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一百八十三章 遗玉

    林楚仰天躺在地上被自己砸出的大坑中,四肢不停抽搐着。(M.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张御那一剑直接轰穿了他的心脏,并将周围一圈内腑俱是蒸发化尽,他已经没可能再活下来了,现在只是凭借着神袍提供的顽强生命力在那里撑着。

    他听着脚步声从台阶之上传下,知道张御正在走下来,他想再次起来战斗,可是这个念头在心里挣扎了几下,终究还是屈服在了那一股虚弱感之下。

    他无神的望着天空,恍惚之间,他感觉自己的身躯变得非常幼小,好像还在襁褓之中,他感觉自己在承受着剧烈的颠簸,外面是吵闹,惊叫,厮杀,刀枪碰撞的声音,这些嘈杂到了最后,是马车重重翻到的声音,只是他被一具壮实的躯体很好的保护住了,并没有受到半点伤害。

    可这具身躯很快就不动了,并且逐渐失去了温度,他在一阵阵压抑的抽泣声中被两只柔软的手臂抱起,再下来是奔跑的喘息声,还有泪水洒在了脸上。

    似乎是很久,又似只是过去一会儿,光芒一暗,他已是被藏身在了一处草丛之中,一只温柔的手轻轻帮他掖了掖襁褓,并在他耳边轻声低语了一句什么,轻轻为他擦拭掉了脸上的泪渍,转而温暖远离而去,最后听到的,是远远传来的一声火铳声。

    他忽然笑了起来,一边笑一边有金色的血被吐出来。

    “原来我并非是被抛弃的啊……”

    他双目之中的神采渐渐黯淡下去,随着最后一口气吐了出来,整个人仿佛被抽空了一般,缓缓干瘪下去,并有一丝丝烟雾从身上腾起,最后化成了一堆人形黑色粉屑。

    张御此刻已是走下了台阶,他来到了林楚的身边,目视着其人的身躯逐渐消散。

    他知道有些神袍可以随意主人被取拿下来,便是死后也不会有什么异象,最后神袍会随着鲜血和气息一起离开主人,重新汇聚出来。

    但有些神袍一经取下,自身就会随之死亡,身躯也会随之一起崩毁,明显林楚所着神袍就是属于后者了。

    力量传继,并不是没有代价的。

    而就在人形黑色的粉屑之中,两枚闪着光芒的晶莹璀璨的宝石,一枚浅红色,一枚却是呈现出亮金色,格外耀眼。

    两枚宝石晃了一晃,霎时飞到了眼前,他看了一眼,浅红色的那一枚应该是原本属于林楚自己的神袍,另一枚很可能就是那枚神尉军副尉主应重光的神袍了,此来他主要寻找的就是这东西,故是必须带回去看护起来,不能再任其流落在外面了。

    他伸手将两枚宝石拿住,放入到了衣兜之中。

    这时他若有所觉,目光一移,见被风带走的黑屑之中,露出了一块瓦片状的美玉。

    这是……玄玉?

    他心下一动,那东西飞了起来,直接落入他手中,仔细辨认下来,发现果然是玄玉。

    只是……林楚身上怎么会有这个东西?

    莫非是哪一位玄府修士丧命在其手中了么?

    旋即他感觉不对,这枚玄玉看起来与他自己那一枚有着些微的不同。

    他手中那枚玄玉表面光润,内有云霞涌动,而这一块,则是表面看去普通许多,好似就是一块单纯的美玉,且他试着感应了一下,里面空空荡荡,也似什么东西都没有。

    可就在这个时候,他忽然感觉到自己一侧的衣兜之中有着微微颤动,他心下一动,就一伸手,将自身所携那枚玄玉取了出来。

    此时他发现,两枚玄玉在照见彼此之后,俱是绽放出了一丝微微光亮,互相之间似乎有着一股强烈的吸引力。

    他思索了一下,便试着一松手,霎时两枚玄玉如受牵引,在击玉声中往一处合拢,而就在碰撞到一起刹那间,一股明亮光芒绽放出来,将周围照的白茫茫一片。

    张御此刻有种感觉,自己似是被章印光芒所笼罩,待那光芒徐徐消散,他再次观去,发现两瓦玄玉已是并拢化成了一根完整的玉柱,大约巴掌大小,当中浑然无隙,内中似有电光云霞,缭绕闪动。

