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48、禁爱区6

    鬼错愕一般轻笑出声:“说得也是。(Www.K6uk.Com)可是, 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分清, 自己是死人还是活人。这个时候,世界是属于死人的,还是活人的,谁又能分得清楚呢。”

    苏灵燃静静地看着他,声音温和:“的确如此。但是, 有一点还是足够清楚的。如果这个世界是你的, 另一个世界的人就不归你所有。”

    鬼微笑依旧, 不置可否。

    “那么,可以请教一下吗?”苏灵燃剔透的眼眸微凉,“为什么是我?对你过分好奇,紧追不放的,分明另有其人。”

    鬼的眉眼依旧带着一丝温柔笑意,神情却微微怔然。

    “因为,听到了你和友人的对话。”

    苏灵燃笑得时候,眼眸剔透清澈,温柔也是沁凉的。

    鬼笑得时候, 眼里是温热的, 过分好奇,轻易就被愉悦。

    温柔得邪恶,又寂寞。

    鬼空灵清寂的声音,轻轻重复苏灵燃此前对少年系统先生的催眠——

    “你在寻找一个人,你记不清他的脸,他的名字, 只记得你们曾经只有彼此。”

    “时间快到了,这是你找到他的最后一次机会,只要你在这个时间点赶往一个地方。”

    “但是,你要迟到了。”

    “来不及了吗?还有一丝希望。但是,你知道,来不及了。再也不会见到了。”

    和苏灵燃如出一辙的面容,温和地注视着苏灵燃:“每次陷入沉睡,总是做着这样的梦。寻找一个已经错过时间的人。他不会来了,但他到底是谁呢?”

    鬼温柔的微笑,一丝似有若无的寂寞:“原来,那种感觉是绝望吗?”

    苏灵燃微微恍神,下意识上前:“你是谁?”

    他的手抬起,触碰到那面容皎洁安静,温柔寂寞微笑的鬼。

    一阵耀眼的白光,白雏菊的冷香弥漫。

    ……

    阴霾的天气,天黑的界限并不分明。

    七点十五分,操场西边。

    铜铃在修建的景观亭子里。

    面容俊美锐利的少年闭着眼睛,在最后一刻缓缓睁开。

    时间到了,但那个人没有来。

    少年的脸色没有一丝意外,只是愈发冷清。

    一阵夜风吹过,铜铃发出悦耳的声音。

    小镇里,学校的铜铃响了。

    孩子们从梦乡里醒来,大人们一边做饭,一边催促着他们洗漱。

    学校的操场上,老师们领着孩子们做着早操。

    各班点名的时候,宁云敛只点到二十八次。

    校长欣慰地笑着:“很好嘛,大家都没有迟到。”

    似乎只有沉默寡言,淡漠冷静的风纪老师意识到,少了两个学生。

    一个叫林染,一个叫文芮。

    夜晚很快再次到来,更多的年轻人从沉睡的屋子里走出来,开开心心加入人群,唱着歌,纷纷攘攘随着队伍走向旧校舍。

    宁云敛没有戴眼镜,沉默地出现在苏灵燃的小洋楼里,在八点十五分,他站起来,走向二楼。

    二楼主卧,没有人的门把手急促地转动着,像是有什么人想从里面推门出来。

    但是,从里面打开,门应该是推开的。

    宁云敛站在门口,他的手也放在门把手上,这一次,却是用力朝外一拉。

    一道浓重如墨的黑暗,瞬间将他笼罩。

    等月光重新照彻,屋子的门完好无损关着。门口一个人也没有。

    门里面,也一个人都没有。

    ……

    “这个副本里,在下是什么身份?需要完成什么任务?”

    【这不是属于玩家的任务,我们是以特别的方式临时进入。剧情正式开始后,玩家会随即分配到一种身份,只要不ooc,会有充分的时间让你发现那种东西。】

    苏灵燃点头。

    【那么,倒计时之后,请做好通关准备。】

    十秒数到零,苏灵燃站在操场上。

    阴霾的天气,操场上运动的少年们还是热火朝天。

    苏灵燃眨眨眼,适应了一下往四周看去,系统先生并不在自己身边。

    【嘀。】机械音说,【欢迎进入副本禁爱区,玩家苏灵燃获得随机身份——异界的客人。请务必在通行证时间结束前,找到走散的小朋友。天黑前,小朋友们应该回家。】

    苏灵燃毫无脾气,露出礼貌镇定的微笑,问道:“请问,走散的小朋友叫什么名字?”

