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三百三十七章 我天生丽质!

    根据天文会的勘(zuo)测(bi)方(shou)法(duan),学者们已经搞清楚了这一片魔女之梦的大小。(看啦又看手机版m.k6uk.com)

    不得不说,在众多创造主中,这一位逝去的不知名创造主也是最前排的水平,只是凭借曾经自己所掌握的定律和知性,便能够缔造出如此庞大的一片虚幻世界。

    纯粹以空间尺度而论,几乎不逊色任何的大洲。

    而六国所在的区域,不过是其中一隅,除此之外,还有更庞大的世界……

    “得了,方便打完比克打弗利萨呗。”

    槐诗抬爪示意他甭水了,直奔主题:“你刚刚的意思是,巨兽的血可以遏制深度加深?”

    “恐怕是只属于这里的规则吧,为了强迫探索者更加快速的进化而设置出的规则。”乔纳森解释道:“包括永世之战,也是为了让进化更加迅速而诞生的仪式!”

    “这不就是养蛊么?”

    槐诗捏着下巴:“总感觉这种风格好像在哪里见到过啊……你没有什么瞒着我吧?”

    “没有没有!”乔纳森把自己的蜥蜴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咱们都是盟友,我哪儿能骗你们呢。”

    好不容易找到一个盟友,万一被吓跑了怎么办?别说什么深渊食物链了,就算是牧场主和毁灭因素这几个字儿都别想从他牙缝里蹦出来。

    学者要坏起来真就坏得流脓,为了研究连自己的命都不要,哪里还会要其他的?

    天文会有个老笑话,是说三个老学者走在地狱里,忽然被一个没有见过的毁灭因素抓住了,三个人的第一反应不是跑路,而是开始绞尽脑汁地想怎么让其他两个人不要跟自己抢这个论文题目,顺带提防其他两个孙子为了论文把自己灭了口……

    眼见槐诗察觉到不对,他赶快转换了话题:“我这两天已经将王都周围转遍了,就连其他国家我也冒险去过,查探过几乎所有我能接触到的矿脉。

    这是我根据磁场中所保存的零碎记录所推断出来的东西,不一定对,但一定**不离十。”

    乔纳森严肃地咳嗽了几声,甩出了至关重要的情报:“所谓的永世之战,就是让巨兽们彼此厮杀,通过杀戮不断的进化,角逐出最强者,进而和神骸融合,化身为新的神明,庇佑族群能够撑过末日所带来的毁灭,迎来新的纪元。”

    “如果自己家的巨兽都被人宰了呢?”

    “那就完蛋咯。”

    乔纳森面无表情地指了指另一座孤山上的废墟,那就是在永世之战中失败的后果。

    “为了能够撑过末日,每个国家都会不惜一切代价的绞杀其他国家的大灵,从今天正午的时候开始起,大裂谷之内恐怕会变成最血腥的战场,到时候不止是巨兽们,那些国家也都会不遗余力的为自己的大灵提供支持……只不过我觉得蜥蜴人除了能够给我们管吃管喝之外,恐怕也没能力再做什么了。

    毕竟雾之国在如今所有的国家里也算是最弱的啊。”

    “……”

    在沉默里,槐诗和他对视着,忽然问:“趁着永世之战没开始,咱们做二五仔还来得及吗?”

    “别着急,你听我说完。”

    乔纳森习惯性的卖着关子,却没想到槐诗这里当二五仔当的这么娴熟,一点操守都没有的,顿时有些着急:“虽然雾之国最弱,但它的底蕴却是最丰厚的。

    毕竟在所有现存的国家里,它们是唯一一个能够从三个纪元之前延续到现在的国家,至少已经经历了三次永世之战了,经历了三代传承的神骸,绝对是所有国家之中的翘楚,你就不想拼一把?”

    “一点都不想,我早说了,这大蜥国吃枣药丸。傅依,收拾铺盖,我们走……”

    就在槐诗准备收拾行李带着猴哥回高老庄的时候,却骤然感觉王城的最深处,骤然响起一声浩荡的钟声。

    仿佛巨兽嘶鸣一样的轰鸣之中,瞬息间,一层隐约而凶戾的气息从天而降,没入了城中各处的神殿里,瞬息间,坚持在了槐诗他们的身上。

    就好像天穹之上的神明向下投来漠然的一瞥,降下微薄的恩赐。

    瞬息间,槐诗骨骼金属化的进度竟然向前跳了一大截!骨髓在经历一阵阵刺痛之后,竟然泛起了微弱的金色光芒,令体内血液也变得仿佛粘稠的铁浆一样,流淌着冰冷的银光……

    感受到身体传来的一阵阵麻痒感,还有提升了两成以上的肌肉力量,槐诗忍不住啧了一声。

    得,卖命钱给得倒是挺快。

    看起来越发灰扑扑的乔纳森安慰道:“你要这么想,来都来了……况且,阵营在你进城的瞬间就已经绑定啦。否则我这两天去其他国家溜达的时候怎么会被撵得跟孙子一样。”

    槐诗想了想,认真地问:“因为弱?”

