兴趣的欧阳凌儿,一边用刀背细细的刮干净竹子的皮,一边全部不动声色的捏烂,分成长短粗细一模一样的六条等分。

    风静静的,整个山峰在这里像一个个的馒头一样,不过排列很整齐。背后,自己跟着的大山就是如玉峰一般,只耸立入天间。

    所有往下看,山连着山,往左看,一片低峰丘陵。往右边看,山谷大山,还有四季弥漫着烟尘的热带森林地方。

    而对方:却是一条玉带,飘云来。

    潇潇洒洒四季蓝花绽放,而透明的精致明显的再翻过这条沟,这个巨山坡,一个巨大的湖泊就是静静的等在那里。

    所有谁要是从这里冒险往下翻,一定没有二三十里,就是对方左右开阔,一去深远、天上强大、地上无双的大盐深水湖。

    湖水拍岸、这水来自左右东西两方大山脉,冀滨山的管辖中。

    而四季苍翠,这里分明就是还没有争鸣出什么巨大的天启云楼。

    所以偶尔自己的师兄,师伯们也是会提起几句,可是赶不好自己就又是掉入了一个不入流的穷山沟里。

    不过等她手上的活完。

    她就去问师兄,然后问那老头要了修炼牌,她也入左山修炼去好了。

    静静的想着,名叫“唔”一个很古老的知会词。

    为什么叫做唔,对方被自己问,翻着白眼想了半天才提供出来,原来是他的生平也不好。

    现在本体坐着休息,而他本人想了想有什么喜好,既然就是分影投了进去,现在却是迷失在这里。

    可是被一个下人,不,一个下等阶层的人捡到,他可算是吃了大苦头了。

    那一时自己叫他师父后,他搭着自己的肩,便是老生痴样般的说道,不过面孔却是真真如玉冠一样。

    所以说这个奇怪的老头。

    而一时因为晴朗的天空他整个思维放松,突然自己,也就是欧阳凌觉得自己口渴要回去喝口水去。

    这个时候,猛地一瞬间他动了。

    “凌,有人来了”他说。

    天空淡淡的,天上满是外边一圈漂亮清晰的图案。而地下的绿地静悄悄的大约有十几里长。

    所以这些个劳什子仙人为了开挖一谷也是服了。而这里除了虫静,草青以外。

    既然几株仙树,几颗梅子就是翠绿翠绿的生着,可惜都不是自己的菜。而她喜欢的这里什么也没有,倒是地上全是一溜儿,几片子深蓝,浅白色的花。

    吱吱吱,碾碎青草的声音,看来来人的脚步较重,而这样走的只有是报讯的,诚如是那些高傲的师姐们,早就惦着脚沙沙沙的过来了。

    所以是谁?

    猛地她扭过头去看。而这会子她还没有全部的开窍,所以瞧不见什么,但是自幼耳朵尖亮,倒是比程雨桐他们都强些。

    所以现在……

    猛地一眼起身去瞧。却是远远的上面一个小点儿越飘越近。

    “师姐,师姐,大事不好了”

    是贡布那个混小子,既然托了他父亲又跑到这里修炼,可亏他在自己之后既然拜了那个老白脸的林秀峰为师,现在好了自已又可以做老大了。

    可是师父既然在这个山上就是过得不好呢。十几个师兄弟,就他一辈的,快三十了才堪堪筑基中期。而现在三十有四了才……

    才一两个徒弟,所以水涨船高,他倒是出息既然会骂自己和小师弟。可是这贡布就是一傻子吧。真的全然没有半分血性的将对方的毒怨放在心里呢。

    所以唉唉,自幼自己就成了一个恶人,第二次,不第三次,好几次吧。

    大概除了世上那些被处决的,可能掰着指头数,那么第……

    第一?

    欧阳凌自己猛然想起也是一阵惊悚。

    不过这个时候又不是生扯这些的时候,她回头抬眼去看,那小子在山坡上跑得生快。

    虽然这里也是山坡并且离着后山门不远。

    可是她现在的前面再往右一百步远就是一个巨大的豁口,那里修了一个楼梯,歪歪斜斜的,一直往西,往西,大约能延伸四五十里路。

    而左边,也就是适才的右,或者叫着东边,就是一个巨大的花园,再之后就是天然的低矮丘陵群峰。

    她站的地方,很平坦但是即使盖眼处察觉不出来什么,可是一站起来,还是奇怪的这个地方就是比上面矮上个四五米有余了!

    所以贡布过来,自然与众不同,但是却是带着天生的焦躁,而他走路“踏踏踏”的,从上面满是青泥的地中自然听不出脚步声,可是踩碎了干草嫩枝什么的却是不一样。

    而他还是穿着之前的花色漂亮长衣服,和这边的打扮不太一样。而短短的头发,几个月也是变得有些长了,所以既然像一个小姑娘一样扎着。

    小鼻子小眼睛,眉目如画的,料想长大了就一定颜值极其的不错,可是这玉仙成群的,你能说,就靠着一张聪明的脸就混得好些么。

    所以差了差了,外头那些修仙的。没得就是乱来。

    但是这些又不管自己什么事。

    而对方这样浑然不知轻重的过来,莫非真的有什么大事。

    像小鸟一样,像跳脚的小孩子一样,像自己许久未见的程贵芝(程年)一样。对方这货一会儿呼扇着自己的手,一会儿又是勾勾自己的屁股后面。

    而等深一脚,浅一脚的跑过来。而二师父厉害,就是对方一向右没有向左的脚步都被他听见。

    “你来干什么?”看着那边,冷不防已经有些沉稳的欧阳凌儿深沉的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