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51、禁爱区9

    文芮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在张若橙的墓前, 当她按照那个神秘声音的指示说了那句话后,宁云敛离开一会儿再回来,忽然就做出了分开行动的决定。(m.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宁云敛和文芮一组,让白雏菊的主人自己去跟着那个老奶奶。

    文芮内心吃惊,惴惴不安, 却什么也不能说。

    虽然接触的时间不久, 但生存的环境叫她对人跟人之间幽微的感情非常敏锐, 她可以肯定宁云敛和白雏菊的主人之间有一种独特的关系,即便他们两个站在那里,互相不看不说话,都给人一种无法介入的奇怪氛围。

    但现在,宁云敛却突然单方面拉开了距离。

    白雏菊的主人并不在意地笑着,他说话的语气,让文芮有种说不出的熟悉。

    文芮来不及多想,只肯定这是方才听到的那个神秘声音的功劳。

    那个神秘声音毫无疑问是里世界的某个鬼,不论对方是怎么办到的, 总归是真的帮助了她。

    只要白雏菊的主人不在她身边, 她完全可以趁天黑在里世界和表世界切换的那一瞬,从宁云敛身边逃走。

    介时,就算宁云敛发现了不对,只要他回去了表世界的小镇,就会忘记里世界发生的事,绝大概率还会忘记自己的存在。

    众所周知, 像小镇这样的表世界里,亡灵会以为自己是正常人。

    即便像张若橙那样偷渡进入里世界,在没有白雏菊保持清醒的前提下,也只会不断重复死前那段时间的经历。

    直到和生前一样死掉,才会想起表世界和里世界发生所有过的事情。

    但即便是这种时候,亡灵的记忆也是不完整的,正如张若橙只记得自己要和一个人告别,却不记得那个人是谁。需要白雏菊的帮助。

    鬼的维度和人的并不一样。

    鬼无法记得生前的事,越是重要的记忆越不能记得。

    这对于文芮而言原本是桎梏限制,但现在却保护了她。

    这代表宁云敛下一次再阴差阳错进入里世界,才有可能想起里世界发生过的事。

    只要运气不是太差,宁云敛不是明天夜晚就进来里世界,并且拿到白雏菊想起自己,文芮绝对有时间实现遗愿。

    她是这么想也是这么做的。

    傍晚七点十五分(对应鬼世界小镇的凌晨七点十五分),里世界铜铃敲响前,文芮果然从宁云敛身边逃走,终于将自己成功滞留在了里世界的夜晚。

    然而文芮不知道的是,宁云敛并不是什么跟她一样的亡灵,而是偷渡进鬼世界的猎鬼师。

    所以,这些针对亡灵记忆的世界壁垒限制,对于宁云敛全然无效。

    宁云敛非但被铜铃带回里世界后,记得一切,一开始进入里世界,也没有失去过记忆。

    而且就连她此刻处心积虑的逃走,都是对方放任自流的结果。

    从始至终,宁云敛的目的都很直接和明确——只需要她作为一个锚,一个诱饵,以供他找到隐藏起来的大鬼。

    所有的无动于衷和放任,都是前期必要的布置。

    第三天夜里,宁云敛从小洋楼二楼主卧的门口直接真身进入里世界,就代表可以收网了。

    这一天,正是里世界亡灵维度时间线里文芮的死亡之日。

    有白雏菊在手的文芮,完全可以扭曲自己这一日的经历,不再重复生前的悲剧。

    如果她能成功,理论上甚至可以重新回到人间。

    当然,现实世界一定会因此发生变化,造成一系列不可收拾的后果。

    这是猎鬼师绝对不能容忍的事。

    文芮这样年少惨死,又成功滞留在里世界一夜的亡灵,属于绝对需要监控的厉鬼。

    于是,赶在文芮有所行动前,宁云敛就抓住了她。

    文芮意外至极,脸色惨白,冷汗流下。

    她没想到,宁云敛居然是猎鬼师,亡灵维度组成的里世界里居然会有猎鬼师。

    自己会死在这里吗?彻底消失?

    宁云敛毫无情绪,冷静陈述:“我对杀死你这样的小鬼并无兴趣,如果你听话一些,等再次天黑,你会安全回到表世界的小镇。”

    他的话没有让脸色苍白的文芮有丝毫放松,少女的脸上反而露出一丝决绝。

    “别做幼稚的事。”

    就当文芮想要有所行动的时候,一道熟悉的声音制止了她。

    “这里走。”

    宁云敛挥出去的符篆被一道烟灰色的雾气消弭,而符篆的目标——文芮则在刹那逃之夭夭,不知所踪。

    有人在帮她,不,准确地说,是有鬼帮她。

    宁云敛俊美淡漠的面容,瞳眸纹丝不动直视空无一物的前方,淡淡地说:“你是那个大鬼?”

