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196章每个人的底线在哪?

    “我就是想告诉她们一声,她们家那个门,真的,以及很严重的影响到我的生活了……”。(M.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然后呢?还能怎么样?不管你怎么说,她们也不会接受,并且不会修门。”我不解地说。

    姜西又笑了,“那也不一定,我对任何人,都始终抱有一种好的方面的看法,我觉得人有时候会发脾气,或者会怼人,看起来蛮不讲理,其实很多时候并不代表这样的人是坏人,可能她只是当时因为心里有某些事,心情不好,就比如说,看新闻里讲的,有很多人因为一点小事吵架,然后就拿刀杀人了,其实杀人的那个人平日里不见得一定是一个坏人,他只是杀人的那一刻冲动了而已。”

    这样说来,也是有些道理的。

    人们往往判断一个人好、坏的时候,就喜欢从一件事上来判断,比如有人一辈子做坏事,突然做了一件好事,大家会说“这人也没多坏嘛”,再比如有人做了一辈子好事,突然做了一件坏事,人们就会说“这人原来不是好人啊!”

    其实,好人与坏人,真的很难用一件事来界定。

    姜西接着说,“我觉得咱这个隔壁邻居也不像是坏人的家庭,可能刚才我提出意见她们一时接受不了,脾气有点大,我不跟她们吵架,把我想告诉她们这件事的目的达到了就行了,然后,我等着她们自己反省,等反省了,她们就会修门了。”

    我,“……”。

    “老婆,我觉得你想多了。”

    姜西又笑笑说,“我觉得还是有可能的,有些人就是直肠子,性子急,当别人说自己哪里不好的时候,第一反应就是怼回去,但事后发现自己不对了,还是会默默改正的,有很多人都是这样的,我有时候也这样。”

    既然姜西抱着对任何人都有美好期待的幻想,那我也没必要打击她,便说,“行吧,希望你梦想成真,希望人人都能在冲动之下,大错铸成之前早日醒悟,悔改自己!”

    这算是对人的一种美好期望吧,只是我没想到,姜西的这种期望第二天就实现了。

    又是中午我们打算睡午觉时,以前每天都能听见隔壁的门响,今天中午我们听见的是,隔壁阿姨和她女儿在跟一个师傅讲话。

    阿姨的女儿说,“师傅,你看能修好吗?”

    她一边说,一边拉动门,给师傅听那个刺耳的声音。

    那师傅说,“应该没什么难度,我给装两个轮子上就好了。”

    阿姨的女儿马上高兴地说,“哎呀,真是太好了,你懂这个,一看就知道怎么弄,我们不懂,就觉得好难。”

    师傅说,“没事,一会儿就给你修好!”

    那师傅在那摆弄了好一会儿,那个刺耳的声音便越来越小了。

    又过了一会儿,那师傅一边拉门,一边问阿姨,“你看这样行吗?”

    那个阿姨立刻大声地对师傅说,“挺好挺好,没有声音了,太好了。”

    她女儿在屋里朝他们说,“主要是邻居反映,嫌声音刺耳,没办法才修的。”

    这时,我们听到那个阿姨更大声说了一句,“哎呀,我整天听着这个声音也闹心啊,所以我一天都尽可能少开这个门了,现在修好了多好,我以后可以从这门随便进出了,挺好挺好!”

    那阿姨的声音比正常的时候都大,我就是有一种感觉,那阿姨说这番话,其实是想给姜西听的,大概意思是想告诉姜西一声,她们把门修好了,但是因为顾及面子,不好意思直接当面跟她说。

    怎么说呢?不得不佩服姜西看人、看事精准的同时,我也相信了,大多数的人,其实还是有美好一面可以期待的,我们要学会宽容彼此的冲动。

    虽然说,现在还是有某些自私、自利素质极差的人,但受整体国民素质越来越好的影响,大多数人还是不太好意思让自己的素质太低下的。

    而关于冲动之下的吵架,人人都会有过,不代表这个人就不是好人。

    当然,这里不包括杀人、放火给别人造成重大伤害的那种冲动,那种人在那一刻是魔鬼,即便平日里是好人,也不可原谅!

    从那天开始,我们家便再也听不到这种刺耳的开门声了,一切都很好!

    大概过了一周后,我们一家三口出去游玩,刚好碰到隔壁阿姨也出门,那阿姨似乎刻意不看我们,神情显得有些僵硬。

    这时,姜西就笑着走到那阿姨身边亲戚地喊了一声,“阿姨!”