    【嘀。连自己家走失的小朋友是谁都不知道,你来通什么关?】机械音难掩鄙视。

    苏灵燃面无表情:“在下只知道,自己有一个走失的系统先生。”

    系统先生一不在,这个游戏就开始明目张胆欺负他了吗?

    机械音装死,系统先生又不在,苏灵燃只好叹口气,自力更生。

    即便是个游戏废物,他也知道一点,小朋友走失以后,是要找广播到处求救的。

    但是,他的身份是异界的客人。

    这就……

    “不是这个世界有问题,就是在下有问题。”

    天黑前小朋友应该回家,显然,通行证结束时间也就是在天黑前。

    一路往广播室的方向走去,苏灵燃思索着,如何在信息为空的前提下,让广播站的人愿意替他寻找两个走失的小朋友,而不是把他当人贩子报警。

    然而,刚刚穿过操场,还没有走进教学楼的时候,就看到前方一片乌压压的人群。

    “这是怎么了?”

    人群里窃窃私语,迅速交换着信息。

    “还是张若橙,他爸妈不是闹离婚吗?互相指责对方出轨偷人,先是他爸爸带人捉奸,当街开打。后来又半夜三更家暴,警察都来了。”

    “这些我听说了,怎么又来了?”

    “这次换成张若橙的妈妈了,据说有张若橙他爸多年出轨的证据,现在来抓小三了。”

    “过不下去就离婚呗,闹得这么难看,张若橙以后还怎么在学校?”

    “他们哪里会管。离婚是肯定离婚的,就是家里新买的的房子,现在争谁是过错方,财产怎么分配。两个人都觉得对方把家里的钱拿去给别人了,都觉得对方应该净身出户。”

    “这么吵还不如直接把房子给张若橙。”

    “巧了,他们也这么说,都要求对方净身出户,房子给张若橙,但是在张若橙没成年前,房子是当然在监护人名下。两个人也是怪了,同时表示要房子,但是不要张若橙。”

    “啥。我没听错?还能这样?”

    “是啊。要不然怎么会闹成这样?张若橙真的可怜,他爸爸妈妈不要他了。”

    “张若橙呢?”

    “刚刚哭着吼了一句,能不能回家说,被他妈妈打了一耳光,说他偏着他爸,白养他一场,叫他滚。张若橙呆呆的,突然跑了。他妈妈现在也在哭。说她没有出轨,是张若橙他爸爸故意设计她,她也不想活了。”

    苏灵燃错愕地听着,成年人这些事情很多,但闹到小孩子面前未免也太难看了。

    “老师,老师,你快来看看。”

    上气不接下气的少女跑到这里,看到苏灵燃的一瞬间眼睛一亮。

    “什么?”被少女抓着手,苏灵燃一怔。

    少女的手毫无温度,也没有任何脉搏跳动。

    “我是三年一班的文芮,我朋友,我朋友他出事了,我觉得他好像要自杀。但我……”

    少女慌慌张张的,全然没有注意到,自己和身边的一个同学身影交错重叠。

    苏灵燃眼眸微动,想到任务所说的,异界的客人,似乎明白了什么。

    自己是异界的客人,客人走散的小朋友当然也是异界的小朋友。

    比如,眼前这个除了自己似乎无人能察觉的少女。叫文芮是吗?

    “呜呜呜,老师,求你去看看,我找了好多人,他们都不理我……”

    “别担心。我跟你去看看。”

    少女感激地道谢,一边擦眼泪一边快速地往前引路,一路特意避开迎面横冲直撞的行人。

    苏灵燃也试着闪避。

    但是行人见了他却立刻让开,乖乖打招呼:“林老师好。”

    苏灵燃回礼,大约明白了,自己因为有通行证的缘故,在这个世界有合法的身份。

    跟着少女文芮一路走到空荡荡的顶楼,沿着检修工人才会用到的垂直墙壁的钢筋梯子爬上天台。

    少女恐惧地腿脚发软,一次一次滑落。

    “老师别管我,先去看看张若橙,我好害怕……”