    没有声音,没有人回答。

    但是,无需置疑,空气里一股很强烈的被注视的感觉。

    那个同样存在感强烈的大鬼,就在周围。

    对方存在的时间和能力比宁云敛以为的似乎更久远和强大,但是,并无所谓。

    这次,宁云敛以真身进入的里世界,外表是青年男子的样貌。

    死神一样过分完美凌厉的面容失去金丝镜框的缓和,即便声音清冽,从容冷静,毫无明显的情绪起伏,也给人足够危险的压迫感。

    他瞳眸静敛,淡淡地说:“林染呢?把他还给我。”

    被系统先生一瞬不瞬看着的苏灵燃微微一怔,歪歪头,不明白他在说什么。

    要不是对方指着自己要求归还自己,苏灵燃险些以为系统先生可以看到自己了。

    是的,非常不幸,并没有什么大鬼,在系统先生面前的那个存在感强烈的不明生物,正是他遗忘且丢失的玩家。

    看来他救走文芮的行为让系统先生误会了,但是,对于此刻的系统先生,苏灵燃也很意外。

    自己的系统先生在副本中,居然随机到了猎鬼师身份吗?

    但苏灵燃的身份却是鬼怪在里世界的临时监护人,就算是两个鬼熊孩子,身为监护人也不能放着不管,让他们被猎鬼师抓走呀。

    就算想抓走他们的是系统先生,也是不行的。

    毕竟,事关苏灵燃的任务。

    没有得到回复,但那个东西显然就在周围,宁云敛微微皱眉。

    尽管面上毫无波澜,他的声音却微冷:“林染,被你们带走的那个亡灵,他是我带来,应该由我负责。请立刻将他交还。”

    苏灵燃:明明不记得在下,怎么看副本中的身份立场也相悖。不过,打从一开始大家都在互相隐瞒,半斤八两,也算扯平了。现在却说这种随意的话,就有些……

    不回答显然不行,然而,即使回答了对方也好像根本接收不到。

    活人的世界和亡灵的世界果然不相通。

    苏灵燃想了想,用烟灰色的雾气在空中勉强画了个:为什么?

    阴气存货不够多,再长就写不出来了。

    系统先生眉眼淡漠锐利,面无表情,声音低低的平静,冷静优雅:“按照你的规则,在旧校舍的舞会牵手就是绑定的恋人了,我来找回自己的恋人,有什么问题?”

    苏灵燃:……

    所以还是在下包办的情缘吗?

    被震撼到好半天才找回反应的苏灵燃,烟雾只拼出三个字:他是鬼。

    系统先生漆黑的瞳眸波澜不惊,冷静无情:“打从一开始就知道了。我带他来这个世界,是为了让他了结遗愿。做完了,就会带他离开鬼世界。跟我在一起,即便是现实世界,他也会很安全。”

    苏灵燃有点困惑,问题是这个吗?问题是系统先生突然这么真情实感,身为另一个当事鬼的在下觉得流程好像哪里不太对。

    烟雾这次想了一下,含蓄暗示:他听到了。

    系统先生眸光冷静,清冽的声线直接:“听到了就好,虽然人鬼殊途,但是我遇见你的时候你就已经是鬼了。仔细想了一下,如果不去做特别的事,是人是鬼相处区别并不大。我是猎鬼师,却也不会无缘无故对鬼出手。如果你跟我一起生活……”

    苏灵燃:呼吸困难!

    醒醒,系统先生你失忆了,在下现在还是你的敌人。

    系统先生神情认真,声线微微放缓:“本来是想等这里的事情解决后,等你想起自己的事情,再认真对你说的。但现在立场相悖,担心会有误会,让你站到别人那一边去。所以,想现在就说。”

    他毫不犹豫,分明平静的声线,却叫人觉得避无可避。

    “虽然当时的绑定只是随口一说,担心你落单会危险,除此之外并无任何企图。但是,我仔细考虑了一下,确定现在我有企图了。想请你认真考虑一下,成为我的恋人。”

    苏灵燃:失忆后的系统先生这么直接……

    宁云敛漆黑的眼眸一瞬不瞬,眼神清湛直接:“如果你拒绝,我也不会因此失态。但想听你面对面告诉我。而且,你可以等想起生前的事后再回答。因为我有一种预感,猎鬼师的预感——我们一定认识,我从很久以前就见过你。”

    苏灵燃:这倒是真的,其实也不久,就副本开始之前。

    系统先生的眼睛清澈:“我好像从很久前就开始等待和你相遇。在一起的时候不觉得,稍微分开一下就觉得无法忍受。我不可能才遇见你就这么喜欢,一定是很久以前就很喜欢了。这些话并不该在这一刻说,过于随意。但是,晚了或许会来不及。”

    他眼神没有丝毫动摇,喉结隐忍克制,极力平静:“请你,到我这一边来。我可以放弃抓住这个大鬼。”

    然而,并没有什么大鬼。只有在下。

    苏灵燃:身为冷漠无情的ai,失忆后却随随便便就对遇见的鬼真情实感,令人苦恼。

    作者有话要说:  失忆后的系统君随随便便就被鬼给拐走了。

    随随便便的鬼·燃燃。

    ·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锦瑟半弦、一盅二两女儿笑、一踏红尘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凉了 36瓶;一盅二两女儿笑、秦希 5瓶;山有君兮 3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