    正当他要再仔细观察一下的时候,手掌才是一动,便见柱玉的左半边忽然生出了细密的裂纹,随后一小块一小块剥落下来,须臾之间,就粉碎为了一堆玉砾。

    唯有属于他自己的那一半玄玉还好端端的存在于那里。

    见到这一幕,他不禁露出了思索之色。

    玄府玄玉,分为正玉、副玉两种。

    他所持那枚玄玉乃是一块副玉,那么能与此玉相合的,就唯有是正玉了。

    实际从玉质上讲,两者并没有什么太大区别,全是就是同出于一源的,真正有区别的,是里面所蕴含的内容。

    副玉之中,除了前人留下的一枚不知就里的章印外,就什么东西都没有了。

    而正玉则不同,是由玄府的玄首所持有,通常情况下,里面包含了玄府所有的章法和章印。

    简单来说,正玉用来传法的,副玉则是用于承继的。

    若是正玉将自身所具备的秘印章法全都传递给了副玉的话,那么“副玉”也就成为“正玉”了。

    一座玄府之中,副玉可以存在有许多,但正玉只允许存在一块,所以在每次传承过后,上枚正玉便会自行碎裂,这是一种承传仪式。

    刚才所发生的事情,就像是在承传。

    他目光凝注其上片刻,到底是与不是,一看便知究竟了。

    当即他心神一定,试着把感应往里探去。

    随着心意入至其内,霎时间,一道道的章印浮现于脑海之中,他分辨了一下,发现这里面不但有自己在六印章书之上见过的所有章印,更有一些从来未曾见过的。

    他心下忖道:“想必这就是玄府遗失的那些章印了。”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这无疑是玄府前任玄首颜彰所留,可明明其人已是指定了戚毖为玄首,为何又要多此一举呢?

    不过再了想一想,这也是合理的。

    因为当初东廷诸位前人虽然准备突袭阿奇扎玛,试图埋葬血阳古国,可多半也没想到自己这一去不回,离开之前让戚毖做玄首,应该只是一个临时交代,是做一个万一打算。

    直到后来局势有变,颜彰恐怕是知道自己无法回去了,这才试着把这一枚正玉送出来,只是后来看起来因为意外失落在了外面。

    他联想到应重光的留痕最后从这神城之中消失了,便猜想最后这东西很可能是由其人携带出去的,这也解释了为什么林楚身上会有这东西。应该是其在取得神袍时候一起得到的。

    当真十分可惜,要是这枚玄玉能成功送到玄府,那今日之都护府,就是另一番局面了。

    念转到此处,他心下微微一动,若是这样的话,那这里会否有通向第三章的玄妙呢?他仔细看了一会儿,发现这里面还存在有一个飘渺的意识。

    正在他要继续探究的时候,却听到一阵阵急促的脚步声自远处传来。

    他抬目看去,却见那些随着林楚一起进入神城的神尉军士卒来到了近前,其中一个身着覆面铁甲的女子持着两把斧头站了出来,问道:“尉主哪里去了?”

    他们在林楚灵性屈迫下,被强行压下了自身的身心和意识,尽管林楚已然身死,可一时之间,这种情况还没有办法扭转过来。

    尉主?

    张御心下一思,这应该是对林楚的称呼了,看来林楚也是有着自己的心思的,他没有与这些神尉军多说废话,眼中有光芒微微一闪,场中顿有一道异光闪过。

    在望见这道光芒后,这些神尉军先是愣了一下,随后脸上露出凶狠之色,狠狠瞪向自己身边的人,随着一声嘶喊,互相之间就拼命砍杀起来。

    战斗很快就分出了胜负,莫队率明显实力更高,只用了一会儿工夫,就将所有人都砍倒在地,然而经过了这一番杀戮,她似乎也是清醒了过来。

    她看了看不远处的张御,忽然将两把斧子甩到了一边,跪了下来,道:“等一下,别杀我。”

    张御站在那里没有说话,脸容在遮帽之下也看不真切。

    莫队率一咬牙,伸手在眉心一按,随后将一枚红色宝石取了出来,顿时浑身一阵虚脱,身躯也肉眼可见的瘦了几圈,她颤抖着起双手把宝石递上,道:“我愿意交出我的神袍。”

    张御淡声道:“你很聪明。”

    莫队率抬起头,小心而谨慎说道:“尊驾是玄府的人么?我虽然是神尉军的队率,但是没有从来胡乱杀过人,反而保护了不少平民,我不想死在这里,但是我知道强者有权利决定弱者的生命,所以我的生命由尊驾来决定,只是乞求尊驾能放过我。”

    张御凭着超常感应,不难分辨出来她说的是真话,他考虑了一下,道:“林楚让你们搜集这里的神袍?”

    莫队率小心回道:“是的。”

    张御道:“我交给你一件事,你去把这里所有的神袍都搜集起来。”落在这里的神袍都是属于天夏的东西,而不是神尉军的,不应该留在这里,能带走的话他都会带走。

    莫队率心下一松,她郑重道:“我明白了。”

    张御道:“你可以把自己的神袍披上,那样可以快一点,我也不知道自己会在这里停留多久。”

    莫队率恭声道:“是。”

    张御交代过后,就不再去管她,往侧面走了一步,身形一阵缥缈,下一刻,已是来到了这座神庙的顶廊之上,他将玄玉再次拿出,准备好好看一看这里面到底还有什么。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