    “……”

    这天已经聊死几十次了,乔纳森翻了个白眼,不想再跟他说话。

    而永世之战的序幕,终于在这此起彼伏的轰鸣和巨兽的咆哮中缓缓拉开。

    当浩荡的钟声消散之后,整个沉寂的王城好像骤然沸腾了起来了,无数沙哑又狂热的声音呼喊着,虔诚地吟唱着神圣的颂歌。

    在歌声的笼罩里,整个城市好像再度回归了往昔的神圣,褪去了脸上苍老又衰朽的霉斑和烂疮。

    回光返照。

    无数身披铁甲的畸变蜥蜴人们沐浴着祭祀和僧侣们洒下的圣水,贪婪地嗅着馥郁地熏香,令躯壳越发的膨胀,双目血红,杀戮和进食的**开始了疯狂的膨胀,嘶哑地吟诵赞歌,早已经迫不及待。

    就在阵列之间,骑着马的祭祀在高举着旌旗和骨质念珠,向着徘徊在失控边缘的士兵们高声宣讲:

    “让我们投入一场神圣的战争一场为王国和神明重获荣光的伟大战争吧!让一切痛楚和折磨休止,登上奔赴永世之战的征途吧!从那些邪恶的不净者和恶魔之兽的手中赢回荣光吧!”

    “让那些身缠畸变的受考验者去证明自己对正理的信仰吧!让那些为了钱财庸碌一生的无知者去发觉真正的公义与真理吧!让这世上的一切都沐浴在神圣的恩赐之中!”

    苍老的祭祀竭尽全力地呼喊:

    “为了伟大的神明!!!”

    于是,山呼的尖锐声音仿佛海啸,冲上了天空,撕裂了浑浊的云层,撼动冷酷的苍穹。

    “好像很厉害的样子啊。”

    庞大城墙之上作为吉祥物存在的槐诗低头端详着下面狂热骚动的军团,忍不住啧啧感叹:“至少嗓门挺大,看来伙食待遇挺不错啊……诶,哥们,你们这儿有包子吗?我早上没吃够。”

    守候在他面前的僧侣面露苦色,不知道如何回答。而旁边的乔纳森已经开始习惯他不着调的风格,翻了个白眼没有说话。

    其他十几只被招募来的大灵们闻言瞥了过来,那些或大或小的巨兽们感觉到槐诗身上的凶戾气息,还有他背后被尾巴缠绕着的诡异铁柱,眼神就变得略微有些忌惮起来。

    谁都没有开腔。

    寂静里,只有一只披着火焰的巨熊姗姗来迟,懒洋洋地和自己的同伴们打了个招呼,看到槐诗挂在胸前的巨大铃铛,神情就忍不住戏谑起来。

    “哎呦,朋友,狗铃铛不错哦。”巨熊咯咯怪笑着:“挺可爱的,哈哈哈哈……”

    槐诗满不在意地笑了笑,回头瞥了他一眼:“那我回头送你一个?”

    在他背后,盘绕着铁柱的尾巴缓缓收缩,在刺耳的声音里摩擦出了一道道刺目的火花,钢铁哀鸣。

    巨熊的笑容僵硬了一下,旋即缩到了后面去,不说话了。

    只有槐诗依旧还是一副似笑非笑的狗样子,站在最前面,眺望向远方的城市。

    在这几块被裂谷分的乱七八糟的高山之间,还有一块千疮百孔的高台,足足有两三个城市的大小,但如今已经遍布裂隙,已经被铲了一大半,饱经战乱,恐怕就是留给巨兽们斗争的场地了。

    连地方都给你准备好了,生怕你打起来不够畅快,这可真是太特么贴心了……

    就在槐诗打量着四周几座城市里的巨兽们时,其他高处的巨兽也在端详着它的样子。

    当看到那在所有巨兽中也堪称庞大的体型时,所有探索者都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气,此子恐怖如斯,断不可留!

    可就在大家犹豫着要不要第一波就集火做了他的时候,却从那一双招牌一样的冰蓝色眸子、经典的黑白配色、还有那从咧开的嘴角里甩出来的舌头。一直挂到了胸前的一条哈喇子里察觉到了什么不对……

    等等,这特么哪儿来一条盔甲版的巨型哈士奇啊!

    诸多巨兽纷纷松了口气。

    虚惊一场。

    有这样一只哈士奇在对面的阵营里,恩,不知道为啥大家都特别有安全感。怕不是还没打起来,对面自己就把家给拆了吧?

    不过,依旧有几只比较谨慎的巨兽不放心,看向队伍中隐藏在一片雾气中的灰色企鹅,“双月,你能看出点什么来么?”

    被称为双月的巨大企鹅的双眼炯炯有神,双眉修长入鬓,看上去分外的霸气。闻言之后,他定睛向着远方的槐诗一眼,忍不住嗤笑。

    “思维简直毫不设防,我看看,他现在在想……”

    双月眯起眼睛,一字一顿地读到:

    “我,是,谁?”

    嗯?

    他愣了一下,等他再眯起眼仔细看,便又看到了几个盘旋在槐诗脑子的大字:“我,在,哪儿?”

    “我……他妈的……要干啥?”

    ……

    行吧……

    在尴尬的沉默里,巨兽们收回视线,感觉会去警惕一只纯种哈士奇的自己简直脑子有问题。

    唯有槐诗一脸茫然地环顾着其他巨兽莫名怜悯起来的视线,察觉到到死亡预感突如其来,又忽然消失,根本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

    “感觉有人要害我。”

    他暗搓搓的问傅依:“你有什么头绪么?”

    “我哪儿知道?”

    隔空洗脑累得不轻的白鼬翻了个白眼:“说不定是你天生丽质长得好看呢?”

    “有道理。”

    槐诗赞同的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