    那阿姨立刻转过身来,答应一声,“唉!”然后她马上着急地说,“我跟你讲啊,那两天我家里有事,心情不好,你是年轻人,不要跟我计较哈,我也知道那个门很烦人,只是之前没人说,我也就没当回事,以为修不好,换门又嫌麻烦,还要花钱……”。

    姜西马上把手搭在阿姨的肩膀上,笑得温和地说,“没事没事阿姨。”

    那阿姨又着急说,“门我找人修好了,一开始找不到人,我后来找了个认识的做家具的师傅来修的,现在一点声音都没有了,达到你的要求了。”

    姜西马上一脸感激地对阿姨说,“谢谢您呀阿姨,因为我晚上经常熬夜,所以早上需要睡觉,谢谢阿姨的理解!”

    那阿姨说,“也谢谢你的理解!”

    说到这里的时候,两人便顺其自然地分开岔路了。

    我看到姜西脸上心满意足地笑了,然后她回视我看向她的目光说,“是不是,大多数的人,其实都有善良的一面,只是有时候冲动之下做了不好的事,但凡有点良知的,事后都会反省和改正的。”

    我笑了,“你说得都对!”

    之后的日子,我继续学英语,姜西继续写小说和卖房子。

    我们家聚x园的房子其实也很不容易卖出去,一方面总价挺高的,另一方面,因为聚x园的房子是顶好的学区房,但江东西上学占了名额。

    顶好的学区房,就跟矫情的公主病似的,x事一堆,就比如,我家江东西占了上学的名额,即便我们转学了,新买了我家房子的客户家里如果有适龄孩子想上学,也是上不了的,不但我们转学后上不了,就连第二年也上不了,必须等到我们家江东西六年小学毕业之后再空一年,别的孩子才能上。

    这样的话,必然影响我家卖房子,不但想买的人少了,价格也会被大刀。

    所以这个房子卖得周期很长,但也有另一个好处,卖得时间越长,房价就越涨了,所以,对于我们来说,都没关系,但,我们想出国的话,就有点着急了。

    姜西是真的下决心想出国了,她天天跟中介人员商量如何卖掉房子。

    那个之前跟她关系不错的小郭说,“姜西姐,我把你的房子跟我们全店的人一起开会研究了,现在市场价,如果学区不占用的话,你家这个房子应该能卖到五百三十万,但是因为你家这个房子现在学区占用四、五年,我们全店预估,只能卖到四百八十万。”

    我听见姜西对小郭说“不,小郭,你们的预估是错的,我预估我的房子,至少能卖到五百一十万。”

    小郭的声音很是真诚,“姐,我不会骗你,前几天你们小区刚刚成交了一套一楼的,学区不占用,才卖了四百八十万,你家这个楼层好,采光好,但是你学区占用啊,四百八十万,还不一定能卖上呢?你想啊,买这种学区房的人,肯定都是为了孩子上学,但一般也都是提前一、两年买,那你家房子学区占用四、五年,这类客户就被屏蔽了;居住类客户,一般也不会买这边的房子,同样的价格,在远一点的地方都能买别墅了;那就只剩下一类投资的客户了,投资的客户一般都不会一下子把五百万的资金压在这一套房子上,不利于资金流动,所以我们店长都说,这个房子能卖四百八十万顶天。”

    姜西看着手机,只是冷静地微笑,看得出,她的那种微笑不是开心的笑,只是一种:你说你的,别以为你们是专业的我就会信你的微笑姿态。

    见姜西不吭声,小郭又说,“姐啊,我们店长说了,四百八十万,如果你同意,就给你在我们全公司的群里推广一下,这样相信很快能卖出去。”

    姜西说,“我不同意,低于五百一十万我不卖。”

    谈话到此结束了,等姜西挂上电话,我问,“你真的觉得能卖上五百一十万吗?要是卖不出去,我们就不出国了呗,那我不用学英语,也不用学开车了是吧?我还找国内的工作。”

    姜西斜眼瞪我一下,“既然决定了,至少也要去感受一下,否则都是道听途说的小马过河感受,如果真的觉得不好,就回来呗,我们把退路留好,比如江东西的学校先不退学就行了,其他也没什么了,房子都可以再买,你我也没有工作烦恼。”

    这样说来,也是很有道理,行吧,我继续啃英语吧,好难!好烦!一点也不爱学呀!

    她又说,“我就是觉得我家这个房子能卖上五百一十万”。

    “你凭什么觉得呢?”我肯定很疑惑,难道还是凭感觉吗?

