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12.西方记者克拉克(上)

    “我现在总算知道,为什么你们这些和他接触过的人不喜欢他了。(M.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在汉克.皮姆的投影消散之后,梅林走到情绪低落,近乎自闭的佛斯特博士身边,拍了拍这位博士的肩膀,他用一种理解的语气说:

    “果然如你们所说,这真是个让人喜欢不起来的混蛋。”

    “但你也见识到了他惊人的智慧。”

    佛斯特波斯坐在椅子上,正在一副图纸上写写画画,他头也不抬的对梅林说:

    “汉克就是这样的人,他很高傲,很冷漠,不近人情,掌控欲强的吓人...问题是,他有这么做的资本,他的智慧,梅林,这个世界上总有一些人的智慧是我们比不上的,不管你再怎么努力...你都追不上他,那种感觉,真让人不爽。”

    “他给了我们一个方案,虽然我没听懂。”

    梅林看着佛斯特博士手边的图纸,他问到:

    “你确认这个方案有效吗?”

    “嗯。”

    佛斯特博士点了点头,他有些怅然若失的对梅林说:

    “皮姆的嘲讽是对的,我确实忽略了很多。在最初你把量子拘束器的图纸交给我的时候,我就知道那个拘束器是可以通过数量叠加来加强对量子活动的抑制力的,但那玩意也会压迫艾娃的精神,如果她佩戴3个以上的拘束器,就会给她带来可怕的负担。”

    “然而,我却忽略了这种拘束器的另一种应用。”

    这位博士指了指自己刚画好的图纸,他对梅林说:

    “艾娃需要的不是佩戴式的拘束器,她需要的是一套可以屏蔽量子活动的衣服,一个可以抑制她体内不断加强的量子能量的封闭拘束场。”

    “哦,一套作战服?”

    梅林看着图纸上那刚画好的,全封闭式的古怪战甲,他摩挲着下巴,他说:

    “就像是一个可以移动的拘束仓?”

    “不,原理上完全不一样。”

    佛斯特博士抬头看着眼前那个蜂巢一样的拘束仓,他说:

    “但你这样形容也没有问题...艾娃只要穿上这套加载着数个拘束器的作战服,她就可以维持身体的完整性,在经过训练之后,甚至可以操纵身体里的量子能量,这可以极大的减弱她的痛苦,让她可以在外界自由活动。”

    “但她不能脱下它,除非她回到这个拘束仓里。”

    博士有些遗憾的说:

    “你也听到皮姆的说法了,他虽然脾气暴躁,但一般不会骗人,他说自己没办法解决艾娃的问题,这很可能是真的。”

    “也就是说,我可怜的艾娃,以后就只能穿着这套和未来战士一样的作战服四处走动了?”

    梅林舒了口气,他看着拘束仓里的艾娃,他眼中满是怜悯。

    不过很快,他又想到了另一件事,他对佛斯特博士说:

    “刚才汉克.皮姆告诉我们,他说,只要他的试验再进一步,他就能够治愈艾娃...你觉得,这是在说谎,还是?”

    “应该是真的。”

    佛斯特博士一边继续完善设计图,一边对梅林说:

    “虽然我不太清楚皮姆这些年都在做什么,但我大概能猜到,他很可能在研究一种可以让他进入量子世界的方法,这理论上做不到的,但你我都知道,理论,只能约束普通人,对于皮姆那样的天才来说,一般的认知是随时可以被打破的。”

    “一旦皮姆真的找到了安全进出量子世界的方法,就代表着他可以从量子世界里收集游离的能量,那种只存在于那个微观世界里的能量,它可以被用来修补并稳定艾娃的躯体。”

    博士尽可能的用梅林能理解的方式说:

    “那些量子世界的能量在那个世界里维持着相对的稳定,我们只需要将那些能量注入艾娃躯体里,就能让她体内错乱的原子达到相对稳定的状态...”

