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147章 理直气壮

    青翠的大山会跑,而且一个两个跑得那叫一个顺溜,我艹,我靠,我水特。(m.k6uk.com手机阅读)呃,嗷,啊,啊。

    各种不同的表情出现在金丹以下,筑基居多,所有女性,包括女皇洁颦的脸上。

    耶,为什么会这样?唉,怎么是这个样子的?歪夫,为什么呢?

    许多人都有些不同程度的疑问了。

    女皇洁颦看着那边,然后看着看着点点头,若有所思的拍了拍身边的柳乘风。林秀峰也很惊讶,看着看着他是流下了眼泪,然后看向了自己的小师父。

    石匣子也是,不过先是一瞬间的震惊,接着一秒钟的诧异,然后接着就是深沉样子,沉默了下来。这个时候他白头白须,早已经不是之前那个愣头青的大汉。

    所以上天叫自己试练?呵呵,他就知道难道是那么好让自己就回去的么?

    越间不明所以,因为她就知道试无好试。如果说自己的冀滨山,一夜之间会全被背跑了,自己一个女人连带着几十傻弟子会干些什么。

    那个天母很不靠谱,那个天父血债磊磊,曾经的她也曾经问过自己要去哪里,可是后来这些师兄师弟们,不是给了一个很好的答案么。

    可是英敏她……那个莫儒?呃,或许回去的时候她可以试着管管。

    看着这边天景,她的心中去了疑惑的决定。

    而欧阳凌儿就是一片的惊讶。阿来来,那个溯说的是真的,但是天母她为了什么呢,为了什么呢,为了什么呢?

    她也会迷惑。

    可是一片只有昔湘一脸正色着,林秀峰也是。莫轻歌是无所谓,而所有的人基本上就是看完这一场、半场的秀。全都脸都黑了起来。

    天空净白,那边的天空就是比这边的天空还要漂亮,不过是大山底下的。

    如果这里家里有条件的可以看一下三维的一些形象,这样更容易解释一些。

    大山底下,它竟也无穷无尽!所以那山一移动就是里面飞出了像蝙蝠一样的东西,成天上万。它们呱呱的叫着,就是跟着这些悬浮的大山,然后它们全去了远方。

    所以,这事实就是:会像戏台子上的布景搭建一般,可以拆卸啊,这个天下。

    所以很没有意义,但是又绝对的壮阔。就像是钱塘江非得观潮,就像北极圈非得看北极光,就像沙特去非得住帆船酒店一般。

    当然来这里,这个被命为实时监控这些移动大山的人,他这一会儿的神情可谓是抓耳挠腮,十分的慌张。

    “那个姑娘,先生能否将我的手松开?”他看着女皇还有欧阳凌儿就是随便乱喊了一句道。

    欧阳凌儿知道他也不会耍什么花样就是将绑给松了。于是对方一得闲,青蛙一样的嘴角就是立马的裂开。

    这一圈是这样的,那一圈这次是这样的,还有那个那个。

    他的眼睛一时像是被装上了千里眼,而雷达都没有他知会在心。接着随一松开,他就是变出了纸和笔,在上面戳戳写写,就是非常的忙碌。

    “喂,你在写什么?”这时欧阳凌儿已经站在他身边,他低着头在写。且一副忙碌的样子,欧阳凌儿一看见,就是立马头也探了过来。

    “闭嘴~”对方瞬间想也不想的一笔点了过去。接着他的手骨一断、欧阳凌儿一把抓着他的手骨,就是“咯嘣”一下。

    “啊,要死,要死”男子连忙的说,而那边一边的莫轻歌早就不看对面的钱塘江大潮,改看欧阳凌儿了,没想到她就是……

    “凌”他喊了一声。可是欧阳凌儿像是没听到,她这一时得了病一样,就是一脚又踢了过去。

    “啊,要死了、要死了”男子早变没了纸笔,大声的喊叫。

    一眨眼。

    好欺负的男子留着宽面条一样的眼泪跪坐在昔湘和林秀峰的对面。那一边洁颦,还有柳乘风早就围了欧阳凌儿。莫轻歌已经没有什么兴致了。而其他人脸色发红,又是发绿,发青的。躲在一边。自己脚下的山当然也在移动。

    “公子,还是不要哭吧!”一边过意不去的林秀峰宽慰道。

    “呜呜”男子哭的很用心。

    “我倒是想,你们的人像得了疯犬病一样就是扑了过来”

    “我的胳膊断了,手也没力气了”男子泪水涓涓的流着,一看果然就是受了委屈,博同情呢。

    “那你想怎么样呢?”昔湘,这个人精一般,比侍女还漂亮干净的壮实男子自然平静的问道。

    “我倒是想……”

    “可是您得先放了我啊~”对方男子还在一边的哭。对面两人听着倒是有些看不见的尴尬。

    一边女皇洁颦正在劝欧阳,她说:“凌你该注意一下,毕竟你是女孩子”

    “可是你没见他用笔指着我”

    “那是,可咱最终赚便宜了啊”“所以结果你还不是要注意一下”两个人,两姑侄,倒是将一圈圈的话理了一圈。可结果欧阳凌儿还是怒气不下的有些疯狂。

    “可是您的先放了我啊~”对方的声音十分同情,又十分哀求得道。他那声音,如城市人听不到的乡村淳朴,他那感情饱满到皮卡丘撒娇装可怜说话一般。很好的男人,倒是6尺8寸的标准小个儿,可是唇红齿白,钢牙利嘴的。而林秀峰很不屑。可是毕竟自己的徒弟有错啊,怎么能对方一瑟你就连整个胳膊就是齐齐的扭断。

    于是他说“啊,那不行,因为你手断了……”他说,他正要说,将要说时。

    这时欧阳凌儿听到了,却掩不了怒气的在这边就是大喊了一句“他妈,你竟还有理,再那边吵吵信不信老娘砍死你”恶狠狠的不知道为什么这个时候欧阳凌儿还这么凶。

    “哇~,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你们看看,你们看看,我这活儿也不要干了,干脆就坐着这儿等你们养吧。”对面一边哭一面且羞耻的说。

    欧阳凌儿有些诧异,林秀峰竟然有些生气和震惊。昔湘的脸上倒是一红。

    而女皇洁颦,就是一看见欧阳凌儿睁眼,就是立马拍了一下她的眼睛。

    “看这是什么?”她出人意外的说道。

    石匣子也是一个老人,他比昔湘早出生了大概三十多年,和林秀峰的师父第二代人那一辈是一起的。其实昔湘也是,但是后来他又投入云悲大同仙人的座下,所以和石匣子还同辈呢,但却又不得不叫他师兄。

    对面的男子一看也是个娼泼的模样,但是却又唇红齿白,俏眉善目,一被欧阳凌儿吓到,既然连男子的脸面也不要了,竟真的和那无知的妇人一般。他一般皱着眉毛哭,一边尖着嗓子喊。而泼皮无赖的模样,还真的让人同情。

    “呃,要不这位少爷,你到底是什么活儿,让我徒儿帮你”他有些受不了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