    姜西说,“感觉只是一方面,最主要肯定是根据市场价格结合我家房子的优点,我评估出来的,没遇到合适的客户确实没办法,一旦遇到合适的客户,我觉得五百一十万,肯定会有人买的,所以,再等等,别着急。”

    我马上说,“我都听你的,我一点也不着急。”我本来就不怎么想出国啊!

    又过了一星期左右,房子的事没一点动静,一个来看房子的客户都没有,姜西其实很着急,每天都跟中介交流,可是中介都在说,她报五百二十万的价格还是太高了,报四百九十万才会有人来看,姜西坚决不同意。

    在焦急地卖房等待中,有一天,姜西又被群聊气得发火了,这一次不是作者群,也不是读者群,而是出国那个微信群。

    我看到她脸色不好地从卧室走出来,正在煮面条的我,立刻关心地问,“怎么了老婆,什么事让你不高兴了?”

    姜西真的是一脸愤怒地说,“他妈的外国男人的地位,都是被中国那些贱女人给捧出来的,今天群里来了一个想出国想疯了的女人,她妈的在群里大肆宣扬,任何一个国家的男人都比中国男人好,任何一个国家的男人都值得她主动往上贴,她说就算被骗财骗色也值得,生个孩子能改变人种就值得,还说x种人也比中国男人好,你说我气不气,这世上怎么有这么傻x的女人,我当时就忍不住跟她在群里吵起来了……”。

    “你怎么跟她吵了?”我很好奇,一项不跟人吵架的姜西都忍不住了。

    她说,“我直接开骂了,我就说,你丫的就是个贱货,不是中国没有好男人,是没有一个男人是你配得上的,就算乞丐你也配不上,乞丐还有尊严,你连尊严都没有,你比鸡女还下贱,别说你出国,就算你走到全世界,你也是最给中国人丢脸的畜生,马勒戈壁的!”

    我,“……”。

    “骂完我就把她直接给踢了,并且拉黑,哎呀,好爽啊,这就是当群主的好处!哈哈哈!我现在心情好多了!”

    “老婆!”如此粗俗、暴躁的老婆,为什么我好想亲她呢?

    “那你现在应该心情挺好吧?去做个红烧带鱼吧?”

    我已经把鱼洗好了,为了不浪费这么好的食材,我希望姜西来做好吃的红烧带鱼。

    结果她顺着自己的心口说,“不行,还有点气,还有一件事让我没顺气。”

    “什么事啊?难道群里还有奇葩人物?”我问。

    姜西点了点头,“没错啊,奇葩年年有,数今年最多。”

    “又是什么人?”我觉得从她嘴里讲出来,就像听戏一样。

    姜西说,“还有一个年轻女孩儿,说是二十六岁了,对外汉语专业毕业的,仗着自己教过一些全世界各地的外国学生,在群里各种崇洋媚外,表达自己多么多么了解国外人的高品质生活和高素质,然后总是往群里发那些,某某国家大学举办屁股选美大赛,某某某国家举办了luoti花卉展聚会,我一看她那些满是羡慕的发言,我就烦的慌。”

    我笑着问,“你也骂她了?”

    姜西说,“我没骂她,但是我也指责她了,我说你也是个有文化的大学毕业白领阶层,天天崇拜这些低俗的事儿有什么意思?”

    “她怎么回应你的?”

    “她马上不高兴地说,这怎么能叫低俗呢?这是西方文化,我说你把西方人拉的屎都当文化,这种事,但凡有点脑子的人也知道,就算在国外,那也是少数无聊人玩的恶趣味”。

    “说得好!”我不吝夸奖。

    “我还告诉她,不管西方开放思想,还是中国传统思想,人性都是相通的啊,不管外国人还是中国人,总跟畜生是有区别的啊,总会知道什么是不要x脸的事,什么是要脸的事啊?不然西方满大街都得是luoti人了……”。

    我觉得姜西说得很有道理,“那她又怎么说的?”

    “她一直不服气啊,说我不尊重一种文化,这是文化歧视,在国外是会被投诉的,严重的还会坐牢,还说我这种人不适合出国,只适合窝在土老帽一样的中国大农村,妈的,气死我了。”

    “那你又说什么了?”

    “我懒得再跟她说了,直接把她踢了”。

    “哈哈哈,当群主这一点确实爽。”

    “可我这一次没爽。”

    “为什么?”