    “当然,这种稳定伴随着时间的推移也会再次进入错乱,但如果皮姆真的找到进入量子世界的方法,那就意味着,我们可以随时为艾娃补充能量。”

    博士说:

    “那就意味着,艾娃会重新回到正常人的世界里,她可以像其他姑娘那样,自由的享受自己的人生...甚至是结婚生子。”

    “听上去似乎很不错的样子。”

    梅林揉了揉自己的额头,他说:

    “那我们就只能期待那位暴躁老哥的试验能在近期取得进展了。”

    “没那么容易的,梅林。”

    佛斯特博士叹了口气:

    “皮姆很可能已经花了十几年的时间去完善那个试验,这就说明那个试验遭遇到的困难要比我们想象的大得多,除非遇到一个破局点,否则就像是皮姆那样的天才,也很难再短期内实现突破。”

    “但你说的也对,除了等待之外,我们这些低劣的智慧,也做不了太多的事情了。”

    “看来你还真是被他喷出了阴影。”

    梅林拍了拍佛斯特博士的肩膀,他说:

    “别听他胡说,你也是很聪明的,比尔,最少在我看来,你已经是世界上聪明绝顶的那一小撮人了。”

    “呃。”

    佛斯特博士摸了摸自己有些秃顶的脑袋,他看着梅林,他说:

    “我总觉得你话里有话...但,梅林,只是聪明是不够的,像是皮姆,或者里德,斯塔克那样的人,你不能用聪明去形容他们,那在他们看来,就像是羞辱一样。”

    博士叹了口气,他对梅林说:

    “我接下来这一段时间,要为艾娃设计出这套作战服,如果顺利的话,半个月之后,她就能在外界自由活动了。”

    “给它起个名字吧。”

    梅林看着博士手中的图纸,他摩挲着下巴,轻声说:

    “就叫它‘幽灵’吧,这个名字很配艾娃的能力,不是吗?”

    “确实。”

    佛斯特博士点了点头,他说:

    “可以穿越绝大部分固体,免疫任何物理层面的攻击,能自由的在虚实之间转换形态,能真正实现各种意义上的隐匿,这确实和神话故事里的幽灵太像了。”

    “梅林阁下,你有新的通讯消息。”

    一道突如其来的提醒音打断了梅林和佛斯特博士的闲聊,在他眼前的镜片上,一个来自堪萨斯州的通讯消息让梅林忍不住眨了眨眼睛。

    他扭头对佛斯特博士说:

    “博士,我还有点事情要处理,我就先走了。”

    “另外,艾娃醒了之后,给我打个电话,这孩子已经很久没有和家里的孩子们一起吃过饭了,孩子们都很想她。”

    “嗯,你去吧,梅林。”

    几秒钟之后,梅林来到帕伽索斯基地的天台,他站在天台边,眺望着眼前茫茫沙漠的景象,然后由伊卡洛斯反向拨通了那个刚才的电话号码。

    “克拉克,你已经快一年没和我联系了...突然打电话,莫非是为了祝我圣诞节快乐?”

    “呃,你可以这么认为。”

    在电话另一头,克拉克的声音响起,他说:

    “毕竟圣诞节也快到了,不过,我还有另一件事和你说。”

    “说吧,别扭扭捏捏的。”

    梅林说:

    “我们是朋友,朋友就要互相帮助。”

    “呃,是这样的,我想请你帮我找份工作...最好离家远一点那种,算了,你过来吧,事情比较复杂,我当面和你说。”

    几分钟之后,在肯特农场不远处的小山坡上,从移形咒的光芒中走出的梅林,一眼就看到了坐在山坡上,忧郁的喝着啤酒的克拉克。

    这家伙还穿着那套有些旧的牛仔服,顶着一个破旧的草帽,他养的牧羊犬趴在他身边,一人一狗在冬日的阳光下显得非常的悠闲。

    “我以为你要在自家农场里干一辈子活呢。”

    梅林走上前,从口袋里抽出一把便携的椅子,坐在了克拉克身边,他说:

    “到底出了什么事,让你想要离开农场,去外面闯荡。”

    “我老妈,逼我结婚...”

    克拉克眺望着远方,他一脸忧郁的说:

    “她和老爸最近一直在给我找女朋友,就在昨天,一家人去小镇餐厅吃饭,结果我到那里之后,就看到桌子边坐着另一家人,他们是老爸老妈的朋友,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他们家的女儿也在那里...那顿饭让我吃的很别扭。”

    “我以为老肯特和玛莎会尊重你的选择呢。”

    梅林憋着笑,一本正经的对克拉克说:

    “他们会像其他父母那样,根本不管你的人生大事,就那么任由你满世界跑来跑去,但现在看来,他们还是挺传统的,会替自己不省心的儿子操心一下婚姻问题。”

    “但我不需要!”