    苏灵燃温和地说:“好,你慢点来。要是上不去也没关系,在下面等着我们就好。”

    少女感激地点头答应。

    苏灵燃绕过天台上的太阳能热水器,走到另一面,果然看到一个瘦削的少年站在那里。

    少年苍白至极,默默流泪不说话。

    即便苏灵燃走到他面前,少年也没有任何反应。在高楼之下的地面上,躺着一个同样瘦削的身影。

    苏灵燃缓缓抬手,手指落在他的肩上。

    少年的身体冰冷,没有一丝活人的样子。

    看来这次的人物很简单,两个小朋友都找到了。

    但是,怎么把他们带回家?

    “不甘心。”流着泪的少年咬紧牙关,泪流满面,“为什么我这么懦弱无能?好不容易回来,好不容易,却还是选择了去死。”

    “我不想死,做错事,该付出代价的是他们不是我。为什么我要去死?”

    “再也不能长大,约好的好朋友一起上大学的,为什么还会想着要让他们后悔,就去死了……”

    苏灵燃静静地注视着他:“被困在了这一天吗?想要一遍遍回来,本身就是被困住了。抱着这样的执念,无论多少次也会重新回到这一天。等到事情和过去一样发生,再次醒悟后悔。这也是被写好的程序一环。”

    少年抽噎着哭:“我不想的,我不想。可还是无法控制,每一次都会做同样的选择。我只想清楚理智的,重新选择一次。哪怕什么都没有改变,想重新选一次。”

    苏灵燃温和地看着他,略微不解:“什么也不能改变,重新选一次又有什么意义呢?”

    “呜呜……有的。至少要证明,世界才不是这个样子的,只是个噩梦,只要醒了一切就会结束。想要告诉那个人。”

    苏灵燃静静地想了一下:“是要跟某个人重新道别吗?”

    少年哭着点头:“呜呜呜我忘记那个人是谁了!”

    苏灵燃有些苦恼:“虽然是异界的客人,也是你们的临时监护人,但是,在下并不很清楚,有什么办法能解决这个问题。”

    他连怎么在天黑前将这两个小朋友送回家都不知道。

    “呜呜有一个办法。只要有象征通行证的白雏菊,我就能保持清醒,记得自己的身份,记得那个人,就可以至少一次不做同样的事情。就算什么也不能改变,至少在那个人的梦里……”

    象征通行证的白雏菊?

    苏灵燃想了想,自己好像的确有一个什么通行证。

    他找了一下,在西装胸花口袋里找到了一枚白雏菊。

    “这个可以吗?”

    少年哭得一抽一抽的,看着苏灵燃手中的白雏菊,眼睛一亮,难掩惊讶。

    “可以。但是,这个太贵重了。”

    苏灵燃看着他,温和地说:“这个白雏菊和其他白雏菊有什么分别吗?”

    “如果有人一直记着死者,每年都去送一朵白雏菊,持续七年不断,第七年的白雏菊就能有这种能力,让亡魂保持清醒。但是,这一朵白雏菊是不一样的。”

    苏灵燃看着手中的白雏菊,新鲜的小花,看上去轻轻一折就会毁灭:“哪里不一样?”

    “普通的白菊花作为通行证,只每个人独有。是一次性的通行证。但是,这朵白雏菊任何亡灵都可以使用,不过,它的主人是你。你要是给我用,万一我弄坏了,或许会影响到你。”

    可是,苏灵燃又不是亡灵。

    即便是现在,他都有心跳,别人也能看见碰触到他。

    “没关系,拿去用吧。我会在你不远处。用过之后,心愿了结,就跟我一起回家吧。”

    张若橙小心翼翼接过白雏菊,眼眶发红,重重点头:“嗯。我一定一定会小心保管的!谢谢你!呜呜……”

    作者有话要说:  虽然是中元节,但这个副本是一个治愈温暖的小故事,并不可怕。

    ·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一踏红尘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顶级牛郎. 20瓶;jet'aime、不要数字 10瓶;嵬名弍岣、苦艾是龙哥的小揪揪 5瓶;melpomene 4瓶;haha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