    “一方面因为我把她踢了之后,她又加我来,验证留言写着:‘没文化’三个字,你说我气不气?我就有一种自信,就算我只读了小学,其他书都没读,我也是比她有智慧和有文化的人。”

    “对对对,当然!”我笑着说,如果崇拜西方的‘屎’也叫有文化的话,那也是对西方文化的一种侮辱,西方的东西有很多,并不是什么都称之为文化。

    “另一方面,最让我郁闷的是,我把这两人踢出了之后,群里只有非常少的一部分人赞同我的观点和做法,而很大一部分人的观点是,说我是群主,不应该这么感性踢人,我应该中立,要尊重个体,还有人说,遇到这样的人和事,不需要争辩什么,一笑了之就行了,要尊重个体文化。”

    “你怎么说?”这个世界上什么样的人都有,我好奇的是姜西的反应,她一直就跟大多数人不一样。

    姜西一脸气愤地说,“我发了一个公告,内容是:本群只欢迎三观正,人品好,素质高的人加入一起交流出国事宜,一星半点的个体差异能接受,毕竟人无完人,大家都有自己的棱角,但道不同不相为谋,对于三观极其偏离的人,本群零容忍,不赞同本群主思想的,可以自动退群。”

    我又笑了,“之后呢?退群的人多吗?”

    姜西说,“一个都没有,其实大家心里都有一杆秤,谁对谁错,大家都不是傻子,只是有些人变得油滑了,变得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了。偶尔还有零星一两个人在说,群主真没必要这么较真儿,这都是小事,当群主的要宽容,直到一个在新西兰本地生活十几年的人出来发了一条信息,大家都不吭声了。”

    “她发了什么信息?”

    “她说,她以在新西兰生活十几年的经历告诉大家,类似luoti聚会这种事,就算在新西兰,也绝对是少数无聊人搞得恶趣味的事,大部分新西兰本地人也是不喜欢的,也没有把这种事当成一种文化,只是个体的畸形嗜好而已,群主的观点很正,遇到这样的歪风邪气思想,就应该指正出来,不然真的是,某些中国人把外国人的‘屎’都当成文化。我完全赞同群主的观点和做法!”

    一个生活在新西兰十几年的人,说出这样的话,确实比姜西的发言有权威多了。

    “她的话说完,顿时群里没动静了。”姜西说。

    “那你心情好了吗?”

    姜西叹了口气,“还是有点想不通。”

    “想不通什么?”

    “想不通为什么大家都知道那样的思想是不好的,却可以墙头草随风倒的不去纠正,反而还能跟这样的人聊得很开心?想不通,为什么我这个保守底线,坚持原则的人,反而成了那个跟大家格格不入的人了呢?”

    姜西的这个问题,我没办法回答他,因为我觉得我们的社会,似乎越来越是这个样子的了。

    记得以前看过一本小说,讲女主角在装修行业兢兢业业,从不用套路,保质保量,但却受到周围人的排挤,业绩也不好。大家都套路,只有那个追求良知的女主角,成了不知所谓的存在。

    小说理想化,后来出现个男主,被女主正能量征服,两人一起逆袭征服世界。

    而现实中,若是在某个群里讨论一些关于道德底线的问题时,就是会像姜西群里那样,立刻涌现出各种不同的观点,有人说,遇到没底线的一笑了之,有人说,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道德底线,有人说要包容,而只有那个真正追求道德底线的人,成了不知所谓的存在。

    这就是现实,大部分的人,妥协于现实,而妥协的原因各有各的不同,有人说,是因为要生存,有人说,是因为他宽容,还有人,天生就是没有底线的人。

    而姜西,我想,她也会犯错,她也会冲动,但到死那天,她也一定会按着做人该有的底线和原则走完这一生,而我,就是追随她一生的小粉丝!

    “不要为别人生气了,这个世上有很多很多我们无法理解的人,该说的话,你说了,每个人的路都是自己走过才知深浅,才知快乐或痛苦,我们无法改变别人的轨迹,所以,我们就得学会消化、排泄掉这世上的垃圾,调整好自己的情绪,活出自己的美好生活”。

    “老公你说得真好,我现在心情好了,我来做红烧鱼。”

    “好嘞!”哎妈,诡计终于得逞了,实在不想做鱼。

    又过了不到一星期,一个新的中介人员,带来了一个看房子的客户。

    房子挂出来快一个月了,就来这么一个看房的客户,我根本都没当回事,倒是姜西,在客户到来之后,她夸夸其谈地给客户讲这个房子的优点。

    我心想,讲也没用,没见哪个五百多万的房子,就来一个客户就能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