    克拉克有些烦躁的将手里的易拉罐捏成一片铁饼,他说:

    “你是知道我的问题的,我不能随随便便的谈恋爱,更不能随随便便的结婚。”

    “你是怕生出一个氪星宝宝吗?”

    梅林靠在椅子上,他翘着腿,一脸悠然的说:

    “但这其实也没什么问题,说真的,我能理解你父母的担忧...如果我的儿子快25岁了,却连一次恋爱都没谈过,甚至连女孩的手都没摸过,对身边所有的女人都不假辞色,那我也开始胡思乱想,他是不是不喜欢女人啊?难道宝贝儿子是个gay之类的。”

    他看了一眼克拉克,他说:

    “玛莎是诚挚的天主教徒,她有这样的担忧真的很正常。说真的,如果你想要安抚一下父母的心,我可以派一个女特工伪装成你的女朋友...这是最简单的处理方式。”

    “不,我不想骗他们。”

    克拉克将自己的草帽拉下来,遮住自己的脸,他说:

    “我有些烦,也许借着这个机会离开家出去看看也是个挺不错的选择。但你也知道,我只是高中毕业,没读过大学,如果要我自己去找,很难找到一份能让父母放心的工作,所以,我就只能拜托你了。”

    “对于你这种10分钟就能读完并且理解《时间简史》的疯子来说,博士学位都只是个笑话。”

    梅林耸了耸肩,他说:

    “但如果你已经下定决心,那我会帮你的,这并不难。不过,克拉克,我更好奇的是,我已经给了你一年的时间去思考,我没有介入你的思考,我觉得,一年的而时间已经足够了。”

    “关于我的另一份邀请,你考虑的怎么样了?”

    “复仇者联盟吗?”

    克拉克躺在山坡上,任由阳光照在自己身体上,他抚摸着身边摇头摆尾的小狗的脑袋,他说:

    “好吧,我加入。你也说了,那是个松散的组织,只有在很糟糕的事情出现的时候,它才会集结的,对吧?”

    “嗯。”

    梅林一边用伊卡洛斯搜索着纽约市目前的工作岗位,一边回答说:

    “大部分时候都很闲,你可以自由自在的去过自己的生活。说起来,你对自己的新工作有什么要求吗?”

    “没什么要求。”

    克拉克将草帽摘下来扔在一边,他对梅林说:

    “只要适合我就行。”

    “嗯,让我看看。”

    梅林眼前的镜片上闪过一个又一个的招聘信息,在几分钟之后,他似乎找到了一份合适的工作,他对克拉克说:

    “你能听到一座城市的声音,你不怕被威胁,你还有正义感,最重要的是,你跑的很快,能第一时间到达现场...嗯,这个职位很适合你。”

    “什么?”

    克拉克看着梅林,后者将那份工作的信息用立体投影投射到空气中,他对克拉克说:

    “《星球日报》最近在招记者,我觉得你可以去试一试。”

    “记者啊...”

    克拉克仔细的阅读着那份招聘启事,他面露难色的说:

    “但它要求必须是新闻学学士...”

    “没关系的啦。”

    梅林拍了拍克拉克的肩膀,他说:

    “我会帮你‘修改’你的简历的,我可以保证你绝对会被录取。”

    “不过,你需要先整理一下自己的形象,你需要一套西装,还需要一个能改变你面容的装置,也许一副眼镜就不错,和我这个款式差不多的,嗯,你的脸型比较适合黑框眼镜,能让你看上去稳重一些...总之,你先去和老肯特和玛莎告别,剩下的事情交给我了。”

    梅林站起身,他对克拉克说:

    “明天早上去《星球日报》上班就好了。”

    “哦,对了,既然你已经加入复仇者联盟,那么必要的训练就得排上日程了,刚好,还有个老年人也需要开始复苏训练,你们可以一起来。”

    “去吧,克拉克,收拾你的东西。